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6章 利用甘迪拉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尼布鲁笑道:“哈吉,欢迎你回来。”

    哈吉微微笑,说道:“这战,我当仁不让。”

    王灿笑了笑道:“城主,如今哈吉大哥进入军,可以将哈吉大哥的身份公诸于众,鼓舞士气了。这战,我们必胜无疑。”

    尼布鲁问道:“我们如何迎击?”

    王灿道:“第,发动百姓,让整个麦提城全民皆兵。自罗兹城军队进入后,让百姓焚毁官道,让百姓扰乱罗兹城后方粮道,并且躲避罗兹城军队,避免罗兹城从麦提城抢夺粮食。”

    “第二,以哈吉大哥为主将,率军正面迎击费德里,然后步步后退,将费德里吸引到我们布下埋伏的地点。”

    “对费德里而言,我们是弱者。”

    “我们挡不住他们,理所应当。”

    “但费德里不清楚的是,如今我们已经有了实力,这是费德里的盲点。”

    王灿表情严肃,道:“城主明白了吗?”

    尼布鲁点头说道:“军师所言,我已经明白了。不过关于这战,我要留在后方稳定局面,前线我希望军师能亲自前往,协助哈吉起迎击费德里。你们在前线,我放心。我在后方,你们也能安心。如此相辅相成,这战才能取胜。”

    王灿道:“此战,义不容辞!”

    尼布鲁说道:“既如此,两位便去调兵吧。”

    “告辞!”

    王灿抱拳揖了礼,便转身往外走。

    哈吉紧随其后,和王灿起往军去。进入军后,王灿先将军士兵全部召集起来,宣布哈吉的身份。虽说哈吉如今,不再似以往那般俊逸威猛,但哈吉威名还在,军仍有士兵敬重哈吉。

    哈吉重新出山,令无数人精神振奋。

    王灿以哈吉为主将,便快速的调集军队出发。

    这战,所有将士都装备了新式武器。

    不论是战刀,亦或是战马,全都装备上,确保军队的战斗力。

    大军浩浩荡荡出发,离开军营后,就往西门行去。当大军抵达西门时,却见尼布鲁站在西门上,向所有挥手致意,当大军走出西门,王灿回头看去,分明看到尼布鲁躬身向他揖了礼。

    这是将战事交付给他。

    王灿深吸口气,转过身,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大军赶路,快速前进。

    只是在队伍,却有着个特殊的人,这个特殊的人是甘迪拉。当初俘虏了甘迪拉,便直羁押着。如今甘迪拉随王灿起前进,他已然料到是罗兹城大军来了,他看向王灿,道:“王灿,你率军出战,必然是我罗兹城大军来了。你昔日俘虏我,今日,看你如何抵挡我罗兹城的大军?”

    王灿笑道:“要灭罗兹城的大军,易如反掌。”

    “夸口!”

    甘迪拉哼了声,脸上尽是不屑神情。

    对王灿的话,他是不相信的。

    甘迪拉道:“你现在释放我,然后跪下来向我道歉,再将尼布鲁抓来,然后随我起去见罗兹城的大军,当众归顺,我可以向城主求情,饶你命。你投降,至少能保住命。如果是死撑到底,必然战死沙场。”

    “哈哈哈……”

    王灿闻言,却是大笑了起来。

    甘迪拉道:“你笑什么?”

    王灿说道:“我笑的是,你甘迪拉已经是阶下囚,却还是如此的分不清场合,看不清局势。如今的你,可是阶下囚啊。你既然不懂规矩,我教你规矩。”

    “典韦,赏他十个耳光。”

    王灿直接下令。

    “喏!”

    典韦得令,便策马追上甘迪拉,在甘迪拉的面前翻身下马,把拽住甘迪拉的衣襟,抡起手掌就扇了出去。只听啪啪啪的声音响起,十个耳光清脆响亮,打得甘迪拉口吐鲜血,张脸都变成了猪头。

    典韦收拾了甘迪拉,才回到马背上,跟在王灿身后继续赶路。

    王灿道:“甘迪拉,明白你的身份了吗?”

    甘迪拉说道:“王灿,你好狠!你会后悔的,你现在这般对付我。待我罗兹城的大军,击败了你后,我看你如何嚣张。”

    王灿道:“你看到后面发生的切了,你也看不到我击败罗兹城的大军。”

    “为什么?”

    甘迪拉心突,蓦然紧张起来。

    难道王灿要杀他?

    甘迪拉目光灼灼的盯着王灿,心惊惶不已,更有着丝的忐忑。

    王灿笑道:“因为接下来两军对阵时,我会将你拉出去,让罗兹城的大军面对你。有你在我的手,我要看看罗兹城大军是否会束手就擒。我估摸着,他们不会顾忌你的性命,会杀了你,然后再和我的大军厮杀。”

    刷!

    甘迪拉面色大变。

    王灿如果真的利用他要挟罗兹城军队,那绝对不可能。

    甘迪拉虽说是军主将,但他是败军之将。

    如果王灿提出过分的要求,罗兹城的军队不可能顾忌甘迪拉的性命。甚至于,罗兹城的军队可能会厌恶甘迪拉,因为甘迪拉使得罗兹城军队进退两难。

    甘迪拉握紧拳头,道:“王灿,你好狠的心,好毒辣的计谋。”

    王灿道:“这就狠辣,这就毒辣了?甘迪拉,你是没有见识到更惨烈的局面。仅仅是利用你,以牵制罗兹城的军队,你就承受不住,你是如何成为罗兹城大军主将的?”

    甘迪拉恨得咬牙切齿。

    他甚至都不想和王灿再说话了。

    王灿恐吓了甘迪拉番,便不再说话,带着士兵继续赶路。大军又走了两天时间,便停下来扎营。军队扎营的地方,是处地势要道,占据了地势之利。

    王灿军队扎营,军新式装备暂时没有使用。

    这依旧是使用了旧武器。

    因为这里的厮杀交战,不是王灿定下的真正决战地点。

    这只是个临时战场。

    王灿扎营后半天,只见营地外的官道上烟尘四起,支军队浩浩荡荡的行驶而来。这支军队,赫然是罗兹城大军,为首的人赫然是费德里。

    他率军在军营外列阵。

    两万精兵排开阵势,浩浩荡荡,无比的摄人。

    营地,王灿和哈吉也走出来了。

    哈吉说道:“军师,你言辞犀利,能言善辩。接下来两军叫阵喊话,由你来应付费德里。换做是我,我肯定不行的。”

    “没问题!”

    王灿点头应下。

    王灿的目光,落在了营地外身着甲胄的费德里身上。费德里的穿着打扮,完全迥异于其他人,且甲胄齐全,身上穿的是鱼鳞甲,这是上乘的甲胄。

    所以,王灿眼看穿了费德里的身份。

    费德里策马上前,喊道:“尼布鲁在哪里?”

    王灿上前,道:“对付你费德里,还不需要尼布鲁城主出战。这战,由我这个无名小卒对付你。费德里,你现在撤回罗兹城,还可以保全性命,如果你执意要开战,你必定死在此地。”

    “哈哈哈……”

    费德里听到王灿的话,忍不住冷笑起来。

    区区王灿,竟然敢威胁他。

    费德里执政十数年,见识了无数的大风大浪,手段惊人,且武艺也相当出众。他神情不屑,说道:“你就是王灿吧,听士兵说,是你替尼布鲁出谋划策,所以击败了甘迪拉。”

    “甘迪拉败了,是甘迪拉大意轻敌。”

    “然而,本城主不会轻敌。”

    “你麦提城兵力不足,战斗力弱。但我罗兹城的大军数万,都是精锐之师。不管你有什么计策,在本城主绝对的实力面前,你不可能挡住。”

    费德里道:“你拿什么来杀本城主?”

    王灿笑道:“是否能杀你,战过才知道。这战,你费德里必败无疑。”

    “来人,将甘迪拉带上来。”

    王灿吩咐声。

    声令下,就见士兵押解着甘迪拉上前。

    这刻的甘迪拉,甚至都不敢抬头,脸上尽是羞愧的神色,他说道:“城主,我是罪人,我败给了麦提城的军队。”

    “你的确是罪人!”

    费德里闻言,声音无比冰冷。

    王灿道:“费德里,现在甘迪拉的生死,便取决于你的决断。你如果执意要进兵,那么我只好杀了甘迪拉。你如果现在退走,且保证不再进犯,那我可以留下甘迪拉的性命。”

    费德里冷冷道:“王灿,难道没有人告诉你,本城主不受威胁吗?甘迪拉这样的人,既然败了,那就是个失败者。我罗兹城对待失败者,从无优待。你要杀,那就杀了吧。”

    王灿眉头扬。

    费德里的回答有些出乎他意料。

    按照王灿的想法,费德里见到甘迪拉被抓,至少会纠结会迟疑,但眼下的情况,费德里明显是不顾及甘迪拉的生死。

    越是如此,王灿越难办。

    毕竟,失去了甘迪拉这个威胁,就难以掣肘费德里。

    不过王灿也不焦急,他心有足够的腹稿,看向甘迪拉,说道:“甘迪拉,听到费德里的话了吗?他已经不顾你的死活了,既如此,你可以去死了。”

    甘迪拉听,连忙挣扎道:“别杀我,别杀我啊!”

    他不想死。

    如今的甘迪拉,年纪正当年,如果就此被杀,太不值得了。

    王灿问道:“甘迪拉,你愿意投降吗?”

    “愿意,我愿意投降。”

    甘迪拉毫不犹豫回答,他见费德里不管他的生死,就毫不犹豫的投降。只要能保住性命,切都是值得的,至于身前身后的骂名,甘迪拉却是不在乎。

    这番话,清晰传入费德里耳。

    费德里麾下两万士兵,也听到甘迪拉向王灿投降的消息。

    时间,无数人哗然。

    毕竟甘迪拉是军的主将之,有着极大的威望,所以甘迪拉毫不犹豫归顺,登时就影响到了罗兹城士兵的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