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4章 冒顿中计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时间点点流逝,夜色深沉。

    官道上,冒顿率领军队,正快速的往陇关逼近。

    攻打陈仓县失败,导致冒顿麾下的大军损失极大,甚至于他在短暂的时间内,都不可能再攻打司隶地区,这对冒顿的计划,是有极大影响的。

    可以说,攻打陈仓县的失利,使得冒顿再也无法东出。甚至于碍于凉州的地势,他想要发展生产,也有极大的困难。

    这样的情况,冒顿很是愤怒。

    他不甘心!

    可是眼下的情况,大军损失惨重,许多士兵逃散了,他身边的兵力如今竟然不足万五千人。尤其这次战事折损的士兵,许多还是他麾下的嫡系。旦这次失败后,回到了凉州,恐怕匈奴族许多人,都会有另外的想法了。

    冒顿骑马赶路,这时候,名将领走了过来,道:“大单于,我们自陈仓县路撤退到陇关附近。这路撤退,军士兵人疲马乏。许多士兵都快走不动了,可否让军士兵停下来休整。反正,我们距离陇关也不远了。”

    冒顿环视周围,军将士的士气,的确很失落。

    个个士兵,全都蔫了。

    原本冒顿在凉州,那是神话般的存在,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是匈奴的战神,是所有匈奴人的王,是所有匈奴部落的主宰。

    可是,他却败了。

    这次的失败,也给冒顿威望造成了影响。

    这是冒顿不希望看到的。

    冒顿想了想,心有了考虑,吩咐道:“传令下去,全军集合,然后原地休整。休整番后,我们就启程,今夜抵达了陇关,在陇关休整。”

    “喏!”

    将领得令,立刻就传令下去。

    大军停下来休整。

    冒顿却没有翻身下马,而是骑着马,走到了所有士兵集合休整的最前方。他头顶着月色,目光扫过所有匈奴士兵,朗声道:“儿郎们,你们是大匈奴的勇士,是昆仑神庇佑的勇士。你们有着强健的体魄,有着高强的武艺,有着不屈的斗志,更有着死战到底的勇气。”

    “这战,我们败了!”

    “的确,是我们大意了,没想到蜀国皇帝会突然杀出来。”

    “然而,战事才刚开始。”

    “我们和蜀国的战斗,虽然初次失败了,但我们并没有真正失败。匈奴人,身为昆仑神的子民,难道还害怕战斗吗?”

    冒顿声音愈发高昂,道:“匈奴人最弱的时候,不过十来人组成的小部族,甚至连部族都称不上。我们路走来,到如今这个地步,这其经历过无数次的失败。”

    “我们失败过,但我们从未气馁。”

    “我们弱小过,但我们不曾放弃。”

    “我们从不畏惧失败,也不畏惧战斗,这次我们败了,但我们的人还在,我们的精神还在,我们还有昆仑神的庇佑,我们还能再攻打陈仓县。”

    冒顿继续道:“我们能再战斗,我们能继续厮杀。只要我们还有颗死战到底的心,只要我们还有往东进发的斗志,我们迟早会拿下陈仓县的。”

    “你们,愿意随本单于再战吗?”

    冒顿高声发问。

    “愿意!”

    军的匈奴士兵,纷纷高声呐喊。

    “愿意!”

    “死战!”

    “死战!”

    “死战!”

    ……

    无数的匈奴士兵听完冒顿的话,高声呐喊。

    原本,这些匈奴士兵经过陈仓县的战事后,个个全都斗志全无,全都犹如丧家之犬,认为匈奴人败了,不可能再击败汉人。

    可经过冒顿的番话后,这些军的士兵,以及军习的匈奴各个部落族长,全都受到了冒顿的煽动,全都暂时摒弃了消极的想法。

    所有人,众志成城。

    呐喊声浪高过浪,声音愈发的匈奴,最后更是变得整齐划。

    低迷的士气,彻底扭转。

    冒顿看到这幕,脸上浮现出欢喜神情,终于扭转了人心动荡的局面。冒顿最担心的,就是无法激发士兵的斗志,如今看到士兵的状态,才真正放下心来。

    切,妥当了。

    冒顿抬手下压,只见军所有士兵都立刻噤声。所有人都不再开口了,双双目光,都落在了冒顿的身上,等候冒顿开口说话。

    冒顿继续道:“我们现在,退回陇关去,我们休养生息,我们重新再组织兵力。只要我们缓过来了,我们就可以再攻打陈仓县。今日蜀国军队挡住了我们,他日,我们势必会再讨回的。我们所有战死的士兵,绝对不会白死。他们的英灵,定会庇护我们,保护我们报仇雪恨。”

    “报仇!”

    “报仇!”

    ……

    军的士兵,继续高声呐喊。

    无数的人呐喊着,声音响彻夜空,在夜空经久不息。

    冒顿摆手道:“所有人原地休息刻钟,刻钟后,我们继续赶路,退回陇关去。只要回到了陇关,本单于立刻安排军厨子,准备杀鸡宰羊,为你们压惊。我们这次虽然败了,但是我们的斗志依旧昂扬,依旧会再战的。”

    军士兵,登时斗志如虹。

    所有人都激动起来,全都做好了再战的准备。

    不得不说,冒顿很有能力。

    原本士气低落的军队,如今变得斗志昂扬。

    冒顿大袖拂,让士兵继续休整,便又回到了军,来到棵大树下,然后翻身下马,靠着大树休息。

    在冒顿休息的时候,个年士走了过来。

    此人名叫贾宣,此人是凉州人,在冒顿横空出世后,贾宣就投靠了冒顿。在贾宣的辅佐下,冒顿连战连胜,很快就统了整个凉州,实力大增。

    这次攻打陈仓县,也是贾宣的建议。

    只是,没想到王灿回来了。

    事实上,如果王灿没有及时赶回,只要王灿再晚上天,甚至是半天、两个时辰,整个蜀国的局势就会发生大变,整个匈奴人的战事也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而贾宣此刻见到了冒顿,躬身揖了礼后,便立刻建议道:“大单于,我们第次攻打陈仓县,如今这战失败了,但对我们而言,失败有失败的打法。”

    “尤其大单于擅长鼓舞士气。”

    “在大单于的鼓动下,如今军士兵已然恢复了斗志,能堪战。如今的战局下,士兵虽然有些疲惫,但还有战斗力,肚子也还不怎么饿着。”

    “只要我们现在杀回去,必然能打王灿的追兵个措手不及。”

    “就算王灿已经不再追赶,但只要我们杀回去,就可以打王灿个措手不及。所以微臣建议,立刻就杀回去,再和王灿的军队交战。只要王灿没有防备,这战必胜。”

    贾宣说道:“卑职的建议,请大单于采纳。”

    冒顿听了贾宣的话,脑的思路很乱,也想到了贾宣建议的可能性。按照正常的情况下,冒顿是可以率领军队杀回去的,这可以杀个回马枪。但如今的情况下,杀回马枪也不怎么方便。

    因为,王灿的实力不弱。

    冒顿说道:“贾先生,我们要杀回去,王灿也可能守株待兔,正等着我们杀回去。毕竟,这战王灿占据优势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不赞同杀回去。”

    “唉……”

    贾宣叹息声,有些惋惜。

    如今的局势下,如果不再退回去追赶,便没有多少的机会取胜了。

    冒顿道:“贾先生,对于这战,本单于不打算出兵了。”

    贾宣却也不愿意放弃,道:“大单于,此战不趁热打铁,放过王灿马。那么接下来再想要攻打长安,那就是难如登天的事情。”

    冒顿道:“不管怎么难,都只能采取暂时不出兵的计策。“

    贾宣见冒顿打定了主意,便不再劝说了,颔首道:“既然大单于决定了,那么这战,就依照大单于的安排定。”

    对于冒顿的秉性,贾宣很是清楚。

    如果再劝说冒顿,那么就可能惹怒王灿,从而影响到他在冒顿面前的分量。

    冒顿摆了摆手,贾宣就退下。

    冒顿望着贾宣撤退的背影,心却是叹息声。换做是他的想法,自然是想要鼓作气,彻底攻克陈仓县。但连续两次受阻,冒顿的雄心壮志,短时间是不可能滋生了。

    军队休整了刻钟后,便继续启程。

    大军浩浩荡荡的赶路,往陇关去。

    在冒顿逼近陇关时,陇关的城楼上,曹操和黄忠相对站立。不过,两人根本就不曾暴露在冒顿面前,所以即使冒顿率领军队抵达,曹操和黄忠依旧在。

    黄忠沉声道:“曹公,等会儿谈话时,就由你来牵头。”

    “没问题!”

    曹操笑着应下。

    对于他来稳住冒顿,那并不是什么难事儿。

    时间点点流逝。

    时间不长,只见远处的官道上,队骑兵浩浩荡荡的奔驰而来。这队骑兵,渐渐的愈发清晰,赫然是冒顿率领的万多匈奴骑兵。

    眼见冒顿率军抵达,曹操并没有开口说什么,提前就吩咐士兵打开了陇关的大门,然后静静等待冒顿进入。

    冒顿此刻,也不疑有他。

    因为,在冒顿看来,陇关是不可能被攻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