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3章 强势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尼布鲁皱起眉头,沉声道:“刚才的事情,事发突然,也是……”

    “够了!”

    奥德直接打断尼布鲁的话。

    他目光灼灼,死死盯着尼布鲁,说道:“尼布鲁城主,我已经说了,我来麦提城是带着诚意来的。但你是什么意思,直接打死我的战马,令我从战马上跌落下来。你这样做,是准备和孟德拉城开战吗?以如今麦提城的力量,恐怕抵挡罗兹城都快撑不住了,真要再树立个敌人吗?”

    强势话语,自奥德口说出。

    这番话,也令尼布鲁面色冷下来,但尼布鲁并不愿意得罪奥德,毕竟如今的麦提城不能随意开战,要应对罗兹城的大军。

    尼布鲁道:“奥德城主,刚才的事情……”

    “住嘴!”

    奥德大袖拂,再度打断尼布鲁的话。

    他似乎是要彰显自身的存在,以及自身的威势,再度道:“尼布鲁城主,如果今天的事情,你不给我个交代,那么接下来麦提城面对的,恐怕就不仅仅是罗兹城了。”

    这是奥德的威胁。

    事实上,这次奥德来麦提城,就是要吞并麦提城,将麦提城据为己有。他虽然摔了跤,摔得有些疼,但能够藉此向尼布鲁发难,倒也是值得的。

    尼布鲁被奥德威胁,心更是不喜。

    这时候,王灿站了出来。

    面对奥德的步步紧逼,尼布鲁老是被压制,王灿都看不下去了。这样的情况,实在是令人失望。王灿向尼布鲁投去个宽慰的眼神,然后看向奥德,道:“你是奥德?”

    “是!”

    奥德皱起眉头。

    眼前的人明知他是孟德拉城的城主,却还要询问,明显没把他放在眼。

    王灿说道:“你是孟德拉城的城主?”

    “是!”

    奥德昂着头,略显骄傲的回答。

    孟德拉城的实力,强于麦提城,所以奥德能强势对待尼布鲁。

    王灿啧啧两声,说道:“你奥德既然是孟德拉城的城主,怎么没有半点脑子。在麦提城的地界,竟敢如此猖狂。反正我麦提城得罪了你奥德,也挡不住罗兹城的大军。既如此,你奥德便留在麦提城算了。你死了,孟德拉城无主,自然会动荡的,便不可能攻打麦提城。至少短时间内,孟德拉城不敢出兵了。”

    “你敢!”

    奥德瞪大眼,大喝声。

    他不信尼布鲁真的敢动他,如果真到了那步,罗兹城必败无疑。

    王灿说道:“有什么不敢的?我给你个机会,现在就向尼布鲁城主道歉,否则,我立刻下令杀了你。我身边的护卫,能拳打死你的战马,要杀你易如反掌。”

    奥德听到威胁,道:“有本事,你便杀了我。”

    他就不信尼布鲁真敢动手。

    王灿道:“典韦,先打断他条胳膊。”

    “是!”

    典韦得令,个箭步就冲出。

    典韦虽然身形魁梧,但他速度极快,奥德近乎是没有反应的时间。不过奥德的身边,却有护卫保护,在典韦杀出的瞬间,奥德的护卫也立刻杀出。

    王灿看在眼,嘴角含笑。

    他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所谓的对付奥德,其实是先杀奥德的护卫斑丘。

    此时斑丘和典韦已然战斗到起,两人都是赤手搏斗,拳拳到肉。然而,典韦不仅是力大无穷,武功的技艺早已登峰造极,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招式不仅狠辣,更无比强势。

    “杀!”

    典韦大喝,他拳头直接砸向斑丘胸膛。

    斑丘抡起拳头抵挡,意图挡住典韦的这击。但就在斑丘招式用老的瞬间,典韦立刻变招,他个扭身,拳头收回便快速打出。

    这拳,快如闪电。

    斑丘招式用老,想要抵挡,已经来不及。尤其典韦速度极快,斑丘想要躲避,时间也躲避不开,已经被典韦压制了。

    “死来!”

    典韦大喝,拳头裹挟着磅礴力量,狠狠撞击在斑丘的左侧太阳穴上。

    “啪!”

    声闷响,斑丘闷哼了声,便应声倒地。

    典韦看也不看斑丘,立刻又杀向奥德,个跨步便来到奥德身边,便伸手摁住奥德肩膀。典韦伸手抹,便抓住奥德左臂发力,只听嚓咔声,奥德的左臂便被折断。

    “啊!”

    凄厉惨叫声,自奥德口传出。

    奥德那张面颊上,更布满了狰狞和痛苦。他斜眼瞅斑丘,只见斑丘倒在地上,已经没有半点气息,而嘴角刚流溢出滩鲜血。

    很显然,斑丘被杀了。

    奥德竭力嘶吼道:“尼布鲁,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否则,我们不死不休。只要我回到孟德拉城,必然攻打你麦提城。我来之前,就已经做了安排。如果我死了,孟德拉城立刻就会攻打麦提城。你尼布鲁今日如此羞辱我,我决不罢休。”

    此刻的奥德,如癫如狂。

    不仅他的肩膀被打断,连他的护卫斑丘也死于非命。

    尼布鲁闻言,眼多了抹担忧。

    按照王灿的做法,如今是彻底和奥德决裂,彻底得罪了孟德拉城。

    再想和奥德和解,已然不可能。

    尼布鲁看向王灿,却见王灿投来个安心的眼神。这时候,王灿看向护卫奥德的百余护卫,下令道:“你们立刻扔掉手武器,否则,杀无赦。”

    众护卫闻言,眼见奥德被抓住,也是无可奈何,便准备投降。

    奥德却大声下令道:“杀,给我杀了尼布鲁。”

    虽说奥德下令,但奥德的护卫哪里敢动手,毕竟奥德在尼布鲁的手。他们如果动手,便是不顾奥德的性命,所以时间进退两难。

    王灿再度道:“你们立刻放下武器投降,奥德还能保住命。如果负隅顽抗,斑丘便是前车之鉴。杀了奥德,我大可以再杀了你们。”

    “你别杀城主,我愿意放下武器。”

    护卫,为首的将领翻身下马,扔掉了手武器。

    “哐当!哐当!”

    接连不断的声音响起,柄柄战刀丢在地上。而奥德的护卫,全部都翻身下马,副听凭处置的姿态。

    这幕,简直气炸了奥德。

    他明明下令冲杀,这些人竟然都降了。

    王灿当即吩咐士兵羁押了奥德的护卫,然后再度看向奥德,说道:“奥德,现在你愿意归顺尼布鲁城主吗?”

    “不愿意,死都不愿意!”

    奥德大声嘶吼,声音透着无尽的愤怒。

    他堂堂的孟德拉城主,如今竟被尼布鲁羞辱,简直是奇耻大辱。他虽说考虑到了最坏的情况,给国内下了如果他死在麦提城,就攻打麦提城的命令。但在奥德看来,尼布鲁怎么都不可能动他,反而要保护他的安全。

    眼前的幕,出乎奥德预料。

    王灿听到奥德的话,再度道:“典韦,再打断奥德条腿。”

    “喏!”

    典韦得令,抬脚就踩下。

    “嚓咔!”

    脚下去,骨头碎裂的声音传出,奥德左腿的小腿骨被踩得断裂。登时,奥德又大声嘶吼,脸上尽是痛苦的神情。

    这刻,奥德后悔了。

    他不该来麦提城的。

    奥德承受了撕心裂肺的痛苦,又咬着牙道:“尼布鲁,你想要让麦提城陷入战火吗?你如此对我,我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尼布鲁握紧拳头,道:“你都不善罢甘休了,我岂能饶了你?我开始,不愿意得罪你,但是你奥德到麦提城,便嚣张狂妄,飞扬跋扈。如今这切,都是你自找的。”

    这刻的尼布鲁,终于下了决心。

    既然得罪了,便无所畏惧。

    尼布鲁不愿意得罪奥德,不愿意和奥德发生冲突。但真正遇到了事情,尼布鲁却也不惧,就算和孟德拉城开战,尼布鲁也无所畏惧。

    王灿见奥德还要开口威胁,笑吟吟道:“奥德城主,还真是硬气。我倒要看看,你有多么的硬气。典韦,掰断奥德根手指。”

    “喏!”

    典韦抓住奥德右手,抓住指直接发力。

    “嚓咔!”

    奥德的指,直接被掰断。

    “啊!”

    奥德疼得撕心裂肺的惨叫,他从未承受过这般痛苦。

    王灿继续道:“人敬我尺,我敬人丈。你奥德到麦提城,就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还妄想吞并麦提城。就你这样的人,换做是我曾经的脾气,巴掌就扇死了。也就是你还有些用处,才没有杀你。”

    “你,你,你是谁?”

    奥德大声询问。

    到现在,他都不知道王灿是谁?麦提城的切,以及麦提城的官员,奥德都是认识的。但如今冒出来的王灿,奥德是点印象都没有。

    王灿说道:“我是城主的军师。”

    顿了顿,王灿继续道:“奥德,现在愿意投降吗?你如果投降,便能够免除痛苦。至少,能保住你条性命。”

    “我,我投降!”

    奥德眼珠子转,他不再抵抗了。

    实在是王灿手段狠辣,他不敢招惹王灿,只能投降了。

    王灿戏谑道:“我知道你是假意投降,不过不要紧,我只要你归顺即可。或者说,只要你活着就好。你还有苟活的心思,那就足够了。”

    奥德被王灿羞辱,面上火辣辣的。他堂堂孟德拉城的城主,竟被王灿如此羞辱,实在是丢人,张老脸挂不住。