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5章 战前准备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此时太阳也已经挂在西头了,郭嘉看着如血的残阳说道:“陛下,目前来看确实是弃城为上策,不过陛下应该不想撤吧。”

    王灿说道:“那是自然,我这次来就是要收复失地的,刚拿下了天水城,你就让我跑,如果等以后刘邦在西凉站稳的阵脚,那仗可就是真的难打了。”

    郭嘉说道:“可是现在策出城而战也以无法施行,英布如果真如同陛下说的那般用兵如神,岂会不防我们夜间袭营呢。”

    王灿说道:“既然短时间的情况都已成定局了,那我们就先守吧,守的时间越长,事情的转机也就越大。”

    说完王灿就开始巡视起的城楼,王灿带来的两千兵马已经全部布防在了宽约丈多的城墙上,正在修复着些老旧的地方。

    对于天水城城墙,王灿确实十分的不满意,不少地方仅仅两丈高,有些地方连城栏都没有,武功厉害的人,徒手就可以攀爬了。

    而在城墙外面,天水城的东部王列正带着队人马挖着壕沟。

    其个副将说道:“王将军,你说那蜀国的国君没事让我们挖那么多的壕沟干嘛呀,汉又没有马。”

    王列喝了口水说道:“少废话,让你挖就赶紧啊挖,天亮前必须给我挖出十道壕沟来。”

    王列边指挥着手下做事,边好奇的看向南边,只见在那有几名士兵,每隔上段距离就要摆上几块石头总共摆了五道过去,这个王列却是看不懂了。

    王列心想:也许这是司隶人打仗的习惯讨个好彩头也说不定吧。

    王灿跟着郭嘉来到天水城南面城城墙。

    天水城西面有山岭,北面则些麦田和几条引水用的水渠,唯有东面和南面地势平坦,可以让大规模的布兵。

    南面城墙长约将近里多,是最为容易受到攻击的地方。

    王灿说道:“奉孝,我们床弩可只有副,那你得小心点用啊。”

    郭嘉说道:“陛下请放心,微臣会妥善使用的,此外典韦将军的监制的两副投石器也快做好了,不过简陋了些,并不能跟我们往常使用的相其并论,最多也就打到二百米左右。”

    王灿让人在城外每隔五十米便布下了堆石头用做定位,连布五道就是二百五十米了。

    王灿将城防图收到怀里说道:“有总比没得强呀,郭嘉你先帮我看着,让他们加快速度,那几个平台越快做出来越好!。”

    华灯出上,当王灿回到了大院里,此时于吉告诉他,姜维醒了。

    王灿走进了姜维的病房。

    看到王灿今天,姜维说道:“今天我昏迷之后的事情,我听我的家将都跟我说了,不管怎么说道,还是要谢谢你,救了我命。”

    王灿说道:“你也还真别急着谢我,等这仗打完了,再谢也不迟。”

    “现在外面什么情况。”

    “我的军队两千人已经入城加固城防了,明日刘邦手下大将英布就会率军万多人攻城。”

    听到英布的名号,姜维眼睛闪过了丝担忧。

    “真的是英布吗?传闻此人用兵不在韩信之下,他杀的人可不比韩信少多少。”

    王灿说道:“看来你兵书也没少读嘛。”

    姜维说道:“他可是大汉的开国功臣,在刘邦的武将排得上前三,我又岂会不知,而且此人以多打少可从未输过啊,如今你们率军贸然进城根本就是成了瓮之鳖!没有我的号令,你以为你真能指挥得了天水城的军马吗?”

    顿了顿姜维说道:“我如果是你,就会让你两千军马原地待命,等到汉军跟天水城激战正堪的时候,再从背后杀出,杀他个搓手不及。”

    王灿说道:“晚了,刘邦的人认出我来了,而且为了控制天水城的军队,我早就告诉天水城的所有,包括哪些阿猫阿狗,就说天水城现在已经归我蜀国所管了,你的兵马也都并入我的指挥之,至于你那三千人到底听不听我的,其实很简单,只要你继续装昏迷,我就能调动你那军队。”

    之前校场的事情之后,天水城的兵马更像是在被城主遇袭,以及刘邦羞辱城百姓的仇恨所吸引着被王灿指挥,只要姜维假装不醒,王灿想控制住这批军马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听完王灿的话之后,姜维沉思了会说道:“反正我现在上战场作用也不大,你能做到就放手去做吧,我会让我的家臣完全听从你的调令,毕竟他们的家眷都在我妻子那里。”

    提到了王异,王灿好奇的说了句:“话说你跟王异结为夫妻,你到底入赘没有,现在天下大变人家虽然三十但也不会老的对吧,我只是很好奇,你看上人家哪了,毕竟差着十岁呢,难道……你有恋母情结.。”

    “……”姜维还没听完王灿的话,便开始握紧拳头,并且目光游离的去找着自己的镔铁枪到底放哪了。

    察觉到姜维的杀意,王灿继续说道:“好了,你还是休息吧,这个事,咱们以后再聊啊,我先去帮你守城了,等守好了我也给你讲讲我是怎么追到我那几个小老婆的。”

    说完王灿就拍拍屁股溜了出去。

    过了会姜维深吸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人还是真是奇怪,明明贵为国之君,可是连护卫都没跟在身边,明明身上没有散发丝的威严,看着他就想看着个平常的公子哥般,但是却又会在心头隐隐涌出种臣服的冲动,真是个恐怖的人。”

    姜维习武时间不长,主要是他天赋好,并没有太好的师傅教他,其实姜维心之所以会产生臣服的感觉,更多的原因是因为他与王灿在武道境界上的差异已经十分的大了。

    在天水城南边三十里外的林子里,此时座巨大的营地伫立在片林子之。

    英布,这位在数百年前便替刘邦开疆扩土的功臣,有着个习惯,就是每到地立营,他都会自己亲自驻起议事大帐的沙盘,将方圆百里内所有可能供兵马行进的路线都列出来。

    这样在战场上的每道山谷河流都介在他的掌控之了。

    此时英布在给沙盘上天水城东部的空地上加上几道沟痕。

    英布身披着带有当年秦军色彩的黑色战甲,已经饱经风沙的脸上透着使人莫名胆寒的威严。

    他端详沙盘说道:“将近十道壕沟,他之前有派精兵侦查过我们的情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