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1章 街头行刺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但是进入天水城之后,王灿却发现,天水城明显没有那么多战时紧张的样子。

    时不时的王灿还能看到些西域的商人带着马队穿行在街道上,街上人们的气色都挺不错,没有乞丐蹲在街角。

    王灿在来时的路上也多少了解到了,由于匈奴人的破坏,许多商人都将交易的地点改到了天水城来,而原本天水城也是由蜀军的人在驻防的,但是天下大变之后,来了队骑兵将天水城的军队给赶跑了,并且在之后他们还挡下了多次匈奴人的进攻。

    于是天水城的人也开始信服于这支军队的统治,而王灿也花了点小钱在天水城的个酒楼里点了桌好菜就将天水城的情况给问了出来。

    麒麟儿姜维,这位曾经的汉蜀定梁柱,不过现在是给西凉王家效力了。

    西凉王家,王灿也多少知道些,曾经因为跟马腾的矛盾,而险些被灭族的存在,之后王灿击败了马腾之后,也派人去请王家人来主持西凉局面,但是没有请到,没有想到趁着天下混乱的机会,王家人倒是自己跑出来了。

    想到这,王灿反而是有些郁闷,都是本家人又何必要为难自己呢。

    目前王家的家主是由个女子来担任的,名叫王异,马腾对王家进行了打压,在王异这代也只剩下来了王异自己,不过王异也是个有谋略的女子,她不仅在数年间利用马腾的溃败而重新崛起,还搞好了羌族人跟自己的关系,也收服了部分马腾的武将,例如占领武威的程银就是王家麾下的家将了。

    此外她还跟姜维结为了夫妻。

    听到这个消息,王灿的脸上不由的抽了抽,要知道,如今王异跟姜维可是相差十岁,这嫩草吃的,不仅找到了员虎将,还到了个小鲜肉呢。

    给了店小二锭碎银之后,王灿就让他出去了。

    此时房间里只剩下了,王灿典韦郭嘉曹纯四人以及几名护卫。

    典韦啃着鸡腿,大大咧咧的说道:“我原本还以为天水城里会有什么能人呢,原来也不过是个靠老女人上位的小白脸罢了,我看呀,估计是十有九是曹休这小子怕自己输了太丢人了,才夸大那人的武艺的,时不时啊曹纯,那小子回来的路上肯定给了你不说好处吧。”

    曹纯惶恐的说道:“大人,末将当日在陈仓县衙说的话绝无半点虚言呀。”

    王灿摆摆手说道:“好了典韦,你也别这么吓唬人家,这姜维在西凉还年轻,没有名气也是正常的,但是你也就因此小瞧了人家,你忘了,当初你也不是没有名气,靠着也是身蛮力,扛着帅旗走过大营,才得到我们的注意的。”

    王灿喝了口酒说道:“可别脱离了人民群众了哦。”

    典韦继续说道:“知道了!知道了!陛下,你也别老说这些稀奇古怪的话了,怪吓人的说。”

    这时酒楼下面突然喧闹了起来,王灿起身望去。

    只见楼下,个大约百人的商队正停在酒楼前面,而拦住他们的人却是对小孩。

    看情况,似乎是商队的马车将人给撞倒了。

    王灿看到,从商队走出了位脸上有刀疤的大汉,他走到了两个小孩的面前说道:“哪里跑出来的小乞丐,竟敢挡住大爷我的发财路,赶紧给我滚开!”

    说着他便从怀里拿出了几块碎银,扔在了地上。

    那对小孩是男女,女孩年纪较大,大约十三四岁这样,而男孩不过七岁左右。

    此时女孩躺在地上,双目紧闭已经昏迷不醒了,而男孩则对着刀疤脸怒目而视。

    他捡起了地上的碎银就朝着刀疤脸上扔去。

    “谁要你们的臭钱啊!你们都是坏人撞晕我姐姐!”

    刀疤脸明显是在刀口舔血的主,被小男孩这么激,顿时在脸上就多了几分杀意。

    刀疤脸说道:“没想到小小年纪还是个不怕死的主,大爷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厉害呢。”

    说完刀疤脸便脚踹了上去,只见那骨瘦如柴的小孩下子就被踢了出去,飞到了躺在地上昏迷不行的女孩身边。

    看到这幕,典韦顿时满脸的怒意,他对王灿说道:“陛下,这厮简直是猪狗不如,俺在战场上杀敌无数,却又何曾对幼童下过手,陛下,您就下令吧,我现在就下去把他撕了!”

    王灿拍了拍肩膀说道:“别急典韦,这事估计有蹊跷,我们再看看就是了。”

    王灿虽然也将刚才的那幕尽收眼底,但他并不会像典韦那样的意气用事,相反他反而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首先刀疤脸身后虽然是个商队,但是他们无论是护卫或者商人都带着若有如无的杀气,而且队形很严整,除了刀疤脸外,其他人都在不经意的移动,占据了酒楼外的各个路口。

    正当王灿还要再想的时候,阵急促的马蹄声打乱了王灿是思绪。

    “何人在此闹事!”

    声轻喝,虽声音的主人略显稚嫩,但是却夹带着浑厚的功力,非内力炼气级的人所发布出来的。

    只见十几名骑兵飞驰而来,所过之处人群纷纷避让。

    当那十几名骑兵勒紧缰绳之后,王灿看到,为首的少年将军就是曹纯所说的身披白袍,穿着烂银铠甲的白袍将军。

    看到骑兵站定,刀疤脸不屑顾的说道:“我还以为是谁有那么大的排场呢,原来是个倒插门的呀。”

    白袍将军的手下听顿时就不乐意了。

    只见他身边的部下大声呵斥道:“邱刀,你这几天长本事了啊,居然敢侮辱我家家主。”

    刀疤脸说道:“什么时候这个倒插门的还成你家家主了?王列,你家现在改姓姜了么?还是你改姓姜了。”

    顿了顿刀疤脸继续说道:“不是我说你啊,姜维,你这身武艺确实了得,可你却偏偏要娶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难道说她床第之术还要略胜你马上枪法不成。”

    说完刀疤脸便大笑起来,他身后的商队护卫也在附和着。

    而白袍将军姜维,此时脸上也已经涌上了层浓浓的杀意,姜维大喝声说道:“邱刀,当初你被锦马超枪划破了相,你真当我输过锦马超几分么!”

    话音未落,姜维便提缰绳冲向了邱刀。

    看到姜维冲杀而来,早有准备的邱刀,边左手握住刀柄,边挥手将躺在地上昏迷不行的小女孩给抓了起来,朝着姜维扔了过去吗、

    “姜维!你还真以为我怕你这个倒插门的不成!”

    随后他拔出柄长刀也冲了上来。

    看到邱刀居然用上如此下流的手段,姜维眉头皱,随即他长枪挑将女孩接住抱在了怀。

    这停顿,姜维攻势便散了,只能枪尖沉挡下了邱刀斩向马腿的击。

    这时王列大喊声:“家主不好有埋伏!”

    可是发现已经迟了。只见从不同的路口纷纷站出来的几名面带杀气的路人。

    他们的手都有握着长长的套绳。

    在王灿旁的郭嘉说道:“看来这伙人早有准备,不如我们趁乱将他们都做掉了,到时候出城,天水城必然大乱,我军可轻松将其拿下。”

    王灿摇摇头说道:“天水城事小,而这姜维,我打算要了。”

    王灿对于这个汉蜀后期的顶梁柱还是十分有印象的,师承诸葛,枪学赵云,在拜师赵云之前,就已经能和他拼上百回而不败了。

    对于将姜维收入麾下,个小小的天水,还真的算不上什么。

    此时街道上的人群也因为突如其来的战斗而四散而逃了。

    商队的人控制住了各个路口,王灿看了看人群起码有近百人之多。

    王灿看向姜维说道:“我们先静观其变,典韦,你先去将酒楼里封锁的人给解决了。”

    典韦点头便退下了。

    而此时姜维的情况并没有那么的乐观。

    数十条套索将姜维的部下给拉到了马下,之后那群人便乱刀将其给斩杀。

    做为重要人物的姜维,自然是被重点照顾的了,不过姜维怀抱着昏迷的女孩,手长枪挥,就将套向他的套索给全部兜住了。

    姜维沉声喝!

    “都给我滚!”

    只见负责抓着套索的那十几名刺客顿就扑倒在了地上,这是姜维奋力扯长枪的力量。

    王列将套住自己的套索斩断了之后,就冲到了姜维的身边说道:“家主,我们快从北边撤出,会守城的军士就会赶到了。”

    姜维点了点头,长枪挥,将扑上来的邱刀给逼退了之后,便开始朝着北边突围。

    这时姜维觉得腹部痛,低头就看见自己的腹部插着柄匕首。

    而那个原本昏迷着的少女此时正对着姜维阴沉的笑着。

    电光火石之间,姜维快速做出的反应,他下掐住了少女的后颈,让她不能动弹,同时用力扬,将少女给扔了出去,砸在了远处的面摊上,砸的是木屑横飞,之后少女就躺在那动不动了。

    不过这耽误,邱刀就扑了上来了。

    只见邱刀扬刀斩,就将姜维坐骑的前腿都给斩断了,之后又有数跟长矛刺了坐骑的屁股。

    姜维那匹良驹发出了声悲戚的长鸣之后,就扑倒在了地上,而姜维也被掀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