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6章 夜袭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曹参说道:“王灿南征北战那么多年,多是进行正面战场的强攻,像这种守城之战,我倒是不曾见过王灿打出过什么出彩的战例来,这次这个布局怕是只是为了阻挡攻城器械的进攻而已。”

    英布说道:“这倒也难说,他这十道壕沟只有半天的时间去挖,以我军目前的情况来看,只需天的时间就可以顶着箭雨将它填平了,到那时候,我们出动十座箭楼从东南方向同时夹击,王灿必败。”

    此时营帐的另外位大将彭越说道:“那这样岂不是要多耽误天时间,不如今夜,我就带精骑将他们挖壕沟的士兵杀上通,看他们明天谁敢出城。”

    英布沉吟番说道:“这倒是也可行,不过彭越,我只给你五百骑兵,你也知道,我们现在军骑兵可不多了。”

    彭越大笑声说道:“哈哈,元帅放心,我定能帮你斩下头功。”

    此次刘邦大军出征吗,彭越为先锋,英布元帅,此外还有诸多小将不而说,不过这些人在大汉初年多身居要职,在华夏各地统兵上万,所以虽然刘邦这只大军看上去只有万五千人,但是武将实力足以统御支十万人以上的军队,只要给于他们足够的地盘的话。

    北风萧萧,入夜了,王灿依旧伫立在南城门的城门楼上。

    在他身旁,郭嘉穿上的大衣,正温着壶烈酒。

    郭嘉说道:“陛下你先去睡吧,这城防有典韦看着就够了。”

    王灿说道:“典韦这家伙,你让他打仗还可以,让他做守城这些事情,还不得烦死他,反正现在有时间,让他去多敲几块石头也好,别明天还没打多久,投石器的石头就没了。”

    顿了顿王灿说道:“而且,我在想着今晚英布肯定会派人来袭击。”

    郭嘉说道:“没有想到陛下跟我想的样啊。”

    王灿说道:“怎么,你也这么觉得?”

    “没错,而且英布肯定是会在前半夜袭城的。”

    王灿问道:“这是为什么?前半夜咱们可都没睡呢,他这样攻城也是够明目张胆的。”

    郭嘉边调整着火炉里的火,边说道:“第,天水城到底是有城墙的,刘邦军队出自汉,骑兵最多千,不会傻到用宝贵的骑兵来攻城,第二,我们用来阻挡东面英布进攻的壕沟前半夜基本成型了,骑兵要是后半夜才来,人都躲在已经成型的壕沟里,用长矛结阵,汉的骑兵就是想攻也无计可施。”

    王灿说道:“这倒也是,唉,跟聪明人打架就是要费脑子,当初打各个诸侯何时会如此的被动啊。”

    郭嘉递了杯酒给王灿说道:“陛下,我们当初也没有带两千人以及四千新收的部下去跟别人训练了年的万多名精兵对战呀。”

    王灿笑而不语,当他拿起酒杯的时候,却发现杯的酒在不经意间,泛起了道波纹。

    王灿抬头望去,只见二里之外的片林子里,突然冲出了队骑兵,溅起的尘土在月光下泛着浓浓的烟尘。

    王灿起身将柄方天画戟握在手,并且背上了杆特制的牛角弓。

    王灿说道:“给曹纯发号令,让他的人截住那队骑兵来时的路。”

    说完王灿便手指放在嘴里发出哨音,然后王灿大步跃就从南城门上落下了。

    紧接着,南城门被打开,匹灰色的战马就冲了出来。

    回到蜀国之后,由于王灿之前的汗血宝马有伤不能乘骑,于是王灿就换乘了另外匹战马,名为临丘,虽然不如曾经的宝马速度快,但是胜在耐力好,而且力气很大,王灿手里的方天画戟就有将近两百斤了,加上王灿的重量以及各类盔甲,将近五百斤左右,但是这些都被临丘给轻松抗下了。

    彭越带着五百骑马直扑向天水城外的那正挖壕沟的步兵,眼露出了弑杀的神情。

    当接近王列等人四百步,的时候,彭越的骑兵纷纷撘弓射箭。

    阵箭雨下来,躲在壕沟里的士兵有不少都箭躺在地上,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王列手握着长矛却没有点办法,为了挖壕沟,士兵都是轻装出城,除了些长矛,没有其他的抵御兵器了,连块盾牌都没有,有些人只好临时扛着木板抵抗,要是彭越的兵来的再晚些就好了,到那时王列带人把壕沟挖的够深了,也就不担心骑兵的箭雨了。

    王列暗骂声说道:“都给我把头埋低了!身体贴紧壕沟!”

    这时彭越注意到,从南边冲出了个骑兵。

    彭越只看眼就愣住了,确实是个人啊。

    个人要冲击五百人的骑兵,这家伙在想什么呢。

    于是彭越手战刀挥,从骑兵,很快就分出了二十人扑向单骑而来的王灿。

    面对着气势汹汹的二十人,王灿大喝声:“来的好!”

    随即便撘弓射箭。

    下刻,只听见噔!的声脆响,二十人的骑兵队,就有人箭飞出砸在了地上。

    骑兵队的队长暗叫声好快的箭!

    随后剩余的十九人纷纷撘弓引箭射向王灿。

    这十九人配合的很好,并不是同时将箭都射出去的,而是六人为队分批射箭,这样来,王灿只能忙着挥将飞来的箭矢给格挡开来。

    很快双方距离不过五十步之遥了。

    这是个转瞬便至的距离。

    骑兵等人也收弓提起长枪,齐声大喝声:“杀!”

    而王灿微微低头,将脸庞藏在了月光之下,同时他倒拖方天画戟,头冲向骑兵队。

    当时双方接触的那刻,王灿猛然抬头,股滔天的杀意顿时如同天水银河般肆无忌惮的倾泻而出。

    王灿对着冲来的五人,就是戟横切斩出。

    霸道无双的戟斩过,除了间的骑兵小校队长,其余的人都是胸甲裂开带着喷洒而出的鲜血纷纷向后飞而去。

    当王灿跟骑兵小校错身而过的时候,王灿不由的多看了他眼,能挡下自己如此杀意浓烈的击,这个骑兵小校起码比起潘凤穆顺之流要强了。

    紧接着,王灿将长戟横在胸口挡下了之后骑兵的进攻,而后他挥戟斩出,将其名骑兵战马的前腿给斩断了,那个倒霉的家伙就头扎在了地方摔断了脖子。

    当双方第次交锋之后,都在相距五十步的地方,纷纷勒马回头,小校看向王灿的眼神也开始凝重了起来。

    才次交锋,二十人对上个人,自己这边反而死了七个,而对方却豪发无损,让小校身旁的骑兵都感到了恐惧。

    其个人凑到了小校身边说道:“霍校尉,不如我们让彭将军再派两队人马过来吧,这个人似乎很不好对付啊。”

    小校沉声说道:“我们身为汉军骑兵精锐,如果连这人都杀不了,传到军营岂不是会被他人耻笑,这个人武艺非凡,肯定是王灿的手下大将,杀了他,彭将军定然会重重有赏的。”

    黄金和战功在定程度上,诱惑这汉骑兵压制住了心里对于王灿的恐惧,他们纷纷深吸口气,开始重整旗鼓起来。

    这时,只见小校长枪挥,便马当先的朝着王灿冲了过去。

    而其他人则四散开来,从两翼朝着王灿包夹过去了。

    小校和王灿再次交手次,这次小校双手紧握着长枪不住的颤抖着。

    王灿手里的方天画戟就有两百斤,王灿持戟双手砸下,起码有千斤的力道,就算小校可以扛得住,他胯下的那匹战马估计也抗不了多久了。

    不过在王灿掉转马头准备跟小校再拼上次的时候,他发现四周围上来的骑兵都纷纷的拿出了副弓弩。

    那副弓弩十分的小巧,最宽的地方也不到两尺,弓弩上有着副很大的机匣,再配上那独特的装填扳机。

    王灿下子就认出了那是诸葛连弩!

    诸葛连弩在冷兵器时代,就想到于是*般的存在,虽然这种武器射程不远,但是在二十米的范围能依然能保持着稳定的精度以及很高的致命性。

    不过现在这玩意应该不叫诸葛连弩了,毕竟诸葛亮都被王灿给弄死了,现在应该叫汉弩或者别的名字,王灿也没有想到刘邦手下的能人异士还能折腾出这么个玩意来。

    只见十二名骑马在王灿十米外的地方站开,不断的扣动着手的扳机,发射弩箭。

    时间由弩箭组成的箭雨纷纷打在了王灿的身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王灿的铠甲是用蕴含着灵气的特殊矿石所打造的,寻常的兵器跟本破不开铠甲的防御,除非用上床弩这种轻型的攻城设备进行正面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