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0章 攻城白热化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就在王灿要刺夏侯婴的时候,他的方天画戟却被名小将用战刀给斩飞了。

    接着小将不退反击,利用王灿的方天画戟不够灵活,与他近身缠斗逼得王灿不断的后退。

    就这样打了十几个回合之后,王灿就被逼的连退数步。

    不过很快王灿就卖了个破绽将小将的战刀卡在了自己的盔甲里,之后王灿抬手就是拳砸想那人的脸。

    那小将也不含糊,也是弃了战刀同时拳捣出。

    当两人的重拳砸在起之后,附近的人都股强大的音爆气波给震退了出去。

    随后两人便各自推开,王灿的右手隐隐的有些颤抖,心也着实有些惊讶。

    三百年大汉,果然人才辈出,王灿也十分好奇,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武将到底是谁。

    只见夏侯婴持剑走上前来,说道:“李广,你没事吧。”

    李广,听到这个名字,王灿不由的有些惊讶,他没有想到不光霍去病复活了,连飞将军李广也复活了,而且实力强横,但是气力就已经不再王灿之下了。

    李广说道:“夏侯大人,你先去支援任将军,这里交给末将就好了。”

    说完,李广就重新拿起把战刀冲了上来。

    不过刚跟王灿交手两合,李广手的战刀就被王灿手的神兵方天画戟给斩断了。

    之后,王灿将李广逼的是连连后退。

    而正在指挥士兵集结准备去支援任傲的夏侯婴,看到这情况,咬牙,就带头先跳下了城墙。

    而其他士兵看到将领也跑了,也都纷纷退下城墙,蜀军重新补上城墙上最大的缺口。

    而李广看到身边的士兵越来越少,于是他也从城墙上跳了下去。

    看着落在城墙下的,王灿脚踩在城墙上,朝着城墙下的李广喊道:“下次找到称手的兵器,我们再继续打过。”

    说完王灿戟斩碎了附近的云梯就去支援其他战场了。

    堵在南城门的沙袋终于被汉军顶着强弩给搬开了,而当城门被再次打开的时候,李广等人却发现,冲进天水城的五百名汉军已经十不存了,而且尸体已经快将城门给堵死了,尸体都是汉军的士兵。

    活着汉军的士兵看到这样的惨状不由的背脊发凉。

    最后李广背着重伤的任敖冲出了南城门,任敖的刀以斩到卷刃,身的重甲没有处是完好的了。

    并且李广还听着任敖虚弱的念叨着:“南城门,南城门……”

    相信南城门已经成为任敖生挥之不去的阴影了。

    看着李广背着任敖离去。

    夏侯婴把抹去摔下城墙时粘在脸上的泥土,近乎疯狂的大喊道:“让巢车给老子爬快点!牛拉不动了,就派人去推!”

    王灿不由在城墙上穿梭这,每穿过段城墙,就会有数十名登上城楼的汉军被打下去,王灿已经成为了城墙上士兵的支柱,看到王灿的出现,士兵们就会爆发出更强大的战意。

    当王灿单手抬起方天画戟将插在戟上的倒霉鬼给挑到城墙外之后,王灿看到十辆巨大的巢车已经距离城墙不到百五十步的距离了。

    些巢车上的弓箭手开始放箭,自上而下的压制着蜀军的强弩手。

    王灿转头抓住个传令兵说道:“去,传我军令,让郭嘉动手!”

    话音未落,王灿就看到从城墙里飞出两颗燃烧着的石头,精准的砸在了两辆巢车上。

    被砸的巢车,从部裂开了个大口子。

    石头上刷的是特制的桐油,会不管的话,火焰就会将整个巢车都烧起来。

    王灿说道:“算了,你别去了。”

    说完王灿推开那个传令兵,举起的手的方天画戟说道:“五十步内的弓弩手听我调令!”

    看着早以被敌人血液染红的方天画戟,以王灿为心,五十步内的强弩手很快便将手的弓弩上好弩箭。

    “三轮齐射!放”

    “放!”

    “放!“

    此时攻城的汉军已经纷纷退到了巢车之后,等待巢车抵达城墙再发起新的进攻。

    被火球击的巢车是相邻的,两辆巢车被击后便停了下来。

    而围在弩车下的士兵都举着盾牌去抵御蜀军的强弩。

    “快,拿水,车都快烧起来了。“

    在巢车里的车长喊着车下的士兵赶紧递水上来。

    这时他听到了声脆响。

    当他转过头去的时候,看到柄血红色的戰戟从他的颈部划过,紧接着他的视野快速的移动这,看到了巢车的顶层木板,看到了巢车外的数千人军阵,最后当视野落在地上的时候,他也看到了个无头尸体早已站在沙土之等着他了。

    在强弩的三轮齐射暂时压制住了下面的汉军之后,王灿和典韦便跃下了城楼,各自冲向了辆被击的巢车。

    攀爬进巢车里的王灿大杀特杀,很快就将巢车里的士兵屠杀空了,而后巢车的火越烧越大,王灿也就跳下巢车,撤回到天水城。

    就这样典韦和王灿解决了两辆巢车。

    之后又有两辆车跨过了王灿预先设计的标志,然后被投石器击停止不动了,不过这次王灿不打算再杀出去了,来王灿的突然袭击以经被懂军的人发现了。

    例如李广,当第三第四辆巢车被击了之后,他就来到这两辆巢车下,而且彭越也带着骑兵来带巢车附近跟城墙上的蜀军强弩手对射了起来。

    人之力毁掉辆巢车的方法已经不适用了,而且王灿还要去对付那六辆已经冲到城墙面前的巢车。

    在机关的咯吱声,巢车的前挡板被人给放下,在城墙与巢车之间架起了座可供五人并行的桥梁。

    搭配着士兵推上了的云梯,新的轮攻城戰开始了。

    此时以南城墙为界限,靠近东门的那面城墙的进攻基本给王灿挡住了。

    五辆巢车两辆被毁,两辆停止移动,剩下的辆对城墙的威胁也不大了。

    王灿连忙带着部分士兵往西边去。

    靠近西城门这边城墙的战斗比起第次要更加的激烈,几乎每个呼吸之间,就会有人从城墙上落下。

    王列解决了任敖的人之后,便带人支援城墙,三丈长长枪对汉军的威胁十分的大,许多汉军刚爬上城墙就被捅落了下去。

    不过汉军也出动死士,由死囚组织的部队,只有活着占领城墙,这些人才不会被两军给杀死。

    名身材高大的死士被七根长枪刺的身体,在内脏都被搅碎的情况下,他把将所有的长枪都抱住然后倒在了木桥上,紧接着在他的身后,五名死士又冲了上去,越过了枪阵,顿砍杀,在城墙上块狭小的空地来,有了这块空地,后面的汉军不断的涌了上来。

    负责督战的曹纯看到这种情况,连忙带人冲了上去。

    曹纯手的长枪不断舞出朵朵枪花,带走了个又个汉军的性命。

    这时个死士朝着曹纯冲了过来。

    曹纯面不改色,枪挑开了死士手的战刀,随后奋力刺,将死士刺了个对穿。

    紧接曹纯打算将长枪拔出来,却发现长枪竟然卡在死士的骨头里了。

    这时被曹纯杀死的死士身后又出现了两名汉军,曹纯只好弃了长枪,用手上的刚甲挡下了其刀,而另外刀曹纯却没法挡下了,被刺的曹纯倒在地上,很快被自己的士兵给救下带到了后方,此时蜀军和汉军在城墙僵持了起来,巢车顶的弓箭手不断的利用地形优势朝着蜀军射击,将蜀军逼得连连后退,局势对于蜀军已经越来越不利了。

    就在这时,柄长戟从南城门楼上被扔出砸飞了数名汉军的士兵,深深的插在城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