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9章 任敖中计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顿了顿,王列继续说道:“在城墙,每隔七丈都会打下份硬土,这样既可以保证当城墙崩塌的时候,士兵可以快速的以硬土为根基,快速修复城墙,而且还能提高城墙的坚固程度。”

    王灿听完也大概明白什么意思了,天水城的城墙就相当于现代的钢筋混凝土结构样,用质量不同的两种物质来建造的,不过王灿也不知道这南城墙能坚固到什么程度,只能先用战争来实验了。毕竟,没有经过实战,便不知道具体的坚固程度。

    很快随着声声巨响,个个重约十斤到二十斤不等的石头纷纷朝着天水城的南城墙砸来。

    站在城墙的人们可以感受到明显的晃动,不过总的都是可以在接受的范围以内。

    城门受到的巨石照顾最为的多。

    不多时在城门上就被砸出了个大坑来。

    王灿看了看城门的情况说道:“将城门打开,等人攻城的时候在堵上。”

    王列担忧的说道:“万堵不上怎么办。”

    王灿说道:“放心吧,堵不上有堵不上的招,你现在将城门打开就好了。”

    说完王灿继续看着远处的重甲战车不断的投掷

    投掷着巨石。

    在汉军阵营。

    “报告将军,蜀军突然打开了南城门。”传令兵跪在英布面前说道。

    英布低着头思索了下说道:“他们贸然打开城门,难道是示敌以弱不成?”

    彭越说道:“将军既然他们突然打开城门,不如让我带人去抢攻城门,由我带军,即使他们会玩什么花样,我也能应付过来。”

    此时彭越身旁的个人走了出来说道:“这等小事岂劳先锋大人费心,小将愿意前往天水城试探对方的实情。”

    英布想了想说道:“也行,任敖,你带你的亲军去攻城,我会让彭越率骑兵辅以弓箭掩护你,夏侯婴。”

    “末将在!”

    站在英布身边的名身材魁梧,头戴锅盔的武将走了出来。

    英布说道:“你现在去统军,等到投石器停,你就带军杀过去。”

    夏侯婴得令便退了下去。

    当其他人都走了之后,彭越不满的说道:“为什么将攻城的重任交给任敖,难道我还不如个看管犯人的狱卒吗?”

    任敖在年少的时候,曾经当过狱卒,之后随着刘邦南征北站立下了赫赫战功。

    英布说道:“那城毕竟是有蜀国国君,他的身边肯定不缺精锐护卫,我派任敖上去主要是试试天水城的能耐,毕竟我们最少还有三天的时间攻城,三天之后,武威和陈仓的支援估计就该到了,能在那之前拿下天水,生擒王灿是最好不过的了,所以我们不宜冒进,今天主要是试探为主。”

    顿了顿英布看向彭越说道:“还有彭越,高祖给我的骑兵只有百,你可得给我小心使用啊。”

    汉军本来就稀少的骑兵昨晚,被彭越折了百多人,英布心里也是十分的恼怒。

    见英布拿这个事情来说事,彭越也不好在说什么,喊了声告退,便退到了大帐之外去了。

    刻钟之后,汉军投石器的进攻方向,开始从城门转移到了两侧的城墙,王灿看到了有队人马在骑兵的护送下,朝着南城门冲了过来。

    王灿回头对王列说道:“他们开始派人攻城了,让长枪队去城门附近集合。”

    王列得到命令就开始调度城里的士兵了。

    此时在城墙上驻防的士兵大多都是王灿从陈仓调来的两千人马,他们基本每人手持着副强弩。

    王灿回到蜀国之后,虽然蜀国国土面积缩水了许多,但是它的底蕴依然还在,尤其是在军备方面,蜀国目前总兵马大约十万左右,但是军备却达到了四十万人的规模,着庞大的军备,使得王灿手下的士兵可以自由的转换成弓弩兵长枪兵,刀盾兵等职业,大大加强的战场上的适应性。

    王灿抬起手,示意士兵不要发射强弩,只是普通的弓箭进行进攻。

    很快任敖的军队就在几乎不计的抵抗,冲进了城门之,当冲进城门的时候任敖发现了许多尸体,任敖心想,看来,这应该是投石器将城门给砸开了,而蜀国惧怕投石器的威力,不敢上前了。

    于是任敖转头说道:“弟兄们,咱们建功立业的机会到了,生擒王灿,高祖定会重重赏赐我们的!”

    说完,任敖就带着五百人全部冲进了天水城。

    而彭越也看到这种情况,也示意骑兵也在往前些,以便支援任敖。

    当任敖的五百人差不多都进入城门的时候,王灿点了点头,说道:“动手!”

    只听见声巨响,从城楼上扔下了近二千斤重的沙袋砸在了城门前,城门沙袋之间连接着粗大的麻绳以及滑轮,在沙袋的重力作用下。

    城门轰然关闭了,几个站在城门间的汉军更是直接被城门拍飞了出去,生死不知。

    在城的任敖看到城门居然关上了,便举刀大喊:“将士们跟我上城楼!。”

    靠近城墙的士兵很快朝着城楼冲去,不过从楼梯上伸出来了十余支长枪,将冲到半的汉军给全部刺倒。

    此时从天水城的各个街道之,纷纷出现了有大盾和长枪组成的军阵,缓缓的朝着任敖等人走去。

    任敖手下的士兵都是配备重甲的刀盾兵,经接触就处在了下风,有些人好不容易依靠着重甲的防护冲到大盾前,就被近距离发射的强弩给射杀了。

    不仅如此,在城墙上,郭嘉也指挥这两队,六十人的弓弩兵不停的朝着任敖的士兵放箭。

    时间汉军的伤亡不断的增加。

    英布看到城门关上的那刻,便命令夏侯婴指挥士兵冲击城墙,布置在最前方的六千汉军士兵开始行动起来了,而彭越也指挥着骑兵不断的放箭,压制城墙上的蜀军,只是蜀军的强弩要比汉军的更具有威力,射程也多了近百步。

    王灿大喊到:“强弩发射!”

    声令下,千余发劲弩带着劲风飞向了彭越的骑兵,瞬间,骑兵就受到了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攻击,伤亡也瞬间增加了。

    彭越连忙带着骑兵往后撤退,不然过不了多久他的骑兵可就伤亡过半了。

    很快士兵就装填好了第二波弩箭,而汉军依然在没有进入他们弓箭手的射程之。

    王灿随即命令士兵自由放箭。

    又是千多发强弩矢飞出落下了正在冲锋的汉军头上。

    时间不少来不及躲避的士兵纷纷箭倒地。

    直到这时,汉军才开始放箭还击。

    英布在远处看着前方的战况对曹参说道:“如今这蜀军的弩箭竟然比我们军队的射程多了近百步,这个距离足以够他们熟练的弓弩手放两波弩箭了的,没有想到,两百多年过去,他们的军备竟然有这么多的发展。”

    曹参说道:“秦军的强弩冠绝七国,他们也是用强弩作为助力,我汉军立国之后,对付的多是匈奴,在弓箭上的使用多于弓弩,这方面劣于他们也是情有可原,将军,不如我们出动巢车进攻吧。”

    英布点了点头,此时在城墙前的士兵以及开始准备架设云梯,战场会进入僵持阶段,出动比对方城墙还高并配着投石器的巢车,足以改变战场的形式。

    而且任敖的五百人还在天水城里,局势刻不容缓。

    七座高近三丈的巢车在数百头公牛的拉动下,开始缓缓的朝着天水城的城墙移动了过去。

    此时在城墙上,王灿正反手拖着方天画戟朝着处缺口走去。

    对方的突然发动的全军进攻倒是让王灿有些措手不及,此时他派了王列带着两千人在城下围杀任敖的精兵,城墙上有三千人在布防,不过对于里长的城墙来将人还是有些少了。

    毕竟汉军竟然口气就架设了三十副云梯,平均不到二十米的距离就有队人再攀爬城墙。

    王灿也在不断的斩杀涌上来的汉军。

    城墙上,有段约十丈的距离的城墙已经被汉军给占领了,夏侯婴的站在城墙上,只见他刀斩下就将个士兵给送上了西天,随后他大声喊到:“给我顶住了,朝着城门楼冲!支援任将军。”

    “你想得美!”

    在声怒喝之,王灿从烽烟之走了出来,随后他双手握戟记横斩切出。

    顶在最前方的刀盾兵纷纷被王灿给斩飞了出去。

    王灿看向身着与普通士兵不同盔甲的夏侯婴,而夏侯婴,手握长剑看向王灿。

    “你的命,我要了!”王灿说完,便戟挥出。

    而夏侯婴也是剑斩出。

    经接触,夏侯婴就被击飞了十余米远砸倒了好几个士兵身上。

    夏侯婴武艺本就稀松平常,能在军担任要职,当初靠的就是跟刘邦走的近,而且还救下过太子多次。

    如今跟王灿交手,那点武功底子自然是不够用的了。

    王灿也没空给夏侯婴废话,再次抬手又是戟刺出。

    夏侯婴下子就感觉到了股无力抵挡的感觉涌上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