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1章 从中作梗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这让廖化是心疼不已但又无可奈何,如今找到机会可以教训下这个调皮的小丫头,廖化还是很乐意为之的。廖化面带微笑,说道:“说吧,这次找你廖爷爷有何事啊。”

    “嘻嘻,这不是看廖爷爷直在这里坐着,就特意过来给您捶背么。”

    廖化轻哼下说道:“免了,你廖爷爷我行军多年,你那点鬼主意我还是下就可以看出来的,这场下现在的考生是不是有你的好友,需要我帮忙锕。”

    王媛媛吐了吐舌头说道:“还真是瞒不过廖爷爷,不瞒您说,其实台下确实是有我的个朋友,叫郭明之前帮过我次,还请廖爷爷等下说说情,让他们下手轻点。”

    王媛媛可不敢说王灿曾经救过她次,那这样的话麻烦可就大了,不知情的廖化还不带人去清查此事,至少那胡人是死定的了。

    廖化说道:“这个嘛,小事而已,郭明是吧,我会处理好的。”

    “嘻嘻,那谢谢廖爷爷了,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去找廖雯聊天去了。”

    “可别再动我的兵器架了。”

    “放心啦,放心啦。”

    随后廖化转头吩咐名手下,让他下去亲自去考核王灿。

    随后廖化从堆的考生资料,拿出王灿的考核来看看。

    “恩,郭军师的远方亲戚,这个倒是没有想到,十人组长跑第三,举石十斤,还是有些力气的嘛。”

    翻到射箭这项廖化不由的愣住了,说道:“这……是故意的吧。”

    只见成绩上显示着王灿射箭项发矢十发,的都是七环。

    廖化看下场的,自言自语的说道:“果然公主看的人,确实有几番不同之处。”

    这时,廖化的身后传来个声音,说道:“我家的小孙女看谁了。”

    廖化回头看起,连忙起身说道:“严将军,没想到今日你也过来了。”

    严颜,蜀军,德高望众的人物,众人看到严颜的到来,连忙起身相迎。

    天下动乱之后,严颜就被派往洛阳布置城防,同时操练士兵,以备战时随时支援虎牢关带的洛阳门户。

    严颜说道:“此次正好的回长安叙职,正好听闻九华书院开院了,于是就过来看看情况,怎么了廖化,刚才我那宝贝干孙女找你干嘛来了。”

    王媛媛既然认了黄忠当干爷爷,严颜也不乐意了凑了过来也要了个干爷爷的位置,反正王媛媛不嫌多,多个慈祥的老人疼自己有什么不好呢。

    不过这位慈祥的老人在战场上可不好惹,在年前天下大乱的初期,不光是用强硬的手段平定了洛阳城的些势力崛起,还解决了嬴政,李世民的多次派兵试探,使其不敢随意对蜀国出兵,算是帮王灿保住了块基业,可谓是功不可没了,王灿原来曾想嘉奖严颜来着,但是因为陈仓告急,王灿就先出兵西凉了。

    在严颜面前,官职较低的廖化不由的恭声说道:“小公主来找属下,让我照顾下名叫做郭明的人。”

    严颜听完,顿时有了兴趣,从廖化手接过了郭明的资料翻看了起来。

    严颜边看边说道:“这郭明的素质尚佳,咦?这个射箭项。”

    严颜明显是被王灿射出的那十个七环给惊讶到了。

    对于王灿来讲,以他现在的实力,想十环连并且箭头射前支箭的箭尾,也都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这样就显得夸张了,于是王灿就可趣味的射了十个七环,意思下,也就好了。

    此时在之前被派出去的廖化的下属,垂头丧气的走了回来。

    廖化询问了番,才知道,半路上他被人强硬的拦了下来,换成了另外对人上去了。

    来人亮出了董家的名号来。

    廖化顿时大怒,说道:“好你个董家不就仗着有几分家底就敢肆无忌惮了么,还不把我这主考官放在眼里了。”

    严颜在旁思索了下,便让廖化坐了下来说道:“董家的那几个子侄多半都对媛媛有意思,估计也就是他们小年轻之间的冲突,让他们闹去吧,有我在,他们闹不出什么事情来的。”

    如果王灿听到严颜管自己叫小年轻,定会大笑不已的,不过于吉这幅人皮面具确实做的好,让王灿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就是相貌确实是十分的平庸。

    话不多说,很快最后场武考就要开始了,由九华学院请来的蜀军将士亲自测试应试考生。

    校场被分成了十个板块,每个板块都有十个士兵在应试学生,而学生也是十人。

    在准备的时候,赵广跟王灿被分到了另外两组去了。

    王灿觉得无所谓,至少这样也不会太早让考试失去的悬念。

    在被人搭起的比武台下,群士兵正围着个队长讨论着。

    其名士兵说道:“老大,刚才我去跟人说好了,郭明这组的人都是从外地来的少年,并非京权贵,等会我们下手重点也没事了。”

    那名被叫老大的人叫赵二虎,是董家早些时候养在市井间的打手,专门帮着董家处理些黑色事情。

    后来董家崛起,赵二虎也跟着进了军队,在军有着个百夫长的位置了。

    赵二虎掂量了下手的灌了铅的木棍,看向四周的手下说道:“等会你们手脚麻利点,将其与人都给我打出比武台,留下那个郭明慢慢玩,少爷说了,要他的两条腿,不过男人都是有三条腿的,到底要他那两条少爷又没有明说,你们就看着办。”

    说完群兵痞子就露出了戏谑的神情。

    “不过老大,要是最后留下人,把其他人都赶下台去了,是不是做的太明显了,毕竟廖将军可在上面看着呢。”

    “那就留下两个,故意打轻点放他们过关就好了,个解甲归田的老匹夫有什么好怕的,如今天下大乱,多的是有仗要打,等军功挣够了,咱们也能找个美娇娘痛苦的玩了。”

    说完群人不由的发出阵笑声。

    很快考试开始了,王灿打了个哈欠,随手从兵器架上拿起了根木棍就上台了。

    武考不允许出现兵器,无论是士兵还是考生用的都是用木棍削出形状的兵器。

    上台,原本打着哈欠的王灿就开始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因为他感觉情况不对。

    为了不引人注意,默默的通过考试,王灿站在了比较靠边上的位置。

    可是现在对面十名军士的目光都从自己的身上扫过。

    王灿不由的心想:难道是自己伪装的不够好,不经意间散发出去的王霸之气被其他人给发现了?

    随着阵战鼓响起,十个高台也同时打了起来。

    在校场外围也有事先搭好的观景台供百姓观看。

    不少人看到自己的孩子被从比武台上打下去,或者打倒都十分的揪心。

    赵二虎说道:“时间不多,给我结阵动手!”

    十名军士很快就摆出了燕翅阵,朝着王灿等人冲了过来。

    看到军士布阵,王灿不由眉头挑,那是军常用的阵法,不过对付帮体弱的考生需要这样么。

    很快考生就被军士冲成了两部分。

    各个考生也都在各自的武器尽可能的挡住军士的攻击,好撑过那十个回合。

    而赵二虎则直接找上了王灿。

    只见赵二虎用手的特制铁棍朝王灿砸了过去。

    而王灿也用手的齐眉棍还击。

    经接触,王灿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寻常的木棍哪有像赵二虎的那么沉,而且赵二虎直接朝着王灿脑袋砸去的,这么大的气力,换成普通的考生,估计都会被砸晕过去,或者是有生命之危了。

    击不的赵二虎就连续的出击,招招都是杀招。

    不多时只听见,咔擦的声脆响,王灿手里的齐眉棍居然断了,王灿个侧身躲开了赵二虎的击之后,个纵越就跳到了舞台边上。

    此时跟王灿块上台的人,有七个已经被打倒落在台下,有两个武艺好点的挡下十招之后,就连忙投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