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9章 冒顿单于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安义虽然大喊投降的话,可王灿却仿佛没有听到似的,策马继续往前。临近安义身前时,王灿手龙渊剑,剑就刺了出去。

    “扑哧!”

    锋锐的剑尖,贯入安义心脏。

    剑就贯穿了安义心窝,截断了安义的生机。

    “我,我不甘啊!”

    安义被刺后,面色狰狞,大声呐喊。只是他刚喊出话,眼前便暗下来,视线渐渐模糊。片刻后,安义手落地,眼睛闭,便失去了气息。

    “杀,个不留!”

    王灿斩杀了安义后,再度下令。

    他带兵冲杀,麾下的众将典韦、甘宁、黄忠等人,不断往前冲。

    众人冲刺,安义麾下士兵败再败。

    原本这些人本就不是职业军人,他们都是安义聚集起来的士兵,曾经或者是百姓,或者是流民,或者是土匪,所有人聚在起,成为安义的士兵。他们没有受到真正的训练,不知道战场上的死战不退,不知道战场上的权力拼杀。在顺境的时候,他们所向披靡,越战越勇。可是如今被屠戮的情况下,所有人就四处奔逃,不愿意再恋战,不愿意再继续厮杀。

    所有人,不断奔逃。

    王灿麾下的士兵,快速的推进掩杀。

    所过之处,挡者披靡。

    个个安义麾下的士兵,死在了王灿麾下士兵的刀下。

    这屠戮,持续了近个时辰。

    最终,所有士兵回来了。

    黄忠来到王灿的面前,禀报道:“陛下,所有人都诛杀了。这些罗兹城的叛军,个都没有留下,全部斩杀了个干干净净。”

    “启程,我们继续北上。”

    王灿下了命令。

    随着王灿下令后,队伍又继续前进。

    虽说遭遇了战事,但对于王灿的三百士兵而言,不过是练手而已。他们和安义麾下士兵厮杀时,连个士兵都没有折损,顶多是有十多人受伤了,没有什么大影响。

    队伍北上,不久后,便抵达了摩揭陀国的国都。

    如今,国都内乱作团。

    究其原因,是因为国主贝若叶都跑了,国都群龙无首,又被安义劫掠,所以才会乱作团。王灿带着队伍进入,并没有说安义被杀的消息,也没有说贝若叶被杀的消息。虽说这两人,都死在了王灿手,但王灿没有宣传。他的军队进入时,曾遭到城内的军队抵挡,但和典韦、黄忠等人交手,便立刻败了,根本就无法抵挡王灿的军队。

    队伍入城,在城内进行补给。

    补给了军粮后,王灿行人没有留在城内,径直就出城了,然后离开了摩揭陀国,便继续往北去。虽说摩揭陀国乱作团,但王灿管不了这么多,他只能听之任之,让摩揭陀国的人自由选择。

    如果王灿留下,就会耽搁行程。

    所以,只能北上。

    王灿北上后,不久就离开摩揭陀国区域,然后进入了贵霜王国的范围。事实上,进入贵霜王国后,乱象反而更甚,单单是天的赶路,就遇到了五拨贼匪,全是因为天地大变,有人实力增强后,便意图在路上劫掠的。

    可惜,王灿的实力强大,但凡是来抢劫的,都被王灿的人斩杀了。

    靠近了贵霜王国境内的城镇时,乱象依旧。

    虽说有的城池还维持了纪律,但大多数的地方,都是乱糟糟的,没有人管,相互攻伐,以至于形式很糟糕。管窥豹,王灿见到这样的情况后,可以推测贵霜王国的情况,绝对是贵霜王国实力不足,难以掌控各地了。

    在天地没有大变之前,贵霜王国实力足够,能遥控各地,能借助兵力掌控。但随着天地大变,随着个体的实力增强后,贵霜王国的控制力便急剧的降低。

    许多个体实力增强的人,都不停朝廷枢号令。

    许多人,都各自为政了。

    所以,贵霜王国的实力是江河日下,只能顾及到贵霜王国的核心位置,其余边缘的位置,全都采取了听之任之的策略,没有去干涉。

    王灿领兵进入,没有生事,径直北上。

    大多数时候,王灿都没有停下来,没有搀和贵霜王国的事情。

    按照王灿来贵霜的计划,王灿是要夺取贵霜王国的。可如今贵霜王国都成了这般摸样,王灿信众更担心国内的情形,所以没有心思逗留。只要是人不犯我,王灿就不会干涉。但路上也有不开眼的杀来,都被王灿麾下众人斩杀。

    队伍北上,很快就过了贵霜王国的国都。

    王灿行人虽然不多,但也安全顺利的离开,然后进入了西域,开始沿着丝绸之路往蜀国去。从西域回到原,战马的作用削弱了下来。

    因为西域虽然有草原,但也有许多沙漠。

    沙漠,战马长期赶路会导致水源不够,而骆驼则能够最大限度的节水。所以王灿改换骆驼,带着众人骑骆驼前进。

    行人进入西域后,进入了大月氏的地盘。

    如今的大月氏,实力削弱很多。

    不仅是大月氏,就连西域疆土上的匈奴、鲜卑、乌桓等各族,也都是实力大不如前。因为王灿在蜀国时,就曾经和乌桓、匈奴交手,打得对方毫无还手之力,更斩杀了些匈奴人的首领。

    所以王灿行人进入西域后,路顺利。

    从西域到凉州境内,时间已然进入了金秋十月。

    这时候,天气颇为凉爽。

    进入凉州后,便相当于回到了蜀国,王灿已然能了解到蜀国的情况了。王灿行人,没有立刻亮明身份,而是在城外暂时驻扎。然后,王灿把郭嘉喊来了,吩咐道:“奉孝,如今国内是个什么情况,随意询问下,就能够摸清楚。你现在带两个士兵入城,摸下情况,大致做个了解,以便于我们行动。”

    “喏!”

    郭嘉得令,便立刻带着人入城打探消息。

    王灿依旧在城外,静静等待消息。这时候的等待,明显是有些磨人的,最令人忐忑,也令人心焦躁不安。

    国内的灵气,王灿也感受到了变化。

    样是出现了灵气。

    尤其从西域赶来,王灿在路上也遇到了些灵气产生的福地。所以对于如今蜀国的局势,王灿也是有些担忧的,担心国内情况不妙。

    曹操坐在王灿不远处,看到王灿沉重的神情,便宽慰道:“陛下,国内的局势,不管怎么发展,都会比贵霜王国好。昔日,陛下在国内时,便锐意进取,调整官场,提拔贤能。有他们在,蜀国必定是安全无虞的。”

    “但愿吧!”

    王灿点了点头,语气却很是凝重。

    如果国内的灵气没有变化,依旧是此前的变化,那么王灿能安心。但如今的情况下,王灿心没底,担心妻儿的安全,担心秦国是否动荡。

    曹操继续道:“退步说,就算国内出现了动荡。只要陛下在,只要国都在,我们就能扭转乾坤。以陛下的身份,只要陛下登高呼,必定无数人欢呼雀跃。陛下。就算是最坏的情况,陛下也能扫平动荡。这战,我们是必胜的。”

    王灿道:“孟德兄所言甚是!”

    到了傍晚时分,郭嘉带着随从回来了。

    此刻的郭嘉,脸色也颇为凝重。王灿看到郭嘉脸上神情,心头咯噔下,立刻就开口问道:“奉孝,我妻儿可曾安全?朝廷重臣,是否安全?”

    王灿的两个问题,都是在于人。

    王灿始终贯彻的个观点,那便是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只要人还活着,就算是丢失了部分区域,那也可以打回来。如果人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郭嘉听到王灿的询问,坐下来回答道:“回禀陛下,不论是皇后,亦或是太子,甚至是朝的重臣,暂时都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如今的蜀国,已经分崩离析了。蜀国如今,只剩下司隶地区。连这凉州境内,都已经有人占据了。”

    “谁占据了?”

    王灿听到郭嘉的话,立刻开口询问。

    事实上,王灿心也是松了口气,即使只剩下司隶地区,但王灿有自信能再收回来。昔日,他贫如洗,只是个黄巾军的小兵,凭借着他的努力,最终击败了各路诸侯,得以问鼎天下。

    如今,他还有司隶地区,足以扭转局面。

    郭嘉回答道:“回禀陛下,占据司隶地区的人,乃是冒顿。”

    “冒顿?”

    王灿闻言,瞪大了眼睛,副不可思议的神情。

    冒顿是谁,王灿自是知晓的。

    这位可是几百年前的匈奴单于,他杀了掉了父亲头曼单于自立,然后灭掉东胡,征服楼烦等国,称霸草原,夺取了河套地区,成为匈奴族第个大单于,实力强大无比。甚至于,冒顿单于还曾将刘邦围困在白登山,险些灭掉了汉朝。

    这样的人,怎么会突然出现?

    王灿说道:“奉孝,你确定占据凉州的人,真是冒顿单于吗?亦或者,只是个和昔日匈奴的冒顿单于名字类似?”

    郭嘉正色道:“陛下,这真是冒顿单于,确确实实是三百多年前草原上的冒顿单于。臣之所以如此的笃定,不仅仅是打听到了关于冒顿单于的消息,也了解到了当今天下的局势。如今的天下,是真的大变了。”

    话语,郭嘉有浓浓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