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7章 诱敌深入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费德里神色骤然冷下来,他没想到王灿如此狡诈,竟然当众招降了甘迪拉。或者说,是王灿逼降了甘迪拉,但不可否认的是,甘迪拉直接投降,使得他麾下大军片哗然,军心动荡。

    王灿直关注着费德里神色变化,眼见费德里神情冷下来,王灿继续道:“甘迪拉,费德里不顾你的生死,但你既然归顺,我饶你死。只要你诚心实意替麦提城效力,你依旧能领兵杀敌。”

    “是,我定死心塌地效力。”

    甘迪拉连忙回答。

    反正费德里都不管他死活了,他只能投降。

    费德里冷冷道:“甘迪拉,你真是丢了我罗兹城的脸。”

    甘迪拉道:“费德里,你不顾我的死活,还要我为罗兹城效忠,你真是异想天开。罗兹城的儿郎们,费德里就是这样无情无义的人。你有用的时候,对你千般好。你旦没用了,就弃之如敝履。跟着费德里,没有前途的。”

    “甘迪拉,你找死!”

    费德里听到甘迪拉的话,怒吼咆哮。

    他没有想到,甘迪拉竟敢当众策反士兵,实在活得不耐烦了。

    王灿很满意甘迪拉的反应,朗声道:“费德里,甘迪拉已经是我麦提城的人。你想要杀他,问过我的意见吗?你费德里如今侵犯麦提城,必败无疑。”

    费德里冷笑道:“猖狂!”

    “论实力,你麦提城远逊于本城主。”

    “论人数,你麦提城兵力不足。”

    “轮战斗力,你麦提城的士兵老弱病残大堆,本城主麾下的士兵,那都是青壮,战斗力强横,远超于麦提城的实力。”

    “这战,你必败无疑。”

    费德里昂着头,极为自信的道:“王灿,本城主记住你了。等击败了麦提城的大军,本城主必定会生擒你。你且放心,本城主不会杀你,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你尝尝生死不由自主的后果。这,便是得罪本城主的下场。”

    “哈哈哈……”

    王灿闻言,却是放声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费德里开口问道。

    他对这战是充满信心的,认为这战必胜。就算是甘迪拉投降了,费德里也有足够的底气。这不是费德里狂妄自大,而是罗兹城多年的底蕴,让费德里有这个底气。

    王灿道:“我笑的是,你明明即将兵败,却不自知?”

    费德里听王灿的话,反而静下来。

    他是气极反笑。

    区区麦提城的兵力,就想击败他,那绝对是痴人说梦。

    费德里倒是想要听听,看王灿是如何说他即将兵败的,所以道:“王灿,你这般猖狂自大的人,本城主是头次见到。你倒是说说,你认为本城主如何兵败?”

    王灿说道:“在我看来,你有三点必败!”

    费德里道:“愿闻其详!”

    王灿道:“第,人和不足!”

    “你麾下甘迪拉被擒,你不思营救,却不顾甘迪拉性命,甚至任由被屠戮,着实是狠辣无情。连甘迪拉这般的重将,都尚且如此对待,你对待罗兹城士兵,便是犹如对待草芥般。”

    “君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你不把将士当人,只把他们当作工具。那么,你也得不到所有士兵的真心效忠。”

    “正所谓,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

    “这战,你失去了甘迪拉,便再无人和。”

    王灿说道:“所以这战,你没有了人和,没有了强劲的军心。”

    费德里不屑道:“派胡言!”

    王灿哼了声,说道:“是否有礼,你自己必定有考虑。再说第二点,你不占据地利优势。你率军自罗兹城杀来,劳师远征,又不熟悉麦提城情况。”

    “每过地,你都难以掌控。”

    “甚至你肯定发现了,沿途百姓都抵触你们,甚至百姓在后方捣乱,焚毁你们的粮道。这就是你率军深入,失去了地利优势的后果。”

    王灿道:“你不占据人和,也不占据地利,除此外,你还不占据天时。”

    “如今刚刚开春,正是农耕时节。”

    “这时候,正好耕种。”

    “你费德里不思让罗兹城百姓耕种,却劳师远征,家罗兹城的负担,使得百姓陷入困苦。而我麦提城百姓如今,也是农耕使节。你率军杀入,侵袭百姓家乡,令百姓流离失所,颠沛流离,已经被无数百姓仇恨。”

    “你选择错误的天时,便意味着你必败无疑。”

    王灿说道:“这战,你必败。”

    费德里听完后,面色阴沉下来。

    作为城的城主,费德里自然是极有智慧的。他承认,王灿的话有些狡辩,但也有些道理,至少能蛊惑士兵,能动摇他麾下大军的军心。

    费德里继续道:“王灿,你说得头头是道,但忘记了最关键的件事,那就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阻拦都是无用的。不管你如何口舌如簧,凭我麾下的两万精锐,足以横扫你们。”

    王灿道:“如果战争,都这么容易,都能轻易解决,还要主将指挥做什么?直接大家摆出人数,谁人数多就直接决定胜负,还打什么?”

    “费德里,你虽然人数多,但你未必占据优势。”

    “战争,从来不是打人数。”

    “场战争,更是无数种原因的综合较量。你失去了这些,必败无疑。”

    王灿强势开口。

    对这战,王灿推演了无数次,他有足够的信心。

    费德里冷笑道:“既如此,那我们较量过后,自然能分出胜负。你嘴上功夫厉害,我倒要看看,你的实际能力如何。”

    “阿巴西!”

    费德里强势下令。

    “末将在!”

    阿巴西站出来,抱拳回答。

    费德里道:“我给你万士兵,限你在半天之内,攻破王灿的大营。”

    “是!”

    阿巴西得令,便立刻调集士兵。

    万精锐已经超出王灿麾下士兵的兵力,这万士兵发起进攻时,声势极为浩大。即使王灿调遣了弓箭手放箭射击,即使营地外布置了埋伏,也抵挡不了罗兹城军队的进攻。

    双方以营地门口为界限,不断的厮杀。

    好几次,阿巴西都险些率领士兵杀入营地内,有鲁奇、典韦等人率领士兵抵挡,才挡住了进攻的罗兹城士兵。

    时间点点的流逝。

    半天时间,即将流逝。

    这是即将到费德里给阿巴西限定的半天时间,越是距离时限,阿巴西的攻势就越发猛烈。

    王灿直调度指挥。

    哈吉作为主将,便是亲自给士兵鼓劲儿。

    厮杀的惨烈,使得军已经死伤了部分士兵。然而,王灿依旧没有拿出新式武器,依旧没有使用新锻造的武器,因为现在还不是决战的时候。

    锻造出来的新式武器,必须在决战时使用。

    鼓作气,击溃罗兹城大军。

    否则率先使用了,到最后罗兹城的军队有了防备,战事就会非常棘手。所以现在使用的武器,都是此前使用的旧武器。

    “罗兹城军队凶猛,撤!”

    王灿见对方攻势愈发猛烈,不再抵抗,下了撤退的命令。

    哈吉早就知道王灿的计划,对于撤退也不抵触,果断的率领士兵撤退。在士兵撤退的时候,又有士兵纵火,彻底点燃营地的帐篷,以及营地内的干草。

    偌大的营地,没有留下任何给罗兹城。

    费德里见王灿撤了,不屑笑。

    他虽然知道王灿的话有些道理,但实际上面对他的大军,麦提城的那点微末兵力不值提。只要他麾下的大军进攻,麦提城必败无疑。

    如今,王灿便败了。

    不过费德里也没有掉以轻心,他让阿巴西进攻,却有亲自率军在后面给阿巴西压阵。因为费德里见王灿撤退时,阵型是没有乱的。

    由此可见,王灿虽然撤了,但有战之力。

    费德里率军追赶,这追便是个多时辰,阿巴西麾下士兵都追得疲惫不堪,再难以继续班跑,只得停下来休整。

    费德里和阿巴西汇合,也是率军暂时驻扎休整。

    他想要追击,但士兵要休息。

    在费德里停下来休整时,王灿和哈吉率领的士兵也停下,然后原地休整。不过军队虽然扎营,然也是简单扎营,并没有大规模的布置。

    军大帐。

    哈吉和王灿相对而坐。

    哈吉脸上神情严肃,说道:“王灿兄弟,我们如今已经败了次。按照此前的计划,你还得再败几次,只是你确定费德里会连续不断追击吗?”

    王灿笑道:“哈吉大哥,今天不是有了个好开端吗?费德里连甘迪拉都舍弃了,他耗费如此大的代价,如果不击败我们,如何向罗兹城的百姓、勋贵交代?这战到了这个地步,就算费德里想要撤军,也不可能撤军了。这战,费德里只能继续追击,唯有击败了我们,费德里才能撤回罗兹城,否则费德里就不能撤军。”

    哈吉道:“如此最好。”

    王灿道:“我们好好休整,说不定今天晚上,费德里又可能率领大军来劫营。我们现在,便是要不断的诱敌深入,让费德里点点深入。到最后,鼓作气击败费德里。”

    哈吉点头道:“就依你的计划,我执行便是。”

    王灿道:“辛苦哈吉大哥了。”

    “不辛苦!”

    哈吉笑着应下。

    事实上,王灿和哈吉共事很默契,都彼此信任,这是能取胜的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