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7章 杀贼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如今的赵云,耳力和目力极好。他侧耳倾听,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喊杀声,再往外看去,赫然看到了远处竖起来的杆大旗。

    大旗上,镌刻着个斗大的王字。

    赫然是王灿的王旗。

    赵云看到王字的瞬间,登时就明白了过来,这是王灿率军抵达了。只见赵云猛地提起口气,大喝道:“儿郎们,陛下的大军到了,陛下来陈仓县救援了。”

    赵云的声音,犹如炸雷响起。

    这声音,回荡在城楼上。

    所有镇守陈仓县的士兵听到赵云的话,登时便精神抖擞。

    战场上,军心极为重要。

    士气是第位的。

    只要军的士气在,这支队伍就算战斗到最后个人,那也可以持续战斗。如果支军队失去了战斗力,即使是有数万人,也不过是纸老虎,稍稍推,就会全部倾塌。

    “杀!”

    赵云环顾左右,再度大吼。

    随着赵云的呐喊,无数的士兵提刀开始反攻。

    即使陈仓县的兵力少,即使实力更弱,但这刻士兵爆发出的战斗力,也远远超过了之前。对于整个蜀国的军队而言,王灿就是主心骨。

    王灿回来了,军心便稳定了下来。

    赵云率军抵挡匈奴军队的进攻时,匈奴勇士头曼率领士兵已然杀出,径直往后方王灿的位置去。头曼提着狼牙棒,咧嘴露出残忍笑容。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没有把王灿众人放在眼。头曼如今的武艺,早已经进入炼气巅峰,这已经是纵横整个匈奴军队。

    “杀!”

    头曼大吼,提着狼牙棒加速。

    麾下的匈奴骑兵,也是大声的吆喝着。

    这些人无比的凶残。

    个个凶狠如狼,不断的往王灿所在的位置靠近。

    双方距离,快速拉近。

    百丈!

    十丈!

    六十丈!

    当双方的距离,已然不足六十丈时,典韦率先就大吼道:“禁军儿郎,随本将杀!”

    护卫王灿安全的,都是禁军儿郎。

    这些士兵,都是真正的精锐。

    每个士兵都有足够的战斗力,都能以当百,都是军的百人将。他们全力以赴的冲阵,足以击垮所有军队,足以令天地变色。

    “杀!”

    典韦手持铁戟,下了冲阵的命令。

    此刻的典韦,眼闪烁着凶残的冷光,他已然是准备痛痛快快的厮杀番。唯有如此,才能杀个痛快,才能彻底宣泄心的杀气。

    时间不长,双方交手。

    禁军和头曼麾下的匈奴人交锋了。

    典韦和头曼也正面交锋。

    典韦手铁戟上下翻飞,而头曼不断挥舞狼牙棒,抵挡典韦的攻击。两人交手,典韦在武艺上更胜筹,但典韦虽然更强,也不是两招就能击败头曼的,双方时间陷入了攻守的局面。

    典韦不断的进攻,头曼虽然无法反击,却死死守着。

    典韦身边的禁军士兵,虽然战斗力强横,论及单体的实力,是比匈奴人更强的。但头曼带来的士兵人数更多,在数量上占据了极大的优势。

    恰是如此,使得局面难以打开。

    双方,时间竟是陷入僵局。

    正常的情况下,如果典韦能够击溃头曼,甚至是斩杀头曼,那么就足以击垮这支匈奴人的军心,足以令匈奴人崩溃,取得这战的胜利。

    亦或者,典韦无法取得突破时,典韦麾下的士兵,能够击溃匈奴人,碾压匈奴人的军队,那么即使头曼能挡住典韦的进攻,那么头曼势单力孤,也挡不住蜀军的攻势。

    可如今样都不占。

    如今的情况下,典韦无法碾压头曼,禁军士兵无法取胜。

    这就导致了局面的僵持。

    战事,时焦灼。

    王灿坐镇后方,他抬头往陈仓县的方向看去,看到了大规模涌上城头的军队,看到了大规模进攻的匈奴人,知道时间紧迫。

    这时候,不能再耽搁了。

    在耽搁时间,这战便会陷入困境。

    旦陈仓县落陷,旦匈奴人杀入了陈仓县内,那么陈仓县的百姓必然遭殃。所以必须在赵云还能抵挡时,击垮冒顿的攻势,甚至是击溃冒顿。

    否则,这战不好办。

    “铿锵!”

    王灿忽然便拔剑出鞘。

    他手持龙渊剑,横剑在胸前,下令道:“儿郎们,此战关乎我蜀国的国运,有胆量者,不怕死的人,便随朕杀敌。”

    “杀!”

    王灿龙渊剑斩下,策马就冲出。

    在王灿身后,还有支士兵。

    这支士兵只有千余人,但都是精锐,而且全都是死忠于王灿的人。他们见王灿都临阵冲刺,个个立刻就拔刀出鞘,登时就杀了出去。

    “杀!”

    无数士兵,高声呐喊。

    “杀贼!”

    “斩杀匈奴人,不败匈奴人,誓不罢休!”

    “杀匈奴人!”

    ……

    个个士兵高声呐喊。

    所有的士兵呐喊,所有的士兵精神鼓舞,全都奋力的冲刺。连王灿都奋力冲刺,士兵自然能够爆发出战斗力。

    这便是主帅的作用。

    兵熊熊个,将熊熊窝。

    战场上,如果主将孬了,麾下的军队必然难以爆发出战斗力,必然会陷入困境。反倒是主将能悍不畏死的冲杀,最能激发战斗力,最能鼓舞士气。

    王灿的杀出,便点燃了蜀军的斗志。

    事实上,王灿快速的冲出,已然是成为了支尖锥。论及武艺,王灿如今早已脱胎换骨,进入了炼神的层次,甚至他进入了炼神后期,就算是空手斩下,也足以轻易杀人。他如今手持龙渊剑这等利器在手,杀伤力更是呈几何的倍数增加。

    只见王灿长剑在手,手腕发力,剑锋陡转,在空划过道道冷光。

    蓬蓬鲜血,随之飞溅。

    个个匈奴人的骑兵,纷纷被杀。

    “蜀国皇帝,看我杀你!”

    匈奴人当,个部落的族长呼屠杀出来了。他跟着头曼杀来,也看到了王旗下的王灿。他虽然是匈奴人,恰好能懂得汉人的话语,所以听到了蜀军对王灿的称呼。

    所以,他杀了出来。

    呼屠手是口六尺长的长刀,他拎着刀,不断的往王灿靠近。

    当双方的距离不足四丈时,呼屠已然举起了手的战刀。他举起战刀,便凌空斩下,大吼道:“狗皇帝,死来!”

    此刻的呼屠,内心已然无比兴奋。

    他的机会来了。

    只要斩杀了蜀国皇帝,他就立下了最大的功勋。在呼屠的内心,根本就没有把王灿放在眼。个国的皇帝,就算会武艺,恐怕武艺也不会太高,这就是呼屠的考虑。

    王灿看到斩下的刀,神态自若。

    区区匈奴,不足为惧。

    王灿双手握住龙渊剑的剑柄,当即就提起了剑柄,猛然运劲。他的气息流转,顺着龙渊剑溢出,竟是有了丝丝的剑罡般。

    “斩!”

    王灿低喝。

    他手的剑削除。

    虽说王灿的这剑削出时速度慢,但这剑和呼屠战刀碰撞的瞬间,只听嚓咔声响起,呼屠手的战刀应声而断,而王灿手的龙渊剑,却是丝毫无损。

    呼屠眼,浮现出丝惊慌。

    他眼见情况不妙,便立刻准备撤退。

    可是不等呼屠撤退,王灿手的龙渊剑继续往前,便已经到了呼屠的胸前,割裂了呼屠肋下的肌肤。

    剑光如洗,瞬间便从呼屠腰间划过。这剑划过,呼屠腰间竟然没有鲜血溢出,甚至连呼屠自身,都在短时间内没有感受到痛觉。

    呼屠原以为自己要死了,没有感受到痛觉,忽然大笑道:“狗皇帝,你没有杀我,你没有……”他的话刚出口,忽然间,糊涂脸色大变,眉头皱了起来。

    “噗!”

    殷红鲜血,登时自肋下喷溅出来。

    这鲜血的喷溅,完全是肋下圈喷出鲜血。甚至呼屠挪动身体,刹那间,就使得上半身和下半身脱离了。

    这事儿,也就是电光火石间发生的。

    鲜血喷溅下,呼屠上半身掉落,下半身也随即从战马落地。

    “扑通!”

    呼屠上半身跌落在地上时,尚且还有丝的感觉,下刻,他才觉得眼前彻底黑暗,彻底失去了直觉。

    个照面,呼屠被杀。

    王灿斩杀了呼屠后,看也没有看呼屠眼,便径直继续策马往前。

    王灿的目标,乃是和典韦酣战的头曼。

    斩杀头曼,取得这战的优势。

    这是王灿要达到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