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3章 相逢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曹昂和曹丕跟在曹操身后,两兄弟相视望,眼都浮现出异彩。如今的他们,已经是普纳城的人,在异域之地,占据了亩三分地,有了定实力。

    虽说王灿是蜀国天子,但到了摩揭陀国,尤其经历场暴风雨后,王灿的切都化为乌有。即使王灿来了,两兄弟内心,还是有了想法。

    毕竟,他们也曾是国的掌权者。

    不过,两人都没有表露。

    因为他们了解自家父亲。

    自己的父亲,对于王灿很是尊敬,尤其王灿灭掉魏国,不曾屠戮魏国官员,更给予魏国官员重用。甚至是曹家的人,王灿也给予优渥待遇。尤其是这次出海,王灿也带着曹昂和曹丕,这就让曹操对王灿死心塌地。

    行人到了城门口,往外看去,赫然看到了城外列阵的大军。

    “嘶!”

    曹昂看到外面的幕,倒吸了口凉气。

    曹丕见状,也不由得咽下口唾沫,脸上浮现出震惊神情。

    两兄弟相视望,无比震撼。

    他们从各自的眼,都看到了不可思议。

    因为在城外,有支大军列阵。

    这支军队兵强马壮,军阵森严,粗略扫过,人数至少都有上万人。这样的支兵力,是普纳城无法抵挡的。即使曹操有甘宁的精锐在,但城外的也是精锐,普纳城挡不住城外的大军。

    这是王灿的军队吗?

    曹丕和曹昂内心,都生出这点想法。

    与此同时,两兄弟此前内心生出的点异样心思,也随之化为乌有。

    两人此前还有些想法。

    但此时此刻,却再无任何想法了。

    他们心所剩下的,只有无尽的震惊,王灿到底是怎么在短短时间,就拉起偌大支军队的。尤其这支军队,近乎很少看到蜀国士兵,都是摩揭陀国的本地人。

    这才是令人惊恐的。

    曹操早已经见识了王灿的各种神异,尤其在倭国时,在夷州岛时,都见识了王灿的种种厉害,所以对王灿短短时间就拉起支军队,倒也不觉得奇怪。

    曹操看到王灿,领着甘宁等人,大步往前,来到王灿的面前,曹操撩起衣袍,单膝跪地,抱拳道:“臣曹操,拜见陛下!”

    “拜见陛下!”

    甘宁、蒋钦、周泰等人,也齐齐向王灿行礼。

    “拜见陛下!”

    其余三千士兵,也跟着跪下行礼。

    三千士兵整整齐齐跪下,所有人齐齐呐喊,声势浩大,令人震撼。

    这幕落在商皓眼,他暗道自己跟对了人。如今搭上王灿的这条线,他自此鱼跃龙门,成为真正的天子近臣。

    至于麦提城士兵,倒也不觉得有什么。

    毕竟,这些也是精锐。

    他们也听不懂甘宁、曹操等人的话。

    王灿环顾众人,抬手道:“起来吧!”

    所有人谢恩后站起身。

    曹操顺势又道:“陛下,随我们入城吧。”

    “好!”

    王灿点头,便下令入城。

    大军沿着普纳城的道路,快速的进入城内。而甘宁也带着将士,和黄忠率领的军队汇合。军队自去军营驻扎,而王灿、曹操、郭嘉等人,径直到了城主府。

    大厅,宾主落座。

    王灿看向曹操,说道:“孟德兄,你在普纳城过得怎么样?”

    曹操说道:“拖陛下鸿福,切都好。”

    当下,曹操又问道:“陛下率领上万精锐,这些士兵来自于哪里呢?”

    王灿笑了笑,便说道:“这些军队,是孟德拉城和麦提城的兵力。如今,我是麦提城的城主,也刚刚拿下了孟德拉城。”

    当下,王灿又说了麦提城和孟德拉城的情况。

    曹操听完后,更是震撼。

    他在普纳城崛起,短短时间就拿下了普纳城,也算是不错了。但和王灿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完全是不能比较。

    曹操、曹昂、曹丕三父子内心,各有想法,但曹操还没说话,曹丕就率先说道:“陛下,如今掌握有麦提城、孟德拉城,以及如今的普纳城,实力已然不容小觑。按照陛下所言,要拿下罗兹城,也是不难。既如此,何不先拿下罗兹城,再攻打摩揭陀国呢?以陛下实力,攻克摩揭陀国,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王灿笑了笑,说道:“有罗兹城的城主费德里在手,攻打罗兹城不难;以如今兵力,要攻打摩揭陀国,自是不难。然而,如今我刚拿下孟德拉城,底蕴还不足,军队也需要磨合。所以,攻打摩揭陀国的事情,会暂时搁置。不过,攻打罗兹城的事情,旦返回了麦提城,就会提上日程,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曹丕道:“陛下英明!”

    对于王灿的决定,曹丕没有质疑的权力。刚何况,王灿的考虑的确是最佳选择。尤其要吞并摩揭陀国,就必须积累足够的实力。

    王灿说道:“普纳城既然归顺,自当设立城主,以管理普纳城。孟德兄,如今的普纳城,是你担任城主吧?”

    曹操说道:“陛下明鉴,此前没有和陛下汇合,所以臣暂时担任城主职。如今陛下抵达,臣自当卸任,请陛下安排人担任城主职。”

    曹昂和曹丕听,都皱起眉头。

    两人都觉得不满意。

    因为普纳城是曹操费尽心思,然后才拿下了的。如今王灿来了,不过是句话的事情,就拿走了普纳城的切,令两兄弟不甘心。

    王灿扫了眼曹昂兄弟,心笑。

    终究是年亲人。

    两兄弟的心思,王灿也能理解。

    王灿说道:“孟德兄所言,甚为有理。毕竟,孟德兄要随我征战天下,要攻取其余地方。既如此普纳城也需要个城主。”

    曹操道:“但凭陛下吩咐。”

    曹昂欲言又止,但却被曹操瞪了眼。旁的曹丕见状,他却是心有不甘,沉声道:“陛下,不知家父卸任,由谁接任普纳城的城主职呢?”

    “混账!”

    曹操听到曹丕的话,面色骤然大变,大怒道:“给老夫跪下,向陛下请罪。普纳城的城主人选,陛下自有圣断,岂是你能质疑的。陛下,犬子无礼,请陛下恕罪。”

    说着话,曹操扑通就跪下了。

    这段时间两个儿子的心思,曹操早就心知肚明。曾经王灿实力强大,所以曹昂和曹丕都没有什么心思,但到了摩揭陀国后,王灿落难,大军彻底崩散实力不复往昔,所以曹昂和曹丕都有了额外的心思,这是曹操知道的。

    只是,曹操直没有点破。

    今日听到王灿来了,曹操开始先是欣喜,因为终于和王灿汇合了。但紧跟着,曹操又担心,万王灿实力不足,恐怕两个儿子更会有想法。好在简单王灿后,王灿实力强大,曹操不安的内心,也彻底平复下来。

    没想到,曹丕直接质问。

    这让曹操很担心。

    王灿微微笑,站起身走到曹操面前,把曹操扶起来,说道:“孟德兄,你我之间,何至于此。如今普纳城,也确实需要人镇守。我曾允诺过你,说到了这异域之地,让曹昂和曹丕,有施展才华的空间。如今普纳城,就是个机会。”

    曹操听,便哽咽了。

    不管他多么的睿智通达,不管他多么的厉害,但涉及到他的儿子,他都只是个慈父,只是个父亲,是担心儿子前程的人。

    王灿的话,让曹操内心忐忑不安,全都彻底消失,只剩下满满的感激。

    曹丕也愣住。

    他没有想到,王灿竟然直接说要任命他们兄弟执掌普纳城,实在是令人惊讶。

    曹昂也是如此,很是震惊。

    王灿继续道:“鉴于你们兄弟的情况,普纳城的城主,便由曹昂担任,曹丕暂且继续留在军,继续跟在曹操身边。”

    “喏!”

    曹丕应下,心有些失落。

    曹昂谢道:“陛下隆恩,臣定当尽心尽力,发展普纳城,不辜负陛下厚望。”

    王灿继续道:“大军在普纳城休息两日,便启程返回麦提城。接下来,便是攻打罗兹城的事情了。正好孟德兄回来了,随我起出征罗兹城,拿下罗兹城。”

    “喏!”

    众人闻言,便齐齐应下。

    应事情安排妥当后,酒宴继续。

    众人推杯交盏,无比热闹。

    尤其黄忠、甘宁、典韦自军营归来,个个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他们久别重逢,再度见面,自是无比的欢喜。在酒桌上,更是你来我往,到最后,喝了个酩酊大醉。

    就算是曹操,也是喝得醉醺醺的。

    王灿贯是酒量好,倒也影响不大,在众人醉酒后,曹操留在了城主府,而王灿则带着黄忠、典韦、甘宁等人返回军营歇息。

    时间晃,两天转瞬即逝。

    曹昂在普纳城时,本就协助曹操处理政务,他接受普纳城,切都容易上手,所以事情也不难,两天时间,切都上了正规。

    这日,上午。

    王灿领着曹操、黄忠、甘宁等人出城,便离开了普纳城,往孟德拉城行去。他们的下站是孟德拉城,然后自孟德拉城返回麦提城。

    大军浩浩荡荡,路上,曹操跟在王灿的身边,两人说着话,聊着分开后发生的事情,曹操听得愈发仔细,更感慨于王灿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