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5章 修行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沉声道:“我之所以年轻,是因为在营地不远处的山林内晨练了番。我自身的武功,所有突破,所以才能发生翻天覆地变化。”

    众人闻言,黄忠、甘宁跃跃欲试。

    他们也是军武将,也是习武的,但曹操却没有习武,只是粗通武艺,见到王灿年轻了十来岁,曹操也无比激动。

    曹操如今,已经进入暮年。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

    可是眼下,他忽然看到了能年轻的希望,所以曹操都激动起来。

    王灿说道:“之所以叫你们来,便是让你们也去看看,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谢陛下!”

    黄忠、甘宁等人,齐齐回答。

    王灿也不耽搁,当即就带着人出了营地,往不远处的山林内行去。来到山林,王灿没有留在先前的位置,而是往内走了段距离。不过走了不到二十步远,就见二十步外的树木,竟然又恢复了原来的大小,不再是似之前有虬龙般的粗壮枝干。

    见此,王灿心有所怀疑。

    恐怕这样有灵气的地点,并非整个山都有。

    王灿原本的打算,是带着所有人进入山,如今则只能返回。他带人回到了先前的地点,便吩咐道:“黄忠,你先来试试!”

    “喏!”

    黄忠得令,便站在了心。

    众人静静站在外面。

    黄忠也有自己的引导术,得亏他功力精深,才能在这般年纪维持武艺。否则以黄忠的年龄,早就该进入暮年,不可能再上阵厮杀了。

    黄忠照着引导术缓缓锤炼,他练武之时,虽然没有王灿那样的大动静,但也是隐约可见气流的流转,可见黄忠正在吸收周遭气息。

    足足近大半刻钟后,黄忠停下了。

    此刻的黄忠,精神极好。

    他双目明亮,浑身轻松,抱拳道:“陛下,此地果然是不同。臣上了年纪,身体虽然保养得好,但也留下了些沉珂旧患。如今在这里锤炼番,似乎所有的沉珂都除去了。”

    王灿又道:“甘宁,你去试试!”

    “喏!”

    甘宁也点头,便上前。

    甘宁在王灿麾下,也是习武的。而且甘宁的武艺,也是有传承的。他大开大合的练武,招式行走间,竟仿佛有滔滔海浪冲击声,声势颇为浩荡。

    番演练下来,甘宁竟是意犹未尽。

    甘宁道:“陛下,还真是不同,臣没有陛下那般的变化,但整个身体,似乎少了很多负担。如果面对曾经的典韦,卑职自觉有战之力。”

    如今的甘宁,武艺有所提升。

    然而,典韦也是如此。

    所以甘宁开口说的话,是说和曾经的典韦有战之力。

    王灿道:“孟德兄,你站在此地,有什么感受?”

    曹操感受了两下,说道:“倒是觉得轻松些,呼吸很舒服。除此外,便再无其他感觉了。毕竟,我并非武者,没有长期习武。”

    王灿看着这片,吩咐道:“黄忠,你去调三百士兵来。记住了,只抽调蜀国士兵,不用调集麦提城的士兵。”

    “明白!”

    黄忠郑重应下,立刻就去执行命令。

    曹操道:“陛下抽调士兵,有什么打算吗?”

    王灿说道:“此地有如此神气的灵气,我要看看地下的情况。”

    曹操点头,不再说话。

    不多时,黄忠带着三百士兵来了,王灿吩咐士兵立刻挖掘土地。三百士兵得知要挖土,都觉得古怪,但王灿下了命令,个个全都不反对,快速的挖掘地面。

    这挖掘,足足挖了近三丈深。

    然而,依旧无所获。

    王灿见到这幕,眼掠过丝的失望。他来自后世,知道各种欣喜,也看过络上的各种,知道些飞天遁地的神怪,便下意识的认为,这里有灵气,万地面有灵石呢?

    没想到,还是失败了。

    王灿没能挖到,便撤了士兵,留下几人。

    王灿、典韦和黄忠再度在林练武,但这回,却没有了先前的大动静,显得很平静。虽然也有气感,能感受到灵气进入体内,却觉得体内气息充盈,已经无法再度容纳了。

    王灿有这种感觉,便不再进入锤炼,而是让黄忠抽调了部分军将士来。这些军的将领,全都是习武的,他们锤炼自身的功法很简单,效果不怎么明显。

    不过他们在此地演练,也有些微弱功效。

    能清晰感到体内气感流转。

    不过这波近百人的演练,不会儿的功夫,便有士兵提出,感觉气息越来越多,到最后,便恢复了平时的模样,没有什么区别了。

    王灿也仔细感受,还真是如此。

    此地的灵气,似乎消耗空了。

    王灿见到这幕,便带着众将返回,然后启程继续赶路。

    半路上,王灿仍在思考灵气的事情。

    郭嘉跟在王灿身边,正色道:“陛下,按照古籍记载,莫非这便是所谓的洞天福地。道家的诸多书籍,有类似的说法。自古以来,也有炼气士只说。臣阅览书籍时,曾看到书记载些炼气士的得道高人,便是在洞天福地修炼。莫非,先前的那便是。”

    王灿道:“极可能是。”

    郭嘉皱起眉头,道:“如果真是如此,只能说我们运气好。但不知道这样的情况,是普遍的出现,还是大规模出现。这些日子,微臣曾夜观天象,发现天象变了,再无法看清楚。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还是坏。”

    王灿道:“不管好坏,我们都要应对。这遭我们率先发现,便是我们的运气。我已经让典韦和黄忠先行步,让两人观察沿途,是否还有更多的福地出现。”

    郭嘉点了点头,道:“眼下只能如此,走步看步。”

    两人聊着天,都有些担忧。

    在赶往麦提城的路上,典韦和黄忠又陆续发现了些有灵气的地方。这些地方灵气充裕,能够让人的修炼速度提升,能不断的锤炼己身。

    这时候,王灿已然能确定天下大变了。

    旦这样的福地不断出现,天下武人辈出,个人武力将得到极大限度的提升。在这样的情况下,个人的武力值,甚至足以改变整个战争局势。

    郭嘉也清楚眼下局势。

    他跟在王灿的身边,说道:“陛下,我们如今还没有抵达麦提城,便发现了数个有灵气的福地。这种所在,在麦提城境内各地都有。试想下,蜀国境内,是否也有呢?”

    王灿道:“奉孝所考虑的,和我不谋而合。”

    此刻,王灿也担心国内。

    国内虽说有贾诩等人治理政务,但这是建立在国内不变的情况下。如今摩揭陀国境内,开始出现了大量的福地,足以令人实力增强。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国内也是如此,便极可能出现动荡,甚至是令蜀国的根基不稳。

    郭嘉道:“陛下,即使我们在摩揭陀国建立了基业,也只是无根浮萍。卑职认为,我们必须尽快赶回去。旦国内也是如此,恐怕情况会非常糟糕。”

    王灿思索番,道:“奉孝,如果要回去,又要怎么回去?”

    郭嘉道:“从哪里来,再从哪里回去。”

    王灿摇了摇头,说道:“你考虑过个问题没有,如今陆地出现了福地,树木能不断的长大,犹如虬龙般。”

    “那么,海上呢?”

    “海上是否也会有类似变化,是否会有更多凶残的动物。”

    “我们在陆地上时,还能安全些。旦到了海上,遇到了真正厉害的动物,只要船被破坏,我们就没有半点还手的力量。”

    “我也认为,我们必须赶回去。”

    “可是我们即便是要回去,也必须有足够实力,必须是带着实力回去。否则,我们即使回了国内,也难以应对国内的变化。”

    王灿的眼,有着担心。

    如今的情况,已然彻底超出他的理解。

    在王灿穿越到这时代时,这是个和历史近乎重叠的的时代,王灿知道大体的情况,知道未来走势,甚至连贵霜王国等地,王灿也有所了解。

    可如今不同了。

    天地之间,竟然有灵气出现。

    这样的地方,便可能有无数武者出现,便能够搅乱局势。

    这突兀的变化,令王灿有些措手不及。

    郭嘉正色道:“我们要赶回去,不走海陆,就必须走陆路。既如此,我们必须路北上,横穿整个贵霜王国,然后沿着西域东进,最后回到蜀国。”

    相比于海陆,陆路更加绕。

    王灿道:“如今,我们只能这么办了。”

    顿了顿,王灿又道:“奉孝,你阅览群书,可曾注意到道家的书籍上,对于炼气士的等级划分,可有标注?”

    郭嘉摇头道:“没有任何标注,如黄帝飞升、彭祖百寿等,以及先秦的炼气士,那都是很简单的描述,没有个详细的概述。”

    王灿道:“如此说来,就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是!”

    郭嘉点了点头。

    王灿道:“连我们都不知道,别人就更不知道了。眼下,我们走步算步。我们现在,先返回麦提城,然后就准备北上。至于所谓的罗兹城,便交由其他人处理了。我们接下来的事情,是返回蜀国,先稳定蜀国局势。”

    “陛下英明!”

    郭嘉点了点头,赞同王灿的分析。

    如今情况,切以返回蜀国,稳定蜀国局势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