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2章 黄忠的消息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麦提城万胜!”

    在迎接的队伍,忽然有百姓高声呼喊。

    这声突兀的声音响起,在城门外聚集的百姓纷纷跟着呐喊。开始时,声音嘈杂无比。但随着时间流逝,这声音变得无比整齐,透着金铁之音,更包含了无数麦提城百姓内心的激动。

    “麦提城万胜!”

    “麦提城万胜!”

    ……

    洪亮磅礴声音,不断的回荡。

    王灿和哈里走在最前面,两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这战取胜后,麦提城的劣势已经彻底扭转,不再是昔日的小城,至少有了足够的实力。

    尼布鲁迈步就迎了上去,他看到哈吉和王灿,说道:“军师、哈里将军,辛苦你们了。”

    王灿道:“城主严重了,这战不辛苦。”

    哈吉道:“城主,这战有军师出谋划策,很是轻松。”

    尼布鲁摆手道:“走吧,入城!”

    “好!”

    王灿点头便应下。

    大军继续入城,军队全部前往军营驻扎,而尼布鲁领着哈吉、鲁奇、王灿等军主将起,便去了城主府。进入大厅,将领和城主府官员各自落座,然后就有个个侍从鱼贯而入,在每个人面前拜访了酒肉吃食。

    尼布鲁率先端起酒杯,道:“诸位,和罗兹城的决战,已经告段落。这战,我们生擒了罗兹城甘迪拉,更擒拿了罗兹城的城主费德里。自此后,麦提城再也不必惧怕罗兹城。这杯酒,敬我们的大功臣,我们的军师王灿。”

    “军师,我敬你!”

    “军师请!”

    ……

    个个也端起酒杯,纷纷向王灿敬酒。

    王灿也端起面前的酒杯,微笑道:“诸位严重了,不过是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说完,王灿仰头饮而尽。

    众人也纷纷饮酒。

    在众人饮酒后,尼布鲁搁下手的杯子,说道:“军师,你有什么要说的?”

    王灿听,笑了笑。

    尼布鲁还真是照拂他,竟然单独让他讲话。

    换做是其他人,绝对不会。

    因为让王灿讲话,就意味着是帮王灿树立威信,等于是让王灿拉拢人心。

    王灿心思虑番,端起斟满酒的酒杯,往前便直接倾洒在地上。这幕,令在座的个个将士和官员惊讶,但王灿却不为所动。

    王灿沉声道:“这杯酒,敬十数年来,在抵挡罗兹城牺牲的将士。自今日起,我们可以挺直胸膛,理直气壮的告诉他们,我们没有辜负他们的热血付出,我们没有辜负他们的殷切希望,我们没有让他们后世子孙再遭受欺凌。自今日起,麦提城崛起了。”

    众人听,神情都沉重起来。

    他们虽然取胜了,但十数年来,有无数人死在抵挡麦提城的战事。

    如今,终于取胜了。

    只是逝者却无法再生。

    王灿又斟满酒,再度将酒水倾洒在地上,继续道:“这第二杯酒,敬我们的敌人。如果没有罗兹城的步步进逼,没有孟德拉城的趁火打劫,或许我们麦提城不会有今日这般的雄壮之师,不会有今日击溃罗兹城的大胜。敬这些可恨的敌人,是他们压迫着我们自立自强,是他们造就了今日宁折不弯的麦提城人。”

    众人闻言,纷纷颔首。

    不可否认,罗兹城却是可恨,孟德拉城也却是可恶,但站在个相对旁观的角度看,正因为有诸多的苦难,才造就了麦提城的今日。

    王灿再度给酒杯斟满酒,这次却是看向尼布鲁,笑道:“这第三杯酒,敬我们的尼布鲁城主。我不过是介外人,初来乍到,便得到城主毫不保留的信任和支持。正因为有城主的心胸和魄力,正因为有城主的智慧,才能有今日。我认为,这杯理当敬城主,敬城主对我的无私支持。”

    尼布鲁笑着回敬道:“军师谬赞了,我要感谢你,因为有你,才有麦提城的今日。否则,麦提城依旧处在水深火热。”

    王灿饮下第三杯酒后,又斟满酒,他遥敬众人,说道:“这第四杯酒,敬诸位同僚。因为有你们的配合,以及大力支持,我的计策才能毫不保留的贯彻下去,才没有被影响。”

    “敬诸位!”

    王灿饮下了第四杯酒。

    众人听,个个连忙回敬。

    在座的所有人,不论是麦提城的官员,亦或是麦提城的将领,对王灿都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们是发自肺腑的敬重王灿,因为有了王灿的运筹帷幄,才有麦提城的今日。

    王灿喝了第四杯酒,便坐下不言语。

    这时候,众人开始推杯交盏。

    此时也不局限于谁说话,只是相互聊着天,喝着酒说着话,很是开心。宴席从白天持续到了深夜才结束,许多人都喝得酩酊大醉。

    哈吉也是喝醉了。

    他趴在桌子上,嘴说着话,似是在缅怀死去的同袍兄弟。

    没有醉的人是王灿和尼布鲁。

    尼布鲁安排了士兵,将所有将士和官员送走,然后和王灿起坐在大厅的门口,望着夜色下的轮圆月,絮絮叨叨的说着话。

    王灿也不厌其烦的听着。

    他如今,不是昔日高高在上的皇帝,不是孤家寡人。

    王灿很享受现在这种生活。

    这才有人气。

    在蜀国时,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即使在妻儿面前,王灿依旧自带了威严。即使王灿很努力的克制住,但依旧不可能有如今这般自由自在。

    所以王灿很珍惜。

    到深夜时,尼布鲁竟是靠在门口睡着了。

    王灿让侍从把尼布鲁送回了后院,然后才个人离开了城主府,往自己居住的住宅行去。他回到住宅,帕卡都已经睡了。

    侍从打来了水,王灿洗漱后,换上干净清爽的衣衫,便坐在书房。

    这刻的王灿,内心忽然无比的想念郭嘉、黄忠等人,因为不论他怎么和尼布鲁等人亲善,不论他怎么处好了关系,他都始终没有志同道合的人,唯有随他起的人,才是真正的自己人。

    “咚!咚!”

    敲门声,自房间外响起。

    “公子,是我!”

    典韦的声音,忽然在房间外响起。

    王灿道:“进来!”

    嘎吱声,典韦推开房门走了进来。他在王灿的面前站着,神色激动道:“公子,刚才有探子回来传递消息,说在孟德拉城的方向,发现了黄忠等人的踪迹。”

    “当真?”

    王灿听,蹭的就站起身,无比激动。

    自从几个月前,他真正取得了尼布鲁的信任,成为麦提城的军师后,王灿就着手收拢了部分麦提城的汉人,然后将他们派往各方打探消息。

    算算时间,已经好几个月了,今日他返回麦提城,终于有消息传回了。

    典韦说道:“消息是真的,不过打探的人无法靠近,而黄忠他们也无法抽身回来。”

    王灿问道:“为什么?”

    典韦说道:“之所以能打探到消息,是从旁人口得知,不是见到了黄忠。探子传回的消息称,如今黄忠等人在孟德拉城内处山,躲藏于山。然而,黄忠时常带人下山劫掠,虽然不伤害百姓,但也遭到了孟德拉城的围剿。如今盘踞山的黄忠,情况很是艰难。”

    王灿深吸口气,道:“具体是哪个位置?”

    典韦道:“说是叫牛头山的地方,这是座深山,在孟德拉城的西面。”

    王灿听完后,坐下来仔细思考应对计策。

    光靠他个人的力量,明显不能救出黄忠,必须调动麦提城的兵力,甚至是借助囚禁的奥德,才能将黄忠救出来。

    王灿道:“典韦,你下去休息吧。我思考会儿,然后明日早,我会前往城主府,请城主出兵攻打孟德拉城。如此来,黄忠的危机自然告破。”

    “喏!”

    典韦得令,转身就退下。

    在典韦走出书房后,王灿又思考了说服尼布鲁的说辞,然后才躺下休息。因为心有事,这晚王灿辗转反侧,许久才睡着。大早,他就醒了过来,连往日的晨练都省了,洗漱后吃过早饭,就准备离开府邸去城主府。

    不过王灿刚准备离开,就有是城主府的士兵来敲门。

    王灿看着传信兵,问道:“有什么事?”

    士兵说道:“城主请军师休息好后,便去趟城主府,有要事和军师商议。”

    “我这就去!”

    王灿顺势就往外走,他带着典韦乘坐马车,很快来到了城主府。王灿径直进入城主府,在书房见到了尼布鲁,他行礼后道:“城主召见,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尼布鲁召见,必然有要事。

    虽说王灿要说服尼布鲁,但也不差这点时间,所以率先询问。

    尼布鲁取出了块羊皮纸,然后推到王灿的面前,说道:“看看吧,这是你率军凯旋之前,我接到的消息。”

    王灿心突。

    这是什么消息?

    莫非,尼布鲁也知道了黄忠的存在。

    王灿内心有些忐忑,伸手接过了羊皮纸,当他看到羊皮上记载的内容,颗悬在半空的心搁下,因为羊皮上记载的事情和黄忠无关,是和尼布鲁有关的。

    这内容,是摩揭陀国召尼布鲁到国都去任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