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3章 伏击之策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黄忠的箭术,原本就百步穿杨,箭能轻易的刺穿甲胄。如今黄忠实力大进,力量更是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使用的大弓,也已经是专门定做的,就是为了能满足黄忠的力量。

    箭出,攻势骇人。

    锋锐的箭矢,仿佛刺破了空气,转瞬间,就到了栾提泉的后背。

    栾提泉策马往前跑,意图摆脱黄忠。他往前奔跑时,耳朵动,便听到了后方传来的破空声。他登时便做出判断,必定是有弓箭射来,所以栾提泉便准备侧身躲避。只是他刚准备侧身的瞬间,便感觉后背疼。

    “扑哧!”

    锋锐的箭头,已然刺破栾提泉后背甲胄,贯入身体。

    实在是弓箭的速度太快,栾提泉即使反应过来,但也没有能躲避开。他箭的瞬间,便感觉心脏疼,低头看去,就见箭头已然穿透心脏,自身前的胸口露出。

    殷红鲜血,自创口喷溅出。

    栾提泉整个人在弓箭的惯性下,无法站稳,身体直接就往前栽倒。

    扑通!

    栾提泉倒在地上,瞪大眼睛,身体抽搐两下,就失去了气息。

    黄忠箭射杀了栾提泉后,便下令道:“匈奴人主将被杀,儿郎们,杀!杀光匈奴人。”

    随着栾提泉被杀,城楼上的匈奴人不断溃逃。

    黄忠领着士兵,不断掩杀。

    而城楼下,有匈奴士兵来驰援,但刚杀入关卡内,就遭到了甘宁、周泰等人的阻击,大军在甘宁等人的猛攻下,很快就溃逃,根本就挡不住。

    黄忠掩杀着关卡上的匈奴人,不久后就下了城楼,来到了城楼下,然后快速的掩杀匈奴人。大军汇合在起,形成的攻势更加猛烈,使得匈奴人不断撤退,往凉州方向撤退。

    而通往陈仓县的官道上,没有匈奴人跑去。

    这是曹操故意为之。

    匈奴人即使要撤退,也只能是往凉州的方向撤退,不能去陈仓县的方向。旦匈奴人去了陈仓县的方向,便可能将消息告诉冒顿,导致曹操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埋伏在陈仓县。而匈奴人全都往凉州去,曹操夺取陇关的消息,就不会传出去,冒顿就成了支孤军。

    旦冒顿无法得到粮草补给,大军缺少粮食,冒顿最终必定军心大乱。冒顿被堵在了陇关和陈仓县之间,便成了瓮之鳖,必定被剿灭。

    这就是曹操的考虑。

    曹操坐镇陇关上,任由黄忠、甘宁等人带兵掩杀。

    足足个时辰后,黄忠、甘宁才率领军队撤了回来。这路回来,黄忠也清点了战果。这战,不仅仅是斩杀了匈奴人的陇关主将栾提泉,还拿下了陇关,斩杀了近三千余匈奴人。如果不是匈奴人跑得快,死伤会更大更多。

    黄忠来到城楼上,见到曹操,抱拳道:“曹公,此战我们战死四百余士兵,斩首近三千,可谓是大获全胜。我们拿下了陇关,也掌控了陇关内匈奴人的军营。接下来,是要焚毁军营的粮草,还是搬走呢?”

    甘宁也站在旁,静静等待。

    他没有开口,等着曹操决断,毕竟曹操才是这战的主帅。而且曹操精于谋略,在行军布阵上,比他们更厉害,所以甘宁愿意听曹操的命令。

    曹操略作思考,沉声道:“如今蜀国境内,地域不广袤,缺少了耕种的地方。陇关内的军营,粮草充足,都是冒顿为了夺取司隶地区囤积的粮草。这批粮草,至少能足够蜀国军队半年的粮草开销。如果全部焚毁,太过可惜了。不仅如此,旦焚毁所有的粮草,必定会走漏消息,所以这批粮食,我们要全部搬走。”

    甘宁说道:“如果要全部搬走,恐怕也有定的难度。”

    “不难!”

    曹操微微笑。

    甘宁道:“怎么搬运呢?毕竟,我们还在冒顿的后方。这么多的粮草,如果要全部运回陈仓县,势必会惊动冒顿。”

    曹操捋着颌下的胡须,道:“谁说我要现在搬走粮草了,如今为时尚早,完全可以将这批粮食,搬运到附近的山林藏起来。只要粮食藏起来,自然便断了冒顿的粮草攻击。即使有人来争抢,我们也不必担心。我们进可攻,退可守,在陇关就无比灵活了。接下来,我打算扮作匈奴人在陇关上,我们扼守此地,禁绝凉州和冒顿的联系。我们多拖延天时间,对冒顿的影响就越大。”

    黄忠颔首道:“曹公所言甚是,我们的确可以留在陇关。不过我们留在陇关,也得将消息告诉陛下。否则,陛下和赵云在陈仓县,不知道陇关的情况,也会担心我们。”

    曹操笑道:“这点,老将军尽管放心。你们带着军队追击逃散的匈奴士兵时,我就已经安排了人赶回陈仓县,将消息告知陛下。”

    黄忠道:“曹公睿智,黄忠佩服。”

    甘宁也是点头附和。

    曹操笑了笑,就又继续道:“接下来,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两位将军,你们暂且组织士兵,将陇关营地内的粮草全部搬走吧。”

    “那是自然!”

    甘宁点头回答。

    黄忠向曹操揖了礼,就带着甘宁下了关卡城楼,然后调集军队,将所有囤积在关卡内的粮食全部搬走。只要粮食不留在关卡内,曹操、黄忠等人随时都可以撤离,就不受影响。如果粮食还囤积在关卡内,为了这批粮食,曹操就会被绑死,会大受影响。只要没了粮食,曹操就灵活多了。

    有军的所有士兵起搬运,倒也迅速。

    两个半时辰的时间,粮食全部搬空。

    所有的粮食,都搬运到附近隐秘的地方藏起来,避免被找到。而此时天色早就暗下来,曹操、黄忠等人率军改换了衣帽妆容,扮作是匈奴人的装束,然后在城楼上驻扎。

    夜色明亮,圆月横挂。

    半夜时分,陇关外的官道上,忽然有骑兵快速的策马奔回。

    这是曹操布置的哨探。

    只要有哨探在关卡巡逻,曹操就能安心休息。哨探抵达了关卡的城楼下,报上了名号和暗号,便快速的进入关卡内,然后沿着驰道登上城楼,来到了曹操的房间。

    这时候,曹操已然休息。

    曹操接到士兵禀报,哨探有紧急消息,也不敢耽搁,立刻就起身。见到了哨探后,立刻道:“你连夜紧急赶回,可是陈仓县战事有了变化?”

    “是!”

    哨探禀报道:“曹大人,陈仓县的战事已然结束。陛下和赵云将军汇合,联手击败了冒顿,并斩杀了冒顿麾下的大将头曼。如今,冒顿已然带兵撤退,正往陇关的方向来。根据我们的推算,最多再有两个时辰,冒顿就会退回到陇关。”

    曹操眉头扬起,询问道:“冒顿两个时辰后会抵达,意味着,冒顿是连夜撤退,晚上都不休息吗?”

    哨探说道:“陛下的军队穷追猛打,所以冒顿直后退。”

    “知道了!”

    曹操点头,摆手让哨探退下。

    哨探禀报的消息,实在是太过重要。这样的消息,纵然是曹操,也不能轻视。他立刻就安排人,把黄忠和甘宁召集到房间,快速说了冒顿正退往陇关的事情。

    甘宁听,脸上露出狂喜神情,道:“陛下果然厉害,出手,就击败了围困陈仓县的冒顿。既然冒顿在陈仓县兵败,而且他还是连夜撤退,可以预见,冒顿麾下的匈奴士兵战斗力绝对不强。不仅如此,冒顿麾下的军队军心必定也受到了影响。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完全可以抓住机会,给冒顿当头棒喝,打他个措手不及。”

    甘宁兴奋无比,道:“我建议,立刻出兵,在关外设下埋伏,旦冒顿的军队抵达,我们就以弓箭射击,再猛攻冒顿,将冒顿留在陇关之外。”

    黄忠道:“不妥!”

    甘宁问道:“为什么?”

    黄忠回答道:“冒顿如今,已然是丧家之犬,可谓是惊弓之鸟了。旦我们在关外设下埋伏,万冒顿立刻撤退,又调转其他的方向退走呢?”

    “为了彻底拿下冒顿,我建议在陇关内设下埋伏,等冒顿进入关卡后,再发动埋伏,鼓作气击溃冒顿的军队。”

    “不仅如此,我们也在关卡外埋伏部分兵力。”

    “旦冒顿要后退,关外的军队再杀出。”

    “两支军队合力,要剿杀冒顿,那便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了。尤其冒顿麾下的大军,依然是疲惫之师。旦骤然遭到袭击,必然会崩溃的。”

    黄忠看向曹操,道:“曹公,你意下如何?”

    曹操道:“我们悄然占据陇关,就是要埋伏冒顿。黄老将军的建议,是个不错的打算。我们就在关内外都设下埋伏,旦冒顿抵达,开始入关后,我们就立刻发起进攻,鼓作气,就摧毁冒顿军队的军心,然后争取斩杀冒顿。”

    黄忠捋须笑,脸上浮现出灿烂笑容。

    他的建议得到了曹操首肯,黄忠还是很高兴的。

    曹操看向黄忠和甘宁,吩咐道:“这战至关重要,我认为由甘宁将军驻扎在关内,而黄忠将军埋伏在关外,我们等候冒顿抵达,便发起攻击。”

    “末将遵命!”

    黄忠和甘宁同时抱拳回答,都没有异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