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6章 生擒冒顿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曹操下令道:“擂鼓!”

    “咚!咚咚!!”

    极有韵律的战鼓声,再度响起。

    这战鼓声响起,顷刻间就压下了夜幕下的喊杀声。鼓声如雷,伴随着这声音响起,只见陇关之外的官道上,忽然就出现了支军队。

    为首的人,赫然是黄忠。

    黄忠手提口长刀,策马杀出道:“儿郎们,立功就在今日,杀!”

    他麾下士兵,也尽数杀出。陇关之外,也是条很长的峡道,黄忠率领士兵杀出,阻断了官道上的道路,阻断了冒顿撤退的退路。

    说时迟,那时快,不过是眨眼功夫,黄忠已然和冒顿麾下大军交战。他手起刀落,刀锋掠过,便将前方的匈奴士兵斩杀。

    冒顿看到这阵势,颗心沉了下去。

    后路已然被截断。

    他要撤退,必须往前突围。

    要往前突围,就必须杀掉前方挡路道路的人。必须斩杀了黄忠,冒顿才有可能击败堵住道路的人。否则,冒顿无法取得成功。

    冒顿握紧了腰间弯刀,他不躲不避,径直就往黄忠冲去。

    他要斩杀黄忠。

    然后,强势突围出去。

    冒顿的武艺,也是极强的,他策马疾驰,转眼间,便已经到了黄忠的面前,只见冒顿抡起战刀,便狠狠斩下。

    刀锋落下,割裂空气,竟是有了刺耳的破空声。

    “杀!”

    冒顿大吼。

    这击,已然包涵了冒顿所有的精气神。

    刀,是冒顿的巅峰。

    黄忠不躲不避,他双腿夹住了马腹,双手握住刀柄,抡起长刀就迎了上去。如今的黄忠,已然变得年轻,眼看去,就恍如是四十岁左右的壮年男子。他如今的武艺,已然是比曾经的颠峰时期都更加强横,刀迎了上去,长刀往无前,声势强横无比。

    “铛!!”

    兵器撞击,发出刺耳的撞击声。

    下刻,冒顿手的弯刀,被磕飞了出去。

    黄忠跨坐在马背上,丝毫不受影响。

    黄忠面色不变,刀锋继续往前,刀就凌空斩下。这刀落下,便有着要斩杀冒顿的大气魄。冒顿眼见刀锋落下,吓得魂不附体,他连忙就个侧身躲避。他整个人的身体,都挂在了战马的侧,就在他刚刚这般挂着时,刀锋已然落下了。

    “呲啦!”

    锋锐的刀刃,斩在马背上。

    刀下去,鲜血喷溅,战马直接就被斩为两半,两边尸体到底,鲜血哗啦啦的洒落了地。

    在战马落下后,冒顿也随即倒地。

    这刻,冒顿无比震惊。

    怎么可能?

    王灿的麾下,怎么又冒出了这样个大高手。

    冒顿作为凉州之主,统御凉州的匈奴各部族,也统御整个凉州的羌人等部落。他自身武艺已然是极强的,他对于蜀国的情况也有所了解,知道蜀国典韦、许褚等人是大高手,也清楚黄忠是个大高手。但眼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他怎么都和黄忠搭不上号,而且典韦等人,般都在王灿的身边,不可能来陈仓县的。

    冒顿心疑惑,却不敢耽搁,个鲤鱼打挺,立刻就起身想要躲避。

    黄忠看到冒顿站起身要逃跑,没有策马追赶,而是长刀收,就立在身前,他行云流水般取出长弓,然后伸手抹,便见支羽箭搭在了弓弦上。

    “!”

    黄忠低喝声。

    下刻,弓弦震动,弓箭便已经脱弦而出。

    只见飞出去的弓箭,以极快的速度,转瞬间就到了冒顿身前。

    弓箭射击的方向,不是冒顿的后背心脏,而是下方左腿的大腿。只听扑哧声,弓箭登时就刺入冒顿左大腿,然后贯穿了整个腿部。

    冒顿大腿箭,疼得惨叫,往前奔跑的身体,也瞬间停顿。冒顿知道不能停顿,他狠狠咬牙,忍着大腿上的痛楚,便要继续往前。

    “扑哧!”

    忽然,又是弓箭入肉声响起。

    冒顿右腿又感觉钻心的疼痛,甚至这箭不仅是贯穿了他的腿部,更是刺了腿骨。这般刺骨的疼痛,仿佛是钻心般,令人无比难受。

    冒顿大吼,想要咬牙忍住。

    然而,两条腿箭,钻心的痛楚传来,令他难以支撑。

    “扑通!”

    冒顿的身体,骤然就往前栽倒在地上。

    这刻的冒顿,脸上尽是狰狞痛苦的神情,再也忍受不住了。他倒在地上后,下刻,黄忠已然策马追了上来,长刀抡起,刀背狠狠砸在冒顿后背。

    击下去,冒顿吐血昏厥。

    “来人,将冒顿拿下。”

    黄忠下了命令,麾下的士兵,便上前将冒顿捆缚起来。

    冒顿被抓,所有的匈奴人都慌了神。个个匈奴人看到冒顿被抓后,都无心恋战。尤其甘宁已经率领士兵自后方杀来,两军夹击,匈奴士兵再也无法支撑。

    “我投降,别杀我!”

    匈奴骑兵,有人翻身下马,然后跪地投降。

    他们都被杀怕了。

    如果是在草原上,他们可以肆意的逃跑,可以往任意的方向突围。

    然而,这里却不行。

    此地前后都被堵住,两侧又是山石,他们就算是想要突围,也找不到地方。在冒顿被擒的情况下,个个只能投降。

    “我投降!”

    “我愿意投降,别杀我!”

    ……

    个个匈奴骑兵,纷纷投降。

    整个战场上的情况,忽然间便开始彻底改变。匈奴人大幅度的投降,即使还有硬扛到底的,也都被斩杀。

    在黄忠和甘宁的联手进攻下,很快便结束了战事。

    战事结束后,便是清扫战场。

    这战,曹操麾下的士兵损失并不大,毕竟他麾下的士兵,都是处于埋伏的状态,即使是正面交锋,也是以长枪阵冲刺,损失最大的反而是冒顿麾下的军队,只有匈奴人才是损失最大的。

    战事清扫完,黄忠回到城楼上禀报结果。

    黄忠说道:“曹公,这战我们折损的士兵不足千人,反倒是斩杀了近六七千的匈奴士兵,其余自相践踏致死的匈奴人,不计其数。这战,我们胜利了,可谓是大获全胜。”

    曹操笑道:“的确是大获全胜,不过这战获胜,也只是攻打凉州的个开端。接下来,我们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黄忠说道:“如今击败了冒顿,我们是趁势攻打凉州,还是留在原地休整,以等待陛下的大军呢?”

    冒顿被拿下,凉州就处于群龙无主的状态,在这样的个情况下,要攻打凉州,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黄忠的建议,也是可行的。

    甘宁神色兴奋,接着说道:“我建议立刻攻打凉州,正所谓打铁趁热,我们如今占据了优势,拿下凉州,乃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对于接下来的战事,甘宁认为不复杂。

    毕竟,冒顿都拿下了。

    曹操想了想,道:“我们生擒了冒顿,占据了极大优势。要拿下凉州,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如今的情况下,还不知道陛下要如何处置冒顿。而且,陛下已经和赵云汇合,料想不久后,陛下会率领大军抵达陇关。我们和陛下汇合,再议出兵之事。”

    黄忠闻言,道:“曹公之言,在下自是遵从。”

    甘宁听了后,心有些不甘心,但还是道:“既然曹公有了决定,末将自当遵从。”

    曹操道:“整军吧,令士兵早些休息。如果我推断不差,最迟明日下午,陛下的大军,就会抵达陇关。到时候,看陛下如何处置冒顿。”

    “喏!”

    黄忠和甘宁抱拳应下,便转身离开了。

    陇关变得平静下来,而冒顿却被单独囚禁起来。

    他被黄忠两箭命双腿,此刻双腿上的弓箭,已经取出了。但双腿的伤势,没有个三五个月,暂时是恢复不了了。

    所谓伤筋动骨百天,他大腿箭,腿骨都被箭头刺裂,筋骨受到重赏。接下来的时间,他都无法正常行动了。

    身体的伤势,倒还好医治。

    然而,冒顿最重的是遭到了打击,心神已然乱了。想他冒顿,堂堂草原上的王者,占据了凉州,将要窥视整个天下,可刚到了陈仓县,眼看着就要拿下陈仓县了,忽然间,就遭到了灭顶之灾,不仅败给了王灿,还被王灿的人生擒,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

    这样的情况,令冒顿心无比沮丧。

    他怎么都不甘心。

    可是无论冒顿怎么不甘心,他也成了阶下囚。

    冒顿手握成拳,狠狠的锤在腿上,这捶打下去,却是他忘记自己大腿受伤了。即使捶打的位置,是在膝盖上。但膝盖受到打击,大腿的伤也受到了影响。

    顷刻间,冒顿便是疼得龇牙咧嘴。

    “咝!咝!”

    冒顿倒吸凉气,他咬牙狠狠忍着。

    他环顾周围,营帐没有任何的物品,他就算是想要自杀,也都找不到上吊的地方。他脑思绪不断,全都是回忆着这战的战事。

    这战,他败得太快。

    尤其是陇关这里,他完全没有防备。

    “王灿啊王灿,你果真是厉害,人到了陈仓县,却早早派人在陇关布下了埋伏。我个疏忽,便彻底败了。”

    冒顿口,喃喃自语。

    只是他喃喃自语时,脸上又有无尽的悔恨。

    国之君,变成阶下囚,是最难承受的。他躺在床榻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在这般的煎熬下,夜色渐渐消失,天色变得大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