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9章 追击费德里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阿巴西调集了所有兵力,便浩浩荡荡杀出。

    大军杀出,直逼长枪兵组成的方阵。当这批士兵进入战场,便开始发起疯狂的进攻。长枪阵面临的压力,陡然增加。

    “挡住,我们挡不住,麦提城的家人就会遭殃。”

    在长枪阵,负责指挥的将领大吼。

    “挡住啊!”

    “就算是死,也不能让罗兹城的人过去。”

    “我失去了父亲,失去了兄长,不能再失去母亲和妻儿,不能失去其他亲人。兄弟们,挡住!这战,我们必须击败罗兹城!”

    “挡住,杀光罗兹城的贼人。”

    “军师已经定下计划,只要我们挡住,这战必胜。”

    无数的士兵,做愤怒状,个个士兵尽皆怒吼呐喊。他们这次抵抗罗兹城的大军,是抱着必死之心来的,有着战死沙场的觉悟。

    他们挡住了罗兹城的进攻,家人才得以安全。

    只能挡住,不能撤退!

    “必胜!”

    领军的将领,大声呐喊。

    “必胜!”

    “必胜!”

    ……

    无数士兵的喊声,渐渐汇聚在起。所有人都大声呐喊着,都悍不畏死的抵抗着罗兹城军队的进攻。即使阿巴西强令士兵进攻,即使阿巴西悍不畏死的冲锋,也无法攻破长枪阵。

    费德里看在眼,眼神冷肃。

    他握紧拳头,暗暗鼓劲儿。

    实在是此战到了现在,他也被麦提城爆发出来的战斗力震惊了。在费德里的印象,麦提城就是个极为弱势的城池,麦提城就犹如孩童般。面对强势的罗兹城大军,麦提城不可能有抵抗的力量,可眼前切,打破了费德里的观念。

    费德里抿着嘴唇,静静等待战果。

    哈吉看着入口处的厮杀,那紧握的拳头,指甲已经嵌入掌心尚且不自知。他被士兵们爆发出来的勇气所感动,他欣慰于有这样的直军队。

    “军心可用!”

    王灿看在眼,也暗暗点头。

    如果不是这支军队爆发出强横的战斗力,也必死之心抵挡,这战会麻烦些。如今山下的长枪兵拖住了罗兹城的大军,令费德里无法前进步,这就使得王灿计划得以顺利进行。

    厮杀仍在继续。

    ‘必胜’的呐喊声,仍是此起彼伏。

    波波的喊声,不断响起。

    半个时辰,转瞬即逝。

    哈吉看着山下堆积成山的尸体,看着已经陷入疲惫的士兵,说道:“王灿兄弟,我们还不发起反攻吗?我认为,差不多了。”

    王灿盯着山下,见所有罗兹城大军都在进攻,全部都被拖住。而己方的长枪兵,已经不知道轮换了多少人,也死伤惨重。

    以少数兵力,挡住罗兹城两万精兵进攻,令人敬畏。

    王灿道:“擂鼓,反攻!”

    “擂鼓,反攻!”

    哈吉大声下令。

    他说了声,径自也拿起鼓槌,站在巨大的战鼓下方,亲自擂响了战鼓。

    “咚!咚!!!”

    沉闷雄浑的战鼓声,陡然就响彻在战场上。

    这声音来得急促,却仿佛是晴空霹雳。当战鼓声响起后,山下入口处已经濒临抵挡不住的长枪兵,骤然爆发出强横斗志,竟是迅速反攻。

    “杀啊,军师下令反攻了。”

    “杀,杀死罗兹城人。”

    “该死的罗兹城狗贼,那命令。”

    ……

    无数呐喊声响起,这些声音蕴含着暴怒,蕴含着愤懑,更蕴含着无尽的痛楚。所有带着怒火,把所有情绪化作昂扬的斗志,竟是不再防守,转而全力进攻。

    这幕,打了阿巴西个措手不及。

    虽说长枪兵反攻,但阿巴西却不怎么惧怕。他面对全面防守的长枪兵,是最为棘手的。相反遇到了主动进攻的长枪兵,他麾下军队虽然疲惫,但以足够的人数,足以碾压对方。

    只是阿巴西听到响起的鼓声,心头生出不妙预感。

    这是反攻的征召!

    难道,麦提城还有另外的兵力?

    “哒!哒!哒!!”

    忽然,急促的马蹄声响起。

    那密密麻麻的马蹄声践踏着地面,形成了轰隆隆的声音。只见六山原的左右两侧平原上,忽然就冒出了两支骑兵。

    左侧骑兵有两千人,由鲁奇带队。

    右侧骑兵有两千人,由典韦带队。

    不论是鲁奇,亦或是典韦,那都是战场上的猛将。不仅如此,两人率领的四千精骑,全都装备了马镫、马鞍和马掌,士兵手的武器都是新式战刀。

    在长枪兵抵挡时,他们在远处虽然无法亲眼见到,但能听到同袍的呐喊声,能感受到战场上的惨烈。个个内心直压抑着情绪,他们此前都恨不得冲出来,但没有命令,是不能擅自出战的。直压抑的情绪,在战鼓擂响的刹那间,彻底被点燃了。

    “杀!”

    无数士兵呐喊。

    这声音汇聚成钢铁洪流,仿佛利剑般,刺入敌人内心。

    两侧的骑兵,也犹如柄尖锥,在极短的时间,就杀入了战场。骑兵冲锋,杀伤力极强,尤其是斩/马/刀抡起斩下,力道十足,杀伤力极强。

    刀斩下,足以砍缺罗兹城士兵手的刀。甚至于巨大的力量冲击下,便将敌人砍得跌倒在地上,随后跟上的士兵刀补上去,便杀死了倒下的罗兹城士兵。

    四千精骑杀出,犹如绝世刺客。

    这刺客出现,便立刻扭转战局。

    虽说罗兹城的兵力多,但此前和长枪兵的厮杀,有太多士兵受伤,有太多士兵难堪负重,再也无法权力搏杀。

    恰是如此,当骑兵杀入战场,就有无数人溃退,挡不住骑兵的进攻。尤其这麦提城的四千精骑,他们使用双马镫后,脚踩在马镫上,能从马镫上借力,挥刀斩下的力道强横无比。

    刀斩下,便斩杀个个罗兹城士兵。

    阿巴西见到这幕,登时懵了。

    尤其突然杀出的四千骑兵太凶残了,个照面就击穿了他麾下士兵的阵型,已然令他无法抵挡。即使阿巴西大声下令,勒令士兵抵挡,但面对骑兵的掩杀,根本就没有人能挡住。

    “撤,快撤退!”

    阿巴西见状不妙,立刻下了撤退的命令。

    在军队撤退时,费德里也发现战场上局势突变。六山原两侧杀出的骑兵,给了他致命击。如果没有这杀出的骑兵,只需要再等半个时辰,他就能杀过去,彻底击溃王灿的军队。

    然而骑兵的杀出,断绝了费德里的希望。

    费德里身边,已经没有士兵了。

    所有士兵都已经派上去,这战,他挡不住王灿的进攻。

    “撤!”

    费德里也下了命令。

    命令下达的瞬间,费德里转身就离开。在亲卫的保护下,先步撤退。

    随着费德里的撤退,拉开了罗兹城大军全线溃退的序幕。无数的罗兹城大军快速的撤退,但他们却跑不过骑兵,个个麦提城骑兵冲上去,抡刀将逃逸的罗兹城士兵斩杀。

    “杀!杀死罗兹城人。”

    “杀,为死去的亲人报仇,杀光罗兹城士兵。”

    “兄弟们,别让费德里跑了,追啊!”

    ……

    呐喊声此起彼伏,无数麦提城士兵鼓劲儿,快速的追击。

    哈吉在山坡上,看到了罗兹城大军全线溃败,看到了骑兵开始掩杀罗兹城大军,忽然间就止不住流泪了,但他脸上却有着笑容。

    胜了!

    麦提城真正胜利了。

    曾经,在王灿的指挥下,麦提城挡住了甘迪拉的进攻,并且生擒了甘迪拉。

    如今,在王灿的谋划下,麦提城挡住了费德里的进攻,并且开始掩杀费德里。

    这战胜利了,麦提城和罗兹城的较量,是麦提城胜利了。自此之后,麦提城再也不用担心来自罗兹城的威胁。

    哈吉看向王灿,郑重道:“王灿兄弟,感谢你,感谢你的帮助。如果不是你,我麦提城不会有今日,不会有洗刷昔日屈辱的这天。”

    王灿笑道:“哈吉大哥,你都谢过无数次了,不必再道谢。现在,就等鲁奇和典韦追击了。只要他们追击顺利,必能拿下费德里。”

    哈吉道:“费德里贯高傲,我真想知道,如果费德里沦为阶下囚,会是怎么样的场景。”

    王灿道:“我也期待!”

    两人并没有参与追击,而是在原地休息。

    典韦和鲁奇率军追击,两人掩杀士兵时,都瞄准了费德里的帅旗,率众往费德里所在的方向奔去。典韦如今,已经重新锻造了两柄铁戟,身上也配备了小戟。他挥舞着手铁戟,不断往前冲杀。铁戟所过之处,鲜血飞溅,人头落地。

    挡在典韦前方的人,纷纷被杀。

    “挡我者死,杀!”

    典韦声音犹如炸雷般,不断往前冲。

    鲜血溅落在典韦的身上,使得他衣衫和甲胄上沾染了斑斑血迹。整个人看起来,恍如从地狱走出来的魔神样。

    鲁奇也不遑多让。

    作为麦提城的本地人,鲁奇对罗兹城有着无尽仇恨。他也是军老人,屡次和罗兹城开战,屡次败给罗兹城,心积攒了满肚子的仇恨。

    他不断的往前冲,道:“费德里,哪里逃,拿命来!”

    他拍打着马背,快速冲刺。

    当距离费德里不足十步时,鲁奇见典韦也快速冲了上去,鲁奇巴掌便拍在马背上,令麾下的战马阵加速,提着武器径直冲向费德里,想要先步拿下费德里。

    两人距离费德里,距离越来越短。

    尤其两人都是杀神般的人物,所有之处人仰马翻,无人能挡。久而久之,在两人追击费德里时,周围竟是清空了,竟然没有人敢出来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