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1章 费德里的震惊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大军启程返回,赶路速度并不快。好在距离麦提城,已经不远。战争从开始,王灿就步步撤退,最终退到六山原附近。

    队伍缓缓赶路,王灿和哈吉都很是轻松。

    然而,费德里却很不适应。

    昨日的他,依旧是锦衣玉食,到了今日,他就成了阶下囚,他的手被绑缚起来,被士兵羁押着前进,沦为人人可以欺辱的对象。这其的落差,费德里时间难以适应。

    费德里边走,边注意麦提城的军队。

    他无意打量的时候,发现了麦提城骑兵的不样。麦提城的战马上,捆绑了奇快的物件,但这物件看起来,很便于士兵骑马。

    这是有利于骑兵的。

    对于此,费德里心琢磨着。

    费德里虽然武艺平平,但骑术很是精湛,了解战马的情况。他骑马的时候,也清楚策马奔跑时,会遇到的情况。眼见麦提城骑兵的不同,心很快琢磨了过来。这刻,费德里忽然明白直甩不掉麦提城骑兵的缘故。

    相比于麦提城的骑兵,他麾下的部分骑兵没有使用给脚掌借力的物件。双方各自骑马奔跑时,麦提城士兵明显占据优势。

    费德里看到了,却只能把疑惑搁在心。

    他琢磨后,直跟着队伍前进。

    到晚上军队扎营,停下来原地休息的时候,营地开始埋锅造饭。时间不长,军已经开始弥漫着香味儿,那是熬出粥的香味儿,还有另种费德里不熟悉的香味儿。

    费德里虽然是阶下囚,但毕竟是罗兹城的城主,所以在军士兵开始吃包子馒头的时候,也给费德里拿了两个大包子和碗稀粥来。

    费德里见状,疑惑道:“这是什么?”

    送饭的士兵哼了声,不屑道:“连包子和馒头都不知道,真是土鳖。这是我们军师制作出来的,军所有士兵都吃。”

    说完,士兵转身就离开了。

    费德里闻言,喝了口粥,很是舒服。

    对于送来的包子和馒头,费德里却见所未见。他也不担心食物有毒,毕竟王灿如果真的要杀他,早就动手了,不至于等到这时候。

    费德里拿起个包子,捏了捏,很是柔软,且冒着淡淡的香味儿,让人很有食欲。纵然是费德里吃惯了山珍海味,闻到眼前的包子,也是食欲大开。

    他拿着包子放入嘴,轻轻咬了口,包子皮柔软,带着清香,颇为舒坦。费德里想了想,这包子虽然闻着香,吃着也不错,但也不是特别的出彩,也不是特别的香,没有闻到味道的香味儿。

    他如今肚子也饿了,便大口咬下去。

    这口咬下去,费德里骤然瞪大了眼睛,脸上满是不可思议和惊喜。

    这次,他品尝到了香味儿。

    浓郁的肉香,在嘴巴里面弥漫开来。舌尖上的味蕾,感受到了包子馅儿独有的香味儿。

    “好吃!真好吃!”

    费德里心,忍不住评价道。

    他大口大口吃下,两个包子转眼就进入腹。吃完了包子,费德里又吃了馒头,也感觉很不错。尤其是酥软的包子馒头吃下去,肚子里面很舒服,点都不觉得涨得慌。

    他摸了摸肚子,看着周围大快朵颐的麦提城士兵,再看到自己麾下士兵吃到包子馒头的场景,莫名的有些尴尬了。

    因为自己麾下士兵吃到时,也是副惊讶的神情,完全是被食物征服了。

    费德里心思索着,难道这也是王灿带来的变化?因为在费德里的印象,麦提城根本就不可能制作出包子和馒头,麦提城的改变,都是王灿带来的。

    费德里也没有多问,这时候军战马归队时,有士兵让战马倒下,检查战马的马蹄。这时候,费德里燃烧的火把,发现士兵检查的战马马蹄上,竟然有铁块,令费德里大为惊讶。

    战马的马蹄上,怎么会有铁块?

    这是怎么回事。

    费德里心认为,这可能是极个别的事情,但是他发现所有战马都是如此。

    其余战马接受检查时,所有战马都是如此。

    见此情况,费德里惊讶了。

    麦提城的战马,完全迥异于罗兹城的战马。

    费德里看向身旁士兵,说道:“我要见王灿。”这时候,费德里心有无数疑惑,他知道这切极可能是王灿带来的,所以希望通过王灿来了解。

    士兵听了后,便立刻去通知。

    不多时,王灿来到费德里身边,道:“费德里城主叫我来,可有什么事情?”

    费德里说道:“这所谓的包子和馒头,是你发明的吗?”

    “是!”

    王灿微笑着点头。

    费德里话锋转,又说道:“所有战马的马背、马腹和马蹄下,都有着迥异于我们战马的物件,这些又是什么,是你发明的吗?”

    王灿解释道:“是马掌、马鞍和马镫,称之为马三宝。有了马掌、马鞍和马镫,战马能极大限度的发挥出战斗力。”

    对于费德里的发现,王灿倒也不意外。

    这是意料的事情。

    费德里在军,能发现并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费德里说道:“这就是你麦提城能取胜的秘密武器吗?”

    “是!”

    王灿笑着应下。

    他如今也不必再隐瞒了,微笑道:“事实上,我发明了马三宝装备战马,提高战马的战斗力,还有包子、馒头保证士兵的体力,还有制造的新式战刀提高攻击力。你曾说灭你罗兹城很难,但经过这战的取胜,要灭你罗兹城,真不是难事。”

    费德里闻言,登时沉默下来。

    经此战的麦提城,已然今非昔比了。

    这刻,费德里对于罗兹城,反而多了丝的担心。即使罗兹城有摩罗加在,但摩罗加扶持新的城主,权力交替之际,必然会出现动荡。反倒是麦提城经过这战的胜利,必然会凝聚起更强的战斗力,军队会愈发的强势。

    王灿笑了笑,道:“费德里,可愿意归顺麦提城?”

    “不!”

    费德里摇头回答。

    他绝不愿意投降,即使罗兹城不敌,也应该是站着战死,也绝不能跪着投降。

    王灿道:“既如此,那就眼看着罗兹城覆灭吧。”

    费德里握紧拳头,看向了王灿,说道:“你王灿拿出的这些发明,任何项,都足以在摩揭陀国立足,甚至是进献给国王,得到座城池也是轻而易举。为什么,你愿意帮助如此失败的麦提城,我很是不解。”

    王灿道:“这是缘分!”

    费德里嗤笑声,完全不相信王灿的话。

    王灿起身道:“费德里城主,你既然不愿意归顺,那就好好休息。接下来,你会见到孟德拉城的城主奥德,因为他也被囚禁在麦提城。等你见到他后,可以好好叙叙旧。”

    “你拿下了奥德?”

    费德里闻言,更是震惊。

    他实在是想不到,连孟德拉城的城主奥德,都已经被王灿拿下。

    王灿笑道:“拿下奥德,不费吹灰之力。”

    “如何拿下的?”费德里开口询问,他更是好奇,王灿是如何拿下的。因为在费德里的情报体系,完全没有得到麦提城和孟德拉城开战的消息,能悄无声息拿下奥德,这很不容易。

    王灿道:“在我们和甘迪拉交战之后,我们压下了和甘迪拉交战的消息,没有让消息扩散。而这个时候,奥德亲自出使麦提城,让城主尼布鲁归顺,意图吞并麦提城。换做是曾经的麦提城,自然不愿意得罪孟德拉城,也不敢得罪奥德。”

    “可是,经过我的改变,麦提城早已今非昔比。”

    “尼布鲁不愿意拿下奥德。”

    “而我建议,直接扣押奥德,暂时以奥德在做客为名,避免和孟德拉城开战。如今击败了罗兹城的大军,下步,便是吞并孟德拉城了。”

    王灿笑了笑,说道:“费德里城主,你觉得轻松吗?我们不出兵卒,就拿下了奥德,这实在是容易。”

    费德里感慨道:“麦提城能有这切,都是因为你王灿。如果没有你王灿,尼布鲁连和奥德说话的底气都没有,谈什么囚禁奥德,谈什么反攻罗兹城大军,谈什么攻打孟德拉城。这切,都是因为你王灿。上苍竟然让你王灿出现在麦提城,上苍何其不公啊!”

    王灿说道:“所以,这就是缘分。”

    费德里叹息声,便转过身去,再也不看王灿了。

    王灿看着落寞的费德里,知道这刻的费德里,彻底被打击了。尤其费德里得知王灿连奥德都拿下,连孟德拉城都即将都麦提城攻克,已经是心灰意冷。

    王灿出了营帐,在营地巡视番,便回了营帐。

    翌日,清晨。

    大军拔营启程,便浩浩荡荡往麦提城赶去。

    当大军抵达麦提城时,尼布鲁率领着麦提城的官员,在大门口迎接。在麦提城的城外,更有无数的百姓等待着。

    每个百姓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因为他们取胜了。

    麦提城,彻底战胜了罗兹城。

    自此之后,麦提城的百姓再也不用惧怕罗兹城军队来进攻。麦提城的百姓,再也不担心遭到罗兹城军队的劫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