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0章 真正的大争之世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此刻,也倍感震惊。

    冒顿单于是几百年前的人了,怎么会突然再现。就算天地大变,也不可能把几百年前的人都变得活过来,这样的情况简直匪夷所思。

    太可怕了。

    王灿压下心的惊讶,道:“还有什么消息?”

    郭嘉说道:“冒顿单于占据凉州,这天下间,还有始皇帝嬴政,高皇帝刘邦存在,除此之外,都还有些闻所未闻的任务出现。”

    王灿嘴角抽了抽。

    这是什么情况?

    嬴政活了,连刘邦也活了。

    莫非是古代的皇帝,集体都活了过来,然后占据了处地方。

    此刻,王灿心承受了波波的冲击。但他惊讶过来,再想想自己突然出现在这时代,连他死了都可以重生,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发生的。就算是其他再有事情发生,也都能接受的。

    王灿问道:“嬴政占据了什么位置?”

    郭嘉道:“始皇帝嬴政占据了并州和冀州,高皇帝刘邦占据了益州。”

    王灿道:“还有些什么人?”

    郭嘉说道:“嬴政和刘邦两人,都是我们熟识的。但除此外,还有如铁木真、康熙、赵构、李世民这些人,各自占据了些地盘。以至于如今的天下,我们只有司隶地区了。就算是只有司隶地区,我们的情况也岌岌可危。因为这些突然冒出的人,实力颇为强横,都不是弱者。”

    王灿听后,喟然叹息声。

    这真是大乱炖了。

    没想到,连康麻子、铁木真、李世民这些人都出现了。

    这真是天地大变了吗?

    王灿抬头看了看天,他头次觉得,这世界当真是千变万化。曾经,这世界就他个人穿越,他虽然孤独,但具备了极大的优势。但如今的情况下,各朝代的帝王都出现了,甚至于都各自占据了地,实在是匪夷所思。

    王灿不清楚这是怎么变化的,不清楚这些人如何短时间控制了各地,但可以肯定的是,这都是这老天爷搞鬼,使得切大变。

    否则,不会出现这么多人。

    王灿沉声说道:“奉孝,这是所有的变化了吗?”

    “不是!”

    郭嘉再度摇头。

    他脸上的神情,依旧还有郑重神色。如果淡淡是如此,就简单了,可如今的情况下,不仅仅是有突兀冒出的许多人,还有其余的些情况。

    王灿问道:“还有什么情况?”

    郭嘉解释道:“刚刚我说的些人,那都是占据方的帝王。这是朝廷的实力,除了朝廷的实力外,还有在野的实力。”

    王灿道:“在野有什么实力?”

    郭嘉回答道:“在野的实力,有诸子百家。曾今在春秋战国时期,都已经作古的前贤。诸如道家老子,儒家孔子,纵横家鬼谷子,墨家墨子等人,竟然都已经出现了。各家都各自出现,然后穿梭各地,各自宣扬学说。”

    “嘶!”

    王灿听到后,倒吸了口凉气。

    不仅是诸多的帝王在,还有诸子百家的力量,这也太麻烦了。

    尤其如今天地大变,使得许多地方出现了洞天福地,在这样的情况下,诸子百家的实力绝对不弱。这样的诸子百家,实力甚至像是王灿后世所看的宗派,其力量甚至可能左右国的走向,这也是王灿担忧的。

    如今局势下,情况太坏了。

    种种事情,都超出王灿的预料,都令王灿有些措手不及。

    王灿看向郭嘉,道:“奉孝,你看如今的情况下,我们该怎么办?”

    郭嘉说道:“陛下,天下大变,甚至无数的故人复生,在这样的情况下,局势已然不可控制。我们现在,不能在凉州逗留。我们必须扮作商队,尽快离开凉州,然后返回洛阳。早日回到洛阳,陛下就能早日稳定局势。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王灿点了点头,赞同郭嘉的分析。

    如今不宜再耽搁时间,越早返回洛阳越好。否则旦洛阳再生出其他变故,王灿必然追悔莫及。想想如今的大争之世,王灿便觉得棘手。

    他倒不是怕了这些个帝王,他穿越到三国,经历这么多的事情,颗心早已不惧任何事。只是如今太多的雄主存在,他才觉得棘手。

    曹操坐在旁,神情也有些木然。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已经作古数百年的人,怎么突然重现世间。

    这太恐怖了。

    曹操深吸口气,道:“陛下,我们的确应该早日返回洛阳。冒顿可不是简单人物,他能够以己之力,整顿匈奴,然后令高皇帝受辱,这不是般人能做到的。我们身边的兵力不多,也就两三百人。如果在这里被堵住,后果不堪设想。尤其如今天地大变下,冒顿麾下骑兵的战斗力,是个未知之数。即使我们的战斗力强,但也未必能挡得住对方大军的进攻。”

    王灿道:“孟德兄所言有理。”

    当下,王灿便吩咐道:“所有人原地休整,明日早,我们启程往司隶地区去。”

    从凉州范围到司隶地区,还得途径威武郡等地,要横穿这些地方,换做是太平盛世,不是件困难的事情。但如今冒顿掌控了凉州,就给了王灿极大的压力。

    众士兵扎营休息。

    王灿、郭嘉等人,却是都睡不着。

    不论是谁,都承受了消息的冲击,都想着接下来的局面。

    “噼噼啪啪!”

    火堆燃烧,苟活驱散了黑暗。

    郭嘉坐在王灿的身旁,正色道:“陛下,我们要扮作是商旅,那么明日早,还得做定的改装。如果不改换装束,恐怕也容易被发现。所以我们所有的士兵,都必须做定的改变。”

    王灿看了看周围的三三两两睡觉的士兵。

    这些士兵,全都衣着甲胄。

    所有士兵,都腰悬战刀。

    这样的装束,眼就能看出是军队。

    王灿颔首说道:“既如此,明日我们就改换装束。我们还有大量的珠宝和钱财,我们把这些珠宝和钱财,换成西域特有的皮毛等,然后,我们护送这些皮毛去司隶地区。皮毛生意,在西域很是常见,在凉州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我们这样做,也能做定的改变。”

    曹操也坐在旁,说道:“陛下,如果淡淡是如此,恐怕还是不够。”

    王灿道:“孟德兄有什么想法?”

    曹操回答道:“冒顿既然掌控了凉州,那么在凉州沿途各地,必然设有关卡,以控制可能出现的军队。我们这样的商队,旦进入关卡,必然遭到盘查,极可能被发现。所以臣认为,我们不仅仅是要扮作商队,更要化整为零。将这三百余士兵打散,由不同的人率领,各自前往赶路,然后起往洛阳去。只要我们离开凉州,进入司隶地区范围,进入陈仓县,那么我们就安全了。陛下,您认为呢?”

    王灿眼睛明亮,道:“孟德兄所言有理!”

    刚才,他都沉浸在消息,思考着怎么应对接下来的局面,完全没有考虑到化整为零的计策。如今的局势下,把军队打散,然后化整为零撤退,这才是最佳的计策。

    当即,王灿把黄忠、甘宁、蒋钦、周泰、曹丕起喊来了。

    此前,曹昂在普纳城担任城主,而曹丕则继续追随曹操。原本,是打算把曹丕留在摩揭陀国的,但天地大变后,王灿急着赶回来,曹丕就直随曹操起回来了。

    王灿看向几人,正色道:“我们如今有三百人,这三百人必须化整为零。朕率领舞五十人,而黄忠、甘宁、蒋钦、周泰和曹丕也各领五十人,然后各自赶路,我们在司隶地区陈仓县汇合。你们各自率领士兵,都尽量低调。如今的局势,可不必昔日。昔日的蜀国,统天下,但如今的情况下,却是不样了,突然出现了无数的人。”

    如今的情况,众人也都知晓了。

    谁都清楚局势很危险。

    谁都清楚这战,已然无比的关键。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率领士兵返回陈仓县,依然是件极为艰巨的事情。

    黄忠皱眉道:“陛下,我们各自率领五十人。您的身边,也只剩下五十人。这样来,万陛下遇到了什么事情,兵力不足,便极可能遭到危险。”

    王灿说道:“以我的身手和武艺,就算是遭遇了什么事情,你也不必担心。再者说了,我身边还有典韦在。有典韦保护,我的安全你不用考虑。你们几个人,要考虑的事情,是如何安全的抵达陈仓县。朕现在把士兵交给你们,便是把他们的生死都交到你们的手。昔日,我们自扬州出海时,有数千近万人。如今,只剩下这三百人返回,绝不能再出现任何差池了。”

    “臣明白!”

    众人齐齐回答。

    个个脸上神情郑重,都没有半点的轻视,都清楚眼下局势的严重性。

    王灿颔首道:“既然都清楚了,朕也不多说了。早些休息,明日早,就各自赶路。”

    “喏!”

    众人齐齐应下。

    个个起身离开,然后到附近的篝火堆旁,或者是靠着石块休息,或者是靠着大树休息,养精蓄锐以应对明天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