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6章 英布之勇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下刻,长戈就斩到了王灿的战甲上,将王灿直接挑飞到巢车里。

    看到被王灿砸进了巢车里,典满心不由大怒,朝着那名战将冲了过去。

    典满大喝声:“看老子不斩了你的狗头!”

    但是击之后,典满手的武器就被挑飞了,战将冷冷的说道:“这么弱的人,连死在我手里的资格都没有。”

    说完战将长戈挥就将典满打飞了出去。

    王灿被挑飞到巢车里,砸在了墙上,只觉得阵头晕目眩。

    此时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王灿面前,王灿下意识的以为是那名战将杀过来了,抬手就是拳打出,不过被来人接下了。

    “陛下,是俺典韦啊,您没事吧。”典韦焦急的说道。

    王灿点了点头说道:“我没事,盔甲够厚,死不了,典满他们顶不住的,你快下去帮他们。”

    确认王灿真没事了以后,典韦便拿起短戟重了出去。

    此时战将已经冲到了巢车,他今天的目的就要将王灿生擒,蜀军的轻骑已经奔袭而至,相信后路大军也离天水不远了。

    战将将鬼脸面具取下,露出了英布那张坚毅的脸庞。

    到了最后英布还是亲自出手来抓王灿了。

    这时英布的头顶响起的炸雷般的声音。

    “嘿!你个半入土的家伙,吃俺戟!”

    英布抬头看去。

    只见在巢车第二次的横板上,典韦手持短戟,浑身鲜血,那是被典韦杀死的汉军溅到的。

    跟李广,霍去病打了天,典韦的步战确实了得,竟然生生的熬到两人力竭,将他们给暂时的击退了。

    典韦奋力跃,手加起来有十斤重的战戟朝着英布的脸上招呼了过去。

    时间两人战成了团。

    王灿有些艰难的扶着墙站起来。

    走到巢车顶上抬头望去。

    只见南城楼东面的城墙已经被汉军给攻占了。

    郭嘉和王列正据守着城楼以及西边的城墙。

    天水城的败仗似乎已经可以确定了。

    正在这时,王灿突然看到西边烟尘滚滚。

    队骠骑从烟尘杀出,为首的将旗上绣着王字。

    王灿还看到为首的骑兵将领居然还是名女将,虽然她身穿光明铠,但是还是被王灿眼认出来了。

    王灿自言自语的说道:“难道那就是王异?”

    王家的援军也到达了,不同于赵广只带来了百人,王家可是出动了整整1千人的骑兵。

    汉军的侧翼跟王家的铁骑经接触,就被为首的女将轻松破开。

    英布看到这的情况也无心恋战了,连忙带军回援。

    王灿坐在巢车上,望着渐渐退去的汉军,不由的说道:“这天也总算熬过去了。”

    汉军的军阵倒是稳固,王家的骑兵只冲到了半就被拦了下来,不过为首的女将却路杀到了汉军的军大帐,跟英布过了几招。

    但是英布无心恋战,因为夏侯婴发现天水城东面城外烟尘滚滚,似乎有大军将至。

    此时汉军的阵型已经开始出现混乱了,如果这个时候蜀军也到的话,两军夹击,万五千名汉军弄不好就要全部交代在这里了。

    于是在英布的亲自掩护下,攻占天水城城墙的李广等人也只好撤了下来。

    最后汉军又丢下了三千具尸体以及剩下的三辆巢车撤回到大营了。

    而王家的骑兵也来到了天水城墙,当为首的女将在门前南城门听下的时候,早就在城门前等着的王灿推了推正在让军医包扎伤口的姜维说道:“还不快介绍下弟妹。”

    姜维苦笑着说:“什么弟妹啊,那是我师妹,姓穆名桂英。”

    王灿就顿时愣住了,穆桂英!有没有搞错,天下大乱也就算了,连演义里的人物也给我出现了,而且看起来还是那种很厉害很能打的那种啊。

    感受王灿的目光,穆桂英警惕的看了王灿眼,然后走到姜维面前,脸担忧的说道:“师哥,你没事吧,怎么受那么多伤,嫂子的信里不是说你身剧毒卧床不起吗?”

    姜维就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大概的跟穆桂英讲了下。

    听完了之后穆桂英眼神对王灿的警惕少了几分。

    穆桂英说道:“虽然我师哥十分的推崇你,但是如今你统领天水城全军也是因为我师哥暂时昏迷了,如今汉军暂时退去,今晚我嫂子就会亲自带军前来,还请蜀王交出天水城城防交给我军接过。”

    典韦站在王灿身后说道:“你个小妮子口气还不小,来就要撤我们的职,别以为你奇袭了汉军就了不起了,还不是有那千骑兵给你们撑腰,你以为我军就没人啊。”

    说完典韦还特意指了指天水城东面的滚滚烟尘。

    这时赵广面色尴尬的走到王灿身边说道:“陛下,那是臣的疑兵之计,其实烟尘里只有五十骑兵,周泰将军率领的六千人马还在三十里外,臣是连夜奔袭过来的。”

    王灿拍了拍赵广的肩膀说道:“没事,你做的很不错,如今我军守城数日,人马疲惫,也是该好好休息抢救伤员了,这城防就交给穆将军吧。”

    说完王灿就着手下先离开了。

    王灿的手下经过两天的战斗死伤惨重,二千两百人的军队,只剩下五百人,个个带伤可谓是惨胜。

    而天水城的驻军更惨六千死伤仅剩下九百人。

    但是,如今,这支伤兵满员的队伍,依旧驻守在了天水城。

    当王灿等人走了以后,穆桂英对姜维说道:“师哥,你是真的降了蜀国了?”

    姜维说道:“其实我也没有跟他们打过仗,这两日的战斗,我也看清楚了,当汉军来袭的时候,即使我没有遇刺毒,我也绝对不可能守住天水城支撑到你的到来。”

    说完姜维刻意的看向停在天水城外被汉军遗弃的巢车。

    姜维继续说道:“他们改造了原来的攻城器械,个巢车对我们的压制都十分的大,昨天汉军整整出动了十辆巢车,如果没有蜀军的强弩兵和床弩以及临时制造的投石器,他们也许只需要三个时辰就可以将天水拿下了。”

    在巨大的巢车面前,姜维不由的有些颓废的低下头来,即使武艺高超,性格高傲姜维也不得不承认,在数万人的战场上,他个人的力量是多么的渺茫,可笑的是他还曾经想去杀了英布。

    但当英布出现的时候,姜维已经被完全的震慑住了,即使状态完好的姜维也没有自信在英布手下走过三十招,何谈能杀得了他呢。

    穆桂英走到姜维身边说道:“师哥,实不相瞒,我在来之前,嫂子让我给你传句话,说如今天下大乱,各地群雄,能人异士,有声望的人比比皆是,我们王家想要在西凉这多战之地存活就必定要投靠方势力才行,至于投靠哪方势力,就全由师哥你来做主了。”

    姜维点了点头,心对于自己妻子的感激之情不断涌出。

    当初就是王异从人海找到的他,并手提拔,姜维自然对王异是至死不渝的。

    到了晚上,王异带着三千兵马风尘仆仆的入了城,而周泰等人则在王灿的示意下,让兵马在天水城外十里处驻扎了下来。

    到了晚上,在王家大院里。

    主厅之上,姜维坐在首座,他的身旁则跪坐着位风姿卓越的女子,连天的急行军让普通人的王异脸上有了丝劳累,但这并不妨碍她看向王灿众人眼闪过的丝精明。

    下首王列,穆桂英跪坐在左边。

    而在右边,王灿坐在椅子上典韦黄忠郭嘉等人并在王灿身后站过去。

    此时姜维和王灿也不客套什么,而是齐齐的看着在堂下被绑起来的人。

    被绑的正是陈平。

    原来今天,陈平看到李广的军队已经占领城墙了,就带着几十名刺客企图去支援汉军。

    结果没有想到,穆桂英的突然袭击让李广和霍去病早早的撤退了。

    而暴露位置的陈平也被反应过来的郭嘉发现,用强弩劲射,陈平被射了大腿,只好投降了。

    王灿笑着说道:“陈平,刘邦手下的能人啊,参谋头子,专门给刘邦收集情报的。”

    陈平说道:“哼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自幼追随高祖,绝对不会侍奉二主的。”

    王灿说道:“我知道你是硬骨头,但是你也不想你的后代出事吧。”

    陈平听完王灿的话,不由的愣,陈平身为汉朝高官,王灿想查到陈平后代的所在自然不难,甚至陈平还有个远亲后代在王灿手下当官,叫陈群,被王灿派去嬴政那当说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