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2章 芥蒂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典韦说道:“陛下你就安心休息吧,明天由我去守城,我倒是要看看哪个不开眼的敢跨上城墙步的。”

    王灿说道:“汉军虽然兵力不算多,但是他们军能人无数,但是飞将李广,霍去病两人就够你麻烦的了,况且他们还有彭越在,我听说英布自己本身也是武艺高超之辈,如今我们将他们的攻城器械给毁了大半,明天他们肯定会用大将作为先锋全力攻城,但是你个典韦如何挡得下来。”

    典韦也是有沉默了,单论步站,就是李广和霍去病块上,典韦也能全身而退,但是如果是马战,就是三个典韦绑块,也不定对付得了个霍去病。

    毕竟马上作战直都是典韦的短板,即使现在重新年轻并且武艺精进了,依旧没有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

    时间大厅的人不由的都沉默了,今天的场血战,曹纯受了重伤,王灿也箭,天水城里王列也不过是个二流武将,虽然指挥长枪兵颇有心得,但是城墙争夺战,地形狭小,拥有厉害武将的优势也就会被不断的放大,就像今天白天,王灿马当先,激起的全军决死的信心,这才勉强守下了天水城。

    这时战场的伤亡报告也被郭嘉整理出来了。

    今天天水城南城墙战,汉军伤亡在四千人到五千人之间,多数战死,巢车被毁了七辆,仅有辆完好无损的退出战场。

    而蜀军方面,天水城原来驻军战死了千二百人,王灿带来的蜀军战死七百人,重伤两百多人,也是伤亡惨重,而且强弩的弩箭库存减少了六成,要是明天还像今天这样打的话,那

    到了后天,王灿等人只能顶着汉军的箭矢守城了,按照伤亡的比例,王灿等人的伤亡反而要比汉军的要多。

    王灿说道:“所以明天,我还是得去城墙上督战的,你们也别劝我趁夜突围什么的,我王灿征战沙场二十年了,从来都是我追着别人,哪有自己先逃的例子,你们也早点下去休息吧。”

    当众人都离开了之后,从大厅外走进来个人说道:“你不是曾经说过吗,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吗?怎么今天拼着受伤也要留在战场上。”

    看着肚子上缠着白布的姜维,王灿形象也好不到哪去,肩膀上也被白色的纱布缠了好几层。

    “怎么毒都消了,能不用人抬着了。”王灿朝着姜维扔过去张凳子说道。

    “少跟我废话,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姜维手接过凳子,便放好坐下。

    王灿说道:“我是说过存人失地,人地皆存,但着话得看是在什么情况下用的,早些时候,天下刚开始大变的时候,九州大地片混乱,群雄并起,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而我的那些老兄弟们呢,很多都是死脑筋的,打起仗来,就是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他老四的。”

    顿了顿,王灿拿起酒碗品了口于吉给的药酒继续说道:“所以呀,我还真怕他们头热全都给我交代在战场上了。”

    姜维皱起眉头说道:“作为君王自当杀伐果断,哪有劝部下逃跑的。”

    王灿说道:“确实,所以说这也可能是我下子就没了那么多地的原因,当然了我也不觉得可惜,毕竟我的兄弟还在。”

    顿了顿王灿看向姜维沉声说道:“既然我兄弟还在,那么我依旧可以统领大军收复失地,天水城乃是西域通往原,汉西入西凉的咽喉所在,守住天水城,就可以让汉的战火烧不到西凉各地,如今匈奴刚被我蜀军平定,真是需要休养生息的时候,姜维,你审问下自己的内心,你愿意看到你去过的西凉的每个城镇都陷入战火之吗。”

    王灿缓缓的站起来,走到了姜维身边抓住他的领口把将他提起说道:“君王杀伐果断那是对付敌人的,他的身体里也应对存在仁义之心用来面对他身后所守护的万民,况且我来到天水城,就是想要告诉天下群雄件事,如今的华夏大地是我的地盘,我不管你们这些代君王曾经都多么的伟大,但是在这个世界里这天下是我的!这战,我将会告诉世人,这天下是我的,告诉那些投胎失败而起死回生的君王,我王灿失去的东西,就定会在夺回来,不为别的!就为了挣特么的口气!”

    王灿紧紧的盯着姜维,他的眼燃着熊熊的怒火,那是他从回到蜀国之后就积蓄的怒火,即使匈奴战死的那数万人的鲜血也不能将其熄灭,或许只有在杀遍了所有的君王之后,怒火才会得到平息。

    大厅之上,姜维声音传出。

    “陛下,你还真是个狠人啊。”

    在汉军军营。

    此时汉军将军营开拔到了天水城外五里之地。

    望着远处天水城墙上的点点火光,英布回头说道:“说吧,今天的战你们有何感想。”

    万五千的大军血战日就损失了近三分之人,而且未得寸地,英布此时也是气得满脸通红。

    李广向前踏出了步说道:“元帅,此战皆错在我,没能事先察觉蜀军的计谋,使得在攻城最为关键的时候巢车相距太近,最后被蜀国用两副床弩给毁掉。”

    英布摆了摆手说道:“我也知道你跟霍去病都尽力,何况霍去病还有伤在身,你们能伤到王灿,也算是大功了,王灿受伤,蜀军士气和实力都大打折扣,如今姜维被陈先生设计毒,他们的骑兵统领曹纯重伤,王灿还被你们给暂时的废了只左手,蜀军武艺超群的也就剩下个典韦了。”

    英布虽然对于今天的战场失利非常的气愤,但他坐阵西汉军要职多年,见过比这伤亡还大,情况还糟糕的战役也不是没有,只是今天这战,是他复活以来亲自统军的第仗,如果能下子就大胜,那华夏之地将会重新响彻他英布的威名。

    顿了顿英布说道:“明日还要委屈两位,率领精兵牵制住典韦,我会让彭越以及夏侯婴等人再带兵从城墙的薄弱处攻城的。”

    提起夏侯婴的时候,英布便声说道:“夏侯婴,你身为军阵前统帅,却临阵脱逃,如果不是李广在,我看王灿来你就立马跑了,本来是要杀你的,但是念在你对高祖有救命之恩,明天还要攻城,此时杀将对我军不利,就先打了你二十军杖,这个事,我会亲自向高祖禀报的!”

    说完,夏侯婴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人给拉了出去。

    随后英布就让众将领都退下了。

    不过走的时候,英布特意让霍去病留了下来说道:“霍校尉,王灿昨晚让你跟我讲的话,你可有记错的。”

    霍去病说道:“元帅放心,末将对大汉绝对忠心耿耿!所说的话也是句句属实,绝无半句假话。”

    英布拍了拍霍去病的肩膀说道:“我自然是相信霍校尉的,不知霍校尉可知我前世是如何死去的吗?”

    霍校尉犹豫了下说道:“这个,启禀元帅,末将虽然没有读过什么史但是我从军以来,在军也传这元帅南征北战的英勇事迹,最后高祖封地三县,免了十年岁收,这我们都羡慕不已的。”

    英布听完顿时豪迈的大笑起来,往西南方鞠躬,说道:“高祖待我不薄也。”

    随后英布便笑着送霍去病离开了。

    之后当英布自己个人留在了帐之后。

    他便渐渐的收起了笑容,英布复活的时候,正是五十出头,在前世的这个年纪里,刘邦刚逼得项羽乌江自刎,英布率军替刘邦,灭掉了其与不听话的众人。

    他清楚,汉朝肯定会被建立起来,但建立起来之后对于自己第世是如何死的情况,英布就不得而知了。

    刘邦出来就在汉,汉只有当地县志保存,其与献也多被蜀军带到了长安。

    所以这次攻打西凉,以此为根基对付司隶的王灿,很大的目的就是想去长安,看看那些史官到底是如何书写自己的,同时,英布也在不经意间的提拔李广和霍去病。

    例如让武力不出众的夏侯婴统军却让李广为副官,间接的为李广累计军功,好收买这些新兴的武将,也好从他们的嘴里套出话来。

    刚才从霍去病躲闪的深情英布就可以看出,霍去病确实有些地方骗了自己,个十九岁的年轻人想对个五十多岁阅人无数的老兵撒谎,英布哪里会看得出来。

    英布看着蜡烛上跳动的火苗,自言自语的说道:“有杀敌的心,却无享福的命,难道是说我曾经死去是跟吕雉有关。”

    英布追随刘邦,对于吕雉他也是十分的了解。

    他知道这个女人藏有很大的野心。

    随即他深吸了口气平复下心情,现在正是两军对战的关键时期,英布不应该将心思放在这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