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8章 亚瑟图的决心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孟德拉城。

    这座城池,位于麦提城的东面,相比于麦提城,已经是繁华了许多。

    治理孟德拉城的人,名叫凯沙。

    凯沙是奥德的军师,负责孟德拉城的治理。

    在凯沙治理期间,孟德拉城倒是切运转如常。不过凯沙此人,秉性有些自大,也从不把麦提城放在眼。恰是如此,奥德在麦提城期间,凯沙也不担心此事,从未过问过。

    城主府,署衙。

    凯沙正在办公。

    “踏!踏!”

    阵急促的脚步声,忽然从外面传来。

    名侍从大步进入,大声道:“大人,大事不好了。”

    凯沙见侍从慌慌张张的,登时就皱起了眉头,呵斥道:“都告诉你了,要讲究规矩,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是,是,小人知罪!”

    侍从躬身行礼,脸惊慌神情。

    凯沙问道:“什么事?”

    侍从回答道:“回禀大人,城内突然传出消息,说麦提城的城主,率军往我们孟德拉城杀来。不仅如此,他们还控制了奥德城主。”

    “什么?”

    凯沙听,骤然就站起身,脸上尽是震惊神色。

    奥德被抓了?

    这怎么可能!

    甚至,麦提城哪里来的兵力敢攻打孟德拉城。

    这切,都让凯沙疑惑。

    凯沙问道:“消息确定吗?”

    侍从回答道:“消息不确定,但这消息,已经在城内传得甚嚣尘上。整个孟德拉城,四处都在谣传这消息。事到如今,整个孟德拉城的百姓,都在议论这件事儿。所有孟德拉城的官员,都肯定知道了这消息。”

    凯沙闻言,表情很是严肃。

    情况有些复杂了。

    如今消息甚嚣尘上,必然有定的缘由,甚至可能这是真的。

    “报!”

    忽然,又有侍从快速进入。

    在侍从脸上,也是派惊慌的神情。

    凯沙阴沉着脸道:“又发生了什么事?”

    侍从道:“大人,孟德拉城的百官都到了城主府外,全都要求见大人。”

    凯沙嘴角抽了抽。

    很显然,这些人的到来,必定是因为奥德的事情。

    凯沙吩咐道:“请进来!”

    “是!”

    侍从得令,转身便退下。

    凯沙目光落在最先进入的侍从身上,道:“你也下去吧!”

    “是!”

    侍从得令,转身就离开。

    凯沙坐在房,静静等待着。

    不会儿的功夫,孟德拉城的百官联袂进入。这些人脸上神情,都有着惊慌和担忧。因为旦奥德被抓,孟德拉城必定陷入困境。

    所有人站在起,叽叽喳喳议论着,使得房犹如闹市般。

    “肃静!”

    凯沙大声呵斥道。

    众人闻言,全都噤声不言。

    凯沙先声夺人,继续道:“关于城主被麦提城的城主胁迫,且麦提城大军杀来的消息,本官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本官已经有所打算,你等不必担心。”

    “麦提城的情况,众所周知。”

    “麦提城之所以敢胁迫城主,无非是想从孟德拉城讨要好处,不可能也不敢真正攻打孟德拉城,也不敢杀城主。因为旦麦提城杀了城主,便等于和孟德拉城宣战。以麦提城的兵力,不可能是孟德拉城的对手。”

    “所以,我们不必担心城主安全。”

    凯沙侃侃而谈,忽悠道:“这战,无非是麦提城的城主带兵来,意图从我们孟德拉城得到好处。我已经决定了,只要麦提城提出的条件不苛刻,便直接答应。”

    “只要换回了城主,我们便立刻发兵,反攻麦提城。”

    “区区麦提城,要覆灭易如反掌。”

    “我们现在的问题,也就是因为城主在麦提城军队手。所以,我们才投鼠忌器。否则,我们完全可以鼓作气,直接剿灭麦提城的大军。”

    凯沙说道:“诸位,还有什么担心的吗?”

    众人听,仔细想想,觉得凯沙所言还真有道理。

    原本他们得到消息,全都慌了神。

    个个担心奥德的安全,担心孟德拉城的安危,但在凯沙席话后,众人都放下担心,不再担心奥德的安全,也不再提心吊胆了。

    凯沙见众人都安心了,摆手道:“诸位,城内忽然就消息四起,闹得沸沸扬扬,必然是麦提城的诡计。”

    “他们这么做,是为了搅乱人心。”

    “他们这么做,是希望我们自乱阵脚。”

    “我们不能让麦提城如愿。”

    “你们回去后,便全力稳定局面,不可令孟德拉城生出乱子。这战,我们要取得胜利,绝不能有任何的失败。”

    凯沙握紧拳头,说道:“这战,我们也不可能胜利,因为我们实力强,我们天然就占据优势,绝不可能败给麦提城。”

    众人听完后,便纷纷告辞。

    这些人来得快去得也快,全都窝蜂离开了。

    房间,又空了下来。

    凯沙个人坐着,脸上神情却又恢复了冷峻和凝重。他在所有官员面前镇定自若,说他们不惧麦提城,实际上在凯沙内心,依旧是担心。

    毕竟,奥德在对方手。

    虽说孟德拉城不怕麦提城,可麦提城掌握了人质,很多时候,孟德拉城就处在被动。

    “来人!”

    凯沙思索番后,吩咐道。

    名侍从进入,躬身行礼道:“大人!”

    凯沙快速的写了封信,然后将羊皮纸搁在竹筒内,仔细的装好,便交给了侍从,道:“你立刻去见亚瑟图,告知亚瑟图不可和麦提城的军队交锋,立刻退回孟德拉城。”

    “是!”

    侍从得令,便立刻离开了。

    侍从离开了城主府后,便快速的出城,径直就往孟德拉城边界去。从孟德拉城的城池,到孟德拉城的边界,也需要想当的时间。当侍从带着消息抵达时,亚瑟图正率军和王灿的军队对峙,两支军队各自列阵。

    王灿从郭嘉、奥德的口,知道了亚瑟图的存在。他策马上前,朗声道:“亚瑟图何在?”

    “本将便是!”

    亚瑟图也是策马走出,站在营地门口朗声回答。

    他身着甲胄,更令麾下士兵备战。

    所有士兵,都已经做好准备。

    王灿沉声道:“你们的城主奥德,就在我手。现在,立刻放下武器投降,否则,你们城主便可能性命不保。”

    亚瑟图没有立刻回答,反而问道:“你是谁?凭什么发话。让尼布鲁出来,本将倒要问问尼布鲁,他哪里来的胆魄,竟敢扣押我孟德拉城的城主,还敢兴兵来犯。”

    “我便是麦提城的城主。”

    王灿大袖拂,说道:“尼布鲁城主已然高升,前往摩揭陀国的国都任职。如今本官,就能够全权做主。亚瑟图,你是不管奥德的性命,还是老老实实投降。”

    亚瑟图闻言,眸子掠过惊讶神色。

    他作为孟德拉城的老将,也了解麦提城的情况,知道尼布鲁是有机会离开麦提城的,但尼布鲁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直留在麦提城,以保护麦提城的百姓。

    如今的麦提城,依旧是危机四伏。

    甚至,麦提城还会遭到罗兹城的攻打,怎么尼布鲁就离开了呢?

    亚瑟图沉声道:“你休想骗我!”

    “骗你,哈哈哈……”王灿朗声大笑道:“我怎么可能骗你,这没有任何意义。本官便是麦提城的城主,现在,我让你看看奥德。”

    “来人,将奥德带上来!”

    王灿直接下了命令。

    士兵将奥德押送上来,王灿说道:“奥德,你的生死,系于亚瑟图的身上。如果亚瑟图死战到底,那么你便失去了价值,我会杀了你。现在,你立刻勒令亚瑟图放下武器投降。否则,我的刀就可能落在你脖子上了。”

    “你……”

    奥德闻言,很是愤怒。

    他和亚瑟图关系本就不和睦,万亚瑟图故意不救他呢?

    王灿不言语,只是手就摁住腰间的佩剑。剑刃嚓咔声,便从剑鞘往上三分,直接就要出鞘了。抹寒芒,骤然乍现,在阳光下极为显眼。

    “我,我说,我说!”

    奥德吓得打了个寒颤,连忙就开口回答。

    他被王灿吓到了。

    奥德深吸口气,朗声道:“亚瑟图,你立刻放下武器,带着所有士兵走出营地投降,不可抵挡王城主的大军。”

    亚瑟图闻言,黑着脸很不高兴,他握紧腰间佩剑的剑柄,咬牙切齿道:“城主,恕我不能从命,我不能放下武器投降。”

    奥德大吼道:“亚瑟图,你要造反吗?”

    亚瑟图道:“城主错了,正因为我不造反,在不会放下武器投降。如果我放下武器投降,便沦为王灿砧板上的鱼肉,任由王灿宰割。我绝不投降,这战,我会死战到底。城主你且放宽心,王灿不敢杀你的。如果王灿杀了你,我孟德拉城的大军,必定踏平麦提城。”

    “你,你,你放肆!”

    奥德大骂,副愤怒神情。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话竟然完全没用,根本就无法指挥亚瑟图。甚至于,亚瑟图还借此机会,让他不用担心,完全是摆明了要和王灿战的态度。

    王灿闻言,也是笑了起来,说道:“好个亚瑟图,还真是胆大妄为。连孟德拉城的城主性命,你亚瑟图都可以不管不顾,真是厉害。”

    亚瑟图说道:“王灿,你不用如此,挑拨离间没有用。只要我在这里,你就绝对无法迈过去,不能到孟德拉城去。”

    强势话语,自亚瑟图口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