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0章 曹操亲往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陇关,此地是凉州和司隶地区交界地方。

    这也是冒顿大本营所在的地方。

    冒顿率领大军自凉州出兵,出陇关后,就径直杀奔陈仓县。在冒顿的打算,如果他夺取了陈仓县,就以陈仓县作为桥头堡,以攻打司隶地区。如果冒顿在陈仓县攻势受阻,甚至是遭到了兵败,他就可以退回陇关休整,然后再图谋后续。

    可以说,陇关的存在,确保了冒顿进可攻退可守。

    也恰恰是如此,冒顿在陈仓县兵败后,他摆脱了王灿麾下的追兵,虽然损失惨重,但冒顿也并不心灰意冷,两万的兵力折损,他冒顿还承受得起。

    冒顿率领大军,不紧不慢赶路,往陇关去。

    只是在冒顿后退时,曹操和黄忠率领的军队,已然先步到了陇关外,然后大军在关外埋伏下来,准备夺取陇关。

    陇关是入凉州的要道。

    曹操这次率领的军队,兵力并不是太多。

    如果要强攻陇关,必然难以攻克,就算是能攻克,也会折损无数的士兵。所以这次的战事,曹操必须采取取巧的计策,否则难以成功。

    山林,曹操、黄忠等人驻扎在此。

    众人齐聚,起议事。

    曹操神情肃然,目光扫过众人,沉声道:“我们要拿下陇关,就必须智取。如果是国内的任何座关卡,我们还可以扮作是对方的人。但陇关是匈奴人驻扎的,我们根本就无法扮作匈奴人。毕竟,也没有人擅长匈奴话语。如今的情况下,诸位可有破城的妙策?”

    对于这战,曹操很是重视。

    既然他带兵打仗,就必须漂漂亮亮的把这仗打好。

    否则,便是浪得虚名。

    黄忠眼神锐利,道:“曹公,匈奴人最看重的是粮食。我们可否派遣人扮作是商人,然后求见驻扎在陇关的匈奴主将。然后,我们约定贩卖粮食给他,让他出城来领取粮食。如今战事频繁,粮食是最关键的物资。我们以粮食引诱,对方极可能会上当的。”

    甘宁听了黄忠的话,摇头道:“黄将军的打算不可行,匈奴人也不傻。诚然,我们扮作是商旅,可万对方要检验粮草呢?我们如今是轻装简行,每个士兵身上,也就是点支撑几天的干粮。要弄来扮作商旅的粮食,去哪里找呢?这无异于自讨苦吃。”

    “不!”

    黄忠立刻反驳道:“我们有足够的理由不给匈奴人看粮食,因为我们可以说,旦匈奴人见到了粮食,就可能巧取豪夺,夺走粮食。所以,这就是我们拒绝的原因。”

    甘宁摇头道:“这样的理由,也并不太好。”

    黄忠问道:“兴霸,你有什么妙计?”

    “暂时没有!”

    甘宁摇了摇头。

    要拿下陇关这样的座雄关,尤其匈奴人都是桀骜彪悍之辈。要从匈奴人的手,拿下陇关,然后毁掉留在关内的粮草,这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如果单单论及战斗力,如果在平地交锋,曹操如今率领的数千精锐,就足以击垮所有驻扎的匈奴人。问题是,匈奴人都躲在城楼上。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必须让匈奴人主动出陇关,甚至是引诱匈奴人出兵,才能达到目的。

    其余人,纷纷开口。

    只是个个提出的建议,都不让曹操满意。

    这战曹操带兵来奇袭,他身边没有真正的谋士。要出谋划策,只能靠集思广益,以及他自己绸缪。当然,曹操本身就是个智者,他接到了袭击冒顿后方的命令,心就直琢磨着计划,早已经有了个大致的方案。

    只是曹操毕竟是降臣,他也曾经是皇帝,现在是王灿的臣子。面对黄忠、甘宁等王灿昔日的旧臣子,曹操不便于直接发号施令。

    所以,曹操开口询问。

    在众人都难以达成统意见的时候,曹操道:“肃静!”

    随着这声令下,众人都安静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又落在了曹操身上,等候曹操开口说话。

    曹操沉声道:“诸位,关于攻打陇关事,本官综合了诸位的意见,想到了个大体方案。我们方案的大方向,是依照黄将军的建议。”

    “这战,我们也以引诱为主。”

    “我们派遣去见匈奴人的人,扮作是商人,准备贩卖丝绸、盐和粮食给匈奴人。粮食匈奴人需要,但他们更需要盐和丝绸,这是他们最想要的。”

    “如此,匈奴人必定动心。”

    “当然,我们前往陇关时,也未必是非要吸引对方出关卡。”

    “如果匈奴人愿意出关卡,那么,我们就引诱对方出关,然后趁机发难,拿下这批匈奴人,然后趁势夺取陇关。”

    “如果匈奴人不愿意出陇关来,那么,我们就准备批马车,然后用箱子装上些石块等,用麻布盖上,便用战马拖着往前。”

    “只要我们的军队顺利到了关卡大门口,杀入了关内,那么,切就成了。所以这战的问题,倒也不是太复杂。”

    曹操侃侃而谈,开口说着话。

    对于这次的战事,曹操是志在必得。

    应的安排,曹操早就烂熟于心,所以他提出来的方案,已经完整的成型,计划也相对靠谱,没有什么纰漏。

    众人听,都微微颔首。

    这事经过黄忠的分析后,发现这战倒是轻松。

    黄忠说道:“曹公,老夫赞同出兵。”

    甘宁又道:“末将也赞同!”

    两元大将都赞同出兵,其余也没有人反对。

    黄忠说道:“出使方面,由谁扮作商人前往呢?”

    曹操说道:“我去!”

    “不可!”

    不论是黄忠,亦或是甘宁,都立刻开口反对。他们都是王灿的老臣,都清楚王灿对曹操的器重,如果曹操以身犯险,有个三长两短,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说都不愿意让曹操去。

    黄忠说道:“干脆老夫去,就算老夫办不成事情,要退回来也容易。”

    甘宁正色道:“依我看,还是末将前往。黄老将军虽然年轻许多,但毕竟魁梧精悍,且也是军主将,老将军适合留在军。”

    黄忠说道:“兴霸,你说老夫魁梧精悍,说得你不魁梧般?你也是习武之人,以你的武艺,只要匈奴人,都精通武艺的,必然会发现你。你去暴露的可能性,也是极大的。我不赞同你前往。”

    甘宁道:“干脆,从军找个人去。”

    黄忠说道:“似乎也只能这么办了。”

    曹操见甘宁和黄忠聊得起劲儿,捋着颌下的胡须,笑了笑道:“两位将军,都不必争执了。不论是黄老将军,亦或是甘将军,都不适合前往。”

    “你们太明显了,看就是行伍之人。”

    “而且正如刚才你们所说,都是魁梧之人,体格魁梧,相貌彪悍,只要是稍稍聪明的人,眼就能看出你们出自军队。”

    “你们不适合前往。”

    “至于从军挑选人,也是不可靠的。如今的情况下,挑选军的人前往,不论是你我,都是不放心的,还是老夫前往最合适。”

    曹操沉声道:“只有老夫前往,才能办成这件事。方面,老夫如今也年轻了许多,不似昔年那么苍老。另方面,老夫只是粗通武艺,武艺极为普通,不会被人发现。再者,老夫也能随机应变,这事情,真的是只能交给老夫处理。”

    黄忠和甘宁闻言,都相视望。

    两人心都担心。

    不是不放心曹操的能力,而是担心曹操的安全。

    曹操心思通透,他自是能明白黄忠和甘宁的顾虑,沉声道:“至于老夫的安全,你们放宽心便是。老夫即使无法取得成功,自保也是绰绰有余的。更何况,老夫是商人身份。只要陇关上的匈奴人稍稍有些智慧,就不会杀掉我这样的财神爷。所以这次老夫前往,看似有些危险。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半点风险。”

    黄忠见曹操言之凿凿,深吸口气道:“也罢,就由曹公前往。”

    甘宁也改口了。

    两人是主将,两人达成了统的意见,其余人也就没有多余的意见了,事情也就敲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