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8章 分别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尼布鲁深吸口气,压下了心的震惊。

    实在是,王灿的消息太震撼。

    他在麦提城期间,左右绸缪,最终也不过是勉强支撑,无法挽救麦提城。没想到王灿担任城主的短短时间,麦提城的实力,已然如此强大了。

    王灿看到尼布鲁的神情,说道:“尼布鲁城主,如果你想继续看着摩揭陀国大乱,那就不必南下麦提城。因为各地涌现无数的强者,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作乱。那时候,整个摩揭陀国必定是群雄并起。”

    “如果你想要扭转局面,就立刻南下。”

    “越早赶回麦提城,就越早能凝聚起更多的力量,然后掌控各地,镇压作乱的人。如今的情况,暂时还没有人知道最终会是什么样。所以,只能是抢占先机,否则步落后,便是步步落后。”

    王灿道:“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尼布鲁听完后,说道:“王灿兄弟,你难道不能留下来吗?”

    不管蜀国的情况如何,尼布鲁还是希望王灿留下来。只要有王灿的力量,定能镇压住局面,定能消弭摩揭陀国的乱象。

    王灿道:“我必须返回蜀国!”

    “唉……”

    尼布鲁闻言,忍不住叹息声。

    终究,王灿是要离开。

    尼布鲁说道:“既然王灿兄弟要离开,我也不能阻拦。我只是希望,王灿兄弟如果消弭了蜀国内部的隐患,可以再回到麦提城。因为麦提城,需要你。”

    对于自身的能力,尼布鲁其实没多大自信。

    毕竟,局面变化太快。

    如今局势,他不认为自己能够掌控住。

    王灿道:“我尽力而为。”

    尼布鲁干脆道:“既如此,我便告辞了。”

    “请!”

    王灿点了点头。

    尼布鲁拱手致意,又看了眼地上尸体都冰冷的贝若叶,心叹息声。如果贝若叶不狗眼看人低,不想着打压王灿,便不可能和王灿发生冲突。甚至于,只要贝若叶好好说话,还有可能借助王灿的力量,然后杀到摩揭陀国的国都去,将安义的军队击败。可因为贝若叶的骄矜傲慢,导致切都发生了变化。

    尼布鲁当即喊来士兵,让士兵埋葬了贝若叶,然后就启程南下。

    王灿看着尼布鲁离去的背影,长长出了口气。此次和尼布鲁分别,他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再相逢的机会,毕竟如今的局势下,他也不知道蜀国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能走步看步。

    “启程!”

    王灿下了命令,队伍继续北上。

    如今王灿身边的士兵,精气神愈发强横,战斗力愈发厉害。在行进路上,王灿也不断的更换士兵武器,将许多士兵不趁手的武器更换掉。毕竟士兵的力量增强后,原先手的武器就不合适了,至少重量跟不上,无法完全发挥士兵的战斗力。

    队伍往北走了不远,天色渐晚。

    临近处村落,王灿下令进入村歇息。只是王灿行人进入村,却发现村竟是空荡荡的,个人都没有。

    王灿安排人住下,在村子休整过夜。

    村子边缘,王灿也安排了士兵镇守。

    而村子内,士兵开始埋锅造饭,准备晚上的饭食。虽说村子没了人,也没有留下颗粒粮食,但村子内有足够的柴火,士兵收集齐后,就生火做饭。

    时间不长,饭香缭绕。

    许多士兵闻到后,都是口舌大动。

    如今军士兵的战斗力提升后,胃口也大了许多。好在王灿沿途都在补充干粮,也准备了许多肉干等,才能保证士兵不饿肚子。

    用餐结束后,所有士兵去休息了。

    郭嘉、王灿、曹操等人,却靠在盏油灯面前,商量着灵气大变的事情。虽说郭嘉根据自己的观察,把军武者的等级做了定归纳,但还有许多缺少的,也有许多需要编纂成册的。所以这路上,旦到了晚上,王灿就会组织人起商讨。

    “报!”

    忽然,名士兵快速的跑来,禀报道:“陛下,村子外面出现了大量的人员。他们堵在了村口,把我们包围了起来。”

    王灿听,噌的就站起身。

    谁敢包围他?

    如今王灿的实力,已然不能用人数来衡量。虽说王灿的人数少,但战斗力却极为强横。王灿看向报信的士兵,问道:“来的人通报了姓名没有?”

    士兵说道:“回禀陛下,我们只看到他们屯兵在外面,将我们团团包围。只是他们说的话,小的概不知,听不明白。”

    王灿闻言,道:“走吧!”

    他领着郭嘉、曹操、黄忠等人,往村口行去。

    如今村口外,有七百人汇聚,这些人的武器各不相同,而且他们许多人的身上,虽然罩着甲胄,都松松垮垮的,全都没有整齐的军容。

    这是支散兵游勇!

    王灿看到后,心立刻就有了判断。

    王灿的目光,落在了这七百人的最前面,看到了个身材魁梧的人,沉声道:“我驻军在此,你们堵在外面做什么?”

    他是用摩揭陀国话语说的,他开口,外面的人就明白了。

    事实上,这七百人的首领赫然是安义。

    他带着百姓拿下了摩揭陀国的国都后,留下了大军镇守国都,稳定局势,而他亲自率领百士兵掩杀,想要拿下贝若叶,以彻底的掌控摩揭陀国。没想到他还没有追上贝若叶,就先遇到了驻扎的王灿。安义看到王灿麾下的士兵,眼就看出了这支军队的军纪森严。即使王灿的士兵人数少,但安义不认为对方的战斗力会差,所以想要收服。

    安义昂着头,朗声道:“我乃新的摩揭陀国国主,我推翻了贝若叶。如今这摩揭陀国的国主,理应由我来担任。你,可愿意为本国主效力?”

    “不愿意!”

    王灿想都不想,直接就回答。

    他可不管安义的心思,在王灿眼,安义就是个废物。明明夺取了摩揭陀国的国都,竟然追丢了贝若叶,导致计划发生变化。

    这样的人,太过于愚蠢。

    安于听到王灿的话,有些吃惊,问道:“你,你竟然不愿意?”

    “是!”

    王灿继续道:“你安义组建的军队,不过是群乌合之众。你们想要成为摩揭陀国的国主,那是痴人做梦。”

    “小子,你找死!”

    安义闻言大怒。

    他好歹如今是统帅大军的人,掌控了摩揭陀国的国都。如今他的麾下,足有数万精兵。尤其他如今身边,也还有百余士兵,这也是足以横扫眼前人的。

    王灿道:“我不是找死,而是你安义摆不正姿态,是你自找死路。你区区个得了点机缘的人,就肆意的屠戮百姓,就肆意的杀戮,你真是该死。”

    “你才该死!”

    安义勃然大怒。

    这刻,安义再也压制不住心愤怒,锵的声,就拔剑出鞘,下令道:“杀!”

    安义出手,麾下士兵也紧跟着出手。

    百人提着武器,便径直往王灿麾下的士兵冲去。王灿看到安义冲出的瞬间,他也是拔剑出鞘,迅速迎了上去,也下令道:“杀!”

    在王灿迎向安义时,典韦、甘宁、蒋钦、黄忠、周泰都领兵杀出。虽说每个人如今身边的士兵不多,但战斗力却是极强的。

    尤其是王灿,他实力早已冠绝众人。

    转眼间,王灿已经到了安义的身前,手龙渊剑抬起便斩下。

    “杀!”

    王灿龙渊剑斩杀,杀意已然沸腾。

    “老子看你能奈我何?”

    安义双手握住战刀,提刀就迎了上去。两柄武器撞击在起,发出阵痛耳膜的碰撞声。随着碰撞上响起,那耀眼的火花闪而逝。而王灿不给安义回气的机会,再度抡起龙渊剑斩下。王灿剑在手,没有追求花哨的招式,只注重杀伤力和战斗力。他的招式,都是极为简单却又有着极强杀伤力的。

    第二剑落下,将安义手的刀砍出个豁口。

    紧跟着,又是剑落下。

    王灿的出招速度极快,招接着招,完全没有空档的时间。安义虽然武艺高强,但他借助天地灵气突破后的武艺,和王灿相比较,却是个天上个地下,完全没有可比性。

    在王灿面前,安义接连被攻击。

    最关键的是,安义察觉到了自身陷入被动,察觉到了节奏被王灿掌控,他想要摆脱王灿,可却摆脱不了。在王灿连绵不断的进攻下,安义根本就无法撤退。旦撤退,必然被王灿剑劈成两半。龙渊剑连续不断的撞击劈砍下,忽然,声嚓咔声响起。

    锋锐的剑刃,直接将安义的刀刃斩断了。

    “呲啦!”

    剑锋落下,自安义肩膀划过,留下挑半寸深尺长的伤口。这样的伤口,还是安义果断的翻身坠马,才避开了被开肠破肚。如果安义稍微晚点,那么王灿刚才落下的剑,就足以将他开膛破肚。

    只是坠马落地的安义,胸前受伤,殷红鲜血汩汩流溢出来,染红了地面。

    他想要站起身,却无法起身。

    而这时候,王灿再度策马杀来。

    “我投降!”

    安义看到杀来的王灿,大声呐喊。他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的办法,只能选择投降。尤其在这时候,安义耳旁传来了阵阵惨叫声,那全是麾下士兵的惨叫声。他目光触及处,麾下的士兵不断败退,而王灿麾下的士兵,竟是往无前,完全没有人能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