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9章 冒顿逃遁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斩!”

    冒顿提起力量,再度朝王灿斩下。

    这刀斩下,冒顿的力量已然提升到极致。他为了击杀王灿,依然是豁出去了。只要能杀了王灿,切都是值得的。

    王灿没有丝毫的畏惧,提起龙渊剑,再度迎了上去。这次,王灿已然是运转内息,真武秘籍所修练出来的内力,浩浩荡荡运转,然后爆发出磅礴无匹的力道。在刀刃和剑刃即将接触的瞬间,内力流转催动下,龙渊剑的剑刃上,轰然爆发出极强的剑罡。

    这刻,冒顿也瞪大眼睛。

    怎么可能?

    王灿年纪轻轻,怎么能修炼出罡气来。

    就算是他,也完全没能修炼出罡气。在这样的情况下,冒顿的胆气便弱了三分。和王灿手的龙渊剑碰撞时,他力道弱,就被王灿压着打。

    “铛!”

    兵器再度撞击。

    剑罡的逼迫下,冒顿的弯刀无法抵挡,存存退步。

    当两人分开时,冒顿握住了弯刀的手,已然是轻微的颤抖着。甚至虎口处,竟然也有轻微的酥麻感觉。他低头看去,在弯刀上,也留下了个豁口。

    “嘶!”

    冒顿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他手的弯刀,竟然被斩得留下了道豁口,简直是可怕。

    这样的情况,简直是不可能的。

    换做是任何时候,这也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尤其他手的战刀,完全是能削铁如泥,足以吹毛断发的。可现在的情况下,竟然留下了道豁口。可想而知,王灿手的龙渊剑,是何等的锋利和锐气。

    冒顿不敌,可王灿却没有任何影响。

    王灿握住了龙渊剑,手依旧无比的稳健,依旧是稳如泰山。甚至于,王灿清楚知道他在武艺上,足以击败冒顿。

    他能够取胜的。

    王灿知道,便趁胜追击,立刻就再度进攻。

    趁热打铁,争取拿下冒顿。

    王灿熟悉历史,知道似冒顿这样的人物,绝对不是易与之辈。要击杀冒顿,绝对是不容易的。所以王灿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争取鼓作气拿下冒顿。旦错过了这次的机会,再想要拿下冒顿,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了。就算黄忠、典韦等人去了后方,要截断冒顿的退路,也未必能够鼓作气拿下冒顿,所以王灿想要现在就留下冒顿。

    王灿手龙渊剑,阵疾风暴雨的进攻。

    这攻势,无比的迅猛。

    冒顿不断的抵抗,眼见陷入王灿的攻势,便立刻抽身撤退。他不顾手的弯刀是否受损,提刀便迅猛劈出道,将王灿破退,然后打马就准备撤退。

    王灿能压制冒顿,但想要三两招击败冒顿,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尤其,冒顿猛然爆发的情况下,王灿只能抵挡。

    在冒顿要撤退时,典韦立刻就杀出,大吼道:“冒顿狗贼,哪里逃。”

    典韦立刻追了上来,提着铁戟便往冒顿追去,意图拦截冒顿。事实上,典韦早就在旁准备着拦截,避免冒顿逃走。如今,冒顿果真要逃走,典韦自然不会让冒顿如意。只是典韦杀出的瞬间,冒顿的身边就有名亲卫杀出,阻断了典韦去路。

    “滚开,挡我者死!”

    典韦大吼,手铁戟横扫,立刻就将挡在他身前的匈奴兵斩杀。

    典韦杀掉了冒顿的亲卫,又继续往前。

    只是典韦虽然继续往前,但冒顿身边,又有亲卫冒出,悍不畏死的抵挡典韦。即使典韦战斗力强,宛如魔神般,但在亲卫的纠缠下,典韦也难以追赶冒顿,以至于冒顿逃走了。

    而王灿因为短时间的耽搁,便没能追上冒顿。

    毕竟,冒顿也是大高手。

    瞬间的耽搁,就彻底失去了冒顿身影。

    王灿眼看着冒顿逃走,眼看着个个匈奴士兵撤退,下令道:“杀!”

    大军开始掩杀冒顿。

    这战,便不断的追击。

    战斗从上午,持续到了傍晚时分,追击的士兵才回来了。只是冒顿麾下的匈奴兵都是骑兵,以至于追赶的过程,许多匈奴骑兵都逃掉了,没能追上去。

    典韦、赵云等人收军返回,回到了陈仓县。

    城内,军营。

    军队驻扎下来,然后清点损失。

    赵云清点完损失后,然后就带着战报进入军大帐,向王灿汇报情况。王灿从赵云手,接过了战报后,仔细的查看后,皱起了眉头。

    从赵云驻守到现在,足足战死了近九千士兵。

    这九千士兵,都是死在驻守上的。

    这九千士兵,都是和冒顿厮杀战死的。

    没有个士兵投降!

    所有士兵,都是战死的。

    如今陈仓县的守军,剩下的已然不足千人,而且许多都是伤兵。得亏王灿能及时赶到,否则这战的后果不可估量。

    王灿此刻也沉默了。

    九千多儿郎,埋骨于此,实在令人心痛。

    至于王灿带来的士兵,折损不足六百人。

    而这战,也斩杀了不低于千匈奴人。再加上此前赵云和冒顿对战时,冒顿麾下的匈奴人,早已经战死过万,所以冒顿在这战,折损近两万人。

    这对于冒顿而言,也是大损失。

    尤其黄忠、曹操早早率军去袭击后方,等到曹操取得胜利,这战的战果会更加辉煌。

    王灿深吸口气,道:“子龙,你和元直立刻找陈仓县的石匠,然后篆刻块英雄纪念碑。这块碑石,朕要立在陈仓县的西门外。不仅如此,要在碑石上雕刻所有战死士兵的名字,让后世的子子孙孙,都铭记他们的功劳。如果没有他们的悍不畏死,如果没有他们的英勇奋战,如果没有他们的砥砺战斗。陈仓县,或许已经落陷了。”

    “旦陈仓县落陷,后果不可估量。”

    “这战,为我们赢得了机会。”

    “如今,我们才能反攻。”

    “如果没有他们的无私付出,没有他们的死战。那么我们蜀国,甚至都会陷入战火。甚至于,会遇到崩塌的局面。”

    王灿道:“这些战死的士兵,必须铭记,甚至于给予嘉奖和加大抚恤。”

    赵云听,立刻就道:“陛下,臣立刻召集城内的石匠,然后立刻赶制。有城内的诸多石匠赶工,必定会在三天内完成。”

    “好!”

    赵云点了点头,道:“三天后,石碑落成,便立在城外。朕要带着士兵,亲自到城外吊唁死去的士兵,他们都是英雄,是蜀国的英雄。”

    赵云道:“陛下英明!”

    作为军主将,赵云知道生死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只是,他还是伤感。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赵云又汇报了陈仓县的其他情况,才离开了军大帐,然后找到了徐庶,快速将王灿的意见转达。徐庶听完后,赞许道:“陛下的决定,乃是最为英明的决策。唯有陛下亲自吊唁,才能安抚士兵,才能给士兵鼓劲儿。”

    顿了顿,徐庶又道:“我熟悉陈仓县的情况,知道有几个手艺精湛的石匠。我这就去找人,爸他们召集起来,然后快速的打造英雄纪念碑。”

    “去吧!”

    赵云摆了摆手。

    徐庶拱手揖了礼,便离开了营帐。

    赵云和典韦也有些时候没见了,他把手事情处理完后,便找打了典韦,询问了下典韦的武艺情况。待确认了典韦武艺精进,甚至知道王灿才算是真正的脱胎换骨,赵云更佩服王灿。

    昔年,王灿武艺就很厉害。

    如今,王灿更是骑绝尘,甩开了军所有人。

    赵云也和头曼厮杀过,也和冒顿麾下的大将厮杀过。虽说赵云能占据优势,但想要轻易击杀头曼等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头曼等人也不会缠斗。

    旦不敌,头曼等人就撤退,不和赵云厮杀酣战。

    事实上,冒顿开始率领匈奴骑兵抵达,就是想要搦战的方式,让头曼打赵云个措手不及。如果头曼能闪电般斩杀赵云,那么冒顿拿下陈仓县,就易如反掌。让冒顿没想到的,是赵云实力强横的没边儿,头曼无法斩杀赵云,甚至被赵云压制。

    赵云和典韦较量了番,便起切磋武艺。

    时间流逝,三天转瞬即逝。

    这日,徐庶急匆匆来到赵云所在的营帐,将石碑的事情说清楚了,然后就和赵云起,来到了王灿休息的军大帐。

    赵云作为主将,他开口禀报最新的消息。

    王灿得知英雄纪念碑已经完成,便下令道:“立刻将英雄纪念碑立在城外,子龙、元直,立刻召集军的主将,随朕起去悼念死去来的英雄。”

    “喏!”

    赵云和徐庶躬身应下。

    两人去传令,不久后,所有人齐聚。

    王灿带着典韦、郭嘉、赵云、徐庶,以及陈仓县的大小官员起,然后来到了陈仓县的西门外,来到了矗立在地上的石碑面前。

    这座石碑,足有近丈高。

    这样的高度,已然极高。

    单单是把这座石碑立起来,然后挪到了率先挖好的洞里面,都耗费了不小的力气。石碑树立起来,便送来了各种瓜果,以及供百姓上香叩拜的地点。,

    切,都准备妥当。

    王灿带着众人到城门口时,后方也有无数的百姓汇聚。

    个个百姓站在城门外,目光落在了王灿身上。这时候,王灿身着素服,他站在英雄纪念碑的面前,然后朗声的说话。

    王灿说话的内容,大致便是宣布战死士兵的嘉奖,以及对他们的告慰。

    待王灿讲话完毕后,然后才开始上香。

    王灿上完了香蜡,又敬献了花圈,给死去的烈士定位后,最后才离开了城西。至于后续百姓自发的悼念,那就是百姓的事情了,和王灿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