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3章 王灿归来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其余众人听,自是致同意。

    王灿返回,意味着蜀国便转危为安,彻底有了主心骨。

    这是众人所期盼的。

    程昱目光扫了眼众人,便正色道:“如今陛下返回,是蜀国天大的喜事。如今整个蜀国上下,人心惶惶,都很不安稳。陛下返回,正好能稳定人心。诸位下去后,便立刻以陛下的名义,将陛下返回的消息告知各地官员,以安抚人心。”

    “喏!”

    众人齐齐应下。

    程昱是百官之首,他有权利安排众人。

    程昱再度道:“事情众多,诸位忙去吧。老夫去见太子,将陛下返回的消息告诉太子。”

    说完,程昱起身就往外走。

    如今的程昱,已经是把年纪了,但他精神矍铄,身体很健朗。尤其天地灵气滋生,更多了许多延年益寿的药物,程昱注重保养,身体也很是不错。

    他出了署衙,径直前往觐见太子王祯。

    如今王祯年岁不大,但长得极为英武,他虽然还未成年,还是个半大的孩子。但生在深宫,有蔡琰等人教导,再有蔡邕等大儒悉心*,王祯极为懂事,而且天资聪颖。如今的局势,王祯看在眼,也忧心不已。

    只是,王祯也无能为力。

    王祯能做的,就是不给程昱、贾诩等人添乱,尽量做好自己的事情。

    程昱进入宫殿内,揖首行礼道:“老臣程昱,拜见太子。”

    王祯摆手道:“仲德公不必多礼,来人,给仲德公看座!”

    当即,便有内侍拿来了坐席。

    程昱道谢后,才撩起衣袍坐下。

    王祯不等程昱开口,便主动道:“仲德公,前些日子赵云将军上奏,说凉州冒顿屡屡进犯,陈仓县陷入困境。如今处理得怎么样了?”

    程昱回答道:“回禀太子,老臣对于赵云提及的事情,也只能尽量提供充足粮草。其余,只能靠赵云力抵挡。毕竟,蜀国四方都面临危险,如果倾尽力量支持赵云,其余各方出现问题。那么,蜀国也会陷入困境。”

    王祯点了点头,却是忍不住叹息声。

    如今局势,的确严峻。

    王祯再度问道:“仲德公来,有何要事?”

    程昱捋颌下的胡须,微笑道:“老臣刚得到战报,陛下自陈仓县入关,已经在返回洛阳的路上。太子,陛下回来了。”

    王祯听,很是震惊。

    年多前,他的父皇离开了蜀国,去远征他国。当时的蜀国,统治整个蜀国,下辖天下各州,各地也安居乐业,没有战事发生。

    那时候,王祯日子倒也轻松。

    他只需要读书,然后学习处理政务,便没有什么操心的事情。毕竟,朝廷的大事都有程昱、贾诩、李儒等人处理,不需要王祯操心。

    只是天下大变后,切都变了。

    蜀国也岌岌可危。

    切,都让王祯担心,他的内心,也无数次的期盼着王灿回来,希望他的父皇能回来坐镇,能扭转如今的局势。

    在开始的时候,王祯直期盼着王灿返回。可时间稍稍长了,这个念头就搁下了,暂且没有去考虑王灿的消息。

    可这时候,程昱竟然说他的父皇回来了。

    王祯连忙问道:“仲德公,父皇到哪里了?”

    程昱回答道:“回禀太子,老臣刚得到的消息,是陛下已经进入陈仓县,正在返回路上。依照老臣的判断,如果陛下全速赶路,最多再有两日,陛下就会返回洛阳。”

    “父皇终于回来了太好了。”

    王祯喜形于色,那布满了忧愁的脸上,终于没有了担忧。

    王祯道:“仲德公,朝廷政务,都交给你处理。我去告知母后,这段时间,母后担心不已。母后得知父皇回来了,肯定会安心不少。”

    程昱道:“太子所言甚是,老臣告退。”

    在程昱离开后,王祯立刻就出了宫殿,往后宫去。他到了后宫,正见到蔡琰在训斥宫女铺张浪费。如今蜀国的财政和粮食都不乐观,所以蔡琰已经着手裁剪宫开支,要杜绝宫铺张浪费的情况。

    王祯来到蔡琰面前,行礼道:“儿臣拜见母后!”

    蔡琰看到王祯,摆手让所有宫女退下,笑道:“祯儿不去处理朝廷政务,怎的来了后宫?”

    王祯欢喜道:“母后,儿臣刚得到好消息,父皇回来了。”

    蔡琰听,陡然就怔住了。

    下刻,蔡琰眼眶更是有了晶莹泪珠。

    这幕,下了王祯跳,他连忙就上前,搀扶住蔡琰,道:“母后,你怎么哭了?父皇回来,这是天大的好事啊。”

    蔡琰擦了擦眼眶,笑说道:“母后哪里哭了,这是高兴的。陛下回来了,陛下终于回来了。祯儿,你父皇到哪里了?”

    这刻的蔡琰,虽然眼喊着泪光,但脸上却洋溢着笑容。

    如今的蔡琰,三十出头。

    她在宫保养得极好,三十岁的年龄,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此前蜀国陷入困境,王灿又不在,虽说蔡琰不参与国政,但蔡琰内心也极为担心,担心蜀国的局面。

    她削减后宫用度,便是要节省钱财和粮食。

    至少,她要进自己的分心力。

    王祯说道:“回禀母后,据仲德公说,父皇已经进入了陈仓县,目前正在返回的路上。预计最多再有两日,陛下就会返回了。”

    蔡琰双手合十,道:“太好了,蜀国有救了。陛下回来了,蜀国就安定了。”

    王祯道:“母后,您放心,蜀国切都会好起来的。虽说如今的蜀国有些艰难,但父皇返回后,我们会将失去的疆土都夺回来。冒顿屡次进犯陈仓县,蜀国也会打回去。蜀国这段时间承受的苦难,没有人会忘记。”

    这刻的王祯,话语有了锋芒。

    都说苦难能改变个人,此前的王祯,虽然天资聪颖,但缺少压力和苦难,没有遇到过事情。这遭他执掌国政,遇到了各国的攻打,成熟了巨大的压力。这些事情,都让王祯迅速的成长。如今蜀国的危机,对蜀国是压力和危机,但却促成了王祯的转变。

    蔡琰摸了摸王祯的头,说道:“祯儿,你父皇要回来了。你去忙你的,处理好朝的政务。母后要把消息告诉你的极为姨娘,让她们都知道。”

    “喏!”

    王祯应下,便离开了。

    虽说王灿是皇帝,蔡琰是国之母,但后宫之,因为王灿后妃不多,所以也没有多少正值。毕竟,王灿也就貂蝉、大乔、吴苋、蔡雅等众女子。

    蔡琰立刻安排人,把貂蝉、大乔等女喊来。

    如今局势下,不论是貂蝉,亦或是大乔等女,个个也都担心。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旦蜀国被灭掉,她们这些人,将会陷入困境,沦为阶下囚。甚至,还会沦为他人的玩物。

    这样的事情,谁都担心。

    所以个个脸上的神情,都有着化不开的忧愁。

    蔡琰看着众人,说道:“众位妹妹,刚才皇儿来通知了则消息,陛下回来了。如今,陛下已经回到陈仓县,正往洛阳赶。最多再有两日,陛下就会回来了。”

    众女听,全都欢呼不已。

    个个脸上的忧愁,顿时散去。

    他们都知道王灿的能耐,昔年汉末还是大争之世时,王灿能灭掉诸多的诸侯,最终统天下,那是有着绝对实力的。

    王灿回来,蜀国便有了主心骨。

    在后宫众女子欢喜时,朝廷派遣出的人也往司隶地区各地行去,将王灿返回的消息公布出去。河内郡、弘农郡等地百姓,纷纷接到了消息。驻扎各地的将领,以及各地的官员,知道了消息后,全都欢欣鼓舞。

    百姓得知王灿回来,也都是有了主心骨。

    朝廷不出事的时候,有太子王祯见过,朝廷上下,以及全国百姓,也都不觉得有什么。可旦朝廷出了大事,没有了王灿在,整个蜀国就失去了擎天柱和主心骨。

    所以王灿返回的消息处,原本人心浮动的蜀国,瞬间就安定下来。

    驻扎在边境的高顺、吕蒙、徐晃等诸多将领,以及许褚、夏侯惇等些曾经隶属于曹操麾下的大将,个个全都安心了。

    这便是王灿的影响力。

    也是国君主坐镇的重要性。

    在无数人的期待,时间飞快的逝去。

    王灿所率领的军队,已然进入洛阳的地界。在王灿进入洛阳的地界,便有哨探将消息传回朝廷。朝廷上下,已然准备着迎接王灿。当王灿距离洛阳城不足五里路时,以太子王祯为首,程昱、贾诩、荀攸等武百官,已然到了洛阳城的西门外等候。

    王祯身着太子冕服,头戴九旒冲天冠,站在了最前面。在王祯的身旁,站着辅政大臣程昱。王祯看向程昱,询问道:“仲德公,王越习武精纯,在如今的天地下,已然有返老还童趋势,年轻了许多。父皇也是常年练武的,武艺精纯不亚于王越。您说,父皇会变得年轻些吗?”

    程昱听到后,愣了下。

    这是他没有考虑到的,因为在程昱的思维定势,直都是王灿离开蜀国时的情况。程昱略作思考,想到了朝廷许多的大将都变得年轻,再想到王灿的武艺,颔首道:“太子所虑,极可能是真实的。稍后见到陛下,太子便知道了。”

    王祯点了点头,直盯着前方。

    在众人的期待,不久后,洛阳城西门外的官道上,出现了支队伍。

    王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