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5章 陷入困境的冒顿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冒顿只是抬头看了眼陇关的城楼上,虽然没有发现他的心腹栾提泉,但冒顿此刻也没有注意。他此时的心境,是想要撤回陇关,然后好好的休整。这路逃回来,几乎没有好好的休息,也就偶尔途停顿下,但也不敢耽搁太长的时间。

    就是怕遭到阻击。

    如今,他终于抵达了陇关,所以心神骤然就缓下来,戒备心也彻底降低。

    “入关!”

    冒顿直接下了命令。

    麾下的士兵,都快速的往前赶路。

    这时候冒顿麾下的匈奴士兵,依然是归心似箭,恨不得立刻就回到关卡内。因为回到了关卡内,他们可以喝酒吃肉,可以彻底的休息。

    众人不多时,便进入了陇关城内。

    进入其,冒顿便径直去军营。

    他甚至没想过召见栾提泉,而且冒顿认为,栾提泉既然不再关卡的城楼上,极大的可能是在关卡内的军营。

    所以,行人继续往前走。

    走了不到二十步远,这里的道路相对狭窄。

    官道的宽度,不足六丈宽,两侧是山坡,上面是密密麻麻的树林。事实上,陇关本就是建立在两座山的间,在两座山的间开凿出了道路,以联通凉州和司隶地区。

    这时候,距离军营也不足百步了。

    冒顿此刻也懒懒散散的往前走。

    就在此时,在左侧的山坡上,忽然响起了支响箭。

    响箭破空,声音极大,登时就打破了夜晚的寂静,在夜空很是明显。这声音突兀的响起,使得正赶路的匈奴士兵都是个停顿。在这些匈奴士兵停下瞬间,就见两侧的山林,忽然间想起了密集的破空声。

    “咻!咻!!!”

    破空声,接连不断。

    声势浩荡,骇人无比。

    密集的破空声,刺破了耳膜,贯入每个士兵的耳。下刻,无数的弓箭,便已经落在了匈奴士兵的阵型。

    “扑哧!扑哧!”

    无数的弓箭,刺入个个士兵的身体内。

    顷刻间,惨叫声连成片。

    无数人惨叫,无数人呐喊,更有无数匈奴士兵脸上尽是错愕的神情。

    怎么可能?

    他们明明进入了陇关,怎么会遭到埋伏呢?

    冒顿此刻见士兵遭到埋伏,心就暗道不妙,他环顾周围,没看到巡逻的匈奴士兵,再想到栾提泉以往对他是极为尊敬。他如今返回,栾提泉竟然没有出现。此前没有在意的事情,如今经过冒顿思考,顿时便察觉到了其的诡异。

    计了!

    冒顿内心,生出这般想法。

    只是冒顿还不知道,这偌大的座陇关,如此坚固的防守,到底栾提泉是怎么被击败的?而且王灿都在陈仓县,赵云也在陈仓县,到底谁的兵力占据了陇关。

    是王灿的兵力吗?

    亦或者,是巴蜀刘邦趁火打劫?

    冒顿心思转动,猜不透局面,但他立刻就明白了过来。眼下的局势,容不得他耽搁,所以立刻就下令道:“突围,往前冲,立刻冲过去!”

    冒顿抖马缰,也是带着亲兵往前冲。

    个个受惊的匈奴士兵,如今也只得往前冲。

    弓箭仍在不断落下,收割着个个匈奴士兵的性命,使得匈奴人的阵型,无比的混乱。整个队伍,完全是乱糟糟。

    在这样的情况下,匈奴人相互践踏着往前突围。

    虽然夜色有月光照耀,但周遭并没有多少火光,所以昏沉的夜色下,士兵看不怎么真切。这些匈奴士兵跟着冒顿,个劲儿的往前冲,同时也在躲避弓箭。

    所有人,不断的突围。

    虽说弓箭不断收割性命,但所有士兵还是在不断的往前。

    足足半刻钟左右,这些匈奴人往前推进了两百步远,但在前方漆黑的官道上,忽然间点亮了无数的火把。

    “呼!呼!!”

    支支火把,呼呼燃烧了起来。

    突然点亮的火光,无比的刺眼,竟是让习惯了黑夜下光线的匈奴人,骤然极为不适应。原本睁开的眼睛,突然间有短暂的失明,失去了视线。

    在这短暂的时间,官道上突然杀出队士兵。

    这队士兵,全都手持长枪。

    为首的人,赫然是甘宁。

    甘宁率领的士兵,足有近两千长枪兵,排二十名士兵,堵住了整个官道。最前排的士兵,全都是手持盾牌,死死挡在最前面,然后缓缓的往前移动。而后面的个个士兵,全都是手持长枪,枪尖对准了前方,以四十五度斜着往前。

    这方向,正对着突围而来的匈奴人。

    甘宁大吼道:“杀!”

    “杀!”

    “杀!”

    ……

    两千长枪兵,整齐的大吼。

    两千士兵,声势如雷,声音浩荡不休,回荡在夜空,打破了夜晚的寂静。这刻,这两千精兵的呐喊,令无数的匈奴士兵胆寒。

    冒顿也是咕咚咽下口唾沫,内心生出不妙的预感。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知道来的人来势汹汹,要抵挡这些人的进攻,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突围,快突围。”

    冒顿大声下令。

    经过短暂视线失明的士兵,都快速的往前跑,想要突围。

    只是他们冲上去,就遇到了盾牌和长枪组成的阵势。如今的情况下,后方是关闭了大门的陇关,前方是长枪组成的阵型。

    冒顿已然是瓮之鳖。

    只是,冒顿只能往前冲,意图冲出去。

    “杀!”

    冒顿下令。

    虽说匈奴人不断的往前冲,但这些匈奴人往前冲撞到了盾牌上,丝毫没有影响到甘宁长枪阵的阵型,甚至于反而被长枪阵的士兵羁押着后退。

    “扑哧!扑哧!”

    无数的长枪,戳入了所有士兵的身体内。

    匈奴士兵身长枪,纷纷到底。

    许多骑在战马上的匈奴骑兵,此刻胯下的战马被戳,战马吃痛下,士兵也倒在了地上。个森严密布的长枪阵,是足以对付冲刺而来的骑兵阵型的。如今遇到了被堵在官道上的士兵,杀起来更是易如反掌,并无多少难度。

    所以,冒顿的阵型完全败了。

    冒顿看到倒退以及不断死亡的士兵,心如刀绞。

    他麾下的精锐,在攻打陈仓县时,折损了大部分。如今在这里,又不断的折损。这样的折损,极大的削弱了他的嫡系力量,不利于他驻守凉州。

    甚至于,如今他遭到前后夹击,能否逃出去,那都是个艰巨的难题。

    这样的情况下,冒顿内心无比凝重。

    冒顿见士兵撤退,又下令让士兵强攻,希望麾下的士兵能冲过去。只是在长枪阵士兵的猛攻下,冒顿麾下的士兵败涂地,根本就挡不住,更别说要杀出去了。

    冒顿内心急转。

    眼下的情况,往前方突围已然是条死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就必须改变策略。

    “撤,我们立刻撤退,赶紧退回陇关,我们走另外的方向突围,我们走另外的方向杀回凉州去。只要我们回到了凉州,我们就还有机会报仇。”

    “撤,立刻撤退。”

    冒顿大声的呐喊。

    他下了命令后,立刻就掉转方向,然后往关卡大门的方向冲去。他麾下的亲卫,也立刻就掉转方向,跟着冒顿起突围。

    其余匈奴士兵,也都是如此。

    所有人快速的倒退突围,他们都想着先出陇关,然后走其他偏远的山间小路,然后返回凉州。在这样的情况下,又形成了波践踏,无数士兵相互践踏,相互的推搡,使得整个队形乱作团。

    这样的情况,冒顿也管不了。

    冒顿只知道快速的撤退,他带着士兵退回了陇关,登时,只见陇关的城楼上,曹操大袖拂,下令道:“弓箭手,放箭!”

    随着曹操下令,城楼和两侧立刻又有弓箭手放箭。

    这波弓箭射击下去,又不断收割匈奴士兵的性命,可是遭到夹击的匈奴士兵,却没有办法,只能硬扛着攻打城门。从陇关的内攻打,倒也要轻松很多。他们很快就杀到了门口,然后拿掉了横亘在大门内的门栓,开始快速的往外跑。

    冒顿也在亲卫的保护下,终于从关卡内冲了出来。

    这刻,冒顿内心终于松了口气。

    冲出来了。

    他终于又出了陇关。

    原本从陈仓县返回时,他心心念念着,要早日返回陇关,然后在陇关休整,然后好好的筹备力量,准备反攻王灿。

    没想到,却又在陇关内遭到了埋伏。

    这波埋伏,他麾下的士兵近乎是损失殆尽,几乎折损了近成以上。而且这么多士兵的伤亡,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在弓箭的射击下,相互践踏造成的。

    这是极大的损失。

    “突围!”

    冒顿大吼,他策马往前跑时,回头看了眼城楼上。这时候,冒顿看到了曹操,他把曹操铭记在了心,想着等他回到了凉州,定会筹集力量反攻。今日他在陇关所受到的屈辱,他都会的讨回来。

    陇关城楼上。

    曹操袭黑色的长袍,显得儒雅不凡,更是镇定自若。他看着又逃出了陇关的冒顿,脸上表情并没有半点慌乱,反而是副蜘蛛在握的神态。

    冒顿自以为逃出去了,哪里这么容易。

    如果这样冒顿都逃了,他曹操也就不用在官场混,也不用指挥军队了。

    冒顿,逃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