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8章 斩杀头曼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杀了呼屠,身上不曾沾染半点鲜血。他提着长剑继续往前,但凡挡在王灿前面的,尽皆被王灿斩杀。就算是如此,王灿身上依旧不染半点血迹。

    恰是如此,越是令匈奴人胆寒。

    个个匈奴人,犹如飞蛾扑火般,不断的靠近王灿,意图将王灿斩于马下。可是,无例外的,所有人都死在了王灿的刀下。

    “杀皇帝,杀蜀国的皇帝!”

    “冲啊!”

    “杀死蜀国皇帝,权势和美女,应有尽有。”

    “勇士们,杀!”

    ……

    匈奴人的队伍,无数人高声呐喊。

    就算是有无数人死在了王灿的剑下,就算是无数人被杀,但依旧有无数人继续往前冲。他们当,只要有个人取胜,甚至只要有个人伤了王灿,这切就都是值得的。

    所以,即使死伤无数,依旧有无数人冲。

    这些士兵的冲刺,却没有影响到王灿。

    王灿手的龙渊剑,削铁如泥,加之王灿本身就是武艺的大宗师,身武艺出神入化,早已经登峰造极。但凡靠近王灿的匈奴人,尽皆被剑斩杀。

    王灿周围圈,留下了具具尸体。

    刚开始,倒也是匈奴人悍不畏死的冲锋,都想着要抢夺功劳,都想着要拿下斩杀王灿的大功。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有人能挡住王灿,任何人上前,那都是被杀的。任何人上前,那都是送死的。

    所以,再没有人来了。

    王灿的身边,忽然间就空荡荡的,周围虽然有匈奴人,但没有人再敢靠近。

    “恶魔,蜀国皇帝是恶魔。”

    “杀不死他,我们无法靠近,怎么办?”

    “昆仑神啊,为什么我们的敌人就在眼前,却无法斩杀他呢?”

    ……

    个个匈奴士兵,口喃喃自语。

    王灿却没有搭理这些停滞不前的匈奴士兵了,他提着龙渊剑,继续往前。随着王灿的往前,前方的官道上,忽然间就劈波斩浪般让开了,再没有人抵挡,再没有人敢阻拦王灿。

    仿佛,无数匈奴人故意让开了道路般。

    王灿看到了典韦的方向,便加快了速度,非般的快速前进,大吼道:“典韦,让朕来!”

    “哒!哒!”

    马蹄声急促,随着战马的马蹄声响起,王灿犹如离弦之箭,很快就到了典韦和头曼的面前。在头曼狼牙棒斩下的瞬间,王灿的龙渊剑直接就探出,剑便挡住了头曼砸下的棒。

    王灿剑锋转,便顺着横削下去。

    “嚓咔!嚓咔!”

    剑刃所过之处,狼牙棒尖端的尖刺,竟是纷纷被削断。剑锋快速的就靠近头曼握住了狼牙棒的右手。头曼也是吓了跳,连忙就撒手更换,然后收回狼牙棒,又错马和王灿对立。

    “蜀国皇帝,再接我棒!”

    他手的狼牙棒轮转,紧跟着就再度砸下。

    “咻!”

    狼牙棒挂着呼啸声,瞬间就落下。

    王灿看到砸落的狼牙棒,怡然不惧,提着龙渊剑便迎了上去。龙渊剑削铁如泥,能斩断狼牙棒尖端的尖刺,却无法削断狼牙棒。毕竟,头曼的这杆狼牙棒,也是精钢锻制,而且足有鹅蛋粗,所以时间竟是无法斩断。

    “看我砸死你!”

    头曼双手握住狼牙棒,死死的往下压。

    王灿单手握住了龙渊剑,便挡住了头曼的攻势。虽然狼牙棒力量大筹,正点点的下压,但忽然间,王灿左手探出,闪电般就抓住了狼牙棒。

    “下马!”

    王灿奋力拉,顷刻间,头曼猝不及防之下,身子竟是直接就前倾,忍不住要跌落在地上。他双腿倒勾在战马的马背上,想要稳住身形。可就在他准备稳住身形的瞬间,王灿手握成拳,登时就肘锤下。

    “砰!”

    肘部撞击在头曼的背部,瞬间的力量爆发,只听嚓咔声,头曼的腰间尾椎骨,竟是被锤打得断裂开来。

    “啊!”

    凄厉的惨叫声,自头曼口传出。

    这刻,头曼再也稳不住了,魁梧的身体,登时就往下坠落,然后跌落在马下。王灿手的龙渊剑,在空凌空转,便狠狠的刺下。

    “不好!”

    倒在地上的头曼,眼看着剑尖落下,想要滚动躲避。

    可就在他身体发力想要滚动时,他整个身体的力量,在尾椎骨竟是无法传递上来,全部在尾椎骨停滞了。这刻的停滞,就使得头曼慢了拍,龙渊剑的剑尖,扑哧声便刺入头曼心脏。

    “噗!”

    殷红鲜血,自头曼心口喷出。

    头曼闷哼了声,整个人身体随之僵住。

    他张嘴想要发出求助的声音,但话到了嘴边,又被心头涌上来的鲜血堵住,根本就无法发出声音。在无尽的痛苦侵袭下,头曼身体抽搐两下,便再没了动静,彻底失去了气息。

    典韦看到王灿干净利落斩杀头曼,也暗暗感慨。

    陛下的实力,始终是最强的。

    王灿继续道:“头曼已死,杀!”

    “头曼已死,杀!”

    典韦再度大吼。

    其余跟着典韦起厮杀的禁军,也是高声呐喊。

    随着这些士兵的呐喊,无数禁军士兵紧随其后,跟着起冲杀。他们冲杀时,彻底形成了战斗力,宛如柄尖锥般,杀入了匈奴人的队形。

    这阵型,彻底打乱了头曼麾下匈奴人的队伍。

    头曼被杀,匈奴人队形大乱。

    尤其是头曼战死后,匈奴人缺少了主帅,便再也难以形成战斗力。在典韦、王灿的联手进攻下,匈奴人溃不成军。

    这支匈奴军队的溃败,使得整个匈奴人的攻势受阻。

    这情况,更鼓舞了城头上的守军。

    赵云看到王灿率领的军队取胜,高声呐喊,给驻守士兵鼓劲儿助威。城楼上的士兵,亲眼看到了王灿的救援,也看到了王灿取胜,不断的击败匈奴人,个个都振奋不已。

    “杀!”

    城楼上,无数士兵呐喊。

    驻守守军的攻势,越发强横。

    这刻,心情最压抑的便是冒顿了。

    如果没有王灿的援军出现,最多再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冒顿铁定能攻破陈仓县的县城。只要杀入了陈仓县的县城,他就拿下了攻打司隶地区的桥头堡,就能够继续往前,进步攻占整个司隶地区。可如今的情况下,他切计划都失败了。

    切,都化为乌有。

    甚至于,连他麾下的大将头曼,也都被斩杀。

    他麾下的士兵,都陷入困境。

    这切,情况彻底扭转了,而且是不利于他的。

    这样的局面,是冒顿最不愿意看到的。

    冒顿回头看向王灿杀来的方向,眼闪烁着精光,他调转方向,立刻道:“儿郎们,随我起斩杀王灿。只要斩杀了王灿,这战,我们就能扭转战局。”

    “杀!”

    冒顿率领军队,便调转方向往王灿杀去。

    在冒顿率领军队逼近时,城头上的士兵,已然开始撤退下来,不再攻打陈仓县。而城楼上的士兵,也终于能松口气,不再承担防守陈仓县的压力。

    赵云却不满足于此。

    赵云根本就不愿意防守,他直都想要进攻的。

    这次,王灿杀来了。

    赵云不必采取防守,他悍然下令道:“儿郎们,我们反击的机会来了。冒顿杀我儿郎,攻我家园。这战,我们要报仇。杀,杀出去!”

    赵云下了进攻的命令。

    他快速的下了城楼,然后命令士兵打开城楼,便快速的杀出。

    驻守的士兵,也随即杀出。

    在赵云紧跟着杀出,准备包夹冒顿的时候,冒顿和王灿的距离,已然只有百步远左右。在这个时候,冒顿已然能看到王灿的方向,尤其是王灿所在的位置,周边士兵不多,所以如今冒顿的眼力下,他也能看得清楚。

    冒顿迅速的挽弓,然后捻起支羽箭,便搭在了弓弦上。战马仍在继续往前跑,但冒顿却在马背上纹丝不动。

    他瞄准了王灿的位置,低喝声,便松开了握住弓弦的手。

    “嗡!”

    弓弦震动,弓箭脱弦而出。

    “咻!”

    弓箭破空,挂着锐啸声,径直往王灿所在的方向刺去。

    冒顿的这支弓箭,又急又快,迅猛得令人震惊。甚至于,普通的羽箭在空飞过,完全没有任何的晃动,转眼就直奔王灿前方去。

    王灿策马往前,他耳朵动,便察觉到前方射来的弓箭。

    王灿龙渊剑提起,提剑横拍。

    “啪!”

    剑刃撞击在箭杆上,不轻不重的力量撞击下,箭杆立刻就改变了方向,然后换了个方向射出,已然偏离了命的方向。

    “杀!”

    王灿提着剑,再度下令。

    战马疾驰,王灿距离冒顿,已然越来越近了。

    双方同往各自方向奔跑,使得距离越来越近,不用片刻功夫,王灿距离冒顿已然不足十丈。他手龙渊剑抡起,便朝冒顿斩下。

    冒顿昂着头,也是怡然不惧,铿锵声,便拔出了柄弯刀,径直就迎了上去。

    “铛!”

    两柄武器,狠狠撞击在起。

    这两柄武器撞击,迸发出璀璨的火星。

    王灿的力量上,压制了冒顿,但他看到剑刃和刀刃摩擦出的火星,知道冒顿手的弯刀,也是柄绝世神兵,绝对是能削铁如泥的。

    此刻,王灿想要斩杀了冒顿。

    只要冒顿死了,凉州的匈奴人就失去了龙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