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3章 北上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沉声道:“内尼塔,你可是诚心归顺?”

    “是,罪人诚心归顺。”

    内尼塔当着王灿的面,不敢有丝毫逾越之举。他怕惹怒了王灿,直接被王灿杀了。如果真是那样,他可就白死了。在内尼塔的心,他还有着夺回权利的心思。只要现在保住了性命,便有了翻盘的机会,否则切都是白搭。

    王灿想了想,道:“既如此,便乖乖听话。”

    作为个执政多年的皇帝,王灿内心所想,并没有流露分毫。

    他思索番,心已有考虑。

    王灿便吩咐道:“黄忠听令!”

    “末将在!”

    黄忠上前,抱拳行礼。

    王灿继续道:“带兵入住罗兹城,接管城防,收缴所有武器和兵力。”

    “喏!”

    黄忠便快速带兵上前。

    内尼塔看在眼,略微低着头,眼有抹绝望。他本想着王灿接纳了他的归降,便不动罗兹城的兵力。可眼前王灿的处置,完全是极为精通行伍的,所以才如此了解。王灿的处置,便断绝了他名面上的兵力。

    短短半个时辰,黄忠将城防和兵权接过来。

    所有罗兹城士兵武器,都收缴了。

    这切做完,王灿才带着内尼塔、摩罗加入城。大军进入城内,王灿单独将内尼塔安置了,又单独安置了摩罗加,便在城内扎营。

    军大帐。

    王灿把郭嘉、曹操召集起来。

    王灿看向郭嘉和曹操,道:孟德兄、奉孝,内尼塔归顺,你们对此人的处置,有什么想法?如果内尼塔死战到底,倒也能毕其功于役,直接处置了。可现在,内尼塔、摩罗加归顺了,我可以料定,必定是摩罗加劝说内尼塔归顺,让他暂时归顺保存性命,再图谋再起。”

    曹操道:“陛下的打算,便是要断绝内尼塔再起的机会,对吗?”

    “是!”

    王灿点头回答。

    在王灿内心,也有些思路,但都不怎么成熟。

    曹操说道:“陛下,其实要彻底断绝内尼塔的希望,也不是件复杂的事情。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陛下只需要随意安上个罪名,就能处置了内尼塔。只要内尼塔死了,再让费德里悄无声息的死亡。那么罗兹城的掌权者,便彻底消失,罗兹城便没有了根基。”

    “不妥!”

    王灿摇头道:“孟德兄的考虑,我也想到了。要让罗兹城彻底的归顺,以后不发生翻盘,就不能以莫须有的罪名处死内尼塔。否则,罗兹城别有用心的人,完全可以借助这件事闹。到最后,极可能发生的事情,就是罗兹城不断有反叛者。如今要做的,是能断绝内尼塔的希望,也能彻底令百姓归附。”

    曹操闻言,他明白了王灿的意图。

    王灿的做法,是要收罗兹城百姓的心,让罗兹城的百姓,彻底认为自己是麦提城方的,不会再思念死去的罗兹城旧城主。

    这就和个王朝样。

    不管是历代朝廷,就算是最后的昏君当政,也有终于昏君的人。

    内尼塔父子在罗兹城期间,也算是有为之人,也算是比较得到民心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内尼塔和费德里突然暴毙,便可能令些忠于内尼塔父子的人反叛,导致罗兹城生出乱子。

    郭嘉开口道:“陛下,臣倒是有个想法。”

    “什么想法?”王灿问道。

    郭嘉道:“做法其实很简单,只需要分四步走。”

    王灿道:“详细阐述番。”

    郭嘉眼掠过抹精光,说道:“第步,彻底毁了内尼塔的名声。只需要派人处死了费德里,对外宣称费德里战败后宁死不降,而内尼塔直接投降,两人起了冲突,最终内尼塔为了活命,便杀了费德里。”

    “如此,便断了费德里的性命。”

    “同时,又毁了内尼塔性命。”

    “只要消息在罗兹城传出后,罗兹城的百姓,必然对内尼塔失望。无数的百姓失望了,百姓就不会再寄希望于内尼塔,不会再怀念内尼塔。那么,我们就可以执行第二步计划。”

    郭嘉继续道:“第二,迁内尼塔到麦提城。”

    “内尼塔在罗兹城内,即使被囚禁了,即使遭到万人唾骂,但他总归是有些死士。尤其似摩罗加这样老奸巨猾的人,极可能还想着帮助内尼塔起事。”

    “所以,必须迁走内尼塔。”

    “只要内尼塔到了麦提城,他就只能是个提线木偶,只能任由麦提城安排。而失去了内尼塔的罗兹城,即使刚开始有人死心塌地。但时间长了,他们自然就会改换门庭,不会再效忠内尼塔。如此,便是削弱内尼塔的实力。”

    连续阐述了两点,郭嘉道:“陛下认为如何?”

    王灿道:“很不错,你继续!”

    “喏!”

    郭嘉应下,又继续说道:“第三步,便是除掉内尼塔。只要内尼塔到了麦提城,先稳定段时间,便只需要囚禁内尼塔即可。过个三个月,五个月,或者是大半年后,百姓都忘了内尼塔,便可以着手除掉内尼塔。只要内尼塔都死了,罗兹城的城主这脉断了,即使有人想要生事,也不可能生出事端。”

    顿了顿,郭嘉又继续道:“当然,为了杜绝后患,为了避免罗兹城生出变数,也要进行第四步,便是收拢罗兹城的人心。要安抚百姓,无非是给予百姓好处,只要削减赋税,给予田产,百姓自然感恩戴德。至于其余官员,该杀掉的杀掉,该处理的处理掉。如此来,自然能空出批位置。到时候,该提拔的提拔,如此来,提拔起来的为了坐稳位置,自然会全力以赴的稳定局势。”

    曹操笑道:“奉孝所言,倒是很有操作性。虽然消耗的时间长,但几乎不可能出什么问题。不过唯的问题在于,诋毁内尼塔名声这里,能否操作得下去?”

    郭嘉道:“诋毁内尼塔这里,明眼人都能看明白。我们针对的,都是普通百姓。只要百姓相信了,那就行。至于能看明白的官员,他们不可能出来声张正义的。”

    曹操道:“确实如此!”

    王灿说道:“既如此,便这么安排了。”

    当即,王灿就吩咐士兵喊来了黄忠,把计划交给黄忠处理。做完这切,接下来,便等着哈吉安排的人来接管罗兹城。

    王灿只是暂时停留罗兹城。

    王灿的目的,是要从罗兹城北上,然后穿过贵霜王国,便从西域返回蜀国。

    两天时间,转瞬即逝。

    这两日,罗兹城发生了太多事情。

    曾经不可世的费德里,传出了被杀的消息,而且是被内尼塔杀死的。罗兹城的百姓得知后,尤其百姓都清楚看到内尼塔带着人投降王灿,所以对于内尼塔杀费德里的消息,对于费德里即使被俘虏不投降的消息,也都相信了。

    虽说,摩罗加听到后苍老了几岁,但摩罗加也没有站出来说话。

    毕竟,他清楚事情的缘由。

    旦他站出来澄清,那么便会把自己陷入困境。他也有家人,如今内尼塔都归顺了,费德里也死了,他不能为了费德里,就把自己的家人也都陷进去。

    所以,摩罗加是睁只眼闭只眼。

    其余官员得了消息,也都保持沉默,没有做任何表态。

    消息传出后,议论了阵。

    不过最终,这消息也渐渐平息下来。

    在百姓稍稍平息,又有些担心麦提城王灿会作何改变的时候,王灿再度宣布了要降低徭役赋税的消息,这消息传出,罗兹城的百姓更是欢欣鼓舞。

    对他们而言,这是关系切身利益的。

    这是最关键的。

    百姓归心,罗兹城的舆论口风渐渐转变,开始阐述麦提城的好,而王灿借助这机会,也安排人了摇旗呐喊,故意带节奏,影响百姓的风评。

    在王灿不断安排时,哈吉安排的官员到了。

    王灿把整个计划,详细告诉了哈吉安排来麦提城的人,让哈吉安排来的官员,着手将内尼塔押送到麦提城去,然后由哈吉亲自掌控。

    这切交接完,王灿又留下了部分士兵。

    王灿身边,只留下自己的亲兵。

    所有麦提城的士兵,全都交给了哈吉安排来的人,而蜀国的士兵则全部跟在王灿身边。虽然这只有三百余士兵,但如今这三百余士兵,个个都实力强横。以如今的天地灵气下,让他们面对三千精锐,这三百士兵也能冲阵。

    所以,王灿有了三百士兵在,足以横穿西域了。

    王灿带着士兵,带足了粮草和武器,又带上了足够的钱财,便自罗兹城北上,开始往摩揭陀国的国都去。

    先抵达摩揭陀国,再北上贵霜王国。

    王灿行人,都是骑兵。

    所以赶路的速度,却是快了许多。

    但是当王灿率领士兵离开罗兹城后,往北走了百里时,靠近了座不高的山,便暂时停下。这座山的最高海拔,也就六七百米左右,是座小山。然而这座山,却是郁郁葱葱,许多树木足有六七人合抱,呼吸的空气也明显不同。

    很显然,这是座福地。

    王灿既然到了这样的地方,自然不会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