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7章 校尉霍去病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将头盔上的护鼻给打了下来,翁声说道:“人多欺负人少很猖狂啊,看我不个个的把你们都打下来!”

    说完王灿将牛角弓横在了胸口,并取出了三支箭矢。

    箭矢的箭头都是经过特殊的处理的,特意做的比较大,增加了接触面积,这样的箭头虽然飞不远,但是冲力很大。

    箭雨在定程度上影响了王灿的视线,所以王灿这次选择射马!

    只见王灿三箭同时射出!在他身前的三名骑兵就连人带马的飞了出去,其个人被射了腹部,整个人飞出了近二十米,才砸在了地上。

    正当王灿准备再抽出两支箭来的时候,那名小校再次冲了上来。

    没办法王灿只要用牛角弓挡下击。

    之后又有两名骑兵再次冲上来。

    “你们这是找死!”

    王灿拿起长戟直接斩了出去,两名骑兵手的武器同时被王灿斩断,并且胸甲破碎的倒飞出去了。

    不过几个呼吸之间,小校的骑兵队只剩下人了。

    “不行了,这个人太厉害了,我们快跑了吧!”

    王灿大笑声,说道:“想跑,问我的箭矢答不答应吧!”

    说完,王灿就要撘弓射箭。

    这时小校再次,大声喊道:“竖子,你别狂妄!”

    王灿回头看向小校那越来越近的枪尖,说道:“你还真以为我杀不了你吗?”

    随即,王灿拿起方天画戟,格挡开小校的长枪,并且戟刺出!

    小校连忙侧身避开,不过长戟的戟尖还是从他胸口的鱼鳞甲上带过,留下了个长长的裂口。

    王灿看着远去骑兵,对那名小校说道:“你的手下都贪生怕死的跑了,你还想跟我打吗?”

    小校说道:“他们的武艺都不如你,撤离这边的战场去帮助其他人也没有什么,而且以多打少向来都不是我的本意。”

    王灿用背上的长袍擦拭了下方天画戟上的血迹,说道:“你这个人还是有点意思的嘛,不像个愚忠的呆子,说出你的名字吧,能接下我三招,你已经有资格说了。”

    小校抬头说道:“霍去病,你又是何人!”

    听到霍去病这三个字的时候,王灿不由的愣住了。

    王灿怎么也没有想到堂堂的西汉冠军侯,在重生之后,只是在刘邦手下当个校尉,统领二十名骑兵而已。

    看到王灿不说话,霍去病以为王灿在无视他,于是霍去病略带怒意的说道:“快说出你的名字,我霍去病也是不斩无名之将的!”

    “我叫王灿。”

    “好的!王灿,你给我……等等!你就是王灿。”

    听到王灿说出名字,霍去病明显愣住了。

    王灿笑说道:“怎么,我就不像王灿了么?难道你们汉人都吧我形容成了身高尺腰围也是尺的奇怪家伙?”

    霍元甲摇头说道:“不是,别人都说你王灿南征北战统天下,是个能跟高祖比肩的人物,今日见……确实如此,能与你战,是我的荣幸。”

    霍去病把话说到半的时候明显停顿了下,不过王灿也不打算去思考这个细节了,因此时的霍去病再次持枪冲了上来。

    王灿大喝声:“来战!”

    便踢马挥戟冲了上去。

    此时在天水城东面的十道壕沟之,王列跟着他的百名士兵被彭越的骑兵箭雨给压制的抬不起头来。

    彭越将骑兵组成了个不断旋转的巨大圆盘,靠近壕沟的面则不停的放箭,这样既能消耗王列的士兵,又能随时散开组成新的阵法。

    彭越就是要利用远攻的优势,慢慢消耗王列的士兵。

    “将士,我们快跑吧,壕沟太浅了,再不跑我们都要死了啊。”

    百名士兵就如同待宰的羔羊般躲在刚挖到半的壕沟之,时不时的有士兵箭倒下,而已经挖好的另外条壕沟距离他们将近有二十米的距离,旦有人跑出去,就会被骑兵精准的箭矢给射,短短的二十米,却直接成了块死地。

    王列看着身边的弟兄伤亡不断增加,大声喊道:“搬尸体!快点!快点给我搬。”

    说着,王列率先抱起个死透的人就堆在了壕沟外面。

    其他士兵看到这样,也纷纷效仿。

    “喂你疯啦,他还没死透呢!”

    “反正,反正也是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倒不如……”

    王列冲上去就是脚将那人踢倒在地上,大声呵斥道:“只准搬死透的!谁敢乱来老子第个砍了他!”

    壕沟边缘渐渐被尸体堆成了片尸堆,骑兵箭矢的威胁也开始减弱。

    这时王列回头看到了,天水城的东门被打开,典韦第个举着块巨大的方盾就冲了出来。

    只见典韦大步流星的跨越了道又道壕沟朝着王列等人冲了过来。

    彭越也注意到了身材高大的典韦,他吩咐身边的人说道:“那人身材魁梧,气宇非凡,定是军重将,给我放箭,杀了他!”

    时间,无数支箭矢以典韦为心落下,不过这些都被典韦用厚重的盾牌给挡下了。

    很快典韦就来到了王列的面前大声的说道:“将些长矛斩成五尺然后递给我,快点!”

    王列很快就先斩好了三支短矛递给了典韦。

    身材庞大如同古之恶来的典韦,就这样直直的站壕沟的边上,左手举盾挡住箭矢,右手从插在地上的短矛拿出支,朝着彭越的骑兵就投掷出去。

    锋利的短矛夹带着破风之声,将其名骑兵扎了个透心凉,订死在了地上。

    接下来,典韦不断的投掷着短矛,在百米之内,典韦投掷的短矛威力,不亚于床弩发射的弩箭。

    彭越手下的伤亡不断的增加,但是他却对典韦点办法也没有,先不说典韦举着巨盾,就算箭矢射他,也被战甲的力道卸去了大半,刺也刺的不深,典韦就像是个不知疲惫的机器,不断的投掷着短矛,身后包括王列在内的五个人不停的将长矛斩断,供给典韦使用,杀的兴起的典韦,甚至还将巨盾给扔了双手并用,投掷短矛。

    而彭越手下的骑兵也就这么多实在是死不起。

    更何况更大的麻烦正在向彭越袭来,追随着典韦出来的两百名禁军已经来到了就近的壕沟里,用手里的强弩不断的朝着骑兵射击,伤亡也进步的扩大了。

    而在后方,直驻守在外围由曹纯统领的七百名骑兵也绕到彭越的后方企图封锁住彭越的后路。

    彭越思索了下说道:“今天就先到这了,我们撤!”

    “那霍校尉怎么办?”

    “没工夫管他了,在不走就被围了,凭霍去病自己的武艺,还真没有谁能留得住他。”

    很快汉军骑兵阵型边,就朝着南边冲了过去。

    “哈哈,来啊!怎么不敢过来了啊,你们这帮丧家之犬!”

    看到骑兵已经跑出自己的攻击范围了,典韦在原地大声的叫骂着,他的身上插着起码有二十根箭矢,看上去就如同只从深渊走出的猛兽般,王列站在他的身边也是惊讶不已。

    再说王灿那边。

    随着霍去病战马的阵哀鸣,霍去病的胯下战马终于承受不住王灿方天画戟的连续重击,被生生震死了,而霍去病也失去了平衡,倒在了地方。

    不过他很快就站了起来,持枪看向王灿。

    王灿从马上跳下说道:“怎么,还没打服呢。”

    “你不过是仗着战马比我的好而已。”

    “那我现在不也是下马跟你打了。”

    看着王灿手的方天画戟,霍去病眼也是闪过的丝疲惫。

    此时的霍去病,不光是战马被王灿震死,在交手近百回合以来,霍去病的头盔也已经被王灿打飞,身上的铠甲被打烂了好几处地方,如果不是他躲的及时,估计这时早就败了。

    此外霍去病双手的虎口也被震裂,最多三十回合,霍去病就会死在王灿戟下。

    不过霍去病重新摆好了姿势,枪尖对准了王灿说道:“我身为大汉军人,战死沙场自然无怨无悔,前世我死在床榻上,今日了了我的心愿又有何不可!”

    面对着勉强支撑的霍去病,王灿将护鼻打了上去,看着霍去病露出了诺有所思的神情。

    王灿说道:“你走吧,今天我们就先打到这了,你还年轻,枪法之依然有着许多漏洞,等你养好了伤,再来向我挑战吧。”

    霍去病不满的说道:“你觉得我会需要你的怜悯吗!即使你现在放我走,我也样会杀你了。”

    王灿说道:“呵呵,你可别想歪了,放你回去,只是想让你给英布传个话,我就是想问问他,他这次复活的这条命,是不是还是那条有心打仗无缘享福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