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3章 控制天水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于是王灿转头从已经半昏迷了的姜维手里拿过了杆长枪,说道:“出来时没带兵器,先借你的给我用用。”

    只见王灿手握长枪就朝着四散奔逃的刺客投掷了出去,以王灿如今的臂力,柄约五十斤重的镔铁枪都可以被扔出三百余米的距离。

    被王灿扔出去的长枪带着破风之声连续洞穿了三名刺客的身体,最后扎在了邱刀的大腿上。

    只听见邱刀声嗷嚎,他便躺在了地上动弹不得了。

    在阁楼上密切关注事情发展的曹参和陈平不由的深吸了口凉气,王灿掷之力竟然如此恐怖。

    这时陈平注意到王灿的目光似乎望向他们,连忙暗叫了声不好,便关上了门窗。

    王灿看向远处的阁楼,武艺精进之后的他对于周围的许多事物都十分敏锐,看到远处的阁楼门被关上了,王灿便转头对典韦说道:“你带上人,将那个楼围住,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线索。”

    典韦领命就走了,王灿转头看向姜维,此时的姜维已经完全昏迷过去了,而王灿则侍奉在旁看着郭嘉为姜维检查伤情。

    只见郭嘉仔细看了看姜维伤口的情况说道:“是剧毒,不过他用内力将大部分的毒液都集在了腹部附近,如果于吉在的话,问题倒是不大。”

    此时于吉正在天水城外的军营里。

    王列连忙走到王灿身前,抱拳说道:“还请先生救救我家家主姓名,王家定会没齿难忘的。”

    王灿说道:“你觉得救下你家家主对我有何好处呢,前几天,姜维才把我派来天水城的军队给打跑了。”

    王列也不是傻子,听这话,他不由的将手伸向了腰间的刀柄。

    王列脸紧张的说道:“你是蜀国的人?刚才的刺客跟你又有何关系。”

    王灿无视王列的举动,以王列这种级别的人物即使是十个同时拔刀砍来,王灿依旧可以游刃有余的接下,王灿说道:“我也不怕讲给你听,我就是蜀国国君王灿,原本我来天水就是想看看姜维到底有几分能耐,没有想到刚见面就成为了这个样子,确实有点可惜了。”

    王灿接着说道:“我要是想杀姜维,现在动手,或者刚才动手,你们都不可能拦得住我!不过我敬重姜维也算是个人才,我王灿也不愿做这样下三滥的事情。”

    顿了顿王灿继续说道:“姜维被刺,明显是早有预谋的事情,如果我估计没错,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大军兵临城下了,眼下你这天水城还有可以指挥全城御敌之人吗?”

    听完王灿的话王列犹豫了起来,随后他说道:“这西凉,匈奴被你们蜀国给灭了,除了你们蜀军,哪里还会大军兵临城下啊。”

    王列到底也只不过是个愚忠于王家的家臣,战略眼光自然是不能给王灿郭嘉等人相比的了。

    郭嘉这时说道:“不知王将军可有驻守在岐山方向的军队,他们多久没有跟天水城联系了。”

    天水城往西南方向便是岐山,姜维也确实派了百人的军队去那建立哨所,不过距离每月的汇报时间已经过去三天,岐山方向的人依旧没有回应。

    王列说道:“是汉蜀刘邦?”

    王灿点了点头,说道:“王将军,眼下天水城城主姜维昏迷不醒生命垂危,唯我军于吉可以医治,王将军作为姜城主的副官,当早做决定才是。”

    王灿的番话也算是半推半威胁的将王列逼到决断的地步。

    王列看了眼昏迷的姜维,以及身材高大,在无形之便散发着君王威压的王灿,咬了咬牙说道:“算了只要能救活家主,天水城三千将士可完全听命于您指挥,直至家主醒来为止。”

    王灿拍了拍王列的肩膀说道:“你放心,有于吉在,姜维很快就会醒的。”

    随后王灿让赶来的天水城的军士将邱刀以及些重伤的刺客全部都抓了起来。

    此外,王灿还走到了面摊前面,看着昏迷不醒的女刺客,说道:“把她看好了,别让她自尽,这个女孩,还有用。”

    驻守在天水城外的二千两百人的蜀军很快就进入了天水城,其部分静骑被曹纯带领往西而去了。

    在天水城的座大院里,这里是姜维的住所,也是天水城众将议事的地方。

    如今在大厅上除了王灿郭嘉典韦等人,王家那边还坐着以王列为首的三名武将,开始这些人都不怎么服王灿统军,不过在郭嘉暗软硬兼施,并许以高官厚禄之后,这些人也就老老实实的坐下来了。

    这点看得王灿是直摇头,等占领天水城之后,这些人是绝对不能用的了。

    王灿看着天水城的城防图说道:“典韦,那阁楼查出结果了吗?”

    典韦抓着后脑勺的头发,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个……人是让他们跑了,不过我们找到了密道,密道的出口还在城里。”

    此外,典韦还将阁楼里搜到的些东西交给了,例如陈平等人来不及带走,刻印这汉蜀样式的佩剑。

    这时王灿看向王列,王列连忙说道:“家主遇刺了之后,天水城的三座城门都封起来了,相信刺客依旧在城。”

    王灿说道:“也不要全封起来打开其道城门,许出不许进。”

    王列说道:“这是为何,如果是这样那城里的人不就跑光了,到时候军心必乱。”

    天水城的军士不少人的家眷都在城,如果按王灿只出不进的做法,不少军士肯定会趁乱让自己的家眷离开,尤其是那些层军官,等战事来,他们就可以暗地投降,战事过去之后,再接回家眷就行了,这样子军心哪里还能稳定。

    王灿说道:“如果不放人出去,王将军,你觉得眼下天水城里还有多少商队留在城呢,还有商队护卫是持刀带枪的呢。”

    顿了顿,王灿继续说道:“放这群人出去,来城的非军队的战力就少了,我们也可是更容易的找出刺客的所在,二来,商队逐利,你们将商队留在了城,就是断了他们的财路,况且刘邦从汉翻山越岭赶来,不会到西凉人生地不熟的就是直接屠城杀人吧,这让西凉百姓怎么看他们。”

    “所以我就是要让那些基本没有什么战力的护卫尽快都出城,免得他们被有心人利用,在战事起来的时候,从背后给我们刀子。”

    王列担忧的说道:“如果是这样,那些军士的家眷都在城,如果家眷都出城了,这些士兵哪里还有心思守城。”

    王灿说道:“这个就是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随后王灿回头对郭嘉说道:“人弄的怎么样了?”

    郭嘉说道:“放心吧将军,都已经安排妥当了,说实在的,将个这么弱小的女孩子弄成那样,确实有些于心不忍啊。”

    王灿笑着说道:“知道你郭嘉留恋风月是个多情种子,但是现在刘邦的大军很可能下午就到了,我们还是想着怎么把命留下吧。”

    不多时在天水城军营的校场上,天水城的三千多军士在列队整齐的等待训话。

    只见王灿和郭嘉,王列等人都走到了台上,看着台下的众人,王灿说道:“好了废话,我也不多说了,我叫王灿,是蜀国的国君,对就是前段时间生擒冒顿单于,招降了五万匈奴人的王灿,虽然天水城离陈仓县是有点远,但是你们多少也知道些了吧,毕竟大伙这年可没少给匈奴人欺负吧。”

    听完王灿的话,校场之上顿时切切私语了起来。

    王灿继续说道:“明人不说暗话,我这次来天水城,就是想拿下这里,以此为据点抵御西域诸国的,不过开始我派来的人就被姜维打跑了,但是我王灿也不计前嫌,亲自来找你们城主谈,姜维也表示出了对于我蜀国的归顺之意,毕竟与冒顿单于的仗,姜维知道的肯定要比你们这些寻常军士要清楚。”

    反正姜维现在昏迷不醒,他的重要将领也都在暂时的听命于王灿,王灿随口讲上几句大话也没什么。

    王灿接着说道:“不过就在我与姜维将军洽谈甚欢的时候,却被伙人给搅局了,不仅如此他们还企图刺伤姜维,导致姜维将军至今昏迷不醒!如今我们已经擒拿住了匪首,你们说,当杀不杀?”

    “杀!肯定要杀了他!”

    “敢来我们天水城作威作福,就别想活着回去了!”

    “定要杀!”

    姜维平时待天水城的将士都不薄,而且年轻有为勇冠三军,军的大部分人都十分的敬佩他,如果姜维被刺昏迷,天水城的将士自然是激愤不已。

    王灿嘴角不由的挂起了丝奸笑,要的就是这股气势。

    于是打铁要趁热,很快被五花大绑的邱刀就被典韦给提了上来。

    王灿又说了许多邱刀在刺杀姜维时,说出的闲言秽语,就连女孩用毒的卑鄙伎俩也都嫁祸到邱刀身上了。

    不少在台下的军士看着台上那脸惶恐的邱刀,眼睛都开始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