第1484章 穆桂英的挑战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这时,王灿出手了!

    只见王灿的右手在很小幅度的距离间,挥出了道残影。

    块木屑精准的打在了考生的脖颈上。

    接着考生便酸软无力的倒了下去。

    看到有人倒了,王灿连忙喊到:“不好有人晕过去了!”

    边说着,王灿飞快的扑了过去,瞄了眼卷子上的名字,惊慌的说道:“李易,你没事吧,你可别下我啊,快醒醒呀!”

    考场山的突发情况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考官也很快的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

    “哦,他叫李易是我同乡,不知道怎么就晕倒了,也许是考试太紧张导致多年风又犯了吧。”

    王灿假装脸慌张的说道。

    考官听也是愣住了,见过犯病的,这么年轻就犯风的。

    于是考官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好了好,这没你什么事了,快回去考试吧,我们会处理的。”

    不多时,考官就安排人将李易给抬了下去。

    而重新回到隔间王灿摊开手,原本李易做的小抄就到了他的手里了。

    考试很快就结束了,三天之后就会出结果,不过王灿并不怎么担心,毕竟以自己武考的表现就足以近九华书院了,接下来,王灿就该着手去查叛臣的事情了。

    到了晚上,王灿跟赵广两人坐在桌前,翻看着份资料。

    这份资料是郭嘉托人从九华书院里带出来的,是九华书院的各个老师的手迹。

    王灿不停的翻看的手迹将其跟陈平那搜来的信件进行对比,以期能找到些线索。

    但是翻看到大半夜,王灿两人却无所获。

    赵广说道:“郭兄,这里面的字迹我们都对比过三次了,没有谁写的字跟这些是特别相同的,是不是还有什么遗漏的地方呢。”

    王灿说道:“遗漏肯定会有的,既然不是老师的,那我们进学院之后查查学生的就好了。”

    这时王灿房间的门被敲响了,王灿让赵广先把东西收起来。

    王灿打开了房门,看到穆桂英站在外面。

    此时穆桂英似乎是刚洗好澡,淡淡的发香飘到王灿的鼻间。

    王灿问道:“这大晚上的,找我干嘛呢?”

    对于穆桂英,王灿可没有觉得人家会对自己有什么想法,毕竟他这张脸已经被整的够平常的了,属于那种扎人群就不会再被找到的那种。

    穆桂英说道:“你的武功很好,即使今天的笔试不行,也是有希望进玄字班的,所以,我想跟你切磋下。”

    王灿顿时明白了,原来穆桂英还是个武痴啊,来长安就是想找青年高手打架的。

    王灿说道:“都这么晚了,有什么好打,的要不改天。”

    穆桂英说道:“你在校场以敌十的事情都传开了,现在九华书院里,武艺高超的人都在向书院申请校场等着跟你切磋呢,我嫌排队麻烦,反正知道你住哪,所以就直接来了。”

    王灿顿时就哭了,要不要这样啊,我只是想安安静静的查个案子,然后就回陈仓县对付刘邦的,现在还整出那么多麻烦事来。

    王灿想了想说道:“要打可以,不如我们打个赌吧。”

    穆桂英秀眉挑说道:“怎么,你这么爱赌么。”

    王灿说:“倒也不是,与女豪杰切磋,总得想着要得点报酬吧,不然打完了,我累个半死,你是舒服了。”

    这话说出来,确实有些歧义,穆桂英不由的俏脸红,说道:“什么叫你累的半死,找你比给个武还得谈条件,还真是麻烦,快点说吧,只要不过分的我就可以考虑答应。”

    王灿说:“嘿嘿,其实也不难啦,你刚才不是说那九华书院,排队挑战我的人很多吗,如果我赢了你,你就去跟他们打,省的他们来找我麻烦。”

    穆桂英说道:“没有问题,但是如果你输了,你也得答应我个条件。”

    “什么条件。”

    “帮我潜入蜀国国库。”

    王灿不由的愣,知道这个条件不算难,但是穆桂英好好的干嘛要进自己的国库呢?

    看着王灿脸疑惑的样子,穆桂英说道:“我手里直没有趁手的兵器,听说,蜀王南征北战收了不少的好东西,我就想要张绣的那杆枪。”

    张绣的那杆枪,王灿不由的陷入沉思,张绣号称北地枪王,当初杆蛟龙双尖枪,也是不输于赵云的银龙枪的存在,而且光是质量上就比赵云的那柄更好。

    王灿想了想说道:“怎么看都是我亏呀,我赢了,就是让你当个打手罢了,你要是赢了,我可就是陪你玩命啊。”

    穆桂英说道:“那你再加些条件吧,快点想,我最讨厌讨价还价的了。”

    王灿洗了洗鼻子说道:“要不,我要是赢了,你不光给我做打手,还让我亲下如何。”

    “你敢!”

    感受到穆桂英瞬间涌现出的杀意,王灿不由的后退步说道:“我都敢帮你进皇宫了,还有什么不敢的,你不是说你最讨厌讨价还价的么,赶紧答应吧。”

    穆桂英深吸口气说道:“那你等会可别留情,因为我会用上杀招的!”

    “乐意奉陪。”

    白玉园,王灿跟穆桂英站在比武台上。

    此时的白玉园片寂静,只有银色的月光尽情的洒下。

    赵广手持钢枪在在旁,算是兼着裁判的职位了。

    穆桂英此时身着劲装,背上背着两柄长剑,那是她从西凉路佩戴着的兵器。

    而王灿这时把蜀军的制式长刀,是刚才偷偷进白玉园的兵器库拿的,还没开刃。

    王灿想了想就凑合着用吧,总不能用龙渊剑跟人家打吧,那穆桂英下子就可以认出自己来。

    穆桂英说道:“知道我非要找你打么。”

    王灿挥舞了几下长刀之后,说道:“为什么?”

    “因为我前几天就来到长安,拿着蜀王的推荐信到处找人挑战,不过似乎他们都不怎么经打,希望你也别忘我失望了。”

    “好说,我可从来没有让女人失望过,各个方面都是。”

    对于王灿的调侃,穆桂英直接深吸了口气选择了无视。

    随即穆桂英从背上拔出了两柄剑来。

    柄较长近四尺2寸之多,而且剑身较厚,剑身上多面棱角。

    王灿说道:“面汉剑,没有想到你会找到这种剑。”

    穆桂英说道:“这时我前两年干掉了个马帮找到的,用的比较顺手就直带着了。”

    另外柄剑就短了许多只有二尺,剑身也薄,王灿看不出名堂来,算是短兵相接的利器吧。

    之后穆桂英右手持汉剑,左手反手拿着短剑,朝着王灿猛然冲出。

    赵广只觉得眼前花,王桂英就冲过了七丈的距离,杀到王灿跟前了。

    穆桂英双手挥,两柄利剑就朝着王灿斩去。

    而直看着穆桂英行动的王灿也开始动起来了。

    只见王灿双手握刀,记上挑就从王灿的右下方斜切了出去。

    看似平淡无奇的挑却将穆桂英的杀招给全部封死了。

    在金属的碰撞声。

    穆桂英倒飞出去。

    王灿看了眼手的长刀,只见上面出现了个半寸的切口,这还是王灿将暗劲附在了长刀上,如果没有的话,这柄长刀挡不住汉剑几下的。

    穆桂英手的汉剑和短剑都是利器,交手王灿就吃了兵器的亏。

    所以王灿看着被自己挑飞到空,穆桂英,个健步又冲了上去,打算速战速决。

    而在空的穆桂英,娇躯扭就调整了身体,重新面对着冲过来的王灿,双剑刺出。

    而王灿低喝声,长刀在胸前横切而出,又将原本落下的穆桂英大飞了出去。

    在旁的赵广看得不由的愣住了,没有见过两人比武还有这样的。

    个人被另外个人用强大的力量不断打飞出去没法落下,而她又凭借着强大的身体柔软性,卸掉了王灿挑飞她的力量,调整着身体跟王灿对拼。

    在第七次次被王灿挑飞了之后,在空的穆桂英终于忍不住了。

    只见她在空左手挥就将手的短剑给投掷出去。

    短剑朝着王灿的脸飞快的刺来。

    王灿挥刀格挡,身形也为之顿。

    穆桂英也抓住这个机会重新落在了地面上。

    此时的穆桂英看着不远处的王灿,微微的喘着粗气,眼尽是凝重的神色。

    王灿在将穆桂英不断挑起的时候,还在刀上施加了层暗劲,这层暗劲通过手臂传到穆桂英的身体里,不断的冲击着穆桂英的五脏六腑,如果被王灿这样直下去的话,穆桂英肯定会收很大的内伤的。

    王灿这连串的动作都需要消化大量的力气,但是令穆桂英恐惧的是,王灿却点疲惫的样子都没有,他的内力到底有多深厚啊!

    只见王灿看了看手那柄破败不堪的长刀,就将长刀插在了木板上,然后右脚跺,原本插在比武台上的短剑就飞了起来,被王灿给把握住。

    王灿说道:“还继续。”

    “自然!”

    话音未落,穆桂英再次双手握住面汉剑再次攻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