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5章 奇军杀出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此话出,王灿的眼顿时流露出了不可抑制的杀意。

    而被杀意锁定住的夏侯婴,也不由自主的停留在原地。

    王灿右手相后伸去,说道:“枪来!”

    这次姜维主动将镔铁枪递了出去。

    接过镔铁枪的王灿右手青筋暴起!

    下刻他持枪朝着夏侯婴投掷而出。

    这投王灿使出了十二分的气力,镔铁枪如同夜空的流星,闪烁着收割生命的光芒。

    “快躲开!”

    不知何时,领着骑兵赶到的彭越冲到了王灿和夏侯婴间。

    彭越企图用手的关刀挡下王灿投掷出的镔铁枪。

    枪尖撞到关刀上,下刻厚重的关刀竟被穿出道口子,而彭越也被连人带马的掀翻在了地上。

    镔铁枪被彭越这挡,方向发生的偏移,在夏侯婴的脸上带出了道口子来。

    受伤的夏侯婴,在疼痛的作用下终于生死之间回过了神来。

    只见夏侯婴下子瘫坐在地上,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血流如注的右脸,近乎癫狂的大吼着:“我的脸!给我放箭,床弩启动,杀了王灿,我赏金万两!万两!啊啊啊!”

    又是波箭雨重新落下,此时典满抱着两块巨盾杀出了人群,抢先步跑到王灿姜维两人面前堪堪挡住了这波完全是照脸射来的箭雨,两块巨盾挡完后,也是直接废。

    接着三人脸滚带爬的躲开了威力强大的床弩发射的弩箭。

    英布站远处都快看不下了。

    二千弓箭手,三轮齐射,五张床弩两轮射,竟然才换来对方死了匹好马,姜维轻伤,汉军历年来的赫赫战迹真是给夏侯婴给丢光了。

    当三人重新站起时,发现自己以经被无数的汉军给包围。

    王灿左肩的隐隐作痛,伤口似乎是裂开。

    不过王灿倒也觉得无所谓了,只见他从左肩上撕下了块带血的布条将自己的右手跟龙渊紧紧的绑在块。

    而姜维也抽出的佩剑看着十丈之外围着的汉军,典满也抽出了背上的短戟,那是典韦在典满成年的时候亲自为他打造的。

    而在外围,彭越也重新骑上了战马拔出长剑,满脸杀气的朝着王灿三人走了。

    彭越说道:“活抓王灿,其他的都给我杀了!”

    话音落,四周的军队渐渐围了上来。

    王灿用牙咬着布条用力扯,将布条绑紧,王灿大声说道:“来啊!我都是要看看,谁能杀我!”

    随着汉军越靠越近,王灿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脸上既兴奋有畏惧表情。

    天水城之战似乎在这刻就要画上句号了。

    “无知老匹夫,修伤我主!”

    只见远处尘土飞扬,名年轻小将带着数百精骑奔袭而来。

    很快以小将为首的骑兵从侧翼冲进了汉军之。

    围着王灿等人的汉军多数夏侯婴手下的弓箭手,根本不足以抵抗骑兵的冲击,伤亡时间飞快的增加。

    而彭越带的骑兵也被自己的步兵给围住,没法过去赶过去跟那队突然出现的骑兵对抗。

    骑兵很快冲到了王灿身边,小将下马单膝跪在王灿面前说道:“末将赵广!护驾来迟,请陛下恕罪!”

    赵云有两子,长子常年有病在身,二子赵广今年十七,入军仅年时间。

    王灿连忙将赵广扶起说道:“战场交锋别计较那么多规矩,赵广,你现在指挥骑兵向城墙出的巢车冲去,到了那我们就还有线生机。”

    赵广带来的骑兵不过百名轻骑,此时英布军镇的长枪兵也赶了过来,弓箭手纷纷后退跟蜀国骑兵拉开距离,每多耽误刻钟,伤亡就会多增加分。

    于是赵广连忙扶王灿坐到名骑兵后面。

    随后赵广自己亲自冲锋在前。

    王灿看到赵广的勇猛,不由的有些欣喜,天地灵气的大变,不仅使得王灿手下的老将重新焕发第二春,连原本年轻的将领也快速成长起来。

    例如赵广,原本在历史,并没有多少地位,其实力估计也就是个三流的武将,如今实力起码突破炼骨的程度,以及可以跟二流武将战了,尤其是赵广身上散发出来的战意颇有当年赵云的风范。

    不多时以赵广为首的七十余名骑兵接近了天水城城墙。

    “王灿修走!”

    只见彭越大喝声,此时他距离王灿不过两丈的距离。

    王灿回头就是剑斩下,和彭越拼了记。

    之后彭越就冲到了王灿身前,将替王灿驾驶战马的士兵给砍死。

    随后王灿用左手勒住缰绳,右手持剑跟彭越对上了。

    交手了几个回合之后,王灿发现彭越这个人的实力居然不再李广之下,而且臂力惊人,之前如果不是骑兵不擅长攻城的话,彭越也上到城墙上,这仗估计就难打很多了。

    王灿这是开始深深的感受了刘邦深厚的人才底蕴。

    李广,霍去病,彭越,每个拿出来都是勇冠三军的人物,在灵气的加持下,实力都比当初的吕布只强不弱了。

    彭越仗着王灿只能单手持剑,不断的挥剑重击,渐渐压着王灿打。

    不过彭越还是打算生擒王灿的想法的,下手虽重,但都不是杀招,这也被王灿抓住了机会。

    当彭越剑刺来的时候,王灿也剑斩出。

    王灿拼着盔甲坚硬,硬抗住了彭越剑,随后他剑被彭越躲开了,但是随后龙渊斩在了战马上。

    可怜的戰马就这样被王灿杀死了。

    不过彭越也连忙还击,将王灿所骑战马的后腿也斩断,两人同时砸在了地上。

    当彭越站起来的时候,赵广也冲了过来,同时典满也下马冲了过来。

    两个小将同时跟彭越打了起来。

    赵广虽然武艺比不过彭越,但是依靠战马优势,不断的攻击彭越上路,而典满此时也挥舞的重戟攻彭越下路,时间三人反倒僵持不不下了。

    姜维也骑马冲了过来,将王灿拉起说道:“陛下,我们快上巢车!”

    王灿看了眼彭越说道:“赵广他们不是彭越的对手,我们也杀过去,四人联手,我就不信杀不了彭越。”

    姜维听完,便点点头,两人也加入了战局。

    周围的人很有默契的给王灿等人让出空间来,好让他们斗将,其他人则继续追杀蜀军骑兵。

    原本突围的大战渐渐演变成了彭越人斗四将的大战,这倒是让英布十分的始料未及的。

    只见英布站了起来说道:“取我长戈来。”

    在天水城墙下,赵广毕竟武艺不精,开始还能凭借勇猛压着彭越打,等彭越反应过来的时候,抓到了机会,就剑刺死了彭越的战马,赵广顿时被掀翻了在地上。

    不过彭越也没法乘胜追击,因为王灿典满和受伤的姜维都在旁虎视眈眈着。

    王灿和姜维虽然状态不佳,但是也能守住彭越的攻击,群人渐渐的退到的巢车下。

    正当王灿等人登上巢车的时候,王灿听到,身后的汉军突然阵欢呼。

    王灿转头望去就看了名带着鬼头面具的战将骑着枣红色的汗血宝马冲了过来。

    手的丈长戈闪着噬人的青芒。

    王灿剑斩下逼的彭越举剑格挡之后,就朝身后大喊:“给我挡住彭越,我去会会那武将。”

    说完,赵广三人连忙缠住了彭越,而王灿则单手持剑看着那名战将飞驰而来。

    戈是种在西汉时就被渐渐淘汰掉的武器,个原因是因为这个兵器操作难度相对较大,二来,它属于大范围的杀伤武器,但是却不适合军阵使用,容易误伤自己而,而随着骑兵的大量运用,戈对付骑兵大效果很差,所以已经只是作为仪仗武器来使用的。

    但是虽然这种武器缺点很多,但是依然有不少人喜欢使用它,例如那种经常冲锋再前,用己之力去撕破敌方军阵防守的强人。

    长戈从战将的右后方斜面,王灿发出声怒喝,挥剑斩下斩在戈刃上。

    经接触,王灿就感到戈刃上有着强大力量,战将的实力很强,借着战马冲之力,如果不是因为实在躲不开了,王灿也不会单手去接下这恐怖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