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5章 黄忠的处境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孟德拉城,边境。

    在孟德拉城的边境是片茂盛山林,连绵起伏数十里,虽说没有悬崖峭壁,但座座山起伏连绵,很是广袤。旦进入山林,便极难被发现。而山林深处,处略显低洼平坦地带,有着个个士兵聚集。

    这些人都是典型的黄皮肤黑头发,都是蜀国士兵。

    这便是黄忠率领的士兵。

    黄忠如今,已经是半百年纪,精神却极好,丝毫不显老,犹如壮年般。他随王灿乘船来,在遭遇到了龙卷风后,黄忠和些士兵落在了附近河流边。

    黄忠醒来后,沿途收拢了士兵。

    时至今日,他麾下士兵已有近三百人。

    三百人的队伍在广袤的深山,完全是难以寻觅踪迹的。也恰恰如此,黄忠才能安全在山林生存,才能直存活至今。

    刚开始,黄忠身边人数不多,靠山打猎为生,勉强填饱肚子。可随着时间长了,水源好解决,可盐分、粮食成了问题。

    所以,黄忠不得不出山寻觅粮食。

    最棘手的是,黄忠和当地不同语言,他曾扛着山猎物出山,想要到附近换取粮食和盐,可却遭到了附近官府士兵的围剿,黄忠不得不退回山。回到山,粮食没有,盐分没有,黄忠不得已,便带着人出山劫掠。

    事情演变到最后,黄忠便成为官府眼的贼寇。

    官府通缉,意图捉拿黄忠等人。

    对黄忠来说,他并不惧怕敌人围攻,他最怕的是没有粮食,没有武器,甚至是没有衣物等。所以黄忠每战和官府较量,只要是击败了官府士兵,都会扒光、抢光官府士兵的衣物、食物和武器,以求生存下来。

    黄忠在蜀国时,也是位高权重的大将。

    他句话,粮食、武器等等,都有人准备充分。然而如今,却夜回到解放前,切的事情,都需要黄忠自己考虑,所以很是劳心劳力。

    这日,黄忠自山打猎归来。

    他打猎的时候,也会在山找寻些野菜等,以供士兵食用。

    尤其如今开春了,在山有片竹林。在竹林内,开始有春笋发出,黄忠时不时就让士兵却挖掘刚刚生长的春笋,以作为士兵食用的食材。

    “来,来,今天收获挺大,猎捕到了头野猪。”

    黄忠回到营地,便大嗓门儿吆喝。

    他吆喝,士兵都围了上来。

    个个士兵看着黄忠身边护卫抬回来的野猪,脸上都露出欣喜神情。这头野猪极为壮实,少说也有三百斤左右。这样的头野猪处理干净了,军士兵便能有肉吃有骨头汤喝,是件极好的事情,所以个个都兴奋不已。

    黄忠大袖拂,吩咐道:“来,拿去处理了。今天拿半的肉吃。剩下的半,明天吃。”

    “将军威武!”

    军士兵听,全都兴奋起来。

    三百多斤的头野猪,除掉些无用的内脏,其余很多都能食用。尤其如今的情况下,士兵们能吃到肉,那就是无比舒服的事情,也没有士兵挑剔。

    军的厨子带人抬着猪去处理,黄忠则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休息。

    “踏!踏!!”

    阵脚步声传来,却是郭嘉走了过来。

    郭嘉脸色有些苍白,身体虚弱。

    他虽然比黄忠年轻太多太多,但身体不能和黄忠比,尤其经过龙卷风后,他跌入河流,然后被河水冲到了这附近,身子骨很受影响。得亏是黄忠救下了他,然后直给他以骨头汤滋补,才让郭嘉慢慢恢复了元气。

    黄忠清楚郭嘉的重要性。

    郭嘉在,军心在。

    有郭嘉运筹帷幄,他会少很多的麻烦。

    所以不管军如何短缺粮食,不管军如何艰难,黄忠都保证了郭嘉的饮食,更保证了郭嘉营养的充足,这是最关键的。

    黄忠不允许郭嘉有任何意外。

    否则,他无法向王灿交代。

    郭嘉拿着个陶瓷碗过来,里面装着碗热水,道:“黄将军,路辛苦了。喝口水,缓缓。能猎捕到这头野猪,怕是不容易吧!”

    “的确听不容易的!”

    黄忠咧嘴笑,道:“咱们跟着这畜生追,足足跑了两座山头,他才因为箭伤太重流血过多死了。否则,还真拿不下这畜生。”

    郭嘉说道:“咱们已经几天没吃肉了,能猎捕到这头野猪,的确是及时雨。至少,军的兄弟,又能饱餐顿了。”

    “是这个道理。”

    黄忠捋须颔首,脸上也多了抹轻松。

    郭嘉说道:“如今军的存粮,又只够十天了。现在山外面还有着孟德拉城的官兵驻扎,等我们粮食和食物不够的时候,便再杀出去趟,从他们的手夺取谢吃食回来。”

    黄忠道:“虽说我们不认识本地人,也语言不通。但论及战斗力,我们士兵完胜他们。如果不是语言不通,我们难以立足,早都能夺取城镇,作为我们立足的根本了。这些包围我们的孟德拉城士兵,真以为我们不敌,才躲入山的吗?”

    “哼,只是不想和他们纠缠罢了。”

    “真要杀出去,他们挡不住。”

    黄忠脸上神情,有着极为自信的笃定。事实上,论及战斗力,黄忠率领的三百人绝对是极强的,足以在战场上冲阵。

    只是黄忠不能展露太强的实力。

    旦展露实力太强,便可能引来更多围剿的军队。

    到时候,黄忠日子难过。

    如今的情况,黄忠是时不时的出山劫掠番,保证了军队士兵的吃食,也没有真正击溃堵在外面的士兵,所以就是黄忠难以围剿,但孟德拉城也没有真正调集大军来,只是直派兵堵在外面,意图将黄忠拿下。

    郭嘉说道:“将军所言甚是,我们现在要低调,不能太过高调。毕竟,我们现在都还没有陛下的消息。只有得到了陛下的消息,才能真正出兵。”

    提及王灿,黄忠神色也黯然下来。

    黄忠很担心王灿的安全。

    万王灿有个三长两短,有任何的差池,消息传回国内,那么稳定的蜀国就可能再度发生混乱,容易出现动荡。

    黄忠问道:“军师,你说陛下会安好吗?”

    郭嘉笑道:“陛下英明神武,必然不会有任何问题。你想想,陛下连倭国的语言,甚至是夷州上土著的语言都会。陛下所展露的,只是冰山角。我们与其担心陛下的安危,不如考虑下我们要如何更长久的生存。”

    黄忠道:“倒也是这个道理。”

    郭嘉话锋转,继续道:“将军,我有个想法。”

    “什么想法?”

    黄忠开口询问。

    郭嘉回答道:“直以来,我们都躲藏在山。甚至抓到了这些孟德拉城的人,都简单通过手势了解,然后就将人杀了。我认为,接下来我们要做好长足准备。至少,要慢慢熟悉对方的语言,学会对方的话,以便于我们能真正立足。我们要找陛下,我们要和陛下汇合,就必须做长足准备。否则我们直在山林内,想要找寻陛下,疑惑是陛下要找寻我们,都不是件易事。”

    黄忠憨憨笑,道:“这样的事情,只能交给军师了。我就是个大老粗,而且上了年纪。这把年纪了,接受能力不好,要学习这些人的语言,是件极难的事情。”

    郭嘉道:“军也要挑选些机灵的士兵,让他们学习。”

    “没问题!”

    黄忠点了点头,说道:“军师看上了谁,直接安排便是。”

    “好!”

    郭嘉点头应下。

    两人聊着天的时候,火已然点燃。

    不过火势不大,且又是深山林,所以即使是生火,也是不容易被发现的。大火燃烧起来,开始烧沸滚水处理野猪。

    在士兵齐心协力的处理下,头野猪很快处理好。

    这天,士兵们饱餐了顿。

    在士兵饱餐后,便又开始在山林四处转悠。方面是熟悉情况,另方面是布置陷阱,想要猎到更多的猎物。

    时间天天流逝。

    黄忠抓捕了孟德拉城的士兵后,便交给了郭嘉,让郭嘉着手学习当地的语言。不得不说,郭嘉的确很聪明,他靠着手势询问了解交流,在短短大半个月的时间,就已然能听懂大部分孟德拉城的话语,能够简单交流了。

    有了郭嘉的成功,他便开始传授给士兵。

    包括黄忠,也是得学习。

    所有人渐渐习惯了现在的生活,也多少能懂得两句孟德拉城的话语。

    这日,黄忠又从外面归来。

    黄忠率兵杀出,到山外和堵截的官府开战,又掳来了些官兵,也带回了些粮食。他把人交给了郭嘉,便去休息了。

    郭嘉提审了抓回来的将领,到最后询问孟德拉城情况时,郭嘉忽然就问道了王灿的消息。

    孟德拉城的将领,知道些情况。

    因为事到如今,麦提城击败罗兹城大军,且俘虏费德里的消息,已经传开了。甚至于,王灿作为新任城主,押解着奥德回来,要攻打孟德拉城的消息也传开了。

    只是王灿还在路上,还没有抵达。

    郭嘉得到王灿的消息,激动不已,快速的就来到黄忠身边,说道:“黄将军,有陛下的消息了。我刚刚得知,陛下已经是孟德拉城西面,麦提城的城主。如今,陛下正率领麦提城的大军,往孟德拉城杀来。我们这次,便可以出去和陛下汇合了。”

    黄忠听,很是惊讶道:“陛下怎么会是麦提城的城主?”

    郭嘉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但陛下天纵神武,他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立足,然后担任麦提城的城主,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对于王灿,郭嘉是极为钦佩的。

    他相信王灿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