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9章 中计的亚瑟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听着亚瑟图的话,眼却是露出赞赏神色。

    他很欣赏亚瑟图。

    这是个极为理智的人。

    如果麦提城没有发生转折,没有提升实力,以曾经弱小的麦提城情况论,即使掌控了奥德,但麦提城也不敢杀奥德。道理很简单,旦杀了奥德,麦提城挡不住孟德拉城的兵锋。更何况还有罗兹城在旁虎视眈眈,麦提城是不敢和孟德拉城开战的。

    这是亚瑟图的考虑。

    亚瑟图知晓的,仅仅是曾经的麦提城。如今麦提城的实力,是亚瑟图不知道的。

    王灿沉声道:“亚瑟图,你料想错了。本城主要杀奥德,不过是念之间。至于你孟德拉城的反扑,本城主从未放在眼。”

    “哈哈哈……”

    亚瑟图发笑道:“好猖狂的王灿,尼布鲁把麦提城交给你这样个小辈,真是托付失败。他尼布鲁汲汲营营,致力于守住麦提城。没想到,最终却因为托付之败,导致麦提城自取灭亡。”

    王灿道:“亚瑟图,不是本城主猖狂,是本城主有这个实力。如今的麦提城,早已经今非昔比了。本城主要败你,更是易如反掌。”

    “自大!”

    亚瑟图仍然是不相信。

    王灿也不着急进攻,他有心了解下亚瑟图,更想要收服亚瑟图这样理智的纯臣,便继续道:“说你亚瑟图坐井观天,你还不相信。”

    “你可知,罗兹城的大军已经被击败。”

    “年前罗兹城的大将甘迪拉,率军来攻打麦提城,被本城主设下计谋生擒,更俘虏数千罗兹城的大军。就在此前,罗兹城的城主费德里,亲自率军两万杀到麦提城,再度被本城主设计击败。如今连罗兹城的城主费德里,也被本城主生擒了,正扣押在麦提城。”

    “你当真以为,麦提城还是曾经的麦提城吗?”

    王灿眼眸,闪烁着精光。

    他的语气,有着极大的自信。

    亚瑟图闻言,心头咯噔下,登时就紧张起来。他此前对王灿的判断,切都是建立在他的认知基础上,完全忽略了如今麦提城的情况。

    只是亚瑟图很难相信,区区麦提城的兵力,竟然能击溃两万罗兹城的精锐,还能生擒罗兹城的城主费德里,这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

    就算孟德拉城,对上两万罗兹城大军,也只有兵败的份儿。

    如今,麦提城竟然取胜了。

    王灿竟然生擒了费德里。

    时间,亚瑟图平静的内心,仿佛是水面被投入了块大石,掀起了阵阵涟漪。亚瑟图也是老将,他深吸口气,平息了内心躁动的情绪,朗声道:“王灿,你想要令我投降,绝不可能。我亚瑟图身为孟德拉城大将,宁愿站着死,也不会跪着生。我麾下三千儿郎,死战到底。”

    王灿听到这话,微微颔首,很是欣赏亚瑟图。

    这种气节,实在不多见。

    毕竟,如今奥德都被拿下,甚至奥德都勒令亚瑟图投降,但亚瑟图依旧执意死战。亚瑟图的死战,亚瑟图的抗命,说到底,就是为了能守住孟德拉城。

    王灿说道:“亚瑟图,你当真不考虑吗?”

    “不考虑!”

    亚瑟图直接摇头。

    他审定笃定,眼神坚定,透着极强的决心。

    王灿轻笑两声,说道:“你就不怕本城主击败你后,然后带着奥德返回孟德拉城,然后再释放奥德,让奥德继续担任城主?旦奥德再担任城主,你竟然不顾他的性命,恐怕你的日子不好过,这你都不考虑吗?”

    亚瑟图握住刀柄,冷冷道:“如果你拿下了孟德拉城,奥德城主还能继续留在孟德拉城担任城主。那就意味着,奥德城主已经沦为你的走狗。那样的孟德拉城,不要也罢。那样的孟德拉城主,不要也罢。我宁愿战死,也决不投降。”

    王灿道:“你真是顽固啊!”

    亚瑟图说道:“不是顽固,而是要守住底线。任何个孟德拉城的百姓,都有义务和责任守住家园,力保孟德拉城百姓的幸福安康。”

    王灿叹息道:“我真是舍不得杀你。”

    亚瑟图不屑道:“说得好像,你真能杀我样?就算你麾下有万余士兵,但本将麾下的士兵,各个都能征善战,不是怕死之辈。本将击溃的大军,也有两万人的队伍。要击败你,也不是什么难事。”

    王灿听后笑了起来。

    亚瑟图还真是自信,可惜这是盲目的自信。

    “报!”

    忽然,在营地后方,有士兵策马奔驰而来。

    这士兵快速赶来,径直就往营地门口奔去。他来到营地门口,便翻身下马,道:“亚瑟图将军,凯沙大人传令,命你不得和麦提城大军交战,立刻退守孟德拉城。”

    刷!

    亚瑟图闻言,脸色大变。

    他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会有凯沙传来的命令。

    孟德拉城,曾经奥德的父亲在世时,官以凯沙位尊,武将以亚瑟图位尊。但论及地位,亚瑟图是比凯沙低些的,而且凯沙治理政务也很有手段,至少亚瑟图在凯沙的面前,是不敢轻易放肆,也不敢大放厥词的。

    亚瑟图此刻,却是犹豫起来。

    退,还是不退呢?

    王灿也听到了士兵禀报的消息,他仔细琢磨,便明白了凯沙的命令,这是要保全亚瑟图的军队,至少不能让亚瑟图被王灿吞并了。

    然而,王灿却不能任由亚瑟图安全退回。

    亚瑟图此人,必须拿下。

    王灿道:“亚瑟图,刚才你还大放厥词,现在就要撤退了吗?”

    亚瑟图听王灿的话,登时就怒火上涌,大吼道:“王灿,本将就在这里,看你如何击败我的大军。我不撤退,你无法前进分毫。”

    王灿见亚瑟图了激将法,下令道:“典韦、鲁奇听令!”

    “在!”

    典韦和鲁奇登时就站出来行礼。

    王灿下令道:“率军,进攻!”

    “喏!”

    典韦和鲁奇得令,立刻就率军杀出。

    不论是典韦,亦或是鲁奇,那都是军的悍将。两人各自率领三千士兵,浩浩荡荡的往前冲,气势汹汹。

    亚瑟图看到麦提城的大军杀来,他立刻就退入营地,然后勒令弓箭手放箭,意图借助弓箭手射杀往前冲的麦提城大军。

    密集的弓箭,自空划过。

    无数弓箭落下,些士兵箭了,但更多士兵却举起盾牌,在头顶形成了防护,然后快速往前冲。这些士兵手持盾,手持刀,快速的往前。

    “杀!”

    典韦挥舞铁戟,拨开射来的弓箭。

    战马疾驰,他和亚瑟图营地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了。

    鲁奇也是不甘落后,快速的往前冲。

    两人麾下士兵冒着箭雨,短短时间,就已经冲到了军营外面,悍然发起了进攻。

    亚瑟图见状,面色凝重。

    他以往进行防守,先以弓箭进行射击,能很大程度削弱对方。但眼前的情况下,他麾下士兵射出的弓箭,竟是没能达成目的。

    第项防守,可以说是失败了。

    亚瑟图再度道:“长枪兵,杀!”

    随着亚瑟图声令下,营地的个个士兵列阵,手持长枪,快速抵挡着典韦和鲁奇的进攻。在这些长枪兵的抵挡下,典韦和鲁奇所率军队的攻势,暂时缓,得到了遏制。

    王灿坐镇后方,看到这幕,轻笑两声。

    如果亚瑟图以为,靠些长枪阵,就可以阻拦他的大军,那就大错特错了。以长枪阵阻击敌人的进攻,这事儿他也经常做。

    王灿下令道:“擂鼓,传令黄忠进击!”

    士兵立刻便下令。

    “咚!咚!!”

    沉闷雄浑的战鼓声,响彻在战场上。

    声音直冲云霄,回荡不休。

    亚瑟图听到了突兀响起的战鼓声,心紧张,连忙左右张望,看王灿又调集了什么军队进攻。但亚瑟图左右打量,没看到哪里有军队,心就踏实了,更暗暗嘲讽王灿自以为是,想要凭借战鼓给士兵鼓劲儿助威,那是痴心妄想。

    他的长枪阵在,王灿必定无法前进半步。

    战事仍在持续。

    典韦和鲁奇率军猛攻,攻势波比波强,令亚瑟图的防御都有些紧张。但依靠着早早布置的防守阵势,亚瑟图还是险险挡住了。

    “报!”

    忽然,名士兵快速跑来,站在亚瑟图面前,大声道:“将军,大事不好了,我们后方杀出了山的贼匪,他们已经杀入营地内,正往我们的方向杀来。”

    刷!

    亚瑟图闻言,面色陡然大变。

    怎么可能?

    山的贼匪,那是直盘踞山,是不敢随意出山的。

    “不好,这些人和王灿有联系。”

    亚瑟图脑,浮现出这个念头。因为亚瑟图忽然想到,王灿便是黄皮肤黑头发,和山的贼匪模样。先前看到王灿时,他和王灿争锋相对说话,还没有往这方面想,也没想过王灿和山的人有联系,如今正和王灿厮杀,山的人杀出,亚瑟图才有了判断。

    怎么办?

    亚瑟图的脑,快速思索着。

    眼下的局面,对他非常不利。旦山贼匪自后方杀来,那么他防守的阵型,立刻就会被打破,便无法挡住王灿的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