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0章 摩罗加的决断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罗兹城!

    城内,城主府。

    如今的罗兹城城主,已然不是费德里,而是费德里的儿子内尼塔。

    内尼塔刚满十三岁,年龄不大。

    以内尼塔的年龄,不可能主持政务,所有政务都交给了摩罗加处理。事实上,内尼塔接任城主,也是摩罗加拥立的。他得到费德里被抓捕的消息,便果断拥立了内尼塔,避免罗兹城无主。

    这点,摩罗加相信费德里能理解。

    大厅。

    摩罗加正向内尼塔汇报罗兹城事情。

    作为罗兹城的元老,摩罗加并没有拥兵自立的野心,他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个臣子。所以虽说军政事情,摩罗加都要向内尼塔汇报。

    只是,内尼塔却没有费德里年轻时候的闯劲儿。

    内尼塔更加贪玩。

    做事情,也没有什么耐心。

    就像是现在,摩罗加向内尼塔禀报事情时,内尼塔听了会儿,便开始打哈欠,副屁股下面有锥子的神情。

    内尼塔打断道:“军师,罗兹城的事情,您直接决断便是,不需要向我禀报。您大清早的,就把我叫醒了,到现在,我都还没喘口气。”

    摩罗加闻言,眼,掠过抹失望。

    内尼塔终究是太贪玩儿了。

    如今天地大变,整个罗兹城都涌现了诸多的强者,得亏摩罗加安抚招揽,才稳定了局面。偏偏内尼塔是个不省心的,让摩罗加很是费心。

    在这短短不到年时间,摩罗加愈发苍老,两鬓早已斑白,整个人颇为憔悴。

    摩罗加叹息道:“城主,如果你不能励精图治,就无法救回被困在麦提城的父亲。难道,城主不想救回你父亲吗?”

    “好吧,好吧,您继续说。”

    内尼塔见摩罗加拿费德里说事儿,登时就哑口了。

    他说不赢摩罗加。

    不管怎么的,都是摩罗加有理。最关键的是,内尼塔虽然年轻,虽然贪玩儿,但他也清楚摩罗加处处为了麦提城,处处为了他好,所以内尼塔虽然不喜摩罗加唠唠叨叨,但对摩罗加却很是敬重,很相信摩罗加的话。

    “报!”

    忽然,有士兵自外面进入。

    士兵走到摩罗加身旁,递上了封信函,道:“军师,这是最新送回的战报。”

    “知道了!”

    摩罗加接过来,便立刻转交给了内尼塔,说道:“城主,请过目!”

    摩罗加将信函交给内尼塔先看,是对内尼塔的尊敬。虽说摩罗加辅佐过费德里的父亲,辅佐过费德里,如今又辅佐内尼塔,算是三朝老臣,但他不曾有丝毫骄傲,依旧是兢兢业业。

    事实上,对于内尼塔这样十三四岁的小孩子而言,正式自尊心极强的时候,也是很反叛的时候。如果摩罗加处处以教训的口吻,便极容易惹怒内尼塔,让内尼塔反感。偏偏内尼塔虽然不喜欢摩罗加唠叨,但也尊敬摩罗加。

    这就是摩罗加摆正了姿态,尊敬内尼塔,处处以内尼塔为先的缘故。

    内尼塔看了信函后,眼露出惊慌神情,说道:“军师,大事不好了,边关传来消息,麦提城的城主,率领大军杀来了。王灿此人,很难对付。尤其是,我们先折损了甘迪拉的数千军队,后来父亲又这群了两万多军队。如今我们的力量,恐怕是难以抵挡了。”

    这刻,内尼塔慌了。

    摩罗加听了后,接过了信函,仔细的看了,最后捋着颌下的胡须笑道:“城主不必担心,信函上说得很清楚,麦提城的王灿不过三千精兵,不足为虑。”

    “我们罗兹城虽然这群了几万军队,但罗兹城内,仍有定的力量。要击败三千人,不在话下。更何况,我们军士兵,有诸多士兵和将领实力超群,他们都是战场猛将,足以击垮王灿的军队。”

    “我们唯要考虑的,是王灿有城主在手上。旦王灿把费德里城主押出来,便可能打压我们的士气,这是唯棘手的地方。”

    摩罗加眼神淡然,并无惊慌。

    作为个经验丰富,有足够城府的人,他对于这样的事情,并没有什么慌张的。

    内尼塔听,便说道:“军师。既然你都考虑到了,那你说说,万王灿拿出父亲要挟我们,到时候该怎么办呢?”

    摩罗加说道:“没有别的办法,我们只能硬着心肠,不管城主的性命。我们越是不在乎。城主就越安全,罗兹城也越安全。”

    “如果我们太在乎,那么,费德里城主的性命,就牵涉到罗兹城的安全,到那时候,我们就进退两难,陷入被动。”

    “想要救回城主,就只能硬着不管。”

    摩罗加说道:“城主明白吗?”

    内尼塔皱眉道:“军师,让我不管父亲的性命,这如何做得到。那毕竟是我的父亲,不是普通人,我无法面对这样的事情。”

    “哎……”

    摩罗加闻言,却是叹息声。

    费德里和内尼塔父子关系很好,事实上,也是费德里很宠爱内尼塔这唯的儿子,才导致内尼塔虽然孝顺,但也有些懒惰。

    摩罗加道:“城主,老臣倒是有办法。”

    内尼塔连忙道:“什么办法?”

    摩罗加道:“到时候王灿的大军抵达,由老臣带兵迎敌。到时候,城主不出门即可。只要城主不出面,就不会陷入难题。切的问题,都交给老臣处理。切的骂名,都让老臣来背负。”

    内尼塔听道:“辛苦军师了。”

    摩罗加道:“城主,接下来便是生死存亡的战了,请城主也收敛玩心,专心迎战。”

    内尼塔道:“军师教诲,老臣铭记于心。”

    摩罗加道:“老臣这就去安排迎战的事情!”

    内尼塔吩咐道:“拉图,替本城主送军师。”

    “是!”

    拉图得令,便进入房。

    拉图是内尼塔身边的护卫,专门保护内尼塔的安全,也负责教导内尼塔武艺。他站在摩罗加的身旁,躬身道:“军师,您请!”

    摩罗加点了点头,便径直出了房间。他直接回到办公的署衙内,然后吩咐人召集罗兹城的大将来议事。

    在天地灵气复苏时,罗兹城又涌现出诸多猛将。

    其人,名为奥兰多。

    此人本就是军的员武将,只是平日里很低调。但在天地灵气复苏后,他实力竟是扶摇直上,转眼间便击败了军诸多将领,成为军名副其实的第高手。也恰是如此,奥兰多才进入摩罗加眼,被摩罗加提拔起来。

    除了奥兰多外,还有其余的众将领。

    这些人,全都集合。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摩罗加身上。

    摩罗加正色道:“老夫刚刚接到了边关送回的信函,麦提城的城主王灿,如今率领三千精兵杀来了。老夫预计,最多再有两天时间,王灿的大军就会抵达。”

    奥兰多闻言,立刻道:“军师,末将请战。王灿区区三千兵力,不足为惧。请军师给末将三千兵马,末将必定击溃王灿,斩杀王灿。”

    摩罗加闻言,却反问道:“如果你率军准备冲杀时,王灿突然让人押解着费德里城主出现,你要如何应对?”

    “啊!”

    奥兰多登时就愣住。

    他作为罗兹城的主将,自然不可能不管费德里。

    毕竟,费德里是内尼塔的父亲。

    如果战场上不管费德里的死活,消息传回罗兹城,被内尼塔知道后。即使他击败了王灿,即使他为罗兹城立功,但也得罪了内尼塔,这是很不明智的。

    可如果顾忌费德里的生死,就会掣肘,就难以全力以赴。到时候,便无法击溃王灿。甚至于率领的军队,反过来会被王灿击溃。

    奥兰多道:“军师,王灿既然杀来,不会押解着费德里城主吧。”

    “不是不会,是肯定会。”

    摩罗加冷着脸,神情肃然。

    奥兰多道:“那末将该怎么办呢?”

    其余人原本也想要请战的,但这刻,也都不再请战了。因为眼下的情况,完全是个烫手山芋。旦作为先锋前往,那么反而陷入两难境地。

    摩罗加正色道:“奥兰多,你率军前往,任务只有个,那就是击溃王灿的大军,拿下王灿。至于费德里城主的性命,你可以不管。你越是不管,费德里城主越安全。眼下的情况,我们没有多余的选择,切都是为了罗兹城。如果不能遏制王灿的攻势,不能提前拿下王灿,旦王灿的大军到了罗兹城,城主便会陷入两难境地。”

    “末将明白了!”

    奥兰多听摩罗加的话,心就有底了。

    只要摩罗加决定了,他便执行摩罗加的命令。他是个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即使前面有费德里,但为了罗兹城的大局,他也只能放弃费德里。

    摩罗加又看向其余的人,正色道:“奥兰多此番前往,不是带三千人,而是率领五千精兵。不仅如此,尔等也全部随奥兰多起。我们不能轻视王灿,更不能败。所以这战,你们随奥兰多起出战,鼓作气,彻底击溃王灿。”

    “末将遵命!”

    众人闻言,都齐齐应下。

    个个从摩罗加的话语,已经感受到了摩罗加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