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2章 斩奥兰多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甘宁、黄忠等人打量着,个个也是眼神平静,并无什么慌张神色。他们都了解典韦,知晓典韦的风格,更知道典韦的武艺,不担心典韦会输。

    战场上,典韦和奥兰多厮杀愈发激烈。

    典韦愈发束手束脚。

    反观奥兰多,越战越勇,招式连绵不断,斧子不断的斩下,攻势凶猛,誓要鼓作气拿下典韦。在奥兰多攻势下,典韦再度战斗会儿,便立刻调转马头撤退。

    在典韦撤退时,奥兰多早就杀得兴起,大吼道:“拿命来!”

    他策马就追了上去。

    典韦边策马奔跑,边往后看,眼见奥兰多杀来,典韦伸手抹,便从马腹侧旁的兜囊取出柄小戟投掷出去。这病小戟扔出,方向并不准,甚至有些慌乱。这是典韦故意为之,让奥兰多感受到他的慌乱。

    奥兰多眼见小戟投掷来,开山斧拨打,便荡开了射来的小戟。他眼见典韦速度慢下来,边个加速冲上去,追到典韦身前,开山斧狠狠斩下。

    “死!”

    奥兰多大喝。

    就在这瞬间,典韦双手握紧了铁戟,腰间发力。他双脚踩在脚蹬上,刹那间就侧身避开了奥兰多斩下的开山斧,然后铁戟横削出去。

    这击,又急又快。

    奥兰多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连忙收回开山斧,意图封堵典韦的铁戟。但他开山斧刚刚收回的瞬间,典韦铁戟转向,狠狠砸在开山斧上。

    “铛!”

    这击,势大力沉,有千钧之力。

    奥兰多遭到攻击后,登时就脸色大变。这击的力量,太过磅礴。以至于他猝不及防之下,手开山斧直接被磕飞了出去。

    典韦左手铁戟,却瞬间刺出。

    “扑哧!”

    借着奥兰多斧子被磕飞出去瞬间,典韦抓住奥兰多胸前的破绽。铁戟的戟尖,轻而易举刺入了奥兰多胸前,戟就刺穿了心脏,贯穿了奥兰多的身体。

    “噗!”

    奥兰多吐血,瞪大了眼睛,脸上尽是不可置信神情。

    怎么可能?

    他原本都占据优势的,怎么突然就败了。

    典韦的力量,为什么会如此磅礴。刚才交手的时候,典韦力量直被他压制,但刚才的瞬间,典韦力量提升了倍不止,他完全抵挡不住。

    奥兰多内心,有无数疑惑。

    但随着戟尖的抽出,奥兰多眼前阵黑暗,身体扑通声,就跌落在了地上,眼再无半点身材,已经彻底断绝了气息。

    典韦戟斩杀了奥兰多后,他个转身,就调转了马头,转而对准了奥兰多麾下的所有将领,手铁戟指向前方,大吼道:“谁敢与我战?”

    浑厚声音,犹如炸雷响起。

    这刻,奥兰多麾下的将士纷纷变色,所有人看向典韦时,眼都尽是惊恐和不安。

    他们此刻也都明白了。

    典韦不是不敌,而是故意示弱,故意吸引奥兰多追击,然后鼓作气击杀奥兰多。

    王灿见状,知道时机到了,下令道:“杀!”

    甘宁等人得令,便立刻杀出。

    “杀!”

    黄忠率先大吼。

    所有军队紧跟着,便随甘宁、黄忠起杀出。

    所有人杀过去,浩浩荡荡,直接往对面杀过去。在所有士兵往前冲时,典韦也随即策马杀过去。在典韦发起冲锋时,对面的罗兹城军队彻底慌了神。

    所有人,都惊慌不已。

    奥兰多被杀,所有人都没了心思抵挡。

    “撤,快撤退!”

    军的将领,大声下令。

    所有人都不抵抗了,全部转身撤退。

    在所有人撤退的时候,典韦、黄忠、甘宁率领的士兵已然追了上去,便强势进行掩杀。在这些士兵的掩杀下,罗兹城的军队,纷纷溃散。

    这刻,已然无人能挡。

    王灿看着这幕,脸上神情从容。这幕的情况,在他预料。区区罗兹城的大军,只要奥兰多被杀了,绝对是抵挡不了的。

    军队掩杀下,短短半个时辰,便结束了掩杀。

    罗兹城的军队,死伤过半。

    而王灿麾下的士兵,战死不过数十人,这损失可以说是微乎其微的。

    不仅如此,还俘虏了千余罗兹城军队。

    王灿领着大军,押解着罗兹城的俘虏,便继续往罗兹城行进。在王灿往前行进时,消息先步传回,传到了摩罗加的耳。

    当摩罗加得到消息,得知奥兰多被当场斩杀,军队彻底溃散后,彻底愣住。此刻的摩罗加,心底的希望彻底破灭了。

    原本,他是希望借助奥兰多的力量取胜。

    然而,奥兰多被杀了。

    没有了奥兰多,又折损了奥兰多麾下的精兵,罗兹城的力量已然衰弱到极点。

    摩罗加站起身,便往城主府行去。

    他进入城主府内,见到了内尼塔,郑重道:“城主,大事不妙了。”

    内尼塔道:“怎么了?”

    摩罗加回答道:“奥兰多前往迎战,被临阵斩杀。不仅如此,奥兰多麾下的士兵,绝大部分被斩杀。这战,我们败了。”

    内尼塔闻言,心头颤。

    奥兰多的武勇,他也是知道的。

    连奥兰多都败了,情况可以说是极为危险。

    内尼塔问道:“军师,如今奥兰多败了,我们怎么办?”

    摩罗加回答道:“城主,眼下罗兹城已经没有抵抗的本钱。要抵抗王灿,根本是有心无力。老臣斗胆,请城主暂时投降,以保全自身。只要城主还活着,就还有机会取胜。”

    内尼塔听,就握紧了拳头。

    投降!

    他要做个阶下囚了。

    想到这里,内尼塔的心,便有无数的愤懑怒火滋生。可是下刻,内尼塔也倍感无力。他是知道摩罗加的,这是最忠心不过的人。这样的人,绝不可能为了利益背叛他。摩罗加建议暂时投降,必定是挡不住了。

    内尼塔叹息道:“好,我投降!”

    摩罗加道:“城主既然决定了,便随我们道,准备出城迎接王灿。城主,等王灿抵达时,不论王灿如何激将,都不可露出愤懑神情,都不可发怒。”

    “唯有如此,才能活下来。”

    “旦城主发怒,那么王灿就有理由对付你。”

    “眼下的第件事,是保全自身。只要城主活下来了,那么,就可以再慢慢的谋划布局,慢慢的发展实力。”

    摩罗加正色道:“只要城主在,切都不是问题。终有日,我们定能夺回罗兹城。”

    内尼塔道:“我相信军师!”

    当即,内尼塔领着摩罗加,又调集了罗兹城的武官员,再带上了罗兹城剩下的驻军,便往罗兹城的西门去。

    众人抵达西门,静静等待。

    内尼塔决定投降,罗兹城的许多官员都双手赞成。对这些层官员而言,不论是内尼塔,亦或是摩罗加,都没有什么区别。

    他们都是罗兹城的层官员。

    不论谁主政,他们都在。

    所有人在起,便静静等候。

    时间不长,王灿率领的大军,便出现在了城门远处的官道上。王灿靠近了城门,便得到了内尼塔率领官员在城门口等候的消息。

    当距离城门还有百步远时,王灿就勒令大军停下。

    王灿立在阵前,不再前进了。

    王灿的目光,落在城门口,他倒要看看,罗兹城会做出何种应对。如果罗兹城的人识相,就得乖乖的山前来觐见,如果罗兹城的人还端着架子,王灿便鼓作气平了罗兹城。

    内尼塔也看到了王灿停下。

    他虽然有些顽劣,但并不缺乏智慧,看到王灿立在原地不动,也没有人来知会,当时就明白了王灿的意图,这是王灿故意逼迫他前往觐见。

    摩罗加道:“城主,切记老臣的嘱托。”

    内尼塔握紧拳头,正色道:“军师放心,我明白的。不论王灿如何刁难,我都不会胡来。为了罗兹城,我定能忍住的。”

    “好!”

    摩罗加点头称赞,道:“城主,请吧!”

    内尼塔点了点头,便迈步往前走。摩罗加以及罗兹城的武官员,便紧随其后,跟着内尼塔起到了王灿的阵前。

    距离王灿还有十步左右时,内尼塔扑通跪下,叩头道:“罗兹城内尼塔,拜见王城主。内尼塔远率领将士,归附王城主。”

    “拜见王城主!”

    其余官武将,全都齐齐下跪。

    所有人都大声的呐喊,紧跟着,又有后面的士兵跪下行礼。这刻,士兵呐喊的声音直冲云霄,经久不息。

    王灿看着跪地的内尼塔等人,目光最后落在了摩罗加身上。按照站立的位置,王灿锁定了摩罗加,便说道:“谁是摩罗加?”

    “罪人便是!”

    摩罗加跪着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停下来。

    王灿说道:“费德里兵败被擒拿,你立刻就扶持了新城主。不仅如此,本城主率领大军押解着费德里来,你也勒令奥兰多劫杀,是真不管费德里性命吗?”

    摩罗加说道:“国不可日无主,罗兹城不能没有人统帅。为了罗兹城的稳定,我必须扶持新主继位。至于奥兰多出兵,这是无奈之举,不得已而为之。”

    王灿道:“你摩罗加有智慧,本城主很欣赏。你且站起来,站到旁去。”

    “是!”

    摩罗加站起身,就恭敬立在旁。

    接下来,王灿的目光,才落在了内尼塔的身上。内尼塔选择了归顺,这是为了保全自身。只是对于内尼塔的处置,王灿却必须考虑清楚。

    如果王灿在麦提城,他就算不杀内尼塔,也能有自信镇住内尼塔,有自信掌控费德里。但他即将离开了,哈吉能否稳定局面,能否镇住罗兹城的老人,这是王灿担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