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4章 罗兹城出兵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转而看向尼布鲁,建议道:“城主,既然拿下了奥德,又不准备杀他,可以将奥德羁押起来。在我们和罗兹城决战之前,奥德都羁押在城主府,并放出消息,说奥德在城主府做客。”

    “我明白了。”

    尼布鲁闻言,眼睛亮。

    他明白了王灿的意图,这是故意让孟德拉城忌惮尼布鲁。只要奥德在尼布鲁手,孟德拉城担心奥德的性命,就不敢出兵。如此来,全了尼布鲁不攻打孟德拉城的心思,又解决了奥德泄漏消息的可能。

    尼布鲁心欢喜,当即下令道:“来人,将奥德押解到城主府,任何人不得探视。”

    士兵得令,押着奥德回城。

    这幕,落在无数百姓眼,百姓顿时欢呼起来。他们亲眼看到奥德行凶,也亲眼看到王灿力挽狂澜,如果不是王灿强势还击,奥德必然行凶。

    尼布鲁带着军队,便转身回城。

    城主府,宾主落座。

    尼布鲁脸上的神情变得阎肃起来,看向王灿,开口询问道:“军师,我们扣押了奥德,虽说短时间内奥德不出现影响不大。但奥德长时间不出现,也会令孟德拉城起疑。万,孟德拉城的军队杀来怎么办?”

    王灿闻言笑。

    尼布鲁总算明白了过来,先前王灿提出扣押奥德的建议,尼布鲁直接应下,没考虑扣押奥德的缺陷,这路返回到城主府,尼布鲁才琢磨出其的问题。

    事实上,这的确有缺陷。

    旦孟德拉城不顾奥德的安危,率军杀到麦提城,那么麦提城会有危机。

    王灿微微笑,解释道:“城主,要解决孟德拉城的威胁,最好的办法是利用奥德,鼓作气吞并孟德拉城。以我们如今的力量,足以击溃孟德拉城的军队,将孟德拉城据为己有。”

    “不妥!”

    尼布鲁摇头拒绝。

    直接攻打孟德拉城,便失去了道德底线,因为他没有出兵的名义。

    王灿闻言,心叹息。

    尼布鲁什么都很好,就是太拘泥于形式,也太泥古不化。不过王灿转念想,也恰恰是因为尼布鲁没有什么野心,做事有底线,王灿才会留在麦提城。

    如果尼布鲁是个野心家,是个野心勃勃想吞并其余各城的人,王灿不会帮助尼布鲁。

    这便是矛盾的地方。

    王灿既想要尼布鲁能通权达变,鼓作气拿下孟德拉城,但另方面又想尼布鲁能做事有底线不要有扩张的野心。

    王灿想了想,说道:“城主,既然扣押了奥德,也不必担心。我们有奥德在手,就算孟德拉城派兵杀来,也不足为惧。只要奥德在手,就足以令孟德拉城投鼠忌器。”

    “但愿如此!”

    尼布鲁点头。

    如今的情况,尼布鲁有些力不从心。

    王灿继续道:“奥德的事情,暂时就这样了,羁押着就行。现在我们要做的,是继续操练士兵,增强军队的战斗力。除此外,多锻造武器,积极备战。”

    尼布鲁再度点头。

    王灿又说了些其余政事上的事情,便告辞离开。

    处理完奥德的事情,王灿又闲下来。他时不时去趟匠作坊,查看下武器锻造的进度,再偶尔去城主府趟,替尼布鲁处理政务。

    时间飞快的流逝。

    转眼,便进入三月底。

    这时候的麦提城春暖花开,天气很是清爽。

    在这几个月,王灿也曾试着找寻曹操、甘宁、黄忠等人,但都是无疑所获,没有任何的消息。对于此,王灿也没有办法,只能继续等。

    ……

    麦提城西面,罗兹城。

    罗兹城是摩揭陀国西南方的座大城池,海陆畅通,来往商船很多,经济很是发达。也恰恰是繁华的经济,提供了罗兹城足够的金钱,让罗兹城能养得起足够的军队。

    罗兹城的城主名叫费德里,三十出头,正值壮年。他十五岁就继承了罗兹城城主位置,因为是年幼继位,国内有权臣和外戚干政。

    费德里继位三年时间,直不曾干涉政务,任由权臣和外戚处理政务。但三年后,他挑起外戚和权臣的争斗,使得外戚赢了权臣,最后费德里举收拾了外戚,彻底掌握了罗兹城的大权。

    担任城主近二十年,费德里可谓是日理万机,极为勤政。在费德里的大力改革下,罗兹城实力日渐强大,连吞并了附近的几个小城镇,不断壮大。甚至连些大城,也被费德里拿下。

    如今的罗兹城,已经是庞然大物。

    罗兹城内,驻军多达近三万。

    除此外,还有其余各地驻扎的士兵,总共算起来罗兹城的兵力不会少于五万人。

    这是支极为恐怖的力量。

    放眼附近,都没人能打得赢罗兹城。

    在费德里的内心,他甚至有将摩揭陀国取而代之的念头。毕竟,摩揭陀国如今的实力,也在不断的削弱,实力不如以往了。

    书房。

    费德里正在处理公务。

    如今的罗兹城,没有蜀国的纸张,许多字也是刻在木板甚至是木块上,所以点点内容,都会占据相当大的地方。

    “咚!咚!”

    敲门声,在书房外响起。

    “进来!”

    费德里放下手笔,吩咐声。

    只听嘎吱声,房门被推开,个身材瘦削,年纪在五十开外的老者走了进来。老者的手,拄着根拐杖,他颌下的胡子都垂到胸前了,背脊佝偻着,显得很是苍老。

    比人名叫摩罗加,是费德里的老师,也是费德里的谋士。费德里治理罗兹城,虽然是费德里的功劳,到也是摩罗加在背后运筹帷幄。

    费德里见到摩罗加来了,连忙起身端起木凳,道:“老师请坐!”

    摩罗加躬身道:“谢城主!”

    费德里道:“老师不必客气,不知老师来,所为何事?”

    摩罗加面色严肃起来,正色道:“老夫刚接到了自麦提城传来的消息,甘迪拉率领的六千精锐全军覆没,所有士兵都被俘虏了。”

    费德里眉头微皱,道:“怎会如此?”

    摩罗加道:“具体情况,听说是个名叫王灿的人指挥了这战,击败了甘迪拉。要说王灿有什么厉害的,也没有打听到。以老夫看,甘迪拉必定轻敌了,以至于了埋伏。”

    费德里道:“老师认为该怎么办?”

    摩罗加道:“老夫认为,必须剿灭麦提城,拿下尼布鲁的透露,给所有罗兹城的百姓个交代。如果不拿下麦提城,那么罗兹城十数年来建立起的威信,就会彻底崩塌。罗兹城,绝不容许遭到挑衅,决不允许任何人践踏威信。”

    费德里道:“谁可为将?”

    摩罗加说道:“甘迪拉大意兵败,老夫认为,可以让阿巴西出战。阿巴西出身将门世家,且行事稳重,很善于防守。有阿巴西率军,足以确保这战的胜利。”

    费德里想了想,正色道:“老师,涉及到罗兹城的威名,我准备亲自出征。尼布鲁这些年不断抵抗,如果不是罗兹城开面,只是收割麦提城钱财和粮食,尼布鲁早就死了。如今尼布鲁竟然拿下了甘迪拉,不容饶恕。这次,必须彻底剿灭麦提城。”

    摩罗加建议道:“城主身负罗兹城重任,不宜亲自出征。”

    费德里道:“老师,事有可为,事有不可为。眼下的事情,我必须亲自出征,才能彻底安心。这次我亲自出征,也会带上阿巴西的。有阿巴西在军,再有我的禁军保护安全,足以确保安全无虞。再者,麦提城虽然使计迎了甘迪拉,但毕竟实力有限。此次调集大军出战,以我们的兵力,足以碾压麦提城。”

    摩罗加见劝说不了,只得道:“既然城主执意出征,老夫便没有什么好劝说的。城主此去麦提城,务必要小心,因为据得到的消息,王灿是来自遥远东方的神秘古国。”

    费德里哈哈笑,道:“不论他来自哪里,都必败无疑。”

    顿了顿,费德里道:“我亲自征伐麦提城期间,便劳烦老师处理政务了。”

    摩罗加道:“老臣自当尽心竭力,不负城主厚望。”

    定下了出征医师,摩罗加道:“城主,还有关于甘迪拉的事情,要怎么向朝臣和罗兹城的百姓交代。这件事如果不处理好,容易引发动荡。”

    费德里闻言,眼神冷了下来。

    罗兹城多年常胜,从未有败,如今却因为甘迪拉的败,使得罗兹城的威名扫地,令费德里很不高兴。

    费德里沉声道:“甘迪拉轻敌失败,既然他败了,那他就得为这战的失败负责。老师立刻拟定命令,处置甘迪拉,并将甘迪拉轻敌战败的消息传下去。”

    “是!”

    摩罗加明白了费德里的意图。

    甘迪拉成了替罪羊,是这战背锅的人。

    费德里又安排了其余各项事宜,把所有事情交付给摩罗加后,费德里便喊来了阿巴西,让阿巴西去调集军队和粮草出征。

    三天时间,转瞬即逝。

    费德里用了三天调集粮草和军队,便亲自率领大军出征。这次征伐麦提城,费力足足调集了两万精兵。这两万精兵,全都是能征善战的精锐,极为悍勇,是百战老卒。

    大军赶路,径直往麦提城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