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4章 天下大变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大军自普纳城出发,抵达孟德拉城后,在孟德拉城暂做休整,补充了粮草后,就又继续启程,往麦提城行去。大军赶路的速度并不快,不急不慢的往麦提城走,到傍晚时分,便停下来扎营休息,缓解天赶路的疲惫。

    典韦随军赶路,他虽然在路上,但也不曾耽搁练武的时间。每日的清晨,他天不见亮就起床了,和王灿样都会晨练。

    这日早上,典韦在营地晨练完后,趁着天气早,便出了营地。大军拔营,还得吃过早饭,所以还有定的时间。

    典韦昨天的时候,就观察了附近。

    在营地外不远处有座山林,他准备猎捕些野味儿,以军伙食。典韦提着铁戟,进入山林后,看到山林内的幕,瞪大了眼睛,他粗犷的面庞上,神情很是震惊。

    眼前的山林内,草木之茂盛,令人震撼。

    株株树木,枝干宛如虬龙般粗壮,那主干更是有四人合抱。

    其余杂草,也无比茂盛。

    这样的幕,令人震撼。

    这不是深山老林,只是树林边缘,个树林的边缘,尚且如此,何况是进入深山老林后,山林的数目,恐怕更是令人震撼。

    典韦震惊之余,忽然间,却有个细微的发现。在这片山林内,呼吸格外的舒服,仿佛空气都格外的自然,非常的舒服。

    整个人,似乎精神了许多。

    典韦眼眸转动,思索着这幕的缘由。他在带兵打仗上,虽然没有行军布阵的天赋,不能带兵打仗。可是在练武上,典韦却是天赋异禀。

    典韦练拳也练了内家拳,有套专门的引导法。正因为典韦连内家拳,才能在如今保持足够的战斗力,能生擒虎豹,能在战场上冲阵。

    此刻,他感觉呼吸顺畅,整个人很是轻盈。

    自然而然的,典韦就开始按照平日练武的方式,点点的引导自身,以锤炼武艺。他这运转心法,整个人对周遭气息更加敏感,他感觉周遭空气,仿佛有点点气息随着呼吸之间,窜入了肺腑,整个人无比的舒服。

    作为战场上厮杀的人,体内多多少少有些沉珂。

    此时练武,典韦仿佛吃了灵丹妙药般,往日的些沉珂竟是彻底消失,就像是雪遇冬阳,瞬间便消失得干干净净。

    典韦演练了足足刻钟,他停下后,长长吐出口浊气,整个人有微微冒汗。他扭动了两下身体,更是觉得身体轻盈许多,些旧日留下的顽疾,竟是痊愈了。

    “这就怪了!”

    典韦的内心,仔细琢磨着。

    他思来想去,也想不明白其的关键和诀窍,便快速的离开了。他回到营地时,军士兵正埋锅造饭,些士兵也开始起床进行晨练。

    典韦径直来到王灿的营帐外。

    此时,王灿正练武。

    王灿联系的武艺,乃是当初他穿越时,得到的真武秘籍。借助这卷真武秘籍,王灿才在乱世立足,自身武艺更有了长足进步。

    这些年,王灿也直没有停下。

    王灿的武艺,直在进步。

    典韦看到王灿练武,立刻道:“陛下,臣有要事禀报!”

    般情况下,典韦不会断王灿晨练。只是今早发现的事情,实在是古怪,让典韦心古怪,所以才开口打断。

    王灿听到后,也停下来,道:“何事?”

    典韦道:“臣今早晨练后,去了趟附近的山林。臣原本是打猎的,可进入山,发现了桩怪事。陛下,臣也阐述不清楚,请陛下随臣前往观察。”

    “好!”

    王灿点头便应下。

    典韦领着王灿,很快就来到了先前练武的地方。典韦再度呼吸了番,这里依旧是空气清新,没有任何的变化。典韦摆手指着山林,说道:“陛下,您仔细感受下这里的不同。”

    王灿先是仔细打量番,看到虬龙般的数目,看到旺盛的杂草,他很快也发现了这里呼吸的清新,这里的空气吸入肺腑,仿佛洗肺样。

    王灿眼前亮。

    这可太令人震惊了。

    王灿脑,浮现出各种想法。

    他来自后世,了解各种讯息,感受到了此地的气息,王灿心生出种异样感觉。

    这是所谓的‘灵气’吗?

    呼吸口,整个人便很是清爽。

    典韦见王灿连连吸气,也知道王灿发现了,便说道:“陛下,臣准备从这里入山打猎的。但到了这里,却忽然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儿。在这里练武,感觉肺腑都得到了洗练。整个人体内的沉珂疾病,似乎都已经得到了根治。”

    王灿道:“我来试试!”

    他当即以真武秘籍上的招式心法进行演练,他心随意走,调动体内气息。随着体内的气息流转,周遭的气流也随即发生变化。

    典韦站在旁,瞪大了眼睛。

    他练武时,可没有这般的动静,王灿练武,竟然可见的发现周遭气流流转。所有的气流,正不断的进入王灿体内,而王灿早已经沉浸其。

    这切,恍恍惚惚,仿佛不是真的样。

    典韦咕咚咽了口唾沫。

    许久后,王灿终于停下来了,只是在王灿的身上,似乎有些黑乎乎的粘液,整个人粘乎乎很不舒服。典韦鼻子轻嗅两下,皱眉道:“陛下,您这是脱胎换骨了吗?整个人身上,竟然有黑色的泥垢。”

    “走,先回营地!”

    王灿也感觉到了浑身的不舒服,便带着典韦离开。

    回到营地后,王灿立刻就让人准备了热水洗漱。当他洗漱完,重新换上衣服,看着铜镜的自己,脸上也露出惊讶神情。

    如今的王灿,穿越已有十多年,早已经是而立之年,也不年轻了。可铜镜的王灿,肌肤经有了白皙光泽,双目炯炯有神,仿佛二十出头的青年。

    唯有那唇上两撇胡须,显示了年龄。

    王灿吩咐道:“典韦,进来!”

    典韦直守在营帐外,听到王灿的声音,便立刻进入营帐。当他看到王灿后,瞪大了眼睛,副不可思议的神情,道:“这,这,陛下,您怎么突然年轻了这么多?”

    同样的道理,典韦也在山林练武。

    王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典韦却丝毫不变,只是旧日的沉珂全都消失。

    王灿说道:“如今的变化,的确有些大。”

    典韦苦涩笑,说道:“当年臣见到陛下时,便是这般的模样。陛下如今,仿佛突然年轻了十多岁,太让人震惊了。”

    王灿道:“我年轻了,但武艺也有所提升。”

    典韦说道:“陛下的提升,到了什么程度?”

    王灿道:“来,我们试试手臂的力量,便知道了。”

    “好!”

    典韦也没有什么顾忌,径直就上前。

    他握住王灿的手,随着王灿下令,两人各自发力。典韦已经是天生神力,尤其他先前的番锤炼,整个人洗去了沉珂,更觉得力量有所提升。但此刻发力,感觉王灿的手就是铜墙铁壁,完全不受他的力量影响。

    不论他怎么发力,王灿力量都深沉似渊。

    王灿看着典韦使劲儿的模样,道:“典韦,现在改我发力了,稳住了。”

    刹那间,王灿立刻发力。

    他力量出,典韦就感觉自己握住的仿佛是烙铁样,无比的难受。他连忙说道:“陛下,陛下快松手,你这力量太大了。”

    王灿这才收回了力量。

    随着力量犹如潮水褪去,典韦才松了口气。

    典韦甩了甩有些痛的手,说道:“陛下,微臣的力量,已经能生撕虎豹。如今你的力量,轻易就碾压了微臣,这也太恐怖了。”

    王灿眼眸眯起,道:“虽然我提升很大,但这样的地点,恐怕不是个例。依我看,如果后续还发现了这样的地方,恐怕天下就要大变了。”

    在王灿穿越来的时候,天下虽然武将纵横,但个人的武力终究不高。武艺再高,面对军阵也挡不住,毕竟是血肉之躯。

    可眼下出现的情况,让王灿有些把握不住。

    万到处都出现了呢?

    旦四处都出现这样的情况,意味着个人的武力值,将会极大限度的提升。到了那时候,个人的力量,就足以摧毁支军队。

    这便是进入了个人物力时代。

    这样的情况,是王灿都有些控制不住的。

    王灿吩咐道:“典韦,你立刻去下令,召郭嘉、曹操、黄忠、甘宁觐见。”

    “喏!”

    典韦得令,转身便退下。

    他立刻去通知,不会儿的时间,郭嘉、曹操、黄忠和甘宁进入。当他们看到王灿的瞬间,个个也都惊呆了。

    难道他们见到了假的王灿?

    可是,典韦都在房间,看典韦的神情,可知这必定是王灿。

    郭嘉说道:“陛下,发生了何事?”

    曹操也是神情震撼,说道:“昨日夜里,见到陛下时,陛下尚且切如常,并没有什么怪异的。怎么晚上过去,就年轻了十来岁,这是怎么回事?”

    个个看向王灿,都有不解的神情。

    他们内心,都是无比震惊。

    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让王灿变得年轻。只听说过,有人夜白头的。从来没有人听说,会有人夜年轻十来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