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7章 冒顿的无奈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清晨,朝阳初升。

    陇关内,曹操已经调动所有士兵晨练。军的喝喊声,此起彼伏,不断的响起。军的士兵,个个斗志昂扬,精气神十足。

    至于俘虏的匈奴士兵,全都蔫蔫的。

    成为阶下囚,还不知道会被怎么处置?

    军士兵晨练完毕后,依旧驻扎在陇关,曹操、黄忠、甘宁等人,都在等待王灿的消息。等到日上三竿,陇关外,有骑兵飞马赶来,进入关内,向曹操禀报了王灿即将抵达的消息。

    再有个时辰,王灿的大军会抵达。

    王灿的大军抵达后,曹操就能和王灿汇合,然后攻打凉州。

    曹操安心了,便静静等待。

    曹操安心的等待,但冒顿却难以安心。

    冒顿早上看到了送来的饭菜,却没有胃口。他从昨天晚上就睁眼到天明,整宿都没有睡着。到了上午,也依旧如此。

    整个人很疲倦,但没有睡意。

    脑思绪不断。

    偏偏,又理不出个头绪出来。

    冒顿煎熬的等待,时间点点的流逝,抵近午,王灿和赵云率领的大军抵达,终于在关外停下。大军进入陇关,在关内驻扎下来,王灿进入了军大帐。

    曹操、黄忠、甘宁入内,躬身向王灿行礼。

    曹操作为主帅,他开口道:“陛下,这战俘虏了冒顿,并击溃冒顿麾下的匈奴骑兵。具体的战报,请陛下阅览。”

    说完,曹操呈递上了战报。

    昨夜的战事情况,按理说,曹操昨天夜里就该派人加急送给王灿。但考虑到王灿已经在来的路上,所以曹操扣下了,等王灿抵达了,才给了王灿翻阅。

    王灿快速浏览,看完后也是激动起来。

    这战打得太漂亮了。

    这战的胜利,奠定了凉州战局的抵定。

    王灿继道:“既然活捉了冒顿,那自然要见见这位匈奴的王。来人,将冒顿带上来。”

    “喏!”

    士兵得令,便立刻去拿人。

    时间不长,有士兵抬着冒顿进入。

    昨天的战,冒顿双腿被黄忠射,两条腿都受了伤,已然不能正常站立,只能躺着。他被抬着在担架上,来到了营帐。

    这刻,冒顿宛如俯伏在地上。

    王灿正襟危坐,仿佛居高临下俯瞰冒顿般。

    王灿道:“冒顿,你如今兵败,沦为朕的阶下囚。你,可愿意归顺朕?”

    冒顿是匈奴人的王者,如果冒顿归顺,对于王灿横扫凉州,乃至于王灿掌控凉州的各少数民族,都有极大的好处。当然,王灿清楚冒顿的危险。这样的人留着,稍不留神,就可能生出麻烦。所以王灿即使留下冒顿,允许冒顿投降,也绝不会给冒顿半点自由,不会让冒顿有逃走的机会。

    这是王灿的底线。

    冒顿听到王灿的话后,却是呵呵大笑了起来,道:“王灿,本单于也是匈奴的王,是昆仑神庇护的人。我败了,宁死也不会投降。你杀了我,虽然剿灭了这支匈奴军队。但是,会有更多的匈奴人起来反抗你,让你无法掌控凉州。”

    “你的打算,我很清楚。”

    “你想要用我来掌控凉州,掌控我匈奴的无数儿郎。”

    “我告诉你,这是痴心妄想。”

    “匈奴人的勇士,是天生的健儿,绝不会受任何人威胁,绝不会忍气吞声。你杀了我,会有无数的匈奴人起来报仇。但凡是能为我报仇,能杀了你的人,必然会成为匈奴人的王者。”

    “这战,我匈奴人最终会获胜的。”

    冒顿的声音,更多了悲戚和慷慨。

    他已然决定了,就算是要死,也要慨然赴死,绝不会窝囊的死。

    他死了,可以激起无数匈奴人的仇恨。

    他死了,可以令匈奴人反抗。

    所以,他宁愿死。

    王灿听到冒顿的回答,眼眸眯了起来了,眸子掠过了道冷光。冒顿的回答,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在王灿看来,冒顿既然沦为阶下囚,失去了掌控凉州的机会,极大的可能会投降,没想到冒顿完全不打算投降,竟然要死战到底。

    杀了冒顿,王灿清楚后果。

    不杀冒顿,便可能令冒顿愈发猖狂。

    所以这刻的王灿,反而是有些难办了。王灿心思转动,忽然计上心来,笑道:“冒顿,你宁愿死也不投降,无非是为了世英名,为了成为匈奴人的英雄。”

    “你想成为英雄,朕偏不。”

    “朕要让你成为匈奴人的罪人,让你成为匈奴人唾骂的千古罪人。”

    “朕会以你的名义,勒令匈奴人投降。”

    “但凡是不投降的人,朕仍然以你的名义屠戮他们。但凡是针对匈奴人的事情,朕都会安排人打着你的名义去做,让你成为匈奴的罪人。”

    王灿眼,掠过冷色。

    对付个冒顿,他不认为是什么难事。

    如果连冒顿都收拾不了,就更别说王灿要恢复天下统,要横扫康熙、李世民等人了。要对付这些人,没有点手段,那是不行的。

    冒顿听到王灿的话,脸色有些不自然。

    他的眼神,尽是怒火。

    他的心,满是不甘。

    王灿太过分了。

    王灿这样做,完全是小人行径。

    冒顿心思转动,很快就想明白了,说道:“王灿,你要打着我的名义行事,那是没用的。只要我不出面,我不亲自说话,就算是你打着我的旗号做事,匈奴人不会相信的。你想要栽赃我,那是不可能的。”

    “哈哈哈……”

    王灿闻言,却是大笑了起来。

    冒顿问道:“你笑什么?”

    王灿道:“我笑的是,你把匈奴人看得太聪明了。当然,匈奴人当,也不乏智者,也不缺少能洞悉局势的人。”

    “朕的安排,有人能看透。”

    “但是,这都是少数。”

    “绝大多数的匈奴人,都是盲从的。只要上面怎么宣传贯彻,下面的匈奴人自会相信。大多数底层的匈奴人相信了,那么这件事就是事实。就算少数人知道内情况,也不可能出面辟谣的。冒顿,你的想法太天真了。”

    王灿继续说道:“除此外,朕还会收拢批匈奴人的权贵,让他们替朕摇旗呐喊,让他们坐实你归顺的事实。”

    “你不怕死,你骨头硬,那是你个人。”

    “匈奴人当,总有怕死的。”

    “这些怕死的人,就是朕打入匈奴人内部的机会。只要他们在,朕的计划必然会成功。冒顿,你是个聪明人,你说呢?”

    王灿笑吟吟看着冒顿。

    即使冒顿不投降,王灿也有把握对付冒顿。

    这不是什么难事。

    要杀个人,或者是对付个人,不是单纯杀死对方,就是最高明的。杀人诛心,真正的手段,是能让对方心如死灰。

    这是真正的手段。

    冒顿此刻,却是心底发寒,他看向王灿,竭力的嘶吼道:“王灿,你简直不是人。你身为国之君,岂能作此小人行径的事情。”

    王灿道:“冒顿,这话自你的口说出,那就令人失望了。你身为匈奴的王者,身为匈奴的王,岂能不明白两军交战,各逞手段的道理吗?只要能达到目的,只要能取得胜利,不管使用什么手段,只要是能够取胜,切都是值得的。”

    冒顿嘴角抽搐着。

    他此刻,颗心彻底乱了起来。

    投降?

    亦或是不投降。

    可是他就算是不投降,又能怎么办呢?

    而且冒顿也不愿意自杀,他只要还活着,就还有丝的机会。为了这虚无飘渺的丝机会,冒顿也是豁出去了。

    冒顿深吸口气,朗声道:“王灿,你赢了!”

    王灿笑道:“这么说,你是愿意归顺了?”

    “是,我愿意归顺。”

    冒顿冷着脸,很不甘心的回答。他实在是不愿意投降,但眼下的情况,已经容不得他多考虑,更容不得他有所选择。在王灿的逼迫下,他只能选择投降,只能成为王灿的臣子。

    王灿颔首道:“好,你愿意投降,朕自然接受。只是你投降了,朕要你当着所有匈奴俘虏的面,宣布投降的决定。同时,再安排部分士兵,让匈奴士兵先步返回凉州,勒令所有在凉州的匈奴部族,让他们归顺。”

    “什么?”

    冒顿瞪大眼,很是震惊。

    他没有想到归顺王灿,便接到了这样的任务。

    他作为匈奴的大单于,作为匈奴的王,如果当着所有匈奴士兵的面,宣布归顺王灿的消息,更是让匈奴部落的人投降,这等于是彻底败了自己的名声。

    个王者,让所有子民投降。

    这会令所有匈奴人失望。

    旦匈奴人失望了,意味着冒顿在匈奴人,便失去了支持者。如果说之前,冒顿在匈奴人,有绝对的威望,有极大的号召力。那么旦冒顿亲自勒令所有人投降,冒顿的威望就会扫地,冒顿甚至会成为人人喊打的对象,会被无数匈奴人忌恨。

    可以说,王灿的个简单手段,便断了冒顿的后路。

    王灿看到冒顿的神情,轻轻笑,便继续说道:“冒顿,这是朕的第个要求。你既然愿意归顺,自当为朕效力,听从朕的安排。如果你不愿意,或者要违抗命令,便是假意投降。那么,朕便会按照先前的说法,以震慑所有匈奴人。”

    冒顿嘴角抽搐,叹息道:“我,我愿意!”

    “好!”

    王灿嘴角上扬,勾起了抹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