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8章 一撤再撤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尼布鲁营地。

    大军停下来休整,以恢复战斗力。

    费德里阴沉着脸,面含冷霜。白天的时候,和王灿战,即使击溃了王灿,但他也看出来王灿撤退极有章法,并没有乱糟糟的撤退。这样的取胜,在费德里看来,是没有取得胜利的,他必须要生擒了王灿,拿下了尼布鲁,才算取得胜利。

    尤其甘迪拉的投降,令费德里大为恼火。

    甘迪拉身为罗兹城的官员,生是罗兹城的人,死是罗兹城的鬼。既然沦为俘虏,就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应该以身殉国的。

    这般投降,太过于丢人。

    阿巴西走了过来,他在费德里面前坐下,正色道:“城主,我们掩杀阵,没有杀多少人,完全没什么战果。如今我们在休息,麦提城的士兵也在休息。以我之见,我们何不趁着夜色进兵,连夜突袭呢?如此,必然能取胜。”

    费德里闻言,眼眸亮。

    阿巴西的建议不错。

    双方追逃,各自兵马都疲惫不堪,各自士兵都难以再支持下去。如果费德里让士兵强力突袭,必然能鼓作气取胜。

    费德里道:“你需要多少士兵?”

    阿巴西道:“回禀城主,我需要万人,是白天随城主起赶路的万人。白天随末将起赶路的万人,连续高速奔袭,战斗力下降了。另外的万人,虽然也跟着奔跑,但至少还有些战斗力。”

    “好!”

    费德里点头道:“本城主给你万士兵,等你好消息。”

    阿巴西道:“城主放心,此战末将必胜。”

    费德里摆手,阿巴西便立刻去调集士兵,然后快速离开营地。

    阿巴西率领士兵连夜赶路,大军走了近个半时辰,最终来到了麦提城大军扎营的位置。阿巴西从外看进去,只见营地内布置森严,巡夜站岗的士兵各司其职,都没有任何松懈。

    这布置很是严谨。

    然而,营地布置再严谨,军队战斗力弱也没用。

    阿巴西看着营地,下令道:“全军听令,杀!”

    “杀!”

    无数士兵呐喊。

    “杀!杀!杀!!!”

    无尽的呐喊声汇聚在起,声音直冲云霄。

    伴随着呐喊声,个个士兵快速往前冲,径直往营地门口冲去。阿巴西更是人骑,快速的往前冲。其余士兵紧随其后,攻势很是凶猛。

    营地内,巡夜士兵立刻上前抵挡。

    甚至有早早埋伏在两侧的士兵杀出,和阿巴西麾下士兵战作团。

    双方厮杀,很是激烈。

    交战时间不长,军便响起鸣金撤退的声音,王灿和哈吉连夜率军撤退。阿巴西率军追赶,遇到断后的士兵阻拦,最终追丢了,没能追上王灿和哈吉。

    他军队停下休整会儿,又继续追赶。

    这追击,又追上了麦提城大军。

    可双方阵厮杀后,王灿和哈吉率领的大军再度撤退,又快速撤退了。就这样,王灿和哈吉率领的大军不断的和阿巴西交战,却又不断的撤退。

    时间流逝,转眼天已经蒙蒙亮。

    不论是麦提城士兵,亦或是阿巴西麾下士兵,都已经疲惫不堪。

    王灿率军的大军,来到处平原开阔地带。

    此地名为六山原。

    这片开阔的平原地带周围,有六座大山环绕,所以称之为六山原。

    大军抵达后,再度扎营。

    只是在王灿抵达时,支军队进入军,和王灿麾下的军队汇合。此前大军和费德里厮杀交战,王灿麾下的绝对精锐骑兵是没有参战的,这足足有四千精骑。

    在六山原上,精锐骑兵才能展开阵势厮杀。王灿和哈吉与骑兵汇合后,便重新布置了军队,然后在六山原上扎营。

    王灿扎营,另边阿巴西也扎营休整。

    在阿巴西扎营后,费德里率领的大军也到了。

    费德里进入阿巴西的军营,问道:“昨晚上战,战况如何?”

    阿巴西咬牙道:“哼,这麦提城的军队根本不抵挡。昨天夜里,末将连续追了六次。六次和麦提城的军队交战后,他们就犹如兔子撤了。末将认为,麦提城的兵力不足,他们无法正面交锋,所以就想要不断的阻拦,通过节节阻击,也消耗我们的实力。等到了麦提城,让我们再没有兵力和实力进攻。”

    费德里哼了声道:“他倒是想得美!”

    阿巴西道:“城主,我们怎么办?”

    费德里道:“哨探传回消息,麦提城的大军也在此地扎营,距离我们不过十余里的路程。你让麾下士兵休整番,等到明日,我们就准备再度进攻。”

    “喏!”

    阿巴西得令,就去安抚士兵。

    天时间,转瞬即逝。

    翌日,清晨。

    费德里率领着大军拔营而起,。便往王灿扎营的地方去。

    当费德里大军抵达后,他没有再和王灿废话,直接就命令士兵进攻。两军厮杀,费德里的军队攻势如虹,很是凶猛。双方阵厮杀后,王灿依照计划,再度率军撤退。

    大军不断后退,很快退到六山原通往麦提城的侧出口。

    这时候,王灿道:“哈吉大哥,传令长枪兵,准备反击!”

    哈吉当即就传令下去。

    在入口处,支长枪兵出现。

    所有的长枪兵都身着甲胄,腰间配备了新式战刀,手拿着丈多长的长枪。这是支千人组成的队伍,死守在官道的位置。

    长枪阵最前面,是个个手持盾牌的士兵。

    这些盾牌兵起保护作用。

    眼见个个罗兹城士兵杀来,盾牌兵立盾,长枪兵立刻便挺枪刺出。只听扑哧扑哧阵声响,冲在最前面的罗兹城士兵纷纷倒下。

    往前冲的罗兹城士兵,攻势顿时受阻。

    费德里来到前方,他看到前方的情况后皱起眉头。因为前方通往麦提城的官道是在两山之间。王灿布置的长枪兵借助了两侧的山体掩护,以保护左右两翼,而长枪兵立在官道上,便阻拦了罗兹城大军的攻势。

    如果在六山原心,在平原区域,费德里要剿灭这千长枪兵颇为容易,但此时此刻,王灿的士兵占据了地利优势,令费德里的士兵难以前进。

    “杀,给我杀过去。”

    “拿下王灿,本城主重重有赏。”

    费德里见无法攻克,只能下重赏。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只要给足了钱财和嘉奖,必然有士兵往前冲。士兵鼓舞士气,振奋精神,起往前冲,那么击溃了长枪阵,王灿便再无抵挡的。

    只是,费德里想得挺好。

    千长枪士兵列阵,这些长枪兵尽皆是奋力抵挡厮杀。

    他们都是饱受罗兹城侵害的人。

    他们的家人,受到罗兹城的侵害,有的被掳走,有的被杀死,……每个士兵的肩膀上,都扛着血海深仇,都扛着无尽仇恨。

    他们和罗兹城士兵见面,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所以,个个悍不畏死抵挡。

    个士兵被杀,又有士兵自动补充上去。

    战况之惨烈,难以形容。

    半个时辰,转瞬即逝。

    个时辰,悄然溜走。

    在这处山口,已然留下了无数的尸体,更有弄弄血腥味儿弥漫。

    哈吉站在后方处山坡上,他看着山下血战的士兵,脸上露出抹不忍,叹息道:“为了鼓作气击败罗兹城士兵,我们的损失太大了。”

    王灿道:“这是没办法的事儿,任何太平都需要无数先烈的鲜血浇灌,都需要无数仁人志士前赴后继。如果没有这批士兵的付出,就绝不会有麦提城的太平安乐。”

    哈吉点头道:“我明白!”

    王灿道:“哈吉大哥的考虑,我能理解。这些都是个个热血儿郎,都是个个风华正茂的青年。他们死在战场上,是很可惜。毕竟,那都是条条鲜活的性命。但如今的情况,别无选择。切,都是为了能取胜。”

    “是!”

    哈吉道:“王灿兄弟,我们何时发起总攻?”

    王灿摇头道:“还不是时候,如今厮杀了个多时辰,先前派遣上去的千长枪兵战死近七成以上,但罗兹城士兵战死还没有伤筋动骨。至少如今费德里身边,还有万多精锐。我们要做的,是等到费德里调集所有精锐,把这股力量削弱后,然后才能发起总攻。我估计,至少还需要个时辰左右的时间。”

    哈吉道:“等吧!”

    王灿点了点头。

    两人都默默注视着战场,只能心给所有士兵鼓劲儿。战争便是如此,残酷,铁血,伴随着无数的鲜血。

    费德里也直关注着战局。

    眼见前线士兵直攻不破王灿的防守,费德里面沉如水,他看向阿巴西,下令道:“阿巴西,你麾下士兵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攻破对方的防守?”

    阿巴西道:“城主,对方守得太厉害了。如果要攻破,至少要更多的兵力。”

    费德里沉声道:“我把所有的兵力交给你,给我杀过去。只要突破了这里的防线,王灿就落入我们的掌握。麦提城,也将再没有战之力。”

    阿巴西听,道:“城主放心,末将保证完成任务。只要调集所有兵力,经过先前的厮杀,这战绝对能攻破对方的防守。”

    费德里道:“我等你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