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8章 昆仑神化身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当即就吩咐道:“来人!”

    名士兵进入,抱拳行礼。

    王灿吩咐道:“立刻传令,将所有俘虏的匈奴人,召集到起,朕有事宣布。”

    “喏!”

    士兵得令,转身就下去传令。

    冒顿躺在下方,表情分外的无奈,作为匈奴的王,他沦为了阶下囚,遭到王灿威胁,还受到王灿的羞辱,这切都让他无比为难。

    内心,是无比焦灼的。

    可是,他都得忍着。

    王灿的目光,落在了冒顿身上,道:“冒顿,如今的你,能站着说话吗?”

    “我,我恐怕很难!”

    冒顿抬起头,看了自己的双腿。如今他的双腿包扎了,但双腿浸满鲜血,且伤势很重。他想要站立着说话,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王灿道:“既如此,朕让你坐在草墩子上说。”

    草墩子,形如凳子般。

    这样的草墩子,足够让冒顿坐着了。

    冒顿闻言,也是道:“谢陛下!”

    虽说大腿受了伤,但他屁股往外挪动点,也能勉强坐下。不管如何,至少不会是躺在地上,也不至于太丢脸。

    王灿站起身,就带着士兵押解着冒顿,径直往陇关内的校场行去。当王灿抵达时,所有的匈奴人已经被押解到了校场内,个个匈奴人脸上,尽是惶恐和不安的神色。

    王灿摆手道:“来人,将冒顿抬上去。”

    士兵得令,便快速将冒顿抬到了台上,又搬来了草墩子,以便于冒顿坐下。

    这刻的冒顿,脸上神情尴尬。

    想他冒顿,也是国的君王,如今却落得个在台上替王灿背书的下场,实在是令人心不甘。

    只是,形势比人强,冒顿别无选择。

    所有匈奴士兵,也看到了冒顿。

    个个疲惫憔悴的匈奴人,眼有疑惑和不解,不清楚冒顿坐在台上要说什么。

    冒顿张了张嘴,想要开口说话,但是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几代的匈奴王者,从未有卑躬屈膝的,如今他确实开了先例,成为王灿的走狗。

    王灿见状,呵斥道:“冒顿,有什么不明白的,亦或是不知道怎么说的,需要朕提醒你吗?亦或者,让朕来宣布你的想法和决定。”

    冒顿听,开口道:“陛下,我能行。”

    他目光扫过所有的匈奴儿郎,便继续说道:“昆仑神的子民们,匈奴的勇士们,我们攻打陈仓县的这战,是大大的错误。这战的失败,不是我们战斗力不足,更不是我们筹谋错误。”

    “本单于昨晚上梦到了昆仑神,他解答了哟所有的疑惑,说了我们之所以战败的缘由。”

    “我们这战失败,是因为蜀国的皇帝,就是昆仑神的化身,这是昆仑神托梦给我的。”

    “这战,我们败的不冤枉。”

    “我们不是败了,只是重新归附昆仑神。”

    冒顿的声音浑厚洪亮,响彻在整个校场,所有的匈奴士兵,都清楚听到了这番话。

    王灿也听到了冒顿的话语,脸上露出抹笑容,他原本以为,冒顿会因此而陷入尴尬困境,毕竟冒顿投降了。没想到,冒顿想到了个如此无赖的想法,假借昆仑神来欺骗匈奴士兵。

    事实上,这种说法瞒不了匈奴的聪明人。

    但大多数聪明人,不会拆除冒顿。

    至于其余不懂的匈奴人,他们都虔诚的信封昆仑神。如今冒顿以昆仑神的名义行事,便能够令大多数的匈奴人信服,也给了匈奴人个台阶下。匈奴人自以为是昆仑神的信徒,是昆仑神庇护的,他们认为自己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是草原上的健儿。

    如今败给了王灿,个个都无比沮丧。

    现在冒顿给了个王灿是昆仑神化身的说法,也让匈奴士兵能借坡下驴,让所有匈奴士兵认为败给了王灿,不是件丢人的事情。

    冒顿环顾所有匈奴人,见没有人站出来反对,便继续道:“事到如今,我们已经在蜀国皇帝的麾下,我们已经在昆仑神的庇护下。”

    “我,已经归顺了昆仑神,归顺了蜀国皇帝。”

    冒顿忽然举起拳头,高声呐喊道:“昆仑神万岁,皇帝陛下万岁。”

    “昆仑神万岁,皇帝陛下万岁。”

    匈奴人群,冒顿的嫡系高声呐喊。

    这些冒顿的嫡系,都清楚冒顿的话,只是个说辞,但他们却没有任何异心。这个时候,既然冒顿都归顺了,他们也就顺势归顺。

    这些人的喊声,虽然洪亮,却稀稀疏疏的。

    但他们呐喊后,便带动了其余人。

    “昆仑神万岁,皇帝陛下万岁!”

    “昆仑神万岁,皇帝陛下万岁!”

    ……

    此起彼伏的喊声,骤然在校场响起。

    无数匈奴人,不断高呼。

    这呐喊声越来越激昂,越来越雄浑。无数的人高呼,声音响彻云霄。在这样的高呼声,所有的匈奴人渐渐认可了王灿是昆仑神化身的说法,更是进行了自我的催眠。

    此刻的冒顿,已然不再呐喊。

    只是,他心却是叹息。

    因为眼下的这情况,已然决定了他没有后路了。匈奴人,是人人信奉昆仑神的。他作为匈奴的大单于,便是昆仑神在人间的代表。他主动表示,王灿就是昆仑神的化身,这就坐实了王灿的身份,意味着这不可能再有变动。

    以后王灿,就成了匈奴的领袖。

    这样精神上的领袖,足以令冒顿举步维艰。

    所以就算是冒顿想要再反悔,也是不可能了。正因为如此,冒顿才会心叹息。他为了活命,为了能生存下来,走了下下之策。

    偏偏,他别无选择。

    王灿听着匈奴人的呐喊,脸上笑容遍布。

    对王灿来说,冒顿的做法,更有有利于他掌控匈奴人,甚至是同化匈奴人。毕竟,王灿是昆仑神的化身。但凡王灿的话语,落入匈奴人的耳,都将成为神谕。

    王灿大步上台,他走到了台上,便挥了挥手。

    士兵见状,抬着冒顿下去。

    冒顿下去后,王灿抬手下压,让所有匈奴士兵都安静下来,然后开口道:“所有的匈奴儿郎,朕王灿,身为昆仑神的化身,有些话要对你们说。”

    说完后,王灿看向旁负责翻译的人。

    翻译官立刻转述王灿的话。

    匈奴人听到王灿的话后,全都噤声,个个安静下来,都不再开口,全都望着王灿。匈奴人对于王灿,许多人不了解,但也有知道王灿实力的,亲眼见到了王灿拿下头曼,击杀无数匈奴儿郎的幕,那令人胆战心惊。

    王灿继续道:“匈奴人在草原上,才西北边陲,是靠着牧羊生活,是过着游牧的日子。你们在草原上,日子虽然自由,但过得并不富庶,并不怎么好。”

    “天上下雪,草原上颗粒无收。”

    “夏日干旱,草原上寸草不生。”

    “草原虽然辽阔,但你们吃盐都很难,更别提穿上绫罗绸缎,船上丝绸锦袍了。你们在草原上的遭遇,朕都清楚。”

    “正因为清楚,朕才特地来解救你们。”

    “你们归顺了朕,重新成为朕的子民,你们将继续生活在凉州。但朕治理凉州,不会让你们风餐露宿,不会让你们衣食缺乏。”

    “跟着朕,你们会衣食无忧。”

    “你们,会过上好日子。”

    王灿言语,有着蛊惑,朗声道:“朕今日再统摄你们,是为了让所有的匈奴人,都过上好日子,让所有信仰昆仑神的子民,都能合家安康,能够长长久久。”

    “昆仑神万岁,皇帝陛下万岁。”

    匈奴兵,又有士兵大喊。

    随着这些匈奴兵的呐喊,气氛又高涨起来,无数的匈奴人大吼着。他们已经是阶下囚,不被杀就已经够好了,没想到,王灿还会给予如此多的优待。

    冒顿闻言,更是暗道王灿厉害。

    张口,就是拉拢匈奴人的手段,在王灿天然有着层昆仑神化身的身份后,王灿继续走亲民路线,更会得到无数匈奴人的拥戴。

    王灿继续说道:“朕刚才所言,只是花了个大饼,谁都能看得到。但是,你们暂时还未必能摸得到。朕保证,你们的将来,都能够享受到这些。但是现在,你们还享受不到。朕现在,能像你们保证的,能给予你们的,是接下来的凉州,会均分土地,保证你们都能有土地,保证你们都能够养家糊口。”

    “愿意从军的,可以留在军。”

    “愿意耕种的,可以退役回家。”

    “想要从事其他事情的,朕也都支持。”

    “总之,朕让你们后顾无忧。”

    王灿再度给予了优待,他借着冒顿的话,大肆的招揽匈奴人。王灿这么做,是为了能够同化匈奴人,让匈奴人成为汉人。

    大汉的化,极具同化性。

    只要匈奴人定居后,慢慢的,就会被同化成为汉人。

    这是王灿很笃定的。

    所以只要匈奴人成为汉人的部分后,成为他的子民后,那么这些匈奴人,最终定会演化成为汉人,成为大汉的份子。

    王灿的话,再度引起匈奴人的欢呼。

    他们是被俘虏的人,到了凉州后,也能得到土地,也能退役从事其他的事情,这样的待遇,是每个匈奴人也希望得到的。

    可以说,王灿通过简单的番话,便得到了匈奴人的拥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