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6章 故人相逢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作为个后世穿越而来的人,是经历过信息大爆炸的。后世,所谓的神神怪怪,所谓的飞天遁地,王灿都能了解。尤其是后世的电视,各种飞天遁地,更是稀松平常。所以眼下天地的变化,足以让王灿产生更多的联想。

    道家有炼气士,儒家也有吾善养吾浩然之气,甚至兵家、阴阳家等,诸子百家各有手段,这都是王灿能够想到的。

    只是,未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王灿也不清楚。

    越是大变,也难以掌控。

    王灿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提升实力,避免自己在未来遇到无法抵挡的事情。

    王灿了解了郭嘉的情况后,便也不再询问。

    众人驻留此地,便在此地熬炼武艺。

    时间匆匆,转眼半月转瞬即逝。

    半个月的时间,军士兵的武艺有所提升,都隐隐有脱胎换骨的趋势。只是王灿、典韦、黄忠、甘宁等人,在武艺之上,却再难有提升了,进境很缓慢。

    王灿做得更多的事,是读书习字。

    虽说随便携带的书籍,都已经在龙卷风的那场灾难焚毁,但王灿借助竹简,再凭借脑记忆,以及郭嘉、曹操的帮助,然后写了许多书籍出来,以便于读书。

    不仅王灿读书,军士兵也是如此。

    这是读书养气的过程。

    不管能否成功,但至少,能调整士兵的状态。

    半个月后,此地的灵气渐渐稀薄,王灿感受着灵气的变化,心却也有些想不明白。如果出现了上古时期典籍记载的洞天福地,也不至于短短时间,山灵气就稀薄了,这就仿佛是存储不多,很容易就消耗了。

    这样的情况,令王灿觉得古怪。

    如果灵气足够充足,也不至于很快就消耗空。

    不过眼下的情况,只能走步看步。

    当然,这种很快就消耗空的情况,倒也令王灿的担忧稍稍平复。至少不是持续提供的灵气,这样来,即使能有强者出现,但也不可能强出天际。

    队伍继续启程,便往北方行去。

    王灿的下站,是摩揭陀国。

    而此时的摩揭陀国,也发生了大变,刚到摩揭陀国的尼布鲁,便成为了丧家之犬。倒也不是尼布鲁被摩揭陀国的国主处置,而是摩揭陀国的国主都被驱逐了,再无法掌控摩揭陀国。

    如今的摩揭陀国,都还不算封建社会。

    这只能是个奴隶社会。

    国内有诸多的权贵,而权贵下面有无数的奴隶。这些权贵奴役着努力,对奴隶呼来唤去,肆意的*。原本在摩揭陀国的武力镇压下,虽说这些奴隶有心反抗,但也反抗不了,完全没有实力。可是随着灵气滋生,天地大变,许多人武力值增强。

    奴隶当,也有人武力提升许多。

    恰是这样的变化,使得奴隶反抗的力度增强了。

    尤其奴隶的首领安义识得字,更懂得些用兵的兵法,所以他聚集了反抗的奴隶大军,不断的斩杀摩揭陀国的权贵,不断的解放各地奴隶。

    这般情况,仿佛大火燃烧。

    整个摩揭陀国的国都附近,所有奴隶都呼百应,纷纷响应安义,全都遵从安义的命令,都听从安义的吩咐,纷纷聚集到安义的麾下。

    这股力量,依然是磅礴无匹。

    昔日权贵能镇压奴隶,但这次,却再也控制不住。

    甚至于,汹汹而来的浪潮,轻易就吞噬了摩揭陀国的国都,无数权贵被反抗的奴隶斩杀。而摩揭陀国的国主,也控制不住局面,最终带着尼布鲁逃了出去。

    如今,他们已然是丧家之犬。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

    这时候的摩揭陀国西南方四十里,官道上。

    摩揭陀国的国主贝若叶,正坐在块石头上,脸上尽是担忧神情。贝若叶年近四十,身体魁梧,极为英武。他的年龄和尼布鲁相仿,只是如今的贝若叶,却是显得很是狼狈。

    此前,他是摩揭陀国的国主。

    如今,却惶惶逃窜。

    贝若叶麾下的士兵,如今也不过三百余人,都只剩下心腹了。其余的士兵,在安义的追赶掩杀下,或是逃散了,或是被杀了,损失很惨重。

    贝若叶身旁,还坐着尼布鲁。

    贝若叶沉声道:“尼布鲁,如今国都沦陷,你有什么办法扭转局势?”

    尼布鲁仔细的想了想,说道:“国主,如今安义调集了无数的奴隶,声势浩荡。在安义的大军攻势下,我们无法正面抵挡。要杀回去,靠我们自己的力量,已经是不可能了。所以臣考虑的是,向其余的人求援。”

    贝若叶听,叹息道:“如今连国都都沦陷了,可以想象,其余的各城应该相差不多。估摸着,整个摩揭陀国内都有奴隶作乱。所以想要求助于其余各城池,难度会很大。尼布鲁,我的想法是不南下了,我们北上贵霜王国,向贵霜的掌权人求助。”

    尼布鲁道:“国主不可!”

    “为什么?”贝若叶开口询问。

    尼布鲁回答道:“贵霜王国这些年,也直想要吞并摩揭陀国,只是没有理由和机会罢了。如今摩揭陀国遭遇大难,旦国主向贵霜的国主求助,便等于把主动权交给了贵霜王国。到时候,恐怕摩揭陀国就算保存下来,也不划算了。所以臣坚决反对,不能向贵霜求助。”

    贝若叶道:“那怎么办呢?”

    尼布鲁思索番,回答道:“如果国主信得过我,那么,我们就准备南下。然后,先返回麦提城驻扎。借助麦提城的力量,然后助国主拿回国都,击溃安义。”

    贝若叶道:“各地都沦陷,难道麦提城不沦陷吗?”

    尼布鲁脸上有自信神情,笑说道:“别的城池可能沦陷,但麦提城绝对不会。麦提城内的百姓,是臣小心呵护的。我麦提城的子民,也少有奴隶。更何况,麦提城的城主王灿,那是个极为厉害的人。有他协助城主,定然能夺回国都。”

    “当真?”

    贝若叶道:“你可要知道,安义不可敌?”

    尼布鲁自信道:“我相信王灿,相信他的实力。更何况,曾经王灿在麦提城时,武艺便已经极强。如今天地大变,恐怕更是强横。安义虽然厉害,未必能有王灿厉害。臣也曾经怀疑王灿,认为他能否拯救麦提城。但事实证明,臣的各种担心,那都是白费。就臣看来,就没有王灿解决不了的事情。”

    贝若叶听,眼也浮现出期待神情。

    这段时间,是贝若叶最为艰难的日子。他通知摩揭陀国,是养尊处优,是丝毫不担心粮食等事情的。但如今出了国都后,被人四处追逐,已然知道粮食的重要性。

    所以,能有个依靠,是贝若叶急需的。

    贝若叶说道:“等明日早,我们就继续赶路,启程南下麦提城。”

    “国主英明!”

    尼布鲁点头,心头也松了口气。

    如果直留在摩揭陀国的国都,他们极可能陷入危险。就算没有危险,单单是粮食的威胁,就足以慢慢的拖垮贝若叶的力量。

    如今有了目标,才不至于分崩离析。

    “报!”

    忽然,远处名哨探飞马奔回。

    这名哨探是前方官道上跑回的,是尼布鲁安排人去前方探路的。尼布鲁在麦提城期间,也是要上阵杀敌的,他虽然没有王灿那般厉害,但也能带兵打仗,也懂得行军布阵。

    哨探快速的返回,便来到尼布鲁身边,抱拳道:“大人,不好了。我们的前方,出现了支三百余人的队伍,正往我们的方向来。”

    刷!

    尼布鲁脸色大变。

    贝若叶听,也顿时紧张起来,问道:“是什么军队,是大喊着要来杀我们吗?”

    哨探神情有些古怪,道:“倒也没有喊打喊杀,他们赶路的速度也不快不慢。不过这支军队最奇怪的地方,他们都是黄头发黑皮肤。除此外,他们也不似是商队。因为来自远方的商队,大多都是有些武艺的人,不可能都是精兵。可前方赶来的三百人,看便是军士兵,而且个个士兵极为精悍,全都是有战斗力的人。这样的队伍,我们恐怕敌不过。”

    贝若叶有些慌乱,问道:“尼布鲁,你看怎么办?”

    尼布鲁闻言道:“如今的情况下,既然对方采取任何动作,那就可能不是来对付我们的。所以,国主只需要安排人戒备即可。我们做好迎战的准备,但是,我们也不能主动挑衅。如今的局势下,以自保为先。”

    贝若叶道:“你的分析有道理,既如此,我们便暂时不采取行动,只是警戒。”

    “国主英明!”

    尼布鲁吹捧了句。

    贝若叶立刻就安排下去,令大军继续原地休整,而负责巡逻的士兵都打起精神,小心应对。在众人慢慢的等待,只见远方的官道地平线上,出现了支军队。

    这支军队,正缓缓前行。

    尼布鲁这时候也站起身,仔细打量前方出现的军队。开始尼布鲁看不真切,当距离点点的拉近后,尼布鲁瞪大了眼睛,忽然变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

    尼布鲁大笑不已。

    他的笑声,令贝若叶都惊讶不已,贝若叶问道:“尼布鲁,你为什么突然发笑?”

    尼布鲁伸手指着远方,指向了朝他们赶来的队伍,道:“国主,来的队伍就是王灿率领的。我没有想到,他竟然北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