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9章 庆功之夜,月下舞剑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稳定堆战俘的情绪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要容易了许多了。王灿转头就命人将冒顿单于带下去,让最好的医生去给单于治病,单于现在对王灿来讲还是十分的有用的,王灿可不希望这么好使唤的个傀儡就因为伤口过于暴露在风尘,而感染了什么病毒细菌给挂掉了。

    同时王灿还让队精兵去守卫单于,免得些既聪明又愚忠于冒顿的人深夜去将王灿给劫走了。

    解决单于问题后,王灿手下的臣武将又开始忙碌起来了。

    虽然此前双方在战场之上打的是你死我活的,但是现在成王败寇已分,大部分的匈奴都投降了,王灿也特别嘱咐手下的人不要太亏待他们,免得他们寒心,对于这些事情,赵云等人处理起来自然是得心应手的了,毕竟又不是没有这么大规模的抓过战俘,在王灿这些年南征北战的军事历史上,这样的战例自然是多的数不胜数了。

    到了晚上王灿的蜀国大营里燃起了熊熊的火光,这可不是有人袭营或者是匈奴人闹事。

    而是王灿下令在军营之摆起了庆功宴。

    这年来天下大变,蜀国的版图是越变越小,而且处境被动四面楚歌,王灿手下跟随着王灿出生入死的将领更是觉得憋屈不已,尤其是那批被王灿安排留在蜀国的统军人物,其徐晃的心的压抑比起其他人更是要浓烈几分。

    徐晃本身也是将近五十岁的高龄了,在王灿离开扬州的时候,镇守于司录地,之后因为蜀国版图的不断缩小,徐晃也升为了大将军,为三军统帅。

    天下大变,华大地上出现了数不清的人杰将帅,也让徐晃等人疲于应对。

    之后王灿回来了,稍作休整了之后,便出兵西凉,战便攻成,让之前笼罩在蜀国军的阴霾顿时扫而空,在王灿抓住单于之后,已经将近五十岁的徐晃便已抓准战机,率领着自己麾下的三百精骑,马当先的冲进了匈奴的军阵之,替蜀军撕开了道突破口。

    所以当晚王灿个赏的就是徐晃,将近十坛价值连城的百年花雕赏给了徐晃,并给他儿子个“与国同寿”的男爵之位。

    当王灿说出了“与国同寿”四个字。

    身旁的荀攸连忙说道:“陛下此事怕有不妥吧!徐将军有先锋之功是不错,但是封赏他的儿子个与国同寿的男爵,属下担心军其他将士会有微词啊。”

    所谓的与国同寿就是除非你的后代或者是你要谋朝串位,不然你将永远在蜀国男爵之拥有席之地,直到蜀国的灭亡,徐晃本身已经位及人臣,在封无可封了,于是王灿觉得还不如帮徐晃的子孙后代考虑下,于是远在洛阳负责城防的徐晃之子徐明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捡了个大便宜。

    王灿摆了摆手说道:“无妨无妨,,在我看来徐将军是担得起这军功的,你们大家伙说说徐将军以五十岁之姿三军统帅之位仍然冲锋在前,为我军破军,当属第功,试问除了黄老将军还有谁能做到,当然你们也还没到那岁数是吧。”

    番插科打诨的话语,顿时引起的满堂大笑。

    而在王灿座下的武将也暗暗心想要在之后的战斗用上死力,拼不到像徐将军那样的与国同寿,也要将自己的爵位多提级,这也是为自己的后代积福的事情了。

    庆功宴举行到了后期,王灿突然听到了丝竹之声,王灿不有愣,说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军何来鼓乐之声。”

    蜀国军记严明,出了传令的战鼓和角笛,般的乐器是不会出现在军营里的,更何况王灿还听到的琵琶。

    王灿:难道这帮大老粗还会弹琵琶了,诶?典韦去哪了?

    想到这,王灿脑海不由的浮现出使惯了百二十重斧的典韦抱着琵琶的样子。瞬间鸡皮疙瘩就起来了!

    王灿连忙在脑海想像着,蔡琰平时扶琴的样子,以稳住心神。

    这时坐在臣首座的荀攸有些犹豫的说道:“这个是西妃娘娘安排的,并且严令臣等到最后才能将事情讲与陛下听。”

    西妃娘娘指的便是貂蝉了。

    就在此时,群盛装女子挥舞着长袖便来到的大台央。

    王灿为了准备今晚的庆功宴,特意让工匠筑起了高台,并在高台上架起雄雄篝火烤着几头牛,让军营的大部分人都能感受到胜利的气氛,而此时数十名长袖女子的优美舞姿自然是被数万将士给尽收眼底了。

    舞至半时突然琴瑟之声开始发生了变化,阵急促的战鼓声渐渐想起,不少的将士都下意识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腰间,不过确定都是普通的表演形式的战鼓之声后,气氛也缓和了下来。

    王灿训练出来的之支钢铁之师,即使在戒备如此放松的情况下依然有如此的战力与反应,这让在高台上饮酒的王灿不由的点了点头。

    此时数十名舞女渐渐散开,从走出了个人来,之间她身穿战甲手握长剑,就篝火以及月光的映衬下,缓缓的朝着王灿走去。

    虽然持剑登台,但是在坐的众人都没有上前阻拦,因为他们都是认得那个英姿飒爽的女战士就是王灿宠爱的西妃:貂蝉。

    之见貂蝉走到了王灿身前便缓缓起舞,段飞女剑舞,被貂蝉展现得是淋漓尽致之,完美的刻画勾勒出了名英姿飒爽的女将形象。

    当貂蝉剑舞毕之后,她便单膝跪在了王灿的身前。

    而王灿也缓缓的站了起来,走到了貂蝉的身前,将她轻轻扶起,之后王灿左手持剑,将龙渊剑缓缓的抽出,指向了空那盘圆月。

    当王灿抽出长剑的那刻,在高台上的众位大臣也不约而同的跪拜起来。

    以高台为心,无数的蜀国将士如同浪潮般纷纷跪拜在了他们心战无不胜的君主,王灿的脚下。

    王灿环顾四周,低声沉吟:“王图霸业谈笑,不负人生场醉!我能的如此虎贲之师助我,蜀国何能不兴!”

    徐晃高声大喊:“陛下万岁,蜀国万岁!”

    “陛下万岁,蜀国万岁!”

    就连刚在新营地之安顿好的匈奴人,也不由的朝着王灿所站立的方向虔诚的跪拜,高呼着“伟大的昆仑神啊!请接受您的子民最为虔诚的祝福吧!”

    那夜被蜀国的各位史学者大加书写,被立为了蜀国复兴的开始,同时王灿所持剑站立的地方,事后被立起了块巨大的石像,王灿持剑指天,尽显王者威严,而容貌举世无双的貂蝉也静静的依靠在王灿的右腿旁,被刻画的栩栩如生。

    入夜以深了,在王灿的军大帐,只有王灿跟貂蝉大乔小乔四人。

    论舞艺,小乔跟大乔都是可能跟早已成为大家的貂蝉所媲美,所以当王灿走进军大帐的时候,小乔两人便殷勤的走上前去替王灿宽衣解带。

    王灿轻笑了,在小乔二人的轻呼声将两人抱住说道:“你们不知道我治军甚严吗?不经过我的允许便私自擅长军营,按律当斩的。”

    之见小乔听完,便两眼泪汪汪的说道:“反正妾身早就是陛下的人了,要杀要砍自然是随着你了,大不了下辈子再继续喜欢陛下就好了,哼我要是到了阴曹地府,就要去好好勾画那生死谱,保证投胎都投到陛下身边。”

    王灿听完,嘴角便浮出了丝玩味的微笑。

    王灿说道:“油嘴滑舌的,该打。”

    说完王灿便伸出手朝着蔡雅那丰韵的翘臀拍去,随即小乔就在声轻呼之飞到了那铺满了厚厚被昼的床上。

    看到王灿的动作,虽然知道王灿不会真去伤害那调皮的小乔,但是貂蝉还是连忙走上前搂住王灿的手臂说道:“私闯军营的事情是妾身手策划的,也与两位妹妹无关,她们都是被妾身给怂恿过来的,希望陛下不要为难于她们。”

    王灿轻勾下貂蝉的鼻子,说道:“傻丫头,你们都是我心爱的人,我那里会责罚你们呢,不过这次确实是有些过分了,该好好责罚下了。”

    于是乎王灿便自己退下了身上的战甲。

    王灿的战甲组合的十分严实,般人根本没法卸下,更何况是几个弱女子呢。

    脱下战甲之后,王灿大手挥将两位佳人同时抗在了肩上,貂蝉连声惊呼说道:“陛下,臣妾的军衣还未退下呢!”

    这刻,貂蝉娇羞不已。

    和王灿成婚多年,涉及到羞羞的事情,她还是脸上发烫。

    王灿大咧咧的说道:“没事,你就穿着吧,这可是我对你的惩罚之哦。”

    听完王灿的话,貂蝉吹弹可破的脸蛋顿时绯红起来,而大乔也把头买在了王灿的背上窃笑不已,估计等回到了宫,貂蝉身穿军衣侍寝的事情就会在众位佳人口传开了。

    当第二天到来,王灿便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看着床上熟睡的佳人,王灿轻笑了声,替貂蝉盖好了被子,昨晚王灿可是重点照顾她来着。也恰是如此,导致貂蝉现在都还没醒,直酣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