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0章 白袍将军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当王灿来到议事账之后,军的各员大将早已在账候着了。

    武将方面有,徐晃,赵云,黄忠,周泰,甘宁,曹纯,乐进等人。

    臣方面则是,郭嘉,徐庶,荀攸。

    其曹操作为参军坐在王灿身旁,典韦为护卫侍立在王灿身后。

    经过了昨夜的狂欢之后,这群蜀国的顶梁柱又再次聚在起,开始为王灿商议蜀军下步的计划。

    赵云率先说道:“陛下,如今西凉战事刚平定,西域等国混乱,臣建议由曹休将军率军两千直扑甘州,占领河西咽喉天水,保证西凉后方,同时由乐进将军领军占领武威,以监视草原方面的动向。”

    王灿听完赵云的话语便暗加思索了起来。

    如今冒顿单于已经被击败了他的手下数万匈奴以及族人尚需要化整为零散步在西凉各地慢慢同化,所以收复西凉依然需要依靠蜀国军队才行。

    郭嘉站了出来说道:“陛下,臣认为赵云的安排有不妥之处。”

    王灿说道:“哦?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你说出来我听听。”

    王灿就是希望看到这样众臣讨论的场景,即能让众臣倾尽才能为自己排忧解难,又可以达到定制衡的效果。

    郭嘉并没有直接回答赵云的问题,而是说道:“赵将军不知,如今陈仓还剩多少军马。”

    作为军统帅,赵云对自己的军队自然是了如指掌,赵云说道:“如今陈仓可战之兵有三千六百九十人,其骑兵三百,弓弩手千二百人。”

    陈仓原本有军万五千人,赵云驻防陈仓年的时间,为了顶住冒顿单于以及刘邦的压力,不惜死守,即使赵云武艺通神也避免不了普通军士的伤亡,战死的大多数将士,多是由赵云带了三年以上的精兵,这年下来,赵云的底子可算是给打没了。

    王灿听完沉声说道:“子龙,你可要好好统计阵亡将士的情况,之后我会让荀攸主持祭奠的。”

    赵云单膝跪地说道:“臣代表死去的万两千余名将士谢过陛下圣恩。”

    王灿摆了摆手,说道:“郭嘉,你继续说下去。”

    郭嘉说道:“如今陛下麾下从长安带过来的军士除去战损应该只有千余人了,这部分要看守匈奴,曹休和乐进将军又要各带两千人马攻占天水武威,如今留在陈仓城的人马只有千人了,若是刘邦大军来袭,怕是难以抵抗了。

    郭嘉的话说完,军众人也介沉默不语,如今刘邦占领蜀将近年的时间,若是运作得当,拉起只十万大军的人马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而且刘邦有萧何韩信等人辅佐,自然不会做出像刘备当初先攻汉,再战江陵的做法,他们肯定会先解决王灿等人,毕竟王灿等人刚跟匈奴打完架,军肯定有不少的损伤。

    而且自古关之地都是成王之地,当初刘邦,嬴政都是先以此处为根基,才统天下的。

    王灿思索了下说道:“此事,我自有定夺,徐将军,如今匈奴战俘里,你觉得能挑选出多少人马练成精兵呢。”

    徐晃思索了下说道:“大约五千人,若进步压缩匈奴人在西凉开垦土地的劳动力的话,可以提升至千人左右,再多的话,匈奴人的怨气就大了。”

    王灿摆了摆手说道:“那就五千人吧,徐将军练兵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必须要将只精兵给我练出来。”

    徐晃单膝跪地说道:“陛下放心,两个月的时间末将便可为蜀军练出支虎狼之师来。”

    匈奴人几乎人可皆兵,所以他们的单兵作战能力要优于蜀军,但是他们桀骜不驯的性格却又是大难题,不过这个难题在昨天也早已被王灿给解决了。

    从冒顿口说出王灿就是昆仑神化身的那刻,王灿便成为了匈奴人的精神支柱了。

    接下来王灿便安排赵云统军六千人,先前往陈仓县西南方的当阳关驻防,时刻监视汉刘邦的举动。

    之后都是些小事,王灿便交给荀攸等人自行处理了,而自己重新回到了军大帐去。

    此时貂蝉等人也已经起来洗漱完毕,在营聊天。

    王灿说道:“过了午,你们就回长安去吧,眼下西凉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我还脱不开身。”

    貂蝉等人也不坚持,只是依偎在王灿的胸口说道:“可是诺是妾身等人回去了,谁又能来侍奉陛下呢,不如让小乔留下来,替陛下暖个床也好啊。”

    王灿苦笑声说道:“还是算了吧,西凉风沙大,你们要是那个出了点什么事情,我可是心疼的不得了的。”

    见王灿坚持,貂蝉等人也便不再说什么了。

    时间过得很快,貂蝉等人也被精锐蜀军护送回了长安,而王灿也在昨天完成了对阵亡将士的祭奠。

    这天早,陈仓城前就出现了队风尘仆仆的军马。

    “快快开城门,我有要事找陛下。”

    守城的将士揉着眼睛朝着城下看,却发现了躺在板车上的曹休!

    陈仓县县衙,这里在赵云到来时就被做成了指挥所,而此时王灿,曹操,黄忠,郭嘉等人都坐在公堂里愁眉不展,过了会,个军医走了进来。

    王灿沉声问道:“于吉,曹将军的情况如何了?”

    军医于吉说道:“启禀陛下,曹休将军并没有生命之危,只是曹将军挨的那棒确实厉害,伤到了椎骨,需要在床上养上半年时间,期间不可随意动弹。”

    曹操听完后,也是脸色阴沉的说道:“曹休虽然武艺不算了得,但是怎么会败的如此之惨!曹纯,你说说当时的情况。”

    曹纯是曹休的副将,数天前随着曹休同出征武威的。

    而曹纯和曹休都是曹操的族弟,这次大败而回,让曹操自己也是十分的脸上无光。

    而直跪在堂下的曹纯连忙说道:“启禀陛下,那日我们到了天水城的时候,还没等派出做细去了解城情况,天水城里就杀出了队骑马,为首的是名身着烂银甲身披白袍的青年人,约莫二十出头。”

    曹纯顿了顿便继续说道:“开始,我们还以为是当地的马匪占了天水,便亮出了我们的军旗试图吓退他们,可是那白袍少年确实没有惧意,反而口出狂言侮辱陛下,说陛下不过是靠着半入土的老将打江山的,说陛下……”

    曹纯话说到半,便不再说下去了。

    王灿眼露出了玩味的神情,说到:“继续说,怎么,还指望我像听书似的赏你两钱,你才肯说呀。”

    王灿话说完,大堂上压抑的气氛也顿时轻松了不少,而曹纯也继续说道。

    “他说,若是他单骑来到了陈仓城下,陛下定会亲自出来相迎,为他抬枪提马的。”

    “哼!欺人太甚!”黄忠没等听完,便发出了声怒喝,抬手就将身边的茶几给打成了数块。

    王灿沉吟了番说道:“那接下来呢。”

    曹纯继续说道:“曹休他挺完也是气愤不过,就踢马上前要跟那白袍少年决死战,结果战不过三十回合,就被那白袍少年枪打到了马下,末将见情况不对,连忙让人放箭,然后趁乱救回了曹将军。”

    挺完曹纯的话,王灿开始思索起来。、

    曹休虽然在蜀军武艺不高,但是他擅长马战,手双刃枪法也能跟张辽斗上五十回合,而现在却被个无名小将用更少的回合数给击败了,这反倒引起了王灿的兴趣。

    曹操此时站出来说道:“陛下,我族弟无能,没能拿下天水,孟德愿戴罪立功,再去趟天水城,定能替陛下拿下天水城。”

    曹休的失利,让在坐的曹操最为脸上无光了,尤其是在如今蜀国四面收敌的情况下,每场仗的失利,都是严重的损失。

    王灿说道:“孟德,你也不要太过气氛,我清楚,以你的谋略,拿下天水自然是不成问题的,但是这样又岂能让天水城的人服我们呢,西凉本来异族就多,光用武力可是难以服众的,难道我们还得征过便叛,叛了再征么?”

    不过是徒增伤亡罢了。

    郭嘉轻笑声说道:“陛下怕是有爱才之心了吧。”

    王灿说道:“知我者,奉孝也,奉孝你也随我走上遭吧。”

    随后王灿便开始发布命令,令曹纯重新整军出征天水,曹操留守陈仓城。

    在路上,王灿还得到了乐进的消息,西凉武威城被叫程银的人率着的羌族人给占领了,如今乐进暂时屯兵在武威城十里外的安定城与其对峙。

    王灿心想:原来以为这西凉除了复活的匈奴,其他人都不会是多大的威胁,看来,这西凉地原来还是有些能人的。

    话不多说,三天之后,王灿就这原来的两千人马以及典韦统领的两百禁卫军,军师郭嘉重新来到了天水城外,不过这次,王灿只是带着几个人进入天水城,军队都被安排在了山谷之。

    路过来,王灿看到了许多的城镇被匈奴人糟蹋的不成样子,人丁奚落,房屋破败气的王灿都想让人立刻飞鸽传书回去将冒顿单于吊起来晒他个三天三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