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1章 巧舌如簧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曹操和众人达成了统的意见后,便开始准备。为了扮作是商人,曹操还让士兵弄来了些盐、绫罗绸缎,以及部分粮食,这都是曹操作为商人必须具备的。

    除此外,曹操还带了些钱财在身上。

    切准备就绪,曹操又更换了衣衫,重新换上了副商人的装扮。

    这样的副打扮,使得曹操便彻底成了个商人。

    至少,曹操商人的身份坐实了。

    曹操切准备妥善后,便悄然自山林出来,然后大摇大摆的往陇关去。事实上,如今来往陇关的商人也颇多,只是最近段时间,因为冒顿猛攻陈仓县,使得商路受到了影响,才导致了生意受到定的影响。

    些商人,才没有再来往陇关。

    曹操孤身人,便到了陇关下,他远远看去,只见陇关的关卡是封闭的。想要通关,那就必须征得驻守在关卡上的匈奴人同意,否则便不可能进入陇关。

    曹操抵达后,抬头往头上看去,大喊道:“关商人曹商,求见陇关主将。”

    他说的话是汉话,他汉话后,城楼上自有熟悉汉人话语的汉人,将曹操的话转述给驻守在陇关的守将。

    驻守在陇关的守将,名叫栾提泉,此人是匈奴人的名贵族。

    他更是冒顿的亲信。

    驻守陇关,重之重。

    虽说陇关没有战事,但却关系着冒顿的退路。

    所以,冒顿让亲信栾提泉驻守在此,以确保后路的安全。栾提泉也清楚冒顿的用意,知道冒顿让他坐镇陇关,是对他的器重。所以即使栾提泉想要前往战场厮杀,也都留下来,替冒顿驻守后方。不过在栾提泉的内心,他并不认为陇关能有战事,毕竟蜀军节节败退,根本就不是冒顿单于的对手,栾提泉只是等待着,等待着冒顿拿下陈仓县,那么他就可以解脱了,然后前往前线厮杀。

    栾提泉刚开始驻扎时,倒也小心仔细。

    每日都要巡逻,每日都要点兵。

    然而,这样枯燥的日子持续了段时间后,栾提泉渐渐也有些烦躁了。因为在陇关的事情太枯燥了,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做。

    除了点兵,除了巡逻,没有其余事情。

    所以时间拖长了,栾提泉干脆也就极少在巡逻,根本就不管陇关的驻防,只是把事情交给下面的将领去处理。

    毕竟,陇关没有战事。

    只要陇关的切正常,那么栾提泉就不会被苛责。

    这日,栾提泉在屋子嬉戏玩乐,逗弄抓来的汉人女子,欣赏着汉人女子翩跹起舞,倒也是乐在其。

    相比于匈奴人的女子,汉人女子娇小玲珑,很是让栾提泉喜欢。

    这是匈奴女子不具备的。

    尤其栾提泉抓来的汉人女子,个个都胆战心惊的,更是性子柔和,个个任由栾提泉拿捏。在这样的情况下,栾提泉沉溺于酒色,以打发时间。

    城楼上的房间,歌舞升平。

    歌姬起舞,弦音响起。

    尤其个个女子的身上,衣衫并不多,所以整个场面颇为靡靡。

    栾提泉年近四十,长得魁梧壮硕。如今天地灵气变化下,栾提泉虽然年近四十,但却是犹如三十岁的壮年,整个人虎豹熊腰,极为强悍。

    论及武艺,栾提泉不输给头曼。

    他也是冒顿麾下的大将。

    栾提泉正欣赏歌姬起舞时,名士兵快速的进入,单膝跪地,禀报道:“将军,关外来了个名叫曹商的商人,请求见您。”

    商人?

    栾提泉眉头微皱。

    他的第反应,便认为来人是否是蜀国的人。

    但栾提泉略作思考,便否定了这样的判断,毕竟前方有冒顿在,在匈奴大军占据优势的情况下,蜀军要绕过冒顿来陇关,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如果冒顿兵败,栾提泉可能会戒备,但如今的情况下,栾提泉根本就不认为冒顿会兵败,他很笃定冒顿会击败陈仓县的守将赵云,取得最终的胜利。

    “把人带上来!”

    栾提泉吩咐声。

    士兵退下,立刻就走出了房间。

    匈奴士兵传达了栾提泉的命令后,便有人放下吊兰,将曹操吊上了城楼。在曹操乘坐吊篮登上城楼时,陇关不远处的树林,黄忠和甘宁见状,颗心也吊了起来。

    成败,就在此举。

    旦失败了,后果不堪设想。

    甘宁见黄忠脸上有担忧神色,宽慰道:“老将军,曹公是能和陛下争高下的人。他的智慧,毋庸置疑。我想,曹公定能圆满完成任务,并且安全回来的。”

    “希望如此!”

    黄忠郑重的点头。

    就算黄忠也相信曹操的实力,但如今的情况下,黄忠难免担心。

    毕竟牵涉到曹操的安全。

    旦曹操的安全出现差池,后果不堪设想。

    不论黄忠和甘宁如何的担心,如何焦急等待,曹操已然乘坐吊篮,登上了城楼。曹操上了城楼后,左右打量番,看到了城楼上驻守的匈奴士兵,心就有数了。

    驻守的匈奴兵并不多。

    即使有更多的匈奴兵,都应该在陇关内的匈奴军营内。

    而且,关卡上的匈奴兵懒懒散散的,个个无精打采,各自交头接耳,许多人甚至是不再站岗放哨,这样的支军队,已然失去了战斗力,已然不再军纪严明。

    曹操内心有判断,却没有再多看了。

    他在匈奴兵的带领下,很快就来到了关卡上的房间。

    曹操进入房间,栾提泉大手挥,房间的女子全都退下。栾提泉的目光落在曹操身上,沉声道:“你要见本将,有什么事情?”

    栾提泉目光如炬,仔细大量曹操。

    他看到曹操的年纪,再看到曹操的样子,审视番,便知道曹操不是行伍之人。

    曹操可以收敛后,收起了军人的铁血意志。

    旁熟悉匈奴人话语的汉人翻译了栾提泉的话,曹操听到后,便立刻躬身行礼,说道:“在下曹商,乃是个商人。如今陇关的关卡封锁,通往凉州的上路被阻断。在下想要前往凉州趟,请将军能够放行,任由在下的商队通过。”

    商队?

    栾提泉听,登时就来了精神。

    他如今在这里,无事可做。

    不仅如此,他无法上战场,就不能杀敌和抢夺女子、财富,就失去了赚取权利和财富的机会。所以栾提泉的内心,很是不甘。

    听到有钱,栾提泉首先想到的就是钱财。

    有钱财了。

    他的机会来了。

    栾提泉沉声道:“你的商队,主要是经营什么?”

    曹操回答道:“回禀将军,在下的商队,主要是贩卖些盐和绫罗绸缎。其余的,还有些杂七杂的物件,以及批粮食。”

    盐是匈奴人最需要的食物。

    因为草原上不似原,不似在海边,可以晒盐,可以就地取材。

    草原上是相当缺少盐的。

    除此外,绫罗绸缎也是许多匈奴权贵需要的。

    这都是草原上的硬通货。

    栾提泉沉声道:“你此番押送了多少盐和绫罗绸缎来?嗯,还有多少粮食?”

    曹操微微笑,不急不躁的道:“在下的商队,押送了千斤盐,还有千匹丝绸。除此外,还有几百斤的粮食。随行的几百斤粮食,主要是些护卫食用。到了凉州境内,有多余的粮食,便直接贩卖出去。这次的生意,主要是盐、丝绸和些小物件。”

    “嘶!”

    栾提泉闻言,忽然倒吸了口凉气。

    他眼尽是喜色。

    千斤盐,千匹丝绸,这可不是小数目。

    对于个三口之家来说,如果节省着吃盐,斤盐都能吃上段时间。千斤盐贩卖出来,便是不菲的钱财。尤其还有千匹丝绸,这可是只有匈奴贵族才能用得起的。只要栾提泉得到了千匹丝绸,转手卖出去,能得到更多的好处。

    栾提泉心思转动,思考着怎么把这些盐和丝绸夺取到手。

    他没有打算买下来。

    他赚的买卖,那都是无本的买卖。

    可是,栾提泉也不能直接恫吓,否则吓跑了商人,栾提泉的打算就落空了。

    栾提泉沉声道:“你要通过陇关,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需要缴纳你三成的货物作为通关的费用。否则,本将不会让你通过。”

    这话是为了稳住曹操。

    栾提泉自以为聪明,所以才故意说大话,和曹操番讨价还价,准备先稳住曹操。旦曹操通过关卡时,他就可以立刻变脸,将曹操的货物扣押下。

    曹操听到栾提泉的话,心头大喜。

    栾提泉上钩了。

    只要栾提泉起了贪念,那么这战就顺利了。

    不过栾提泉的脸上,却是浮现出抹为难的神情,皱眉说道:“将军,我前往凉州做生意,那都是冒着生命危险的。而且趟下来,赚取的钱财也不多。如果您拿走了三成的货物,我赚取的利润近乎就很少很少了。这样的条件,我恐怕是答应不了。”

    “你说什么?”

    栾提泉故作凶狠,道:“你敢违背我的命令,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啊。你要知道,旦惹怒了本将,你今天就得留在这城楼上,别想离开。”

    曹操说道:“将军,在下自然知道得罪了您的下场。但作为个商人,我总不能分毫不取,分毫不赚。至少,您也得让我麾下的人有肉吃,至少能让我能赚些。您说呢?如此以来,您也能长久的赚取利润,岂不是更好?”

    栾提泉听了后,笑道:“阁下好张利嘴。”

    曹操说道:“将军谬赞了,这不是利嘴,而是阐述件事实。更何况,如今的情况下,最好是在下和将军都获利,这才是长久之道。”

    栾提泉道:“你所言倒也有道理。”

    嘴上这么说,栾提泉内心却不以为然。

    他驻守陇关,也就是短时间内驻守,不可能辈子都在这里驻守。所以他表面上说,内心却是窃喜,心想着终于稳住了‘曹商’这个商人。

    只要稳住了曹商,切就有回转的余地。

    这回,就有机会全部吞掉货物。

    栾提泉自以为得意,又继续说道:“既然都这么说了,本将也不占你的便宜。成半,本将至少要成半的货物,否则,你别想通过陇关,你也别想回去了。”

    “好,没问题!”

    曹操朗声道:“将军是干脆人,在下也干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