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8章 易容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摇头说道:“程昱年事已高,而且光是现在蜀军后勤调配的事情就够他忙的了,那有空查什么奸细。”顿了顿,王灿继续说道:“我觉得吧,这事还是我自己亲自去查比较好,来这个情报现在也不能说完全是真的,二来如果在这过程被人发现了,我出面来解释总比你们吵起来要好,况且我确实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个事情。”

    清除内奸,乱党是每个朝代都经历的,但蜀国的国情刚刚稳定,王灿也不想将事情闹大,觉得应该自己亲自进行。

    王灿说道:“眼下,距离陈平提到的那个计划还有个半月的时间,如今西凉也平定了,想来在半年内,刘邦也不会有什么大动作的,我回去处理这个事情也是正好。”

    郭嘉说道:“陛下,你处理此事,微臣自然是没有意见的了,只是您这张脸,放眼整个长安谁不认识呀。”

    王灿在蜀国深得民心,尤其是层以上的人士,基本都曾见过王灿,这也为王灿低调行事带来了麻烦。

    王灿说道:“这你就放心吧,我自有办法。”

    说完王灿便拍了拍手,只见于吉就提着个药箱走了进来。

    王灿说道:“我会让于吉给我做个人皮面具,易容进入长安城,当我回去的时候,于吉也会帮典满做个我的脸,典满体型与我相似,做我的替身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了。”

    郭嘉担忧的说道:“如果典韦父子不在您身边,那谁来负责陛下的安危呀?”

    王灿想了想说道:“让赵广来吧,赵广从小就跟随赵云,长安城里相信认识他的人也不会多。”

    “那微臣便替陛下回京,向朝廷禀报此次收复西凉的各项事务,陛下就微臣子侄的身份去长安吧,先委屈陛下了。”

    “郭嘉,你小子都占我便宜了,还想我去要求当你侄子是吧。”

    “……微臣不敢。”

    短短的晚,王灿郭嘉,于吉,以及典韦父子,都在军大帐,将这个潜回长安,查清叛臣的事宜给定下来了。

    典满对着镜子抚摸着自己这张脸,看着镜子里那完全与王灿相似的脸,不由的赞叹道:“于先生,这换脸的手法可真是鬼斧神工啊。”

    于吉骄傲的说道:“那是,这换脸的手法我自幼就有跟师傅学,只是我学艺不精,虽然脸换的明显,但般人皮面具都只能维持个两个月的时间。”

    王灿说道:“两个月时间足够了。”

    当王灿拿起镜子的时候,王灿原本棱角分明,不经意间散发着王者霸气的脸已经消失,取代的是张老实木讷,有着几分书生气息平常人家的脸。

    王灿左右端详了下说道:“嗯,还不错。”

    随后王灿拍拍典满的肩膀说道:“典满,这段时间,你可要多练练字啊,虽然大多数的事务都有你郭伯伯在负责,但是你也不能偷懒啊。”

    看着营帐里的众长辈,典满无奈的点了点头,看来这个多月有自己受的了。

    数天之后,两名骑马而来的青年就来到了长安城下。

    赵广说道:“陛……哦,郭兄,如今我们已经到了长安城了,不知道是要先找住的地方呢,还是直接去九华书院。”

    九华书院是在天下大变之后,原青州太守孔融的位赫赫有名的先辈居然也复活了。

    在孔融被迫撤回长安城以后,那名先辈也在孔融的资助下开办了九华书院。

    得知儒学大家的孔融开书院了,许多司隶地区的学生也慕名而来,时间九华书院也成为了长安最大的学府。而那名企图叛乱的大臣用来陈平部下沟通消息的书信就出自九华学府。不过陈平的提供的线索就到这里断了,王灿想了想,觉得如今被折磨的惨不忍睹的陈平应该是不会欺骗自己的了。

    王灿说道:“先找住的地方吧,未来几天都是九华新期的报名时间,还不及。”

    九华书院坐落在长安城外十里的片山岭之间,这里山清水秀,不远处还是众多高官置办的宅邸,其也有王灿的片园林用来秋狩的。

    王灿跟赵广很快就找到了处酒楼,暂时住了下来。

    虽然蜀国现在处在战时阶段,但是在长安城依旧十分的繁华。

    这也是王灿乐于看见了的,只有稳定的经济和粮食发展才是蜀军十万大军在这乱世立命的资本。

    在酒楼里,王灿跟赵广找了个临街的位置。

    王灿打开窗户看着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说道:“看来程昱,荀彧他们这年做的事情还是很有效率的,这长安城如今如此繁华,刚才店小二说洛阳比这里更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两人可真是功不可没啊。”

    顿了顿王灿问道赵广说道:“赵广你说是吗?”

    听到王灿在问自己,被窗外的街景吸引住的赵广连忙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个,不瞒郭兄,我十四岁之前直跟着娘亲住在平原县,没有见过这么繁华的景象,后来爹将我们接到了长安之后,在长安没待两天,就将我带到了军营里,这长安城,还没真的好好看过呢。”

    王灿这次化名郭明,是郭嘉的子侄辈,这路过来赵广总算是改顺口了。

    王灿说道:“趁着这段时间我们去九华书院,你多看些书,觉得合适就待在书院里,不用刻意注意我的安全,我现在伤好了,这天下对付我的人屈指可数。”

    赵广连忙说道:“陛……郭兄这怎么行啊,临出来的时候,父亲还特意的嘱咐我要追随在你左右,如果你要这么说,那我就不考书院了,直接给你当侍读童子得了。”

    王灿听完脸色就不好看了,王灿说道:“胡闹!怎么你父亲世的才智,你都没有继承呢!让位蜀国未来的大将当陪读的,我王灿还没那么败家呢。”

    王灿说道:“为将者,例如你典韦伯父只需将勇武发挥到极致就可名震天下,因为他不需要考虑为什么去那么做,有我为他提供策划。但为帅者当需智勇全才,缺不可,赵广,我和你父亲真的老了以后,未来可就是你们的了,成为名将帅吧,去保护这蜀国的无限繁华。”

    赵广听完就沉默不已,随即他站起了身来抱拳对王灿说道:“郭兄的番话语,点醒了赵广,赵广自然会在九华书院勤学,不会辜负的郭兄的番好意!”

    顿了顿,赵广继续说道:“另外,还请郭兄遇事时想起赵广,不要人去犯险。”

    王灿说道:“这是自然,来坐下吧,我们好好喝酒,动作那么大,附近的人都在看我们了。”

    当两人喝酒的时候,楼下的街道却发生了件事情。

    有胡国来的厨子正在街上表演着独特的烹饪食物的方法。

    只见片薄饼不断的在他手翻飞,如果王灿看见了,就可以认出那个胡人其实就是摩羯陀国人,这种卷饼当初王灿在印度都不知道吃了多少回了。

    对于王灿来讲,这种东西味道般,不过有些厨子可以将制作过程弄的很花俏,例如现在这位。

    只见薄饼被他下子抛到了空然后顺利接住,换来的四周人的阵叫好,其不乏群衣着光鲜亮丽的轻男少女。

    其名女子对身边的男子说道:“哇!兄长这个好有意思,不如我们将他请到宫里去吧,等父亲回来了,他表演给父亲看。”

    男子穿着长衫,身上虽然没有什么特殊的饰物但是隐隐之依旧有着股威严传出。

    他说道:“小妹,你忘了,这年来,父亲起码有大半年的时间是待在摩羯陀国的,这个东西父亲早就见过了,估计前段时间还天天吃呢。”

    如果王灿下来看清那个男子,就可以下认出他就是自己的儿子王祯。

    王灿并不知道,今天是自己的女儿王缘缘回九华书院读书的日子,而王祯则微服出行送她去九华书院。

    王媛媛是大乔所生,今天虚岁十五岁,看起来在眉眼之间与大乔极为相似。

    王灿常年在外作战,虽然没有时间照顾家人,但是切宫物件提供的都是十分周到的。

    王媛媛早些时候,跟着自己的外公学习,后来乔公病重,九华书院有开院了,王媛媛就被大乔送到了九华书院最小的学生。

    在王灿回到长安的时候,王媛媛正跟着夫子去外面访客了,等王媛媛匆忙赶回来的时候,王灿则已经去了西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