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4章 冲动的姜维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站在城门楼上的郭嘉看到这种情况,轻叹声,对于身边的卫士说道:“立刻去准备十几匹战马,让城外侦查的骑兵全部撤回到北门外,带上曹纯将军和姜维,听我命令行事。”

    吩咐完这些事情之后,郭嘉站在城墙上自言自语的说道:“没有想到汉军竟然如此强大,仅仅攻城两日,就让我们险些破城了,这还只是英布统领的兵马,若是对上在蜀的张良韩信,还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天水城,王灿带来的二千两百人,此时能战斗的不到七百了,而战斗力远不如蜀军的天水城驻军此时也就剩下千人左右了,也许第天还能凭借着武将的英勇以及士兵的热血来扳回些局面,那么此时,天水城的败局似乎已经渐渐确定下来了。

    在近两万人的战场上,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而且以王灿现在的情况,他也无法路杀到英布,将有过人武艺的英布给斩杀了。

    站在后方的夏侯婴带着弓箭手和投石器正静静观望着城墙上的局势。

    夏侯婴说道:“没有想到天水城今天就顶不住了,不过也是,王灿受伤,典韦也被李广霍去病牵制住了,现在城墙上也没有可以带动士气的将领了,哎,早知道昨天就不听曹参的话,让这两人领军了。”

    这时夏侯婴愣住了,因为他看见,天水城的南城门再次被打开。

    夏侯婴心想:这到底是演的哪出啊,他们要投降?

    城门缓缓打开之后,围在城门附近直在用冲车冲击城门的汉军也是愣,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从城门射出了数十道劲弩将操纵着冲车的汉军给射杀了大半。

    其他人连忙跑开,让身后的重甲步兵顶了上去。

    当弩箭射完,名身披白袍的将军纵马冲了出来。

    他手四十斤重的镔铁长枪挥,就将围上来的汉军士兵给全部扫开。

    只见姜维站在天水城南门之下,挺枪立马,大声喊道:“我乃陇西姜维!何人敢于我战。”

    说完姜维便人骑冲进了汉军的军阵之。

    即使只是人骑,想姜维这样的武学天才,沙场悍将依旧不是般士兵所能抵挡的。

    在城墙上看到姜维表现的王灿说道:“这家伙疯了么。”

    随即,王灿不顾典满的阻拦,用力跃,在空连踢数脚,将站在巢车与木桥之间的汉军都踢到了城墙下面。

    随即王灿落在了木桥上,右手持剑往着空挥舞,将敌人从巢车顶上射来的箭矢给统统挡下,随后他右脚奋力蹬!就朝着巢车里冲了过去。

    在城墙下,姜维的突然出现杀得城门下的汉军个措手不及,姜维长枪过去就会有数名士兵倒地不起。

    汉军的阵型渐渐被姜维撕开了。

    很快姜维就冲出了攻城部队的包围,朝着英布的军阵杀了过去。

    英布看着朝他冲过来的白袍将军,说道:“这个就是姜维吗?”

    曹参站在旁说道:“没错元帅,这就是天水城的城主姜维了,只是他现在应该深重陈平先生调制的剧毒,卧床不起才对,怎么会如此神勇。”

    英布冷哼声说道:“此人武艺出众,身体定然不同凡人,那陈平的手段岂能困得住他。”从英布的语气可以感受的到,英布对于陈平和曹参之前的行为十分的不屑顾。

    顿了顿英布继续说道:“早知天水城如此容易攻克,当初我就让陈平简单的收集下情报就好了,这家伙却想贪军功,想着兵不血刃的拿下,天水城,如今事情败露,不光天水城的守军誓战不降,还让如此猛将不能为高祖所有,实在是鼠目寸光之辈。”

    英布不知道边上的曹参其实也参与到刺杀姜维的事情来,看到英布如此生气,曹参便不好再说些什么了。

    再攻城部队与英布的军阵之间还有近半里的距离,夏侯婴看着在空地上驰骋的姜维,回头对身后的军士说道:“给我全军发射。”

    此时英布手下的步兵来不及支援,夏侯婴的弓箭手又顶在前面,全军放箭阻止姜维进攻是最好的办法,虽然这样做是为大多数人所不齿,但是夏侯婴的主子又是什么人,当初就是他驾着马车,而刘邦又在后面企图自己的孩子扔下车去,再抱回小主人的时候,夏侯婴就知道了,自己这样个武艺不精军略不行的人,想要搏出自己的功名就得靠对主人的忠诚和敌人的心狠。

    用两千支箭矢去射杀个猛将,夏侯婴觉得是件十分划得来的事情,更何况箭矢还可以回收。

    看着如暴雨般落下的箭雨,姜维不断的挥枪格挡,他身下的战马也披着重甲,人马就这样在雨幕穿梭,身影渐渐模糊。

    这时数支近五尺长的弩箭朝着姜维射来,姜维胯下的战马当场就了两箭,倒在了地上。

    原来夏侯婴见弓箭对付不了姜维,就让早已瞄准好的床弩发射。

    当战马失去平衡倒在地上之后姜维也被掀飞了出去,还没落在地上便身数箭。

    当姜维重新站起时,他举着长枪朝着那数千人组成大军喊道:“英布老贼,你给我出来,我要与你决死战!”

    但是回应他的却是新的波箭雨。

    当箭雨即将落下的时候,个身影冲到了他的面前,举盾替他挡下了箭雨。

    王灿回头看了眼身数箭的姜维,发现他虽然身数箭,但是问题也不大,毕竟有盔甲作为缓冲。

    王灿说道:“你小子不要命了!城没了你可以逃啊。”

    姜维说道:“那你不也是不逃吗?”

    王灿说道:“我这不是打算等城不守住了等他们进城再找机会刺杀他们么,现在好了,老子陪你搭在这了。”

    看到王灿自己冲了出来,夏侯婴不由的眼前亮,生擒或者杀了王灿必然会使蜀国国力大减。

    于是夏侯婴大喊到:“前面两人是蜀国国君和天水城城主,杀了他们,最少封个万户侯,弟兄们给我冲了。”

    时间弓箭手都不射箭了,纷纷拔刀冲了上去。

    英布看到夏侯婴的行为,不由的破口大骂:“夏侯婴这家伙是让猪油蒙了脑子么!就算王灿重伤,靠弓箭手近战就能拿下王灿么!”

    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来不及了,王灿看着越来越近的汉军说道:“走,我们往回撤。”

    此时在城墙上,典满居然带着禁卫军占领了座被王灿杀光人的巢车只要冲回到巢车那,王灿两人还有活着的希望。

    看到王灿两人跑了,夏侯婴大喊着:“给我放箭,不能让王灿跑了!”

    于是跑到半的弓箭手又重新搭弓放箭了。

    普通弓箭对于王灿这身特殊的铠甲确实没有多大影响,不过王灿回头恼怒的说道:“夏侯婴,你真当我不敢杀你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