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7章 西凉平定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陈平说道:“无耻之徒!你敢害我后人。”

    王灿收回了笑容说道:“我有什么不敢的,短短两天,天水城死了多少人你知道吗?要不是我提前让城百姓撤出去大半,这两天被砸死的人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王灿继续说道:“所以,我只要你个秘密,用这个秘密换你全族性命,你说值不值呀。”

    ……

    解决了陈平的事情之后,剩下的事情就好解决了。

    如今王异入城,天水城的守军回复到了四千人的水平,而且都是生力军。

    而在天水城外,由周泰黄忠带领的蜀军也有六千人之多,下子王家与蜀军联合的兵力反而超过了汉军。

    王灿与姜维王异夫妻协商了下蜀国诏安王家的细节之后,会就散了。

    王家被蜀国诏安可以说是大势所趋。

    首先,王家守在西凉西北部,全军兵马只有千人,而且这还是两千日前的统计,这两日天水城驻军就战死了两千四百多人,死伤惨重。

    况且如今局势不明,西凉北部有蒙古草原部落,西部有西域诸国,而西南边的蜀汉也已经打过来了。

    蜀军也驻军六千在城外,如果不依附其方势力,单靠这千战斗力不强的新兵想守住天水和武威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思量了各方势力之后,确实蜀国目前是最适合王家依附的势力了。

    第二天汉军重新开始攻城了,但是阵势刚摆开,南城门就立马打开了。

    看到天水城的南门打开,英布的脸上不由的抽抽,这几天自要这南城门开就没有什么好事,第次就坑了汉军大将任敖以及五百名重甲兵。

    第二次冲出来了个不怕死的姜维,将汉军的军阵折腾了的遍。

    如今城门再次开启,英布不知道还会有什么问题。

    两天的激战,汉军死伤达到了七千多人,损失了半的兵力,但是英布并不想就这样撤回,辛辛苦苦的爬了半个月的山,结果痛痛快快的打了两场仗,什么都没有捞到就回去换成谁都不会甘心。

    于是今天英布让李广霍去病,彭越各领部兵马摆开了阵势要与蜀王联军决死战的架势来。

    很快典韦穆桂英就率军三千冲了出来,而在东边黄忠周泰也带着六千军马摆开了阵势缓缓的朝着汉军移动过来。

    战事起,蜀军就用比汉军多出百步距离的强弩连射数轮,接着周泰,典韦,穆桂英带骑兵冲锋,汉军留下了千具左右的尸体之后便撤退了。

    等到第二天,稳扎稳打的蜀军来到汉军营寨的时候,却发现英布早已撤走了。

    此时以蜀军损失五千人,汉军损失千人,被毁所有巨型攻城器械而告终。

    王灿在天水城里休养了三天之后,伤情渐渐缓和了下来。

    经过番商议之后,曹纯跟着姜维夫妻带兵万留守武威天水线,而王灿带领周泰,黄忠以及四千蜀军撤回陈仓县,汉军经此败之后,相信之后也不会轻易从岐山出兵了。

    在去陈仓的蜀军,还有个特殊人物穆桂英。

    班师的时候,穆桂英找到了王灿说希望跟王灿去司隶,长安城汇聚了大量大江南北的人才豪杰,而洛阳更是天下经济心,直待在西凉的穆桂英希望去历练番,而且也得到了姜维的许可。

    所以穆桂英就来找王灿要推荐信,有了王灿的推荐,长安城如同漫天繁星般的名师大家又有谁敢不收穆桂英呢。

    虽然语气不善,但是王灿还是给穆桂英写了推荐信,在递给穆桂英的时候王灿好奇的问道:“话说,穆家妹子,怎么你每次见到我都这么副黑脸的呢?你师哥又不是我打伤的。”

    穆桂英面无表情的接过了信件说道:“跟我师哥无关,穆英每次与生人会面都是这副表情,反正师傅说道,人越不喜我便可少堆麻烦,桂英觉得,这话挺在理的。”

    说完穆桂英便接过了信件走了,只留下王灿人愣在原地,原本王灿准备了肚子的话要跟穆桂英拉近感情的,这下好了,人家连个好人卡都不发就走了。

    典满在旁不由的还轻叹了声。

    王灿转头说道:“你还叹气了,有什么好叹气的?”

    典满说道:“陛下,我是为陛下叹气,按找我爹的意思,护卫陛下的时候,自当要帮陛下排忧解难,只是穆桂英我又打不过,没法将她五花大绑放在陛下床前,所以只好叹气了。”

    说起来,论武艺穆桂英已经不在姜维之下,就是已经突破炼骨的存在,而且穆桂英的年纪也就二十出头,未来必是前途无量的。

    到了陈仓之后,王灿不禁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去了次天水城之后,王灿发现这天下的复活的豪杰并不是都像莫顿单于的那么好对付的,当初靠杀匈奴到封狼居胥,冠军侯的李广霍去病都是可以统军十万兵的猛将,给刘邦足够的时间,他必然会给李广霍去病发展的机会,不过王灿并不会畏惧,虽然那些豪杰很强,但是王灿在西凉也发现了姜维夫妇,穆桂英,平定西凉有了个稳定的后方。

    只有给王灿年到三年的时间,必然能从匈奴人练出万铁骑,那可是不输于西凉骑兵的存在。

    在冷兵器时代,骑兵就是代表着胜利的存在,赵广带着百轻骑就可以在夏侯婴指挥的两千弓弩手来去自如就是最好的证明。

    更何况匈奴人善长骑射,可以毫无阻隔的完成重骑兵与弓骑兵之间的转换。

    在天水城战,让刘邦知道了蜀军的强大,短时间内也不会进犯司隶或者西凉了,而荆州的李世民王灿派出去的刘烨也在积极的跟对方谈判,相信此时不会无缘无故的跟王灿开战攻打洛阳南部的宛城。

    而北部康熙跟嬴政打的不可开交呢,时半会也不会南下,徐州方面多是些世家大族联合的诸子百家反而形成了个联盟,这倒是让王灿有些意外了。

    不过徐州里洛阳也远,基本不会有战事发生。

    于是在王灿回到蜀国个月的时间内,打了两场大仗之后,原本四面楚歌的蜀国反而平稳了下来。

    既然蜀国外部平稳了,那王灿也开始着手内部问题了。

    从陈平那以家族性命敲出来的消息让王灿知道,长安城有人叛蜀了,但是陈平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些人,因为对方每次跟他联络的时候都是用了,暗号,陈平安插在长安城里的探子也没有见过真人。

    原本陈平以为,这只不过是蜀国方面的计谋而已,但是对方在次信提到将会以蜀国储君为敲门砖作为投降刘邦的资本。

    看到这王灿就不淡定了,有人将对自己的儿子不利,王灿不能淡定。

    深夜王灿找来郭嘉说道:“我有个事情,上次陈平说的事情,你觉得有几分是真的,我们的重臣之竟然有人叛蜀。”

    郭嘉说道:“应该是七分真,三分假,这样他既可以保住家族的性命,但是又将事情说的严重,这样好浪费我们的心思和资源。”

    王灿说道:“可惜这个家伙嘴巴太硬了,敲不出什么事情来。”

    郭嘉问道:“那陛下,不如交给程昱去做吧,他如今统领军监处不如让他去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